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万志坤演讲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15日 14:53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万志坤演讲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万志坤演讲

  2007年IMS技术峰会于11月15日在北京京都信苑饭店召开,会议将邀请来自政府主管部门、通信运营企业、研究与咨询单位、主要IMS技术研发及解决方案供应商的高层技术领导和专家约150人出席会议,新浪科技对此次峰会进行直播报道。

  图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万志坤演讲。

  以下为其演讲全文:

  万志坤:各位专家、各位代表下午好。非常高兴代表阿尔卡特朗讯到这里演讲,实际上我讲两层意思,一个是IMS从理想的东西到现实差距还有多大,然后我们怎么样加快缩短这样的差距,让IMS早日变为现实。

  我的演讲主要分为4个部分。

  第一个,IMS为什么会成为我们的理想,它为什么是业务转型的必由之路跟核心?早上我们也强调了,我们进IMS一定是在转型的大背景下讲IMS。

  第二个,像世界上任何的新技术一样,有发展的规律,有过渡的期望和发展的低谷。实际上大家早上讲得非常多,IMS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IMS是在幻灭低谷的阶段,它能不能走出低谷,走向商用,大家还是一个疑虑。实际上,大家是没有必要的。

  第三个,阿尔卡特朗讯公司对于IMS的部署有一些实质性的建议。我们在全球的运营商得到了实施,有很好的效果。所以,我信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方面的经验。

  第四个,是我们整个解决方案的优势。尤其我们是IMS技术的先导者,所以我们有一些IMS的技术和我们实际的经验跟大家分享。

  这张图很多人也提到了,现在整个通信行业的变化有两种是根本性的变化。那么这个实际上还没有引起我们整个行业的充分的重视。尤其是在国内,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没有达到它应有重视的程度。

  第一个,实际上是一个竞争场景的变化。很多人讲IP化,IP化是很好的东西,我运营商可以节约成本,我网络的规模可以达到很大。但IP化给整个通信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整个网络的边缘化都被打碎了,而且全球所有的用户都在一张大的IP网络上面。这个用户使用哪个运营商每天都在变。以前我们这个行业,谁掌握了最后一公里,谁锁定了接入,基本上所有的业务都到你那里。比如说网通,你使用了我的接入业务,你的钱就交到我们这里。但是现在我们有做广播电视的,有做互联网的,还有做终端的。比如说苹果做了Iphone,它到了网上是到苹果的商店买音乐。现在是4方的力量都在抢这个用户,这是一个趋势。

  最近我们中国移动,在做飞信业务,这是移动的即时消息的业务。但是我们发现,飞信里面的用户,实际上就来自我们中国网通的用户。实际上中国电信的用户,实际上是中国移动的用户,非常有意思。

  第二个,用户是有主导权,以前我是要排队、交钱才能装上一部电话,现在是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手机,桌子上摆着电话,还有电脑,电脑里面装了QQ、MSN等等。现在运营商有什么可以保护自己的?已经没有多少保护自己了,除了管制政策以外。但是,管制的政策肯定是越来越松的,所以我们现在在重视这样一个竞争场景的变化。第二个,我们讲了用户的通信方式非常多,用户掌握了主动权,因此用户对于你的通信提出的更高的要求。他希望你的业务是以用户为中心。不是说我今天跑电信开了我的宽带,明天我跑电信开了我的固话。他说你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我可不可以家里不用电话?没有问题。所以,现在你要重视用户的需求,他是希望以用户为中心。

  我这里做了一个分析,用户为中心意味着什么?就是用户灵活性,就是我抓起任何的终端我都可以用我的业务。还有一点是个性化。四大运营商都提供业务,我能不能有个性化的东西,根据我自己的场景和喜好。第三个,是不是可以多点业务,不仅仅是打电话,有没有娱乐、内容的业务。第四个,通信的本质不能丢,非常好的体验和安全性不能丢。

  我们的运营商和传统的通信行业,是不是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或者说,我们满足用户需求的时候,我们跟互联网竞争的时候,我们到底有没有优势?有,但是不清楚。所有的互联网的SP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我这里可以讲一个数字,如果按照市值来计算,全球最大的运营商是谁?中国移动,第二大是HNT,第三大是Google。它的市值已经超过了2000亿美金。当然,大家可以讲这个里面可能有泡沫,那我还可以讲,Google2007年营业收入会达到160亿美金,它的利润会在40亿美金。这是全球多数的运营商都达不到的水平,但是我讲这个数字有两层意思,一个就是说Google实际上只有一个业务,就是搜索加广告。可以说明,一个业务创新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一个业务可以盈利40亿美金的纯利。第二个,Google并没有借助于任何的网络,它没有网络,它也没有向用户收一分钱。

