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漫游费难取消乃维系垄断利益所致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0月29日 13:49  IT时代周刊

  《IT时代周刊》记者/袁 梅(发自北京、广州)

  取消漫游费如今成了时下公众讨论的热门话题。

  9月18日,联通副总裁李刚在北京邮电大学举行的一个讲座上发表了题为“电信营销与品牌战略”的演讲,他将中国移动不取消漫游费的主要原因归为漫游费收入占据了其总利润的相当大比例。以2005年为例,中国移动漫游费收入大约为490亿元,占了其利润的一半以上。

  不久前,信产部关于漫游费的调查显示,网上近3万接受调查的用户中有64%表示不应收取漫游费。而近年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消协以及专家学者呼吁取消漫游费的呼声日渐高涨。但运营商显然不愿放弃这块“肥肉”,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就表示,取消漫游费尚无时间表。

  其实,欧美国家早就不存在国内漫游费这一说法,只有跨出国境才算漫游。而今年,欧盟又通过立法对欧盟范围内的跨国漫游费强行“动刀”,大幅调低了费用。最初,像沃达丰、T-Mobile、O2这样的移动巨头也强烈反对降低出境漫游费,但在政府和欧盟的施压下,不得不屈服。

  现在,信产部正在操作手机漫游费上限调整方案,与公众要求的彻底取消差距甚大。而可疑的是,信产部只是着重征求了运营商的意见,民众的呼声并不是主要参考因素,因而注定这一个方案无法让消费者接受。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我国漫游费过高无法取消,并不是运营商不肯就范那么简单。目前,漫游费并非由运营商决定,而属于国家定价。

  政府主管部门是应该站在民众一边,还是为了企业的垄断利益继续维系旧有体系?

  漫游费成利润主要来源

  漫游费过高,成了大家讨论的焦点。随着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相继宣布实行手机单向收费后,为消费者所诟病的长途漫游费何时能从收费单上消失,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8月17日,中国移动公布中期业绩,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额为1665.8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369.79亿元增长21.6%;净利润达379亿元,同比增长25.7%,平均每天净赚超过2亿元。

  目前,中国移动的用户数达到3.5亿左右,而我国的电信业属于竞争不充分的行业,移动网络不是移动就是联通,中国移动想不赚钱都难。

  在今年4月23日举行的“电信、传媒、技术的趋异和聚合——亚洲的机会”专题论坛上,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多次被记者追问漫游费的问题。“取消漫游费尚无时间表,但降价是肯定的。”王建宙表示,“资费的降价和取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相对成熟的条件。”

  “这几年来,移动通信资费都在不断地往下走。”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副总经理刘尧根认为,“但是要一步到位取消漫游费,我个人认为比较难。”

  移动每天净赚2亿元,为何却不肯取消漫游费?中国联通副总裁李刚近日的一番话说到了中国移动的心坎上。

  “中国移动不肯取消漫游费,最主要的原因是漫游费收入占据了总利润的相当大比例。”李刚说,“2005年,我在移动任职的时候,中国移动年漫游费收入大约为490亿元,而中国联通的漫游费只有几十亿元。”2005年,中国移动的营业收入为2430亿元,净利润为535亿元。

  通过财报对比,不难发现运营商的利润主要依靠漫游费,这就是运营商不肯降低漫游费的主要原因。一电信分析师告诉本刊记者,尽管国内电信业处于垄断阶段,利润高达20%,但其企业效率低下,管理滞后,央企的弊端暴露无遗。它们不用靠改进技术,加强管理出效益,而是通过收月租、漫游费,维持垄断暴利。

  据李刚透露,由于他有过在移动任职的经历,在他调任联通后,在“漫游费”上与中国移动做起了文章,果然收到了不错的成效。李刚说,“此前,联通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取消漫游费的运动,有一项业务则干脆规定全国任何地方,拨打任何号码,一律0.25元/分钟。这一业务一经推出,中国移动难以应付,迟迟未能作出对策,最终导致中国联通用户大增。”

