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香港发明家黄金富以20亿博680亿欲购电盈遭质疑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29日 16:49  IT时代周刊

  《IT时代周刊》记者/杜 舟(发自香港)

  香港上市公司智富能源(1051.HK)主席黄金富收购电讯盈科(0008.HK)的消息一传出,引起一片哗然。

  9月18日,黄金富以个人名义召开记者会,透露欲通过一家上市公司向电盈发起收购要约,收购价达680亿港元。受此消息刺激,智富能源股票当日逆市上涨13%,收报于0.58港元。次日,智富能源进一步发布通告,称公司正考虑收购电盈若干资产的可行性,并已分别委任两家国际银行为公司财务顾问及债务融资顾问。

  黄金富,何许人也?他有什么独特的本领?这个收购能成行吗?据本刊记者了解,截至9月18日,智富能源的市值仅为21亿港元,而电盈的市值则高达342亿港元。目前,分析人士对这一收购普遍不看好,认为有“香港爱迪生”之称的黄投机色彩太重,想法太过于“乌托邦”,甚至有炒作嫌疑。但黄金富表示,斥资680亿港元收购电盈的计划在其个人能力范围之内,自己有能力让电盈未来更具活力。

  不过也有人表示,电盈近年业绩不佳,投资者意见颇大,而电盈主席李泽楷欲脱身在业内已是众所周知。李泽楷不会在乎谁购买,在乎的是谁肯出钱。而黄金富如成功收购电盈资产,电盈股东可取得每股6元港币的现金,较电盈18日收市价有23.7%的溢价,估计股民不会反对。

  但黄金富面临的不仅是经济因素的这一难题,政治因素也是一道难关。通信事关国家安全,网通作为电盈的第二大股东,不知是否肯放行?

  2006年下半年,电盈股权收购战沸沸扬扬闹了近半年,但最后关头遭到否决。现在,收购风波再起,让人对黄金富多了一份期待。

  四两拨千斤?

  黄金富欲斥资680亿港元收购电盈的计划,令所有在场的记者大感惊讶!黄金富有多大能耐?他能撬动比自己公司大十几倍的电盈吗?他的资金从何而来?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在18日的记者会上,黄金富声称,将由一家暂定名为“新香港电讯”的上市公司作为平台,公开招股募集资金后收购电盈资产。当时有记者追问这家上市公司的具体情况,黄金富并未作详尽介绍。分析人士猜测,所谓的“新香港电讯”应该就是“智富能源”。

  黄金富身边的一高层向记者透露,早在去年,智富能源就开始酝酿这一收购策略,只是当时时机不成熟。

  据本刊记者了解,智富能源目前的市值为21亿港元左右,而对方的市值高达340多亿港元,双方不在一个层级上。黄金富如何去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业界质疑多多。

  不过黄金富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资金是死的,人是活的,资本主要靠运作”。在记者会上,他打了一个比方,“当初,盈科数码动力收购香港电讯时,李泽楷身上的资金也不多。”但与黄金富现在的情形不同的是,李泽楷当时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IT时代周刊》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黄的计划是收购电盈的核心资产,注入智富能源,然后对公众发行300亿新股,每股作价2元港币,集资600亿港元收购电盈。9月18日,智富能源停牌之前,曾逆市大涨13%,但即便如此,其股价也只有0.58港元,与每股2港元的新股发行价格有相当大的距离。

  另外,据黄透露,一旦电盈答应收购计划,法国兴业银行将划拨一笔总额高达380亿港元的贷款。如果集资顺利,法国兴业银行的贷款额度只需动用小部分即可。也就是说,兴业银行的贷款只是用作备用资金,募集资金不足时,才用作补充。

  分析人士指出,兴业银行贷款300亿港元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智富能源没有强大的实业作支撑。但有人认为,不排除黄金富在电盈同意被收购后,用电盈的资产作抵押,去申请这笔贷款。就此事,本刊记者联系了法国兴业银行,但对方对此不作置评。