  这是互联网的SP做业务做的方法,它没有网络也可以做业务。反过来互联网的运营商不知道宽带业务怎么做,或者说我的利润微乎其微,这就是我的宽带费。这就是一个问题,运营商有这么大的网络和用户规模,不知道怎么赚钱。没有网络的现在赚钱却赚得很好,这才是我们转型的目的。空有网络不知道怎么增加收入,这是我们转型最根本的驱动力。

  所以,我们可以来看一下转型实际上是有一些思路的,关键看我们怎么做。第一个,首先是一个商业模式的改变。我们传统通信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话时长×费率。费率是不会降的,不管哪个国家肯定是挡不住的。所以,你要做很多业务模式的创新。那么在做创新的时候,第三方的角色非常重要,我后面会讲到为什么第三方非常非常重要。

  第二个,你提供的服务,像联通的管道式的服务,到更多的增值的服务,更多靠增值业务赚钱。那么怎么增值?你要通过融合、隔隙和,你增加业务里面的整个业务过程的控制,业务表现形式的控制,你达到增值的目的。

  第二个,真正的业务创新,就是提供了融合的业务。真正要向互联网学,互联网的哪些业务是用户欢迎的。我们说的Web2.0,用户广泛参与,用户都喜欢。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第三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运营商有网络,做出来的宽带业务,不是应该跟互联网的SP不一样?你怎么样把你网络的优势,把你积累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几亿用户的优势发挥出来?这是转型要考虑的三个方面。

  那么如果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实际上对网络提出了非常高的网络,现有的网络肯定是做不到的。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它整个对于网络和业务环境提出的要求。

  第一个,你的业务要丰富、要快、要经济。你怎么解决业务从哪里来?你怎么样很快地引入到网络里面?这个我们叫做业务生成,你怎么样把第三方甚至是互联网的SP从竞争对手变成合作伙伴,让他跟你一起做业务创新,达到双赢的局面。那么这个时候,你要有非常好的业务的环境,要有开发的工具。

  第二个,我们讲的融合业务,说白了就是你要跨网络控制这些网络的资源,你有没有统一的控制,包括我们整个业务过程的控制,包括我对整个服务质量的控制,要有一个协同的控制。

  第三个,就是业务协同提升。就是你怎么样把你网络的真正优势发挥出来,让他感觉你跟一般的SP提供的业务不同。这里面你能做的就是你对用户的数据怎么进行利用,对用户在网络上的位置,他在不在线的状态的价值都要能够发挥出来。那么,这个是互联网的SP拿不到的,这里面可以做很多的工作。这叫做业务提升,就是我真正地利用网络之后,我这个业务应该是用得不一样的,而不能一样的。

  第四个,整个多媒体宽带上的业务,它的模式是不一样的。有用户、运营商、工具,你可以管理你的收入、管理你的工具。用户可以管理他定制的业务,你的合作伙伴也可以管理他的业务。

  这样,转型对于网络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那么有没有解决方案?为什么我们说IMS是理想?就是IMS可以真正地提供这4方面的支撑,就是它可以完美地实现业务转型。IMS有两个集中两个转型。就是我的业务的控制和数据库的控制是集中的。第二个集中是真正的后台的资源、后台的环境,我肯定有统一的环境。有两个东西是必须要丰富的,不能集中的,那就是我的接入方式。我现在的接入方式,我将来的技术出来,我的接入方式非常丰富。第二个丰富是业务种类很丰富。

  上IMS,我们讲一定要联系业务转型去看。它不是说为你解决,我未来引入1、2个业务,增加2%或者是5%的收入去做这个事情的。

  那么,小节一下第一部分,是业务转型要走的三步。第一步,是非常传统的网络,各个业务自成体系,有自己的接入、控制、业务的计费,我们讲叫做垂直价格也好,有很多这样的网络存在。垂直的网络、垂直的业务。现在走到了第二步了,开始用IP网来承载所有的业务。这个时候网络已经水平化了,有很明显的IP的承载网。从业务方面,还是一个垂直的网络,譬如说我们的跟IPTV是两个网络,虽然他共享一个IP承载网。第三步是基于IMS开放的环境,运营上从第一步走到第二步的时候,已经非常快地走过了这一步。这个帐很好算,更多的是一个成本的节省,很容易算的。老的设备跟新的设备多少多少提上去了,省了多少多少。但是从第二步跨到第三步,整个行业都比较犹豫,因为这个帐不太容易算,整个业务环境发生了变化。我的组织结构、支撑环境都要有变化,我的业务体验完全跟以前不一样,这个帐不好算,合不合算。如果用IMS做第三步的转型还要有很多的疑虑,为什么大家犹豫,有一些是不太值得的地方,有一些疑虑,我们做了分析实际上是过滤了了。我们有一个强劲的分析。很高兴,今天很多专家都讲到了Garenter技术的曲线,我们知道所有的技术发展,不仅是这样的起步阶段,大家非常期望这个新技术能够作非常多的事情。大家做测试或者实验之后,发现有一些事情做不了,就会比较失望,讨论得比较少了。

