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大唐电信集团重组走向渐清 TD盛宴还是苦局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25日 12:30  《财经》杂志

  《财经》记者 欧阳长征

  大唐移动分拆成定局,唐如安“请辞”,大唐电信集团的重组以出人意料的激烈方式杀入“中盘”

  在没有和公司任何同仁事先沟通的情况下,11月3日,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大唐移动)总裁唐如安向公司控股股东——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下称大唐集团)的党组会,递交了一份书面辞职报告。两天后,大唐集团党组会正式批准了唐如安的辞职申请。

  唐如安在得到党组会的答复后,向大唐移动全体管理层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尽管唐在邮件中并未提及自己辞职的事宜,只是与同事交流了他这些年在大唐移动的管理经验,但敏感人士从字里行间中领悟到,在大唐集团加速进行的重组中,大唐移动除了分拆纳入重组棋局,已别无选择,单独上市已成幻想。

  一心要打造一个TD-SCDMA产业链大平台的大唐集团总裁真才基,在一年前就已启动公司重组,而重组之中,最引人关注的正是大唐移动的走向。大唐移动是集团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资产。

  作为TD-SCDMA标准的主力开发机构,大唐移动最初由大唐集团、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邮电通信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和远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四方,共同出资1.5亿元人民币,于2001年12月11日注册成立,大唐集团持股93.641%。但与大唐集团重组计划相左的是,大唐移动近年来一直在谋求单独上市。

  唐如安此前对大唐集团重组计划的异见早为业内所知,但其“请辞”仍令人颇感意外。而在此番抗争以唐如安离开画上句号后,大唐重组的主要难题已解,走向也日渐清晰。

  “真唐”会:道不同不相与谋

  从简历可以获知,唐如安从1993年起任邮电部一所技术业务处副处长、高级工程师,历任邮电部第一研究所所长、上海大唐移动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并最终在大唐集团前董事长周寰的支持下,于2002年出任大唐移动总经理、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

  大唐集团内部人士说,唐如安因为“技术背景强、做事有魄力”,被周寰委以重任并被推上了TD-SCDMA产业化领军人物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唐如安其实与后来从中国移动副总工调任大唐集团董事长的真才基,在背景和个性上都有几分相似。而似乎正因为此,双方在理念不合的情况下,无法以折衷的方式换取妥协,最终只得分道扬镳。

  2006年6月,真才基被任命为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兼大唐电信集团董事长。尽管从高层角度看,有着移动运营商背景的真才基此时“空降”大唐集团,有助于推动正在进行试商用网建设的TD-SCDMA技术为运营商所接受,但在大唐集团内部人士眼中,作为集团内部呼声很高的候选人,唐如安的落选,实际上为后来事态的发展埋下了“导火索”。

  2007年3月9日,大唐电信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大唐控股)成立。国资委下属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承诺,为这家新成立的控股公司注入50亿元人民币,用于启动资产重组。按照大唐集团董事长真才基的设想,大唐控股将成为整合中国3G标准——TD-SCDMA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和销售为一体的平台。

  《财经》记者获悉,前任大唐集团董事长周寰在任时,就有过成立控股公司设想,计划将把包括大唐移动在内的大唐集团旗下资产的股权全部集中,后因各种原因未能实行。2005年,大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码:600198,下称大唐电信)股改期间,大唐集团曾有意以大唐移动10%的股权置换大唐电信的不良资产,作为支付流通股股东的股改对价。

  不过,当时光大银行正与大唐移动商谈参股事宜,该计划由于光大银行方面的强烈反对而中止。

  时隔两年,大唐移动的归属问题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在新任董事长真才基的计划中,要整合TD-SCDMA产业链,就必须要将大唐移动置于大唐控股的核心位置。而对于唐如安来说,随着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网通承建的十城市TD-SCDMA试商用网络陆续开始招标,大唐移动寻找战略投资者进而单独上市,才是更好的重组方案(详见《财经》2007年第16期“大唐重组:TD争夺战”)。

  消息人士透露,注册资金278.85万美元、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远智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很可能就是大唐移动用于引入战略投资者和海外上市的资本平台。

  双方理念不和之下,大唐集团的重组一延再延;而随着TD-SCDMA商用时间步步逼近,参与重组的各方均无退路可言。今年11月,在大唐集团明确宣布要将大唐移动纳入重组计划后,唐如安独自前往上海,宴请上海大唐移动的同事,席间,唐一言不发。上海大唐移动的内部人士说,“当时,大家都感到气氛有些凝重,但没想到,最后的重组结果是分拆大唐移动。”