  根据黄金富的收购计划,他将向在香港上市的大型国企定向发行共计51%的股份,但每个股东的持股量不超过5%。根据香港证监会的规定,5%以下的股东不需要披露名称。剩下49%则由公众持股。

  黄金富的想法过于“乌托邦”,募集600亿港元资金难度太大,而借钱的难度更大。不过,黄金富称这一收购计划已在多家投资银行受到认可,已有包括麦格理银行在内的多家外资机构上门接触,希望担任其财务顾问。

  目前,电盈的大股东中国网通、盈科拓展及Pacific Century Group对此都不作置评。

  李泽楷欲脱身

  电盈的业绩近年来一直难以令人满意,投资者意见颇大。李泽楷欲退出电盈,在香港早已广为人知。

  8月31日,电盈公布了2007年上半年财报,受惠于“四网合一”策略,其电讯、媒体、信息及通讯科技业务取得了一定的增长,核心收益较去年同期上升7%,达95.07亿港元。但若计入盈大地产的综合收益则下降18%,为116.07亿港元。

  目前,电盈发展最好的业务是IPTV,位居全球第一。公司2003年9月进入IPTV市场,是全球最先开通IPTV业务的运营商之一。该公司以业务捆绑的方式来降低离网率,获得了运营上的骄人业绩。市场调查公司Canalys的报告显示,2006年,全球IPTV用户数达到360万,业务收入近10亿欧元。其中,电盈排在第一位,独占18.2%的市场份额;法国电信居次席,为16.8%。

  但从整体上看,电盈的表现不佳,在固话和移动业务上已无多大挖掘潜力。但黄认为,如果交由自己管理,一定可以找到新的盈利空间——那就是进军内地,尽管他曾经在内地亏得惨不忍赌。黄还透露了自己的计划,一旦收购成功,可以把自己申请的专利注入新公司,为电盈现有的固网业务提供增值服务。

  黄称,如果他能成功收购电盈,将一改以前以服务费和月租费为主的传统经营模式,转而以广告为主要收入。他构想以最低的成本做到家家有宽频,使香港成为全球第一个全面覆盖Wi-Fi的城市。

  过去5年,电盈的股价一直跑输大市。以2006年为例,过去一年恒生指数上升近一万点,但电盈股价却停滞不前。对电盈的股东来说,这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套现离场,电盈股东没有更好的选择。而对李泽楷来说,或许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抽身机会,更何况黄金富的报价不错。

  其实,早在去年下半年,电盈的归属问题就沸沸扬扬闹了大半年。2006年6月,电盈宣布收到麦格理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久,TPG-新桥加入收购战团,总报价约为75亿美元。后来,由于电盈的第2大股东中国网通反对这起收购,香港著名投资银行家梁伯韬入局,宣布将在部分香港财团的支持下通过私人公司Fiorlatte Limited从盈科拓展手中受让22.66%的电讯盈科股份,每股定价6港元,总金额为91.6亿港元。最终,这一交易在2006年年底,被第一大股东盈科拓展否决。

  不过,尽管交易最终没有成功,但分析人士猜测,李泽楷已经萌生了退意。在梁伯韬无功而返之后,“发明大王”黄金富会是什么样结果呢?

  收购难度大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黄金富收购电盈的难度极高。先撇开资金问题,他如何跨过政治这道难关?梁伯韬的出局,很大程度上就是没有处理好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金融服务集团摩根大通认为,这起交易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黄金富能否通过债券及股票融资为收购筹集所需资金?用什么样的方式吸引电盈的股东?中国网通会放行吗?目前都不得而知。

  而一位分析师认为,以黄金富的实力,撬动电盈的可能性近乎为零。黄高调公布的收购计划,不排除炒作、有意抬高智富能源股价的嫌疑。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智富能源18日尾市急升13%。而9月19日,智富能源因为其他原因停牌一天。

