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用户端成TD商用命运关键点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26日 11:58  电脑报

  一切都在表明: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日益临近,中国3G商用市场启动在即。

  2007年11月21日,本报独家获悉,从今年7月开始的TD-SCDMA(下称TD)测试号称TD商用前的“最后一公里”已经结束。此外,从12月初开始,将在北京怀柔开始新一轮的TD测试工作,测试重点是TD-HSDPA高速下载及2G、3G的切换功能。此次测试,有利于推动终端和系统的TD-HSDPA走向成熟和商用。

  如果说测试结果是TD能否商用的标志性事件,那么TD的未来命运,将由TD终端及用户体验所决定。问题是,在这个命运转折点前,TD准备好了吗?

  电脑报特约记者 顾萌

  对于TD商用而言,这个前戏确实有点久了。

  “目前国产3G已经可以实现高达2.8Mbit/s的无线下载速率,这让我看到了TD美好的前景。”11月下旬,信息产业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闻库的简短一句令人百感交集,要知道,1年前,闻库的话还是“我看不出TD与2G区别在哪里。”

  猛然回头,自2004年TD测试启动以来,“口水”已经成了漫长如斯的TD产业的主题词。沸沸扬扬的测试流言、业务与牌照的“鸡、蛋”先后之辨,TD运用商或明或暗的博弈,始终弥漫在TD商用前夜的喧嚣上空。

  但是这一次,TD终于要在奥运前夕集万千镁光灯一身登台。问题是,作为全球3G标准之一、承担了中国通信产业最大梦想的TD,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不稳定性是TD手机最大问题

  过去4个月中,北京、青岛等地的市民不时注意到:一辆辆有着TD终端测试字样的车辆不断驰过——这些测试车的使命,是在进行TD手机测试号称TD商用前“最后一公里”冲刺测试,其进程一直颇引人注目。

  所谓“最后一公里”,是指在TD终端外场测试中,将视频接通率、高速上网、流媒体等基本业务应用于TD高端应用领域。据悉,目前三星LG、中兴通讯、大唐移动、普天已在一些重要指标上率先过关。

  对于TD来说,终端是关键,“如果终端不成熟,用户端就没有需求,网络搭建起来也没有用”。大唐移动一名TD工程师告诉记者,当年WCDMA以及CDMA2000标准在欧美商用之初,正是因终端表现不佳,以致市场迟迟未能启动。

  中兴手机事业部TD-SCDMA事业部总经理罗忠生承认,在前期进行的测试中,TD手机终端发烫、待机时间短以及需多次登录才能上网等问题比较突出。在2006年7月参与测试的近20个TD手机中,通话率高的才达到70%左右——这一数据应在98%以上才能达标。因此,中移动要求参与终端测试的手机生产商加紧研发及测试,尽快解决上述问题。

  罗中生毫不讳言地说,3G与2G相比,之所以具有革命性的跨越,就在于手机视频的应用,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一系列多媒体应用。如果手机终端应用不佳,势必降低人们对3G的兴趣,进而影响到TD的商用进程。

  “测试结果是可喜的,前国产3G已经可以实现高达2.8Mbit/s下载速率,这一数字较此前的384Kbit/s提升近7倍,并超过目前的ADSL宽带上网速率。”信息产业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闻库说。按此理解,TD已足以给终端用户提供高速上网、手机电视等功能。

  在今年11月初,TD信号已基本实现10城市的覆盖。以奥运主城市北京为例,北京市区五环内覆盖,并按照业务需求向五环外延伸了1~5公里的覆盖区域,覆盖范围包括回龙观、天通苑、亦庄等,共约900平方公里。

  但是TD商用的最大问题仍是终端。“TD手机在北京市内很多地方都有信号,不过稳定程度还有待完善。”11月21日,一位参与测试工作的普天工程师黄川(化名)在一再要求保密的情况下接受了记者采访,尽管无线下载速率已大大提高,但是下载视频、手机电视应用仍不稳定,会出现停顿现象。