  按照大唐集团的计划,大唐移动将一分为三,除去负责军工产品开发的部门剥离,大唐移动原来负责终端芯片开发和解决方案的部门(主要是上海大唐移动)将与大唐电信的子公司大唐微电子进行整合,新的大唐移动仅保留TD-SCDMA标准的研发体系,以及与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等厂商的TD-SCDMA系统设备合作项目,并将控股权从原来的大唐集团划转至大唐控股。

  知情人士称,即使在分拆大唐移动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唐如安仍希望最大程度地保留上海大唐移动的自主权。“上海大唐移动与大唐微电子是放在上市公司内进行整合,还是双方单独成立合资公司,这是唐如安离职前与集团谈判的要点。”这位消息人士说。

  然而,对于早已失去对大唐集团重组话语权的唐如安,此时的坚持已没有多少实质意义,之后的离职似成必然。

  对于分拆大唐移动的做法,大唐集团内外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上海大唐移动与大唐微电子进行合并,可以为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增加卖点,缓解上市公司因业绩下滑带来的压力;同时,大唐移动还可以将全部精力放到标准和系统的开发上。但也有前集团核心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担心,“拆分大唐移动,加上唐如安的离职,肯定会对大唐移动的员工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大唐移动最宝贵的资产就是人,如果出现大批技术人员流失的话,得不偿失。”他说,“现在,大唐集团的核心在大唐移动,但软肋也在大唐移动。”

  日前,普天集团与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已先后将其持有的大唐移动股权挂牌出让。大唐移动原五大股东,为大唐电信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远智开发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79.52%、13%、4.90%、1.77%和0.808%股权。

  TD:盛宴还是苦局

  唐如安辞职一周后,中国人民保险集团(下称人保)与大唐集团在北京签署了股权合作意向协议。根据这一协议,人保旗下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将投入15亿元入股大唐移动。

  按照国家开发银行的资产评估,大唐移动的企业价值为140亿元人民币,以此估算,人保入股大唐移动约占10%的股权。协议签署当天,信息产业部副部长蒋耀平、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国资委副秘书长孟建民等部委领导悉数到场。

  这已不是TD-SCDMA今年第一次受到青睐了。早在今年年中,国家开发银行就向大唐集团提供了300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其后,中国建设银行和中信银行又分别给予大唐集团200亿元和50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

  显然,参与这场盛宴的各方均寄望于TD-SCDMA“事成”之后的巨大回报。

  大唐集团前董事长周寰认为,信息产业部批准TD-SCDMA先于其他两种标准在中国试商用的做法,已给WCDMA和CDMA2000阵营带来更大的压力,对方降低专利授权使用费势成定局。

  而参与大唐重组的金融机构,看中的是即将到来的上千亿元规模的采购市场。

  中信证券估计,中国移动集团目前仅在北京等八个城市建设TD-SCDMA网络,就部署了1.5万个基站,可支持用户容量超过1000万;采购的规模如合并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的两个试点城市,将达到267亿元。

  按理想状态,中国移动建设的TD-SCDMA,如果要从网络容量、质量及网络覆盖优于目前的CDMA,其资本支出也将远高于联通建CDMA网的资本支出。中国联通在建设CDMA网络时,约支付了1000亿元资本开支,中国移动2008年的常规资本开支也超过1000亿元。中信证券以此对照,预测2007年-2010年期间,中国移动对TD-SCDMA的资本支出为1470亿元人民币,网络整体容量有望达到1.02亿户。如果TD-SCDMA网络最终覆盖的用户数超过3亿,那么,运营商在TD-SCDMA网络采购上的投入无疑将进一步加大。

  但从此前运营商反馈的情况看,TD-SCDMA离真正商用的距离还很远。高华证券的分析师报告显示,中移动在2007年最多将采购30万部TD-SCDMA手机和20万张数据卡,低于外界130万总量的预计,显示出运营商仍对TD-SCDMA保持谨慎。

  对此,曾参与测试的大唐集团人士承认,测试初期,网络的接通率和掉话率确实不理想,终端发热的情况也很严重,但随着后期调整和优化,“应该说,网络存在的主要问题都解决了,终端完全达到了现有GSM手机的水平,而且品种增加到了100多种,智能天线经过重新设计后,体积缩小很多,达到了运营商的要求。”

  上述大唐集团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测试过程中很多状况都不是大唐方面能控制的。“在一个试商用网络中,运营商故意把基站建在垃圾堆上。为了做优化,我们的技术人员只好拿着终端坐在垃圾堆上进行测试,周围乱哄哄飞的全是苍蝇蚊子。”他说,“网络刚建好,优化没搞完,就开始说TD-SCDMA技术不行,这种情况下,接通率能高吗?掉话率能低吗?”