  黄金富在9月18日的记者会上,只是宣布以个人名义收购,而不是以公司的名义收购,就可以看出黄的底气并不足。因为他不知道市场反应是正面还是负面,如果是正面,智富能源肯定会受惠,如果是负面,则会对公司不利。

  花旗集团表示,收购电盈这项交易须先取得中国网通同意,中国网通是电盈的大股东,目前持有19.9%的股份。除非黄金富得到电盈51%股东的同意,否则必须得到中国网通的认同。通信牵涉国家安全问题,网通持股电盈,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央政府安排的一着棋。

  不过,智富能源执行董事刘梦熊表示,“政治因素”的确是一道难题,但相信黄金富肯定会心里有底,并会很好地处理这方面的问题,积极争取政府的同意。刘认为,梁伯韬和麦格理去年的收购方案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他们只算了经济账,没有算政治账”。

  黄金富期望通过收购电盈资产成立一家完全由香港人作股东的电讯公司,以避免受外资操控。他还表示,“电盈股价长期落后,是因为大股东为新加坡上市的盈科拓展,难以以外资身份进军内地电讯市场所致。”

  瞄准内地

  黄金富在香港名气颇大,号称“发明大王”,曾荣获香港青年工业家奖、世界天才发明家金奖和银奖。

  1989年,黄金富曾业余读过无线电课程、平时喜将各种家电拆拆补补,鬼点子不断。他善于追逐行业热点,1989年,见寻呼服务市场商机无限,他毅然辞去高薪工作,与妻子共同创立了星光传讯,期间推出首部中文寻呼机。掘得第一桶金后,他接连收购其他寻呼公司,逐渐使星光传讯迅速壮大,发展成为在香港仅次于“和记传讯”的第2大寻呼公司。

  黄金富是一个很“潮流”的人,网络热潮时曾将公司易名为“星光数码动力”;后来,网络泡沫破灭,生物科技热兴起,于是他就将公司改名为“星光生物科技”;2003年,黄改做“

信用卡防盗”;2006年,资源股炙手可热,他就变身成“智富能源金融”。香港流传这么一句话,“香港什么行业最热门,看看黄金富在干什么就知道了!”

  “香港爱迪生”黄金富,每隔不久就会冒出一项令人惊奇的发明,除发明了大名鼎鼎的中文寻呼机外,还有手提跑马计算机、中英文股票机等等,一生有大大小小的发明400多项,申请专利获批的有20多项。

  不过,在常人看来,黄金富更多的时候扮演的是投机主义的角色,不像做实业的人,其自身也并不具备收购电盈的实力。在业界看来,黄金富素以“大炮”闻名,常常作出宏大计划,不过每一次“蛇吞象”都落了空。黄金富身边的人说,“他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能投机就投机一把。”去年,黄金富曾计划收购

马达加斯加价值9000亿美元的油田,而智富能源资产仅为2亿多美元。

  其实,电盈根本不值这个收购价,在香港,通信市场已无多大挖掘潜力,黄金富看重的可能是内地市场。内地曾经是黄金富的伤心地,第一笔大投资付之东流,并从此萎靡多年。

  1992年,黄掷下17亿元人民币,大力进军内地,与5大军区签订了为期30年800M的CDMA频率经营合约。当时,内地移动电话每部售价8000至13000元,通话费每分钟1元。黄金富预计,很快将会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因受困国家政策,他的黄粱梦破灭了,17亿元投资付之东流。

  不过,今天看来,黄的眼光完全没错,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才。现在,

中国联通的CDMA网络印证了黄超前的战略眼光。

  今天,黄依然不愿放弃内地。他认为,电盈近年业绩无多大突破,主要就是受香港狭小市场的限制,如果能让投资者相信收购电盈之后,可以在内地快速开展业务,这桩交易的成功几率无疑会倍增。这也是他吸引股民最主要的原因。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