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TD-SCDMA面临危机,但不是必然结果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2月29日 14:38  新浪科技

TD-SCDMA面临危机,但不是必然结果
李进良(右)、丁守谦

  主持人:现在其实有很多业界人士也提出一些新的重组观点,有的是从经济学角度提出,说现在五合三版本要建3张网络,6000亿元,能不能减少一两张网络改成4000亿元,甚至是2000亿元,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社会效益。C网怎样的命运才能使整个社会的效益达到最优化?

  李进良:丁教授对于搞一张网一种制式,他有好多新的看法,请丁教授谈谈。

  丁守谦:我简单说一下。

  人家曾形容我们两个是只建一张网的始作俑者。是“执着型”的TD支持者。现在我从另一个角度即从系统论的角度来说明其原因。过去我曾说过TD是一个大系统,且是一个开放性的大系统,因此它会按照大系统所遵循的规律来行事。

  TD就是一个开放性的大系统,它必然会借助本身与周围环境的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换在远离平衡点来形成新的有序,这是所有的开放型大系统所遵循的客观规律。比如从1G过渡到2G时代,再由原来的2G过渡到3G就是形成一个新的有序。这个形成有序的过程中,常出现一些转折点即突变点,这个地方非常敏感,稍微给一点微扰由于微扰方向的差异,结果就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三年前3G大辩论的时候,即中国是不是马上发3G牌照?有人认为如果不发牌照,我们就将落后于时代,而我们认为当时决不能发,因当时TD虽比其他两个国际公认的标准有制式上的先天优点,但产业链还没有成熟,如果当时发3G的运营牌照,那TD就会被扼死在摇篮中。经过我们的呼吁,经过舆论的呼吁,经过各方面的有识之士的响应,决策者采用了这一建议,于是度过了这个艰难时期。时至今日,又到达第二个突变点,稍有不慎,TD就会遭到被边缘化的危险,甚至有一篇文章写得很有意思,提出“TD会安乐死?”,有的人还发出“救救TD”的呼吁。所以现在又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为什么这样呢?就在于是不是只建一张TD网络,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定论,有些似是而非的理论把有些人的头脑搞浑了。其实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很复杂、很难理解的问题,不像爱因斯坦当年发明相对论的时候,真正懂得的人没有几个。而是有意或无意的将这个问题搞浑了,使真正的讯号被淹没在这些干扰噪音中。我这里再重申一下,即使到今天仍没有放弃我们的主张,即只发一张牌照,中国只实行TD才有可能走出这种困境,才能顺利地由3G再入4G并保持主导权。现从以下5个方面来说明只建一张TD网的理由。

  第一,有人讲现在不是开放的世界吗?,你不引进国外的的标准,搞闭关自守行吗?,中国加入了WTO这不违反WTO的游戏原则吗?清华大学高旭东教授的一篇文章,明确指出我国只设一张网,并不违反WTO的游戏规则。另外,让我们再看看欧洲基本上是WCDMA的天下,美国及其他美州国家也大都在搞CDMA2000,为什么在中国一定要搞三个呢?所以,这是根本说不通的。

  第二,中国只搞一个制式是不是会形成垄断呢?会不会嫌单薄了点?不会的。根据系统论中有所为的等终结性原则,说明不同的初态和过程可以达成同一个目的。比如彩电采用三种制式即西德和我国采用的PAL制,美国和日本采用的NTSC制,法国和苏联及东欧国家采用的SECAN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即观看图像清晰,彩色鲜艳的电视,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三种制式都达到了同一个目的。我们并没有感觉哪种制式比谁好很多或差很多下都很好,都达到同一目的。现在再回到3G上来,我们现在已经在全国十个城市建立了总共15000个TD基站点,这个数目比欧洲建立的基站点整个加起来还多,而且已经制成100款TD手机,完全有自己的生产能力。本来中国就是个世界的加工厂吗!,我自己加工自己的东西,更加是如鱼得水。为了保证系统的可靠性从来没有一个像咱们国家做过这么多试验。现在已经证明在十个城市可以畅通了,没什么大的问题。任何一项技术都会是一个不断完善不断改进的过程,问题是你得先用上。

  第三,有人说你只用TD会不会搞闭关自守,像日本搞2G时的PDC一样会孤立,会阻断先进技术交流和新技术的输入。不会的。为什么不会呢?我们曾用“车同轨”来形象化地说明这一问题。我们所规定的只是轨道的宽度,而车辆则可以是高档的、中档的低档的,国内生产的甚至国外生产的。近来我发现用规定航线的例子更恰当,比如从广州到北京,沿途设有已有各种导航点,规定好航线,你别乱飞。现在在中国的各航线上世界上各个著名的航空公司都可以飞。当然根据互惠原则中国飞机也可以在国外规定的航线上飞一样,既方便了自己,也方便了国外,而且通过竞争,使各国航空公司的服务态度及价格上都变好了些。有什么必要还要为国外公司开辟专用的航道呢?这样彼此都能共同繁荣。

  再以彩电为例子,中国规定是PAL制(很遗憾中国没有研究出自己的制式,只能用西德的),于是心日本的索尼、松下,韩国的三星以及其他各大公司根据PAL制的各种彩电,不是曾经充斥中国市场,琳琅满目不是得到过很丰厚的经济效益吗?