  再往下就有两种可能性,通过这个实验它不行,从曲线上消失了。还有一种大家比较认可这个技术了,只是还有一些实际的操作层面的问题,已经不去谈不去做了,有问题去解决问题去了,实际上是为这个技术实际上在做商用的准备。现在的IMS处于这样的阶段,离我们的理想有很大的差距。一方面是因为每一个技术有这样一个阶段,另外一个,我们列出来5个问题,是大家目前经常讲的,对IMS的一些还不太放心的5个方面。

  第一个没有杀手级的应用,第二个它太复杂,第三个技术不成熟,第四个成本高,第五个还有很多的替代方案。实际上我们做一个分析,分析之后我们发现这5个方面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

  第一个,IMS到底有没有杀手级的应用?用户并不是希望业务越新越好,他们当然希望新业务,但是他们喜欢业务体验好的业务。有人觉得手机很贵,这也是一种体验,我拿来之后,就3%的人可以拿这个手机。有人觉得便宜一是一种体验。我们讲通信行业的例子,什么叫做业务体验?在我们的移动电话刚刚引入的时候,移动电话有森林杀手级的应用?移动电话的补充业务没有固话多,话音质量也比固话差,资费也被固话差,但是移动电话差不多给固话打败了。移动电话就是移动性,就是一种用户体验,用户不管在哪里,都可以打电话。实际上是用户体验占了多少多少的补充业务。

  第二个,很多人在家里、办公室的时候还是喜欢用手机。实际上就是因为手机上面有地址簿,但是并不是说地址簿是业务,但是用户觉得方便,手机一翻号码就出来了,我也不用拨号了。那么,我觉得固话也很专,我的业务那么多,用户就是不用。很小一个东西就把你打败了,那么我们现在讲的IMS,实际上这个是找IMS能不能带来第二个像移动性这样的体验,一种压倒性的体验。使得用户非常愿意用,也愿意付钱。以前说移动性,我们是在一个移动网里面,我们可以无缝的切换、打电话,那么在移动和固定之间,它也可以融合,用户就喜欢用,叫做泛移动性。那么用户用的业务,要仔细地分析,我们看到两个特诊,一个是融合,一个是个性化。我们讲应用有很多种,有移动业务、IPTV、信息服务。所有的应用都可以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单独的应用,它可以有任何的媒体的形式,可以有音频、视频、文字、图像,也可以任意组合。然后通过任何的网络,固定的、移动的都可以达到用户的终端。用户任何的终端都可以享受应用,这就叫融合,不仅仅是固定、移动融合。实际上固定、移动融合是这个图里面的网络的融合。我们还有媒体应用的融合,有设备的融合等等。那么在4个融合里面任何一个环节取得一点突破,没准就是一个大火特火的业务。

  第二个就是个性化。比如说彩铃等等的就是,有一次我做主题演讲,我的手机已经设置了振动,但是它还是响了。我们有一个业务是不顾一切地打通你的电话,但是你不考虑我的日程安排吗?我现在在做演讲,我不希望你接通,所以你能不能做成一个短消息。现在的过程是尽量拉长,A呼叫B的时候,我用彩铃、彩振尽量延长这个过程,用户通话的过程中,我让他传一些文件,把这个过程更复杂化你才能赚到钱,而不是直统统的连通。

  老的业务带来新的体验,这才是创新。实际上带来不同用户的体验,从融合、个性化上看。很多人问,讲了半天,你也没有讲到底什么应用非常好。IMS涉及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业务从哪里来的问题。

  阿尔卡特朗讯作为一个传统的设备商,非常愿意提供这种已经打包袱的业务。但是我们实在无能为力,我们不是逃避责任。互联网的模式就是这样的,互联网的模式特点就是先发优势。QQ和MSN做得很好,你都没有机会。所以,哪个运营商的业务做好了,你想拷贝过来也是没戏的,必须自己做。第二个就是试做法,哪个业务好是试验出来的。不是说打包票就可以业务做得好,所以运营商的业务开发的模式也得变。不是说让谁立一个军令状,这个业务上了以后一定得火。

