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信息时代谁动了我的隐私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8日 11:51  IT时代周刊
信息时代谁动了我的隐私
短信群发漫画

  《IT时代周刊》 记者/邓红梅 李丽凯(发自上海)

  VIP客户信息,263万条,2000元;全国股民名单,65万条,3000元;某省资产千万老板手机信息,1.8万条, 600元……

  今天,我们的隐私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明码标价出售。从个人隐私的泄露,到垃圾短信的狂轰滥炸,不法人士已构建起了一个庞大而高度信息化的产业链。究竟是谁动了我们的隐私?又是谁在利用我们的信息在疯狂获利?

  对于SP公司的猖獗,电信运营商是防不胜防,还是有意“放水”?

  运营商和SP公司之间千头万绪的关系让业内人眼花不已。运营商一面对SP公司进行管制,另一面又放不下SP公司带来的海量营收。SP公司则一面逃避运营商的管制赚取暴利,一面找机会“黑”运营商的话费——“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在继续。

  今年3·15分众短信门事件被曝光之后,业内专家认为,运营商的措施简单粗暴,而且治标不治本。

  “又是推销车子的!”傅金华狠狠合上手机,铁青着脸继续开会。

  2007年9月,傅金华打算将自己公司的生产基地从浙江搬到江西。前期筹备时,对公司事务的处理全在手机上进行,当月话费超过2000块。从那以后,从凌晨到深夜,卖房卖车、投资炒股、商场打折的,甚至虚开发票、枪支买卖、色情交友的信息,常常塞满了手机收件箱。

  今年央视的“3·15”晚会,分众无线、精准等几家短信广告商发送垃圾短信的事被曝光,此后,中国移动关闭7家公司的短信端口,浙江移动也关闭了几家SP公司的端口,傅金华收到的垃圾短信明显少了,但他很快发现,推销电话一下子多了起来,一天不下20个,拒接又唯恐误了生意,他烦不胜烦。

  内行人告诉傅金华,只要他的手机号码被SP公司记录,他就永无安宁之日了。

  傅金华更可能不会知道,拥有浙江移动VIP用户、浙江企业业主、全国股民、杭州香格里拉贵宾等多重身份的他,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手机号码、开户时间甚至每月话费等私密信息,早已被多次打包,明码出售。

  明码标价的隐私

  中国移动杭州VIP客户信息,263万条,2000元;全国股民名单,65万条,3000元;浙江资产千万老板手机信息,1.8万条, 600元……记者在一个名为“信息传播交流广场”的网站上看到了个人隐私在互联网上的价码。

  记者随后联系了该公司的业务人员李哲,以有短信群发需求为由约见了他。

  李哲的公司位于徐家汇的一幢商住两用楼里,3室1厅的办公室里稀稀拉拉地摆放着7、8台短信群发器和破旧的电脑。公司共13名员工,以前每天可群发150万条短信,“3·15”后每天“控制”在30万~50万条。

  李哲告诉记者,他们目前就是以销售数据和代发广告信息为主要业务。他们有几百万名移动VIP手机用户的一手资料,条条真实。很多同行都向他们购买资料。中国各地老板手机号、北京股民名单、07年新股民名单、上海移动VIP客户名单、杭州VIP客户名单、长沙移动VIP客户名单等,在这里应有尽有。

  李哲打印出一份杭州移动全球通VIP信息样本让记者验证,在这份样本上记录着每位机主的号码、姓名、地址、身份证、开户时间、上月话费等详细资料,经记者验证的5个手机号中,有3个是相符的。

  李哲告诉记者,如此真实的资料,大部分是从运营商处获得。

  SP业内有这样的传言:下午从电信运营商那里放出的手机号码,次日凌晨超大规模SP公司就可以得到;临近中午,大型SP公司可以拿到;晚上或者第三天凌晨,中小型SP公司也都获得了。这意味着,个人手机号码从入网开始,就已经迅速进入SP公司的数据库。SP公司从电信运营商处获得的最低级信息是没有经过分类的号段,但他们还需要更加精准的分类号码资源。各地运营商划定的VIP用户、月话费超过500元或1000元的用户,其号码资源都是抢手货,部分号码资源甚至能卖到5毛到1块钱一个。

  有钱,就能找到卖号码的人

  BD,原意是business developer(业务拓展员),现今已经演变为针对电信运营商的公关专员。他们与电信运营商关系的密切程度决定着公司的收入。因为SP发展的两个关键因素——号码资源和政策管制都由电信运营商决定。

  BD一般昼伏夜出,一到晚上就陪电信运营商相关负责人活动在酒吧、KTV等各种场所,并伺机送出各种赞助费用。一位曾经的SP行业从业者说,他见过一个BD给广东移动一位处长送出20万的红包,对方接钱的时候“连手都不抖一下”。“能公关下运营商管理人员,还有什么人公关不下来?”一位SP这样认为。

  除获取资源外,BD还担负着“消防队员”的角色。SP公司一旦出事,BD需要找运营商相关人员出面“摆平”。有时候,BD甚至会在几个省份来回活动,找一个“风声不紧”的区域暂时安身。BD每月收入不会低于一万,有的甚至好几万。年底还能分到业务提成,“有的高达两三百万”。他们手里还有大量“活动经费”。

  号码泄密的源头不只是运营商。“企业的找工商,证券的找证券。”为了获得号码资源,各种俱乐部、汽车销售公司、物业公司等都成为“公关”对象。不只是“公关”,SP获取号码资源的手段还有更卑劣的。

  广州一家名为众为信息咨询公司的SP不惜以安装软件为饵盗取200万业主的资料。公司以给小区物业安装免费软件为由,将小区业主资料数据库与该公司数据库对接。如果小区物业拒绝安装该软件,该公司甚至直接采用盗窃的手段。每取得一户家庭的个人信息,操作人员能得到五分至一毛五的提成。依据客户回访数量及购买业务花费数额还有二次提成。

  此外,SP公司在帮银行、证券类公司做一些群发业务的时候,常会把号码资源私自留作他用。“银行的号码资源是最贵的,每条信息价值2元,而且还有许多是假冒的。”此外,号码资源还可以从商场会员卡、俱乐部、网络注册信息之类的地方得到。

  “只要肯付出足够的金钱,总能找到愿意卖号码的人。”他们似乎无所不能。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信息时代谁动了我的隐私
·信息时代谁动了我的隐私(2)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