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张平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5日 15:58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张平
图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张平。(胡秀岩/摄 新浪科技)

  “中国宽带无线移动互联网论坛”,于4月15日在北京国宾酒店举办首次会议。作为行业交流平台,会议将于第一时间,直击最热点话题,从多个角度透视移动互联网产业各环节。新浪科技作为独家门户支持,将进行全程图文直播。

  图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张平,题为:《企业无线接入》。

  以下为实录:

  下面我们有请北京邮电大学无线新技术研究所所长张平教授给我们做精彩的演讲。

  张平:非常高兴有机会到这里来做这个报告。

  因为我想可能我的这个背景的话,还是做电信的。那么在这块稍微有一点不一样,目前的趋势的话,大家看到朝着电信和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发展,朝着这种协同的比较一样,不管怎么说的话,从一个产业链的形成的话,有一些必要的条件的,这些必要条件的话,从经济角度可以保证这个产业链每个人,不管中上游的话,都可以生存下来,都可以发展。我认为技术的话,也是一个必要的条件,但是不是完全的充分的,那么我们现在的所有的系统,我们现在实际上,在我们面临的这个世界里面,包括接入层面来说,我们知道它受两个因素的刺激,一个是市场的应用的刺激,还有一个技术创新的刺激,在两个刺激之下,新兴的技术的话,我们的这种异构网络的构成不断形成,造成大量异构网络的存在,本身可以互存互融下去的话,也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把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主题的话,非常好的。

  我们国家在两年前有一个发展纲要,把这个宽带无线移动方面作为我们今后发展的一个方向,并且列为重大专项里面。这个重大专项的名字跟这个比较相似,叫做宽带无线移动系统,那么没有互联网,我觉得这个意思的话还是差不多的,这个里面讲了一些发展的方式。我们做这种重大专项的设计的话,也离不开整个全球的生态链的这个发展的趋势,就是我们要兼顾ITU发展的趋势,它是一个国际电信的组织。同时还有国际场合的应用,同时还有这种发展,在这里今天的话,题目的话就是4G,或者叫做未来的什么什么东西都可以,总之来说的话,是一个未来的系统。

  那么我主要从几个方面来讲,陈述几个事实,讲一下我们国内做的一些工作,还有未来愿景的简单的探索。

  实际上这一块,把我前面讲的总结起来很简单,一条线是我们传统的电信的所谓的1G,2G,3G,到LTE,还有IMT-Advanced,一个是两个数字,一个是跟车载和速度有关的,还有两个生力军,就是802家族的产生,使得很快地成为IMT的Advanced,在今年的大会上,正式的报告作为一个3G的标准,把WiMAX作为3G的标准,那么朝着我们未来的的话,朝着4G的家族的发展,或者说WiMAX,802.16,被ITU这个政治组织诏安了,原来它是一个自由的组织,刚才阚教授讲的很好,边缘化不受控制,任何东西不用掏钱。

  那么总的来说的话,4G的话,最早就是从ITU的里面来讲的,WRC07我们在去年的春节的大会上实际上把4G的频率分配了,我觉得再分配频率上,本身也是每个段不一样的,当时每个工业国家讲了很多的需求,这个需求很大,现在实际上还满足不了,找不到很宽的一个宽带的频率分配,这样的话,频率本身的话也是异构的。但是在频率有频率的问题,可能后面有一个张教授讲的认知无线网络的问题,我觉得可能是未来网络发展的方法。