  第二个,谁对你的业务环境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都不知道火不火,这个业务很快地放上去,很快地拿下来。从这些角度看,我们就能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IMS。技术和市场已经完全成熟了。我们讲互联网的技术已经在那里,需求日新月异,只是我们没有能力,我们抢不到市场。技术也成熟了,IMS的技术从标准化的程度讲,比初期好太多了。

  还有一个是成熟化的问题,没有一个技术是在实验室完全成熟的。我们阿尔卡特朗讯的设备没有办法跟爱立信通,所以组织我们肯定通不了。所以,需要运营商给我们机会,你们做试验我们才会有机会。在实验室我们已经谈到了非常高的境界,到了使用的阶段了。

  复杂性,大家多在讲IMS的软交换复杂,但是有谁做过比较?我这里做了一个比较。我们实际上有一些说明,我们有代码行,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软交换的代码行和IMS的代码行,这个可能没有代表性。那么我们比规范,H.248和SIP的规范,一个是300页,一个是150页,软交换和IMS,一个是300页,一个是600页。

  第二个,复不复杂我们可以看设备形态。IMS的逻辑工人确实有十几个,但是做成了设备,只有几个设备,软交换也是4、5个设备。不知道大家说软交换复杂,从何而来。如果复杂性很高,成本相对也高,不是很复杂,成本也低。

  仅仅是VoIP的业务,软交换的商用也非常好,我们根本不用做全接入、全业务。而且像右边这个图,IMS可以装在一个机箱里面去,而且可以是跨地域的分布式部署。在规模小的时候,你可以很小的规模就开始,慢慢地扩充规模和容量,它的经济性非常非常好。唯一的问题就是它跟后台的支撑系统的接口是最大的问题。

  最后一点,大家会讲,有很多替代的技术,为什么非用IMS?大家如果登陆Google talk,他为什么贴这么一条信息在主页上呢?因为它有很多的技术做不了。你的替代方案可以很好玩,也可以很有用,但是你不是基础设施,你不可依赖,你的互通性怎么解决?还有,替代性的技术,那可是你的竞争对手的武器,不是你的武器,你想了也没用,他不会给你。你说IMS不成熟,我等着成熟,互联网的用户把你的用户抢得差不多了,你也不用等了。VoIP大家说是左手打右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第三只手把你的业务抢走了?

  所以,这个是软交换的定位,一个是做窄带一个是宽带,实际上没有什么冲突的关系。那么从实际部署的建议,我重点讲三个。大家不要觉得IMS拿去做VoIP是浪费了,这是它很好的牛刀小试的机会。第二个,有移动网的,已经可以做很多的移动的IMS的业务了。走得更快的运营商,已经可以拿IMS做很多的业务创新,跟第三方一起做,非常好。

  这个是做VoIP的例子,一个是等着不做VoIP,结果是被第三只手打败了。第二个是主动的左手打右手,他挡住了第三只手。这个是AT&T的例子,它做了很多的针对用户的IMS的例子,效果非常好。这个是BT的案例,你现在的业务不爱觉得不起眼,但是它是木马程序,只要这个木马植进去了,将来的业务会非常非常丰富,但是你不植木马,将来就没有机会。这个是移动的IMS,有专家提到有终端的限制,但是也有很多的业务可以做。

  那么这个是IPTV和IMS集成的例子,这是一个创新叫做业务代理。后面我们阿朗作为技术的倡导者,我们有非常好的方案,也有非常成熟的应用案例。包括IMS、用户数据库、支付。

  是因为竞争场景的变化和用户的需求,要求运营商去转型。转型的一个重点就是说,到底网络优势能不能发挥出来。IMS就是这样一个工具,那么IMS大家关于它的一些误解实际上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已经做了分析。那么实际的部署可以从VoIP开始,可以从移动开始。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宝信:感谢万博士的精彩演讲。他深刻地论述了IMS从理想到现实的过程。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朗讯已经在国际市场上提供了商用的IMS系统,他讲述了终端化的IMS可以为固定网、移动网、宽带网提供服务。而IMS可以为电信运营商的用户提供安全、有质量保证的个性化的宽带多媒体业务。可以把丰富多彩的互联网上的信息服务业务,通过IMS的北向API接口提供给用户。这就是电信运营商通过下一代的网络发展中,通过IMS可以完成业务转型。让我们再次感谢万博士的精彩演讲。

  下一位,我们请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所项目经理彭晋博士演讲。彭晋博士2006年毕于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网络与交换国家重点实验室。现在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室工作,从事IMS信令网未来网络架构方面的研究。他演讲的题目是“从IMS到未来分布式的网络架构”。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