  大唐一名研发工程师则认为,这是因为TD终端芯片的稳定性还不够,“芯片的核心还不稳定,不仅是在高端应用领域,在语音、短信等基本的服务上,也很难达到GSM的稳定性。”问题在于,稳定性的问题几乎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不断加大研发投入。

  此外,机体过热也是一个问题。黄川在使用GSM/TD双模手机时发现,使用TD工作模式就存在发热现象,而在GSM模式下就没有。“这主要是因为高端应用会对CPU、芯片等核心硬件提出较高的要求,但这些核心硬件未能及时跟上应用的发展。”由于短时间内硬件瓶颈难以有大的突破,目前能做的只是在软件层面对耗电、功率等进行优化,因此并没有达到想象中的效果。

  据记者了解,目前TD终端能达到100多到200小时的待机能力,但终端功耗还是有问题,因为过去是传话音,现在是传图像,在同样的电池的情况下,能耗肯定更高。“TD终端功耗大的原因出在芯片上。此前的第一代芯片在设计等方面相对粗糙。第一代TD手机的意义,在于语音等基本通信业务,还没有太多厂商在应用方面做太多复杂的设计。”黄川说。

  测试手机双模是主流

  不过,无论如何,随着TD测试的逐渐明朗和结束,无论是TD厂商还是运营商都对TD商用反映越来越热烈。

  根据中移动公布的计划,中移动将在今年12月底启动首轮30-40万部的TD手机招标,主要用于测试和优化TD网络,了解各TD厂家的终端性能,为明年大规模集采作准备。

  参与测试的黄川告诉记者,这次所有参与TD商用测试的人员事先都参与过培训。在培训会上,中移动的技术官员专门强调测试人员在商用测试过程中要把TD手机的终端应用与目前的GSM手机应用进行对比,找出其中不足的地方。

  据悉,中移动对TD终端提出的五大具体要求是:一是在功耗和稳定性上要与GSM终端相似;二是要有足够的带宽;三是功能上要有可视电话功能;四是要能收看手机电视;第五就是要具备TD/GSM双模双待功能,能实现双模单待自动切换。

  其中,双模自由切换是中移动最为看重的因素之一。因为在网络建设初期,TD网络很难达到中国移动GSM网络的覆盖质量,“全国仅有十个城市建设了TD网络,而GSM网络遍布全国,如果手机终端只支持TD网络,那用户在国内其他城市就不能使用TD手机。”黄川说,因此,实现两网间自由切换对于普通用户而言非常重要。

  找到了方向的TD厂商如今以齐聚一堂,各厂商现阶段提供的TD手机已超过百余款。这些手机尽管样式各不相同,主打功能也不尽相同,但为抢占3G市场先机,都无一例外地格外关注双模功能。

  “在明年,使用手机电视、视频通话等高端数据业务使用TD网络,而发短信则建议使用GSM网络。”中天通讯参与青岛TD建设及测试的工程师如此建议。

  但让业界担心的是,3G的最初用户很有可能是对新应用、新技术较为敏感的年轻用户。他们对手机的品牌、外观设计和技术都有较高需求,而这些恰恰是国内手机企业的弱点。

  用户应用价值决定TD推出时间

  在一些国内手机厂商看来,制造能力并不值得他们担心。据了解,今年6月以来,各家厂商已开始在TD手机中大规模加载3G业务,如可视电话、手机电视、Java等业务。

  而如何抢先抓住用户,让更多用户体验3G,则成了各企业挂在心头的大事。可见一斑的是,在今年10月的中国国际通信展上,TD联盟的各企业都展示了自己的TD手机以供用户进行体验。但是如何更好地在未来抓住更多的用户,TD终端产品应该走什么路线,则成了未来3G时代各企业是否能成功的关键。