  第四,无论是从技术的角度还是人们消费需求而言,总是希望越便宜越好,这是最高的理想,如果全世界只用同一种制式,就是最节约,对构成系统的三个基本要素:物质、能量、信息,能达到最大程度的节约。这是最为理想的。但是由于有各个利益集团甚至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自行分裂成多种制式,各个利益集团在所豁的范围内执行自己选定的制式。彩电是一分为三,3G先是一分为三、而后又一分为四,便但都要求这种分化数量尽可能地小。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是不得已的结果,而不是必然的趋势。

  第五、手机不同于一般的产品,比如瑞士的手表、军刀,又比如中国的王麻子剪刀,自行车都很有名,甚至各种重型设备将它们拿过来就可以直接用,但通信产品不是这样,它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全国的网,并且要经过调试、优化后手机才能用上。你去想一想,如果将其他两种制式都要用上,就还得在全国另建两张网,而网与网之间互通还得另外付出代价。且不说由此造成的浪费是十分明显的,但就在选择网址这样的问题上将会迂到很大的困难。这次十个城市建TD网,为什么北京显得有些落后?就是由于找不到建网的地址。现在如果三个制式都进来你想一想将会迂到何等的困难。随着人们环保意识加强,这就难上加难了,据说现在北大、清华拒绝在校园内建任何网站。既浪费金钱,也破坏了环保。这也是我们主张在国内只建一张网的一个原因。但国外的厂商也可以利用你们的技术来帮助我们建符合标准的TD网及相应的终端,正像曾经制造过符合PAL制式的彩电一样,不是也大有钱可赚的吗?

  主持人:第一,国务院近期通过了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的科技重大专项实施方案,这其实也是面向后3G的预研。据您了解,它主要涉及哪些单位和企业?资金分配是什么样的情况?

  李进良:中国搞了中长期发展规划,在去年年底公布了有三项,其中一项就是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网,这个计划不仅是科研,包括将来的产业化,因为它是中长期发展规划。科研大概是200亿元,产业化可能700个亿元,当然这可能随时会调整。在前期主要是大专院校和研究所,后期主要是产业界。但是这次搞的时候,包括产业界都一块儿来做这个规划,清华的王京教授,大唐的谢永斌总裁,还有原来电子科技集团都有人参与规划的制定,包括的面很广,也就是既包括了有现在蜂窝移动网的技术,3G、3.9G、4G,也包括WiMax无线接入技术。但总体思想是比较明确的,中国要以TD作为基石来发展TD LTE,以这个为基础来提4G的方案,总体指导思想是明确的。TD LTE现在中国已经提交了很多文件,组织了TD LTE的标准制定,可能在2008年6月份,核心的标准完整的版本会出来,但还是初期版本,就像3G那样,初期是R99版本,后面还有R4版本、R5版本、R6版本,还会继续前进。这样明确LTE的发展就给运营商搞TD吃了定心丸,比如说搞小灵通,小灵通也能用,但是小灵通下一步怎么弄呢?就没有它的远景。现在如果搞TD,知道下一步要发展TD LTE,就看到了自己发展的前景,也为支持中国未来移动的发展奠定技术基础。但是需要大家明确,LTE没有3、5年是出不来的,目前标准还没有制定完成,而且是初级标准。要经过设备的研发、设备的试生产,也要组织网络的试验,也要试商用,由标准变成商用,还需要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当然有些人比较乐观一点,由于我们有3G的技术。但是3G全球来讲,稿了7、8年,2006、2007年才开始获得比较多的应用,预计2008、2009,3G会有一个蓬勃发展。

  丁守谦:我插一句,补充论据,本来以为高清晰电视(HDTV)很快就会到来, 16:9的高清晰度画面那当然是太具有吸引力了,但实际的发展比原先的预期的时间慢得多。我本人参加信息显示(SID)国际会议,首次看到这种样品很好,归国后就成为HDTV的鼓吹者,我当时的预计,认为可能很快就该实现了。我猜想TD-LTE也不会想像的那么快。3G还会有相当长的时间。

