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化基本矛盾与信息化历史作用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11日 10:20  互联网周刊

  工业化基本矛盾与信息化历史作用

  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是生产方式内在矛盾发生、演变和转化的过程,长尾历史观有助于揭示这个过程。

  信息化有什么作用?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最没用了。信息化无非能改造历史而已。它将东西方一齐改造为小规模、多品种生产的信息社会。人们将这种历史改造称为信息革命。

  长尾战略有两个基本维度:规模(竖轴)与品种(横轴)。将历史组合为前后两段:大规模,少品种(称为短头);小规模,多品种(称为长尾)。前者是工业社会,后者是信息社会。人类历史,用长尾分布曲线,一笔就概括完了。

  东西方冷战史,实际上是一部短头内战史。东方通过计划,进行大规模、少品种生产;西方通过市场,进行大规模、少品种生产。它们蕴含着共同的基本矛盾,需要同一种力量来改造。信息化即为解决工业化的基本矛盾而来。电脑网络可以说是工具,信息化却不可以说是工具。它是体制改革,用处在于解决社会基本矛盾。

  从这个角度审视,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是生产方式内在矛盾发生、演变和转化的过程。长尾历史观有助于揭示这个过程。

  工业化的基本矛盾引致两化融合

  1、一个无人解析的重大命题

  东西方在别的方面差异很大,但在短头生产方式上,是完全一样的,无非都是大规模、少品种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生产。表现为大规模的同质化,对小品种的多样化的压制。

  东方认为西方的基本矛盾是生产社会化与私人占有的矛盾;西方看东方认为存在高度集中的计划与个人积极性的矛盾。如果将长尾中的规模替换为“社会化”,将品种替换为“个人化”,生产社会化和集中的计划无非就是社会化,私人占有与个人积极性,无非就是个人化,东西方存在着同一个难题,就是社会与个人之间的两难冲突矛盾。说它是不可克服也罢,可以解决也罢,都不影响“社会—个人”矛盾存在的客观事实。

  人们一般认为西方更尊重个性,这完全是一种幻觉。从文化、边缘人(如艺术家)、非主流学者等角度看,西方是重个性的。但西方正统的工业化体制,与苏式工业化体制一样,都是反个性的。这一点,法兰克福学派几十年前就指出了,西方工业化是培养“单面人”的体制。特点是尊重个人,反对个性。前者指同质化的个人,后者指异质化的个人。举例来说,西方学者分析,广告的初始作用,在于用心灵复印机,印过几百万人的心灵,让他(她)们的将原本多样化的选择,变为同质化的选择,即,只偏好广告商指定的某一种肥皂,某一种汽车。选择表面上是个人做出的,但已失去了个性。现实的原因在于,这种工业化体制,由于没有电脑网络来降低多样化成本,而不支持个性化生产。从反个性化这个意义上说,西方工业化与苏式工业化,是一丘之貉。区别仅在于用个人来反个性化与用群体来反个性化之间。

  与小规模、多品种这种信息化方式相比,同是处理“社会—个人”矛盾,工业社会具有相反处理方式。工业化是社会同质化导向,后者是社会异质化导向。从经济学观点看,大规模、小品种这种生产方式的本质,通向同质化的机制,在于专业化。专业化说白了,就是一人只干一样同样的东西,让所有产品一模一样,没有个性,则此时生产效率最高。分工细到一人只管一个品种则专业化最强,最终使一个人生产的批量最大。放大到社会,就是大规模、少品种。更细致一些,可以把专业化与规模经济区分开,不过在这里没有必要。

  东西方的区别在于,前苏联模式希望生产资料归大堆,加强社会性,抹掉弱势群体的个性差异;西方希望通过个人所有,用强力的个人,将大批量无个性产品强加于人,抹掉弱势群体的个性选择。但在出发点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东西方都想追求最高效率。东西方共同把效率当作经济性的标准。东方认为比西方效率高,西方认为比东方效率高。但东西方有共同的历史局限,就是效率与小规模、多品种从根本上是矛盾的,因为小规模、多品种追到根上,是个性化(即“效率不经济”)。大规模同质化这种工业化理念与信息革命完全抵触。

  2、“信息化提高效率”这个命题有片面性,效率可能不经济

  转型时期带来一个200年来人们很少想到的问题:专业化也有不经济的时候。也就是说,效率可能不经济。

  最典型的效率不经济,就是“中国制造”效率高而效益低。大规模、高效率地生产不值钱的东西。因此,我们这里讨论的就不是一个抽象的理论问题,而是一种重大的政策和利益抉择。我们固然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但信息化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中国经济可以通过品种多样化战略,以品种经济性思路,提高附加值和利润,通过效率不经济来赚大钱。

  杨小凯分析专业化不经济的原因,主要归结为交易费用的限制。如果协调成本高于分工收益,专业化就不经济。事实上,出现了另一种更重要的可能:如果规模不经济而品种经济(如同钱德勒总结的那样),同样会出现专业化不经济。比如,一件草书工艺品,如果按横竖撇捺点分工给五个人来干,一定不如不分工。泥人张要卖得好,一定要规模小、品种多。给LINUX纠错,一定是协同工作比单打独斗好。由于出现了网络这种协调手段,越来越多的产品向“泥人张”的方向发展。

  这就出现问题了。泥人张并非效率导向,而是个性化导向。个性化与效率的经济性方向是反的。效率的意思,是个性不经济;个性的意思,是效率不经济。因此,当我们说信息化提高效率时,一定要慎重。效率隐含着专业化经济、规模经济,而品种不经济的意思。信息化确实可以提高效率,但信息化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品种经济性,为小批量、多品种生产,提供了新的生产方式,不断转变发展方式。

  判断走哪条路,首先要看现实。现实是,大规模的中国制造不值钱,几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现在同样的产品,手工艺做的比机器做的值钱。说明个性化的更值钱。连饭店都知道宣传手工水饺,而不是机制水饺。在中国制造普遍受到利润压制的今天,经济学家还忍心空口说白话地鼓励大规模制造吗?中国要强,不光有做大之一途,还有提高品种经济性这种内源式发展道路。

  在工业化的基本矛盾语境下,效率与公平是一对基本话语。200年来,大家闷着头,你掐我,我掐你。东西方掐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旧的矛盾没有解决,新的矛盾出现了。小规模、多品种这种个性化的新生产方式出现了。这种新的生产方式,虽说是由信息技术革命从外部催生的,但从钱德勒的商业历史观(《规模与范围——工业资本主义的原动力》、《信息改革美国——转型国家的力量》)来看,它又只不过是从工业化内部自我产生的,只不过是品种经济性(即范围经济性)从次要矛盾方面,(在信息帮助下)转化为主要矛盾方面的结果。

  短头与长尾之间的矛盾(两次现代化之间的基本矛盾),正在脱越短头内部两种大规模、少品种生产方式之间的矛盾(同一次现代化内部的基本矛盾)。冷战时期形成的东西方经济思维,正在被同时扬弃。人们一抬头,时代已经变了。

 [1] [2] [下一页]

本文导航:
·工业化基本矛盾与信息化历史作用
·两化融合要求新的经济性动力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