  喜欢走差异化路线的宇龙酷派把TD用户分为三类:一是面向企业的移动终端,二是包括个人影院在线互动的多媒体移动终端,三是视频电话应用的大众市场终端。“中国TD终端应该走多样化路线,在中国消费群体特征日益分化以及运营商定制终端模式形成的情势下,为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 ”

  而TD运营商定制的策略则关系到TD业务是否大范围铺开。在日本,通过手机完成3G视频通话和传输应用非常方便,其使用甚至要比基于固定宽带网络的即时通信工具更加司空见惯。而按照欧美运营商的经验来看,除了手机,数据卡等其他终端对于网络的应用和推广来说也是一项重要的策略。逐渐进入成熟期前期的中国TD,现在必须完全走向市场,用市场通行的游戏规则去赢得支持,而这是从一诞生就受到中国政府很大支持的TD接下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小资料

  TD-SCDMA:中国独自制定的、并于2000年得到国际电联正式承认的全球3G标准之一。2006年1月20日,信息产业部宣布TD成为中国3G行业标准。截至目前,全球超过一半以上的设备厂商都宣布可以支持TD-SCDMA标准。

  3G: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

  WCDMA:“宽带分码多工存取”,可支持384Kbps到2Mbps不等的数据传输速率,是使用较广泛的3G空中接口技术。

  中国闪联冲击全球首个3C标准

  这一次,中国制定的标准笑到了最后。

  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0日,闪联标准工作组组长孙育宁对外宣布,在ISO/IEC(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总部举行的最新一轮的FCD(最终委员会草案)国际投票中胜出。这意味着,闪联成为国际标准几成定局。如果不出意外,闪联将成为全球3C领域第一个国际标准。

  4年前的7月17日,当杨元庆(联想)、李东生(TCL)、卢明(长城)、侯松容(康佳)等几位国内IT、家电大佬齐聚握手时,他们背后的“闪联”字样在镁光灯下闪闪发光。力求破解中国“3C”行业融合方向的闪联标准,就此诞生。

  3C——计算机、通讯、消费电子产品三类电子产品的简称。有关3C融合,英特尔全球副总裁基辛格这样描述:手机、PDA、PC、各种信息家电、摄像机等终端都实现了智能化,这此智能化终端通过宽带、无线技术互联,自由的实现信息的编辑、管理、通讯。

  融合正在改变世界,但闪联标准背后有着巨大阴影:由微软、英特尔、索尼等16家公司发起成立的DLAN(数字生活网络联盟),目前成员公司已经达到150多家,这个联盟长时间引导着全球3C融合的未来方向。

  信产部适时地大力拉了这个标准一把。2005年6月,信息产业部批准闪联成为国家标准。同年12月,闪联标准工作组的8个核心成员出资5200万元,成立了闪联信息技术工程中心。

  闪联号称可以实现数字家电互联互通,电脑、手机、电视等终端,只需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就可以随时实现所有内容的转换。闪联标准的背后,是涵盖中国信息和家电产业链上下游的重要企业,包括联想、TCL、康佳、华为等100家会员联合组成的一条完整产业链。甚至飞利浦、LG、意法半导体等著名公司也跻身其中。

  2006年7月31日,闪联被国际标准化组织ISO高票通过立项,此后的日子里,在中国,闪联在国际上的命运一直被众多老板们所关注。据了解,截至目前,部分企业已经投资逾千万元用于闪联产品的研发,某些企业更是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闪联的国际标准之路上。产业化现行,成了闪联获得国际认可的因素之一。

  实际上,在今年9月的FCD第一次投票中, DLNA的影响下,来自美国和欧洲几个国家的专家对闪联标准投了反对票。但闪联很快就提出了第二次投票的建议,并在随后的两个月中与英特尔等DLNA主要成员,以及相关FCD专家进行了深入沟通后,最终美国代表也在FCD阶段对闪联投了赞成票。

  在中国闪联成为全球3C协同领域国际标准后,中国3C市场短时间内就将全面启动。更大的意义,则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核心竞争力增强后的体现。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