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打造国际电信巨头需要突破的主要短板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13日 13:58  通信信息报

  现行的分业经营政策在推动移动运营商高速发展的同时,却导致固网运营商的发展举步维艰。中国移动已由一家独大演变成一家独占,整个电信业也从一赚三亏变成一留三退的严重竞争失效。这与全球融合信息服务时代的主流发展趋势相背离,严重影响中国电信业提升国际竞争力

  中国打造国际电信巨头需要突破的主要“短板”

  -本报记者 席大伟

  经济学家常常强调一个极其重要的理论——“木桶定律”。“木桶定律”是讲一只木桶能装多少水,完全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而不是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要想提高木桶的装水量,就必须弥补最短的那块木板。同样的道理,一个行业、甚至国家经济要健康、稳定、持续发展,不是把最长的那块木板做的更长,而是把发展中最突出的那个问题解决好。

  当前,我国电信业出现极度失衡局面,同时,国家对经济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面对当前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面对把握经济全球化的良好契机,解决电信业失衡的问题显得更加迫切。电信业关系着国家信息化发展的命脉,承担着在全球化竞争中一马当先的责任,引领着国民经济发展的龙头,但从目前大背景来看,失衡的电信业对把握经济全球化机遇却无异于釜底抽薪。

  失衡的电信业成把握全球化机遇的“路障”

  十七大提出要抓住经济全球化机遇,要解放生产力,这离不开信息化的支撑。但我国目前失衡的电信业对信息化支撑能力不足,已成为中国把握全球化发展机遇的“路障”。

  在权威部门选取的30个典型国家信息化指数测评中,中国以30.6的综合指数居倒数第三。众所周知,固网是国家的通信网命脉,承担着转变国民经济增长方式、提供公众信息服务、推动社会信息化进程等重任。尤其是需要安全保障、持续连通的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等领域,更是离不开固网的支撑。但是,当前电信业发展失衡,中国移动一家独大,固网运营呈现崩盘趋势。2007年9月,中移动业以净利增长21.4%的增长态势拉大差距,中电信和中网通分别以2.2%和2.1%徘徊不前。10月,中移动净增用户更是高达660.3万,而中电信用户数减少88万、中网通减少37.04万,双方向正负两极递进,中移动一年增一个联通赚一个网通。

  从1998年以来的国际电信发展趋势看,全业务经营是电信业发展的方向,也是维持电信市场繁荣的最有效方法,而且大多是通过垂直重组的方式来促使企业朝这个方向发展。全业务经营是公平有效竞争机制的基础,可以适应经济全球化与用户需求多样化的要求,全业务经营有利于规避资本市场风险,有利于遏制恶性竞争,有利于释放不确定风险,有利于信息化建设,有利于打造世界级电信企业,有利于为构建和谐社会做贡献。

  全球化发展带来电信业全球化竞争的深刻变革,中国电信业做大做强靠的是所有运营商的共同参与。从全球发展趋势来看,成就融合性的国际电信巨头已经成为发展主流,我国电信业也应顺应潮流,通过资源的整合塑造几家规模巨大、竞争力强大的全业务运营。

  瓶颈突出削弱电信业龙头效应

  在国际上,通常把超过GDP5%份额的产业称为支柱产业,2006年,信息产业已占我国GDP的7.5%以上,信息产业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先导产业、支柱产业。

  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苟仲文也分析说:“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我国信息产业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支柱性、先导性和战略性产业。”

  数月前,世界银行发布的《中国的信息革命:推动经济和社会转型》的报告指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电信市场,信息技术产业在过去10年以高于GDP两至三倍的速度增长,成为国家经济增长的发动机。”

  但是,作为信息产业最主要的电信业,自2005年前4个月创10%的历史最低增速以来,增速持续下滑,2007年前9个月,4大运营商总收入增长还不到7%,低于GDP近4.5个百分点。国资委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6月,6家电信运营企业合计收入增长率、利润增长率分别比156家中央企业累计收入增长率、利润增长率低11个百分点和22个百分点。我国电信业对国民经济的基础性、支柱性和先导性作用受到严重削弱。

  电信业的市场失衡削弱了电信业拉动经济增长的龙头效应。失衡已经严重阻碍了本是先进生产力的电信业的发展。

  全业务经营弥补“最短木板”

  经济学十大定律中,还有一个与当前电信业有关,即“零和游戏”原理。“零和游戏”是指一项游戏中,游戏者有输有赢,一方所赢正是另一方所输,游戏的总成绩永远为零。零和游戏原理之所以广受关注,主要是因为胜利者的光荣后面往往隐藏着失败者的辛酸和苦涩。

  当前,中国移动一家独大,中国移动业务收入增幅是中国联通的近6倍,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的20倍;业务收入市场份额是中国电信的近2倍,是中国网通和中国联通的3倍多。部分地区(如农村地区)甚至出现其他三家企业逐步退出市场、中国移动独家经营的局面。与中国移动一家独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话音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固网企业陷入减量、减收、减效、减用户的发展困境,话务量、话音业务收入出现全面负增长。

  横向已经快倒塌,纵向更是迫在眉睫。首先,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促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需要综合化的信息解决方案,而非单一的电信通信业务所能胜任。其次,对于国民最贴身的信息化,世行报告称,中国互联网使用价格超过其收入水平的比例10%,是发达国家的10倍。主要是因为我国当前电信业发展严重失衡,固网运营接近崩盘,已没有充足资金继续做大宽带规模、降低成本。再次,消费、投资、出口是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当前我国投资、出口呈良性发展,唯独消费不够合理,尤其是和电信业有关的资费、产业链性消费更是如此。

  电信业演绎着“零和游戏”,一方是如此辉煌,一方是如此痛楚,而最为受伤的却是整个行业,是国民经济。试问,如此不平衡的天平如何支撑信息化的发展,如何把握全球化发展的机遇。电信业不能做“零和游戏”原理的实验田,电信业需要全业务经营。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