  主持人:我们家就放着一个这样的电视,空有先进技术没有片源。

  李进良:没有3G的应用也不可能有4G,我们国家如果不通过TD把我们整个产业由弱变强,变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将来就不可能跨到4G上面。所以,这是一个不可逾越的过程。我们经常讲跨越式发展,有些方面是可以的,比如说西藏或者是一些落后的国家,就不需要去搞固定电话,像柬埔寨,移动早几年就已经超过了固定,因为不需要搞固定,一下子就引进去,因为是利用了人家现成的成果。但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国家,如果买是可以,但是我们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就不能靠买,就不可跨越了,就必须从2G跨到3G,然后3G建立好基础之后再跨到4G。TD的成功就为未来4G的加速奠定一个基础。

  丁守谦:我补充李教授的论点。还是从系统论的角度来讲,每一个大系统的发展都是具有阶段性的,每一阶段都具有相对稳定性的结构。1G、2G到3G都有它相对稳定的结构,每个阶段经历的过程有长有短。但很难逾越。我们只能使这一过程步伐快一些,但想一下子一步登天,就有可能落得狗熊掰棒子的局面。

  李进良:有人认为我们现在搞TD会浪费几百个亿,将来是买个教训。我分析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不是没有,但是并不是必然的。现在正处在一个山峰的顶上,这个山峰有个北坡,有个南坡,如果你加一点力往北坡,它就滚向北边了,如果加一点力量往南边,它就滚向南边了,是处在这么一个关键点上。现在我们已经建了15000个基站,已经有100款手机,形成了50余家组成的TD产业链,当然这个产业链已经艰苦奋斗了五年。在这种情况下面,只要我们利用奥运作为一个契机,能够搞几百万部手机,而这几百万部手机,我们努力让它运行得正常,我们也希望将来中国的老百姓能够宽容自己的东西,就像电视机一样走到今天,一开始中国电视机是很不好的,到现在都好了,要宽容,这样TD就会成长起来。但是如果现在像某些人所说的,我们就直接跨到4G或者是等待4G,15000个基站就扔在那儿了。据我所知,现在不少专搞TD的厂家只有投入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难以维持,难以维持的情况下也没有更多的钱去开发LTE,是这么一个情况,这就有可能像某些人所悲观的预言,虽然花了这么多钱,但是买了一个教训,但它并不是必然的,这就需要全国从上到下,特别是主管部门,特别是运营商,需要从民族的利益、国家的利益高度来考虑。因为中国电信完全有这个能力。反过来讲,花600个亿去建2G的网,有这个必要性吗?2G我刚才讲了,搞2G,2G的速率只有200k,如果搞TD,速率是384k。而且现在已经认证了,GSM网络摊到每个用户要200多块钱,现在TD摊到每个用户不到100块钱,又便宜,又好,为什么不把这600个亿去建TD的网,而去建2G的网呢?也有人告诉我,现在以北京来讲,GSM网容量已经不足以支持它了。那如果我们加速建TD网,用TD网分流GSM网不可以吗?TD网是现成的,只要加速用就分流了,有必要建2G的网吗?将来如果TD是边缘化了,不幸安乐死了,我认为我们这一代的主管部门,我们的运营商都负有历史的责任。

  主持人:我们最后放眼一下全球3G的形势,即使更先进的3.5G HSDPA也已经建立174个商用网络。回顾中国移动通信的发展历程,我们从1G、2G,一直到3G,实际上我们的话语权是在不断加强,但是到今天为止,局面还没有完全打开,我们在前进中也是遇到很多困难。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非常希望TD的商用局面能够打开,也希望它能够在LTE的演进占有更多话语权。最后希望两位能够各自用一句话来寄语中国3G。

  李进良:深圳有一个刊物,提出支持TD,支持中国人自己的3G。我希望中国所有的主管部门,所有的运营商,所有的制造商,以及所有的百姓,都能伸出一把手支持中国人自己的3G,让它走进奥运,惠及百姓,我们就能在这个方向胜利前进。

  丁守谦:我基本上和李教授的意思一样,中国以TD作为契机,迈上4G的阶段,这时我们才有可能在4G有一席之地,甚至取得主导地位。如果3G失误,还是像过去我说过的差不多,4G不说完全丢失,也至少会被边缘化。

  主持人:好,我们谢谢两位老师的精彩解析,也谢谢各位网友的热情参与,我们今天上午聊天到此结束,再见!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本文导航:
·李进良丁守谦:全中国只用一种3G制式最节约
·TD-SCDMA奥运商用有难度
·一种通信制式符合最优原则
·TD-SCDMA面临危机,但不是必然结果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