  《财经》记者获悉,相关部委给TD-SCDMA制定的时间表是,从明年2月起大规模商用,这时离北京2008年奥运会恰好半年时间。TD-SCDMA系统需要在这半年时间里完成最后的修正调试,以便更好地为奥运服务。对参与各方来说,TD-SCDMA究竟是盛宴还是苦局,答案即将浮现。

  迷雾中的“ST大唐”

  在大唐集团有识之士看来,TD-SCDMA之所以步履艰难,一方面与大唐集团自身的产业化能力有关,另一方面则由于大唐电信业绩逐年下滑,丧失了为TD-SCDMA“造血”的功能。

  作为大唐集团旗下主力的上市公司,大唐电信主营业务包括固网交换、无线通信、光通信、微电子和软件。2003年以前,通信系统设备的销售收入还占大唐电信主营业务收入的70%以上,但随着技术进步以及竞争加剧,大唐电信逐渐失去了在传统的固网交换、无线通信和光通信市场的优势,基本退出了主流厂商的行业,公司盈利主要来自于微电子和软件业务。

  以大唐电信的CDMA系统为例,目前大唐电信在联通CDMA系统采购中的市场份额仅为1%-2%,主要是在陕西、安徽、内蒙古等欠发达地区,市场份额仍有进一步下滑的风险。

  由于大唐电信在2005年和2006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报告结果显示净利润均为负值,大唐电信今年被上海交易所实行了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ST)。

  为避免出现暂停上市的情况,大唐电信先后采取了一系列资产重组措施。今年9月17日,大唐电信披露已将所持有的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交易所代码:000851,下称高鸿股份)1124.5万股出售。同时,大唐电信还转让了所持有的江苏大唐科源电气有限公司37%股权。

  此后,大唐电信又于今年11月16日公告披露第三次资产出售方案。根据公告,大唐电信拟将其控股子公司西安大唐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安大唐)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地上建筑物及相关附属设施、设备所有权,转让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转让价格为2.497118亿元。

  但大唐电信2007年12月17日发布的公告称,“2007年12月14日,经中国证监会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核,本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方案未获通过”。

  大唐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西安大唐在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中,属于最为知名的通信产业高科技公司之一,但此次土地资产出售,将使西安大唐的员工数量,从原有的700人裁减到不足200人。因此,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西安大唐的员工都对这一方案感到不满。

  此外,有消息称,各方对于西安大唐土地资产的评估存在异议。“考虑到方案公布过于突然,各方一时很难接受,因此,大唐电信可能将这一方案延期执行。”该人士说。

  今年前三季度,大唐电信实现净利润2644万元,每股收益0.07元,每股净资产0.82元。其中,三季度出售高鸿股份股权所得投资收益9438万元,若扣除投资收益,则大唐电信主营业务前三季度实际税前经营性亏损6104万元。因此,出售西安大唐土地资产的方案未获通过,将给大唐电信今年全年业绩扭亏的目标带来较大变数。

  也有电信分析师认为,四季度是通信设备业传统的旺季,从经营性角度测算,四季度大唐电信单季亏损应低于前三季度,因此,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影响,2007年大唐电信仍然有可能录得盈利。

  大唐电信此次资产出售未获通过,同时使得大唐电信成为大唐集团整体上市平台的可能性落空。上述知情人士认为,从目前大唐电信的经营情况和资产情况来看,短期内大唐集团很难通过大唐电信实施整体上市计划。分析师们则普遍预计,大唐集团整体上市,更有可能选择新成立的大唐控股公司作为整合上市平台,而非将资产注入大唐电信。

  中信建投电信分析师陈政在最近的一篇分析报告中认为,大唐集团及大唐移动目前的首要任务,是利用国家给予的政策、资金支持加紧推进TD-SCDMA系统和终端设备的技术完善工作,重组及资产注入可能干扰这一进程。

  其次,在目前TD-SCDMA技术处于规模试商用的背景下,大唐移动仍然处于投入阶段,此时上市难以估算相关资产的合理价值,带来定价难题。

  陈政预计,TD-SCDMA技术正式大规模商用后上市,对大唐集团将更有利。“国家开发银行等授予大唐集团的政策性贷款缓解了其资金压力,目前集团并无迫切的融资需求。”陈政在报告中称。

    相关报道:

    大唐电信资产出售方案未通过 分析称难挡重组

    大唐电信反复跌停涨停 业内指被炒作严重

    大唐电信澄清重大资产出售 股价暴跌之谜揭开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