  这就是讲未来4G的一个需求,还有传输速率,还有带宽的可扩展性等等的话,提供了很多的要求。

  那么实际上来说,从以下几点,从它的速率来讲,也是一个可以量化的东西,我们可以追求的东西,就是中心可以控制的,可以达到的一个东西,如果没有中心控制的话,量少了可以,量多的话,达不到的话,会骂人的。我觉得城市建设最早的时候提出一个概念,就是什么东西,我们不用汽车了,我们在城里做安全带可以了,我们坐着安全带想到哪儿就可以去哪儿了,好的想法为什么实现不了,谁来经营,谁来运营,这个模式谁来做,没有办法做,大家还是开着自己的汽车,有一个产业链的形成,这样的话,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么从这里来说的话,3G的演化的话,讲了很多的,3GPP,3GPP2,还有LTE,还有从它的网络结构的话,成的扁平化的,大家讲antenna techniques这种分层的不太好,那么把这个直接接到英特网上去,这里需要大家思考这些问题。总的来说,控制无所不在,控制处处所在,如果没有控制的话,人都向往自由的,如果都有自由的话,世界就乱套了。

  我们从信息产业部,现在叫工信部了,那么有两个部门,一个是它的需求的工作组,还有一个特别的工作组,还有标准的工作组,评估的工作组,主要是完成LTU提出的这个需求做的,主要是在未来的一些工作会议上提供一些文稿,把中国的需求提供出去,实际上简单来讲,这个工作已经是得到国内大多数的厂商和高校研究所的话,积极地参与。另外在3GLTE里面,中国在TDD方式,有很多的诉求,也提了很多的标准,这一块的话,可能是我们在竞争过程当中,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我相信在这里WiMAX和TDSCDMA,都是采用TDD的工作方式,所以这一块的话,可能有一些冲突,那么这种冲突的话,导致这种标准化里面有一些争议,我觉得是一些很正常的现象,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关键问题怎么把它处理好。但是在TDLTE里面的话,我们目前也是紧锣密鼓地做这个事,还有在LTE很多的提案提交给ITU,还有3GPP2有很多的工作。

  在2007年的话,很多国家的项目支撑这个研究,还有国际合作,比如说中瑞的,还有中澳的,还有中韩的很多的研究项目在启动,我们举了一些例子,一些组织,信息产业部,还有高校,科技部,发改委,等等有一些合作的机会。这也是受国家政府宏观层面的作出鼓励的,同时这也是讲了一些我们跟中瑞的话签订了一个五年的IMT-Advanced,跟3G一样的,然后是IMT-Advanced,可能跟我们是要向相承的,网络的架构,包括频谱的使用方面要解决很多的问题,这一块我们可以举很多的例子,我们的研究的话,从系统的架构上面,如何支撑我们目前的需求的话,可以得到一些启示。这个问题我们将来可以去详细地谈。

  我们实际上两年前,完成了中国4G的演示的系统,传输速率达到100MBT每秒,还有可扩展的频率方式,我们都在做。我们去年做的最多的工作,做了很多的Workshop,在IMT-Advanced来做,主要是为今年启动的专项做准备,相信很多的中方的公司里面,还有高校的里面,都是这个项目的最大的承担者。

  我们这里讲的4G即将到来,实际上这个概念已经是4G还是在进行中,它是从演进到革命性的,这个革命性的从空中接口,未来可能从网络架构上,可能现在的网络架构可能不能支撑,可能从底层到高层都有,不仅是业务层面的,还有频率层面的认知也会有。在中国的话,我们实际上很多标准化工作,已经在做了,比如说3GPPLTE,还有3GPP Advanced对中国人来说,现在已经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像我们的奥运会一样,我们现在是一个开放的心态,就跟现在的世界的一些秩序可能会发生一些冲突,怎么解决的话,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我们以一种比较大度的方式,跟大家一起协商解决,就是求同存异,就是一种开放的环境。

  最后讲的是“Open Innovation Empowers五 Future”的观点,不是给中国带来多少解决,我觉得给世界上带来多少,共同形成一个所谓的全球的标准,那么这个路可能很长,但是我觉得需要一些全球的工业化的发展国家的还有新兴国家的一些支撑,这样的话可以完成这样的一个使命。

  感谢大家!

  主持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再次感谢张平教授非常有深度的讲话。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