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化融合要求新的经济性动力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1日 10:20  互联网周刊

  两化融合要求新的经济性动力

  1、品种为什么经济?

  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就是在解决工业化内部基本矛盾的同时,解决工业化与信息化的矛盾。通过后者,推动前者。推动力何在呢?这个推动力,就来自生产方式,它改变了经济性的方向,也就是关于“什么经济,什么不经济”的标准。具体来说,从大规模、少品种的工业化生产方式,转向小规模、多品种的信息化生产方式。

  转变的前提是解决“品种的经济性”这个理论问题。我认为,要造成品种经济性,难点不在于定制,而在于范围,在于营造钱德勒所说的范围,即让个性化生产大范围共同“消费”或嫁接于其上的基础设施。这就是当前国际社会最前沿的泛在基础设施,又称无所不在的基础设施。通过营造产生网络效应(一加一大于二)的外部性网络,从而使生产分散化、多元化,以此造成品种多样化的个性化效果。

  这方面的第一个论证来自钱德勒的范围经济理论,认为品种经济性来自共享基础设施。举了诸如西尔斯共享大仓库实现品种多元化的例子。但从苏联模式中,我们就知道西尔斯模式无法推广到社会。关键在于他共享的是物质,而物质没有共同消费性。第二个论证来自波特的竞争优势理论,主张政府营造外部环境(政策上的泛在基础设施),推动产业集群发展。已具可操作性。第三个论证来自罗默的新增长理论,认为知识创新带来外部性,政府应补贴这种公共品性质的生产。让具有共同消费性的知识,成为泛在基础设施。可惜罗默受D-S模型影响,没有跳出规模报酬递增的巢臼。第四个论证来自长尾战略理论。它第一次涉及到了范围报酬递增这种品种经济性。指出了与集中效率模式相反的分布式、多元化的小规模、多品种生产的经济性所在。

  只有突破了这一理论瓶颈,真正属于信息化本身(而不仅是当作工具)的经济作用,才能被人们所认识。也就是说,信息化的作用,有双重性,当它面对工业化内部基本矛盾时,作用是工具性的,即提高效率(规模经济性);当它面对工业化与信息化的基本矛盾时,作用是体制性的,即提高个性化(品种经济性)。在两化融合中,如果眼界只停在前一个方面,中国就会在新一轮现代化竞争中象大清王朝那样重新落后。

  2、东方社会的经济条件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工业时代,大陆型的国家,往往集中、计划的特点突出一些;海洋型的国家,个人、市场的特点突出一些。中国和前苏联在处理工业化的基本矛盾时,都吃了大陆型国家过于强调集中共享的亏。但是进入21世纪,东方社会的经济条件,正在发生一个历史性的变化。由于信息网络和知识经济的出现,以互助、共享为文化传统的大陆型国家,出现了发展范围经济、品种经济的新机遇。这是美国反而不具备的条件。

  中国信息化的国家方针中,所有词组都变过,只有一条“资源共享”,从来没变过。这是只有东方社会和大陆型国家才有的智慧和特色。这里的资源共享,显然不是指苏联模式那种物质生产资料公有,而是指信息资源和网络资源。也就是波特、罗默说的可以让分散的小企业和个人共享的环境、知识等外部性资源。这一条实现了,小规模、多品种的生产方式才能真正落在实处。这是因为,在工业生产方式下,多品种之所以无法实现,是因为个性化的成本过高;降低个性化的成本,唯一办法,就是有资源可共享。苏联模式不可行,不是因为资源共享不成立,而是物质资源共享不成立。网络和信息资源却是完全可以共享的。这种共享不是导致集中模式,而是导向先进的分布式、多元化的个性化生产方式。这就是钱德勒指出的范围经济的路子。长尾战略,就是数学化的范围经济战略,就是发挥信息化转变生产方式作用的战略。用它可以纠正拿信息化当工具的大材小用倾向。

[上一页] [1] [2]

本文导航:
·工业化基本矛盾与信息化历史作用
·两化融合要求新的经济性动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