  很明显,漫游费收入占了中国移动利润的一半以上,如果取消漫游费,其利润将损失殆尽。

  “上限标准”成疑

  手机用户要求取消漫游费的呼声日益高涨,而移动运营商却依旧岿然不动。

  近年来,手机资费有所下降,但漫游资费却一直不见有任何调整,消费者对此意见颇大。

  基于这一背景,信产部5月初正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用户意见调查问卷,征求用户对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的意见。这份问卷调查挂出短短一天不到,就有上万用户参与。至今年5月底,共有近3万名手机用户参与了此次调查。其中,有43%的人表示每年有10天到45天处于漫游状态;45%的人表示支付每分钟0.7元到0.8元的漫游费;64%的人认为漫游通信费应和本地通信费相同;22%的人认为漫游通信费只应比本地通信费高0.1元。

  按照信产部和发改委公布的时间表,在结束网络调查后,主管部门向电信企业、研究机构征求意见及上限调整方案,并进行成本监审,8月至9月汇总归纳各方意见,10月就归纳方案听取意见,11月研究各方意见,制定调整方案,而最终漫游资费上限标准将在12月前后出台。

  以前的资费标准是多年前制定的,现在依然沿用,说明我国的电信资费法律严重滞后。而现在,漫游费的成本接近于零,信产部为何不强制取消漫游费,而是制定上限标准?因此,手机用户对信产部这次举措并不抱多大希望。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此前表示,手机漫游的全过程,是由网络传送几个由计算机自动生成,比普通电子邮件还简单的信息,其成本几乎为零。

  一业内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信产部向电信企业、研究机构征求意见,而没有向消费大众征求意见,制订出的注定是一个用户不太满意的方案。他认为,电信在我国属于垄断行业,电信企业当然会偏向自己;而研究机构难免受利益驱动,最后与运营商打成一片。

  还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荒唐的举措,让运营商参与其中,就像让猫去颁布一部自己誓不吃老鼠的法典一样,其公正性值得怀疑。

  万方咨询电信研究总监付亮认为,根据信产部的态度和中国移动的常规做法,最终很可能会出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结果:信产部的安排不仅没达到消费者的预期,也远没达到运营商漫游费降低的预期。

  垄断背景下的央企,由于科学分配体系、监管机制的缺失,它们所获得的垄断暴利通常变相地通过福利、奖金等方式惠及本公司员工,老百姓得到的实惠很少。只有取消漫游费,直接让利于民,那才是公众乐意见到的。

  借鉴国际经验

  今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陶仪声、李林楷、全国政协委员韩方明均表示,手机漫游费成本几乎为零,应尽快取消,使老百姓受惠。陶仪声提出,其他国家极少有收取漫游费的现象,美国多年来同网同价,不但没有漫游费,连国内长途费也不存在。

  8月28日,中消协联合中国法学会召开推动电信资费改革论坛。会上数十名专家“炮轰”现有电信资费制度。与会的北京市消协会长王建华在会上提出“一个降低,四个取消”的建议,即降低资费标准、取消手机月租费和双向收费、取消各种套餐、取消手机国内漫游费、实行同网同价。其中,漫游费成了讨论的焦点。

  一民营企业的经理在接受《IT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他平均每年有1/3的时间在外地,手机费用中漫游费占很大比重。另外,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心疼手机漫游费,外出时一般选择关掉手机,而有的用户只把手机当作发短信的工具。

  分析人士指出,取消漫游费其实并没有运营商所想象的那么困难,虽然没有了漫游费,但用户的通话时间会大幅增加,移动通信网络资源会得到充分利用。

  运营商自己不愿取消漫游费,即“市场失灵”,这个时候政府应该干预其中。政府代表人民大众的利益,而不是代表企业或小部分人的利益。在竞争主体无法或者不能引入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政府出面干预。手机漫游费已被证明成本极低,大多数欧洲国家早已取消了国内漫游费,在这方面,欧盟的经验可供我们借鉴。

  今年7月底,欧盟表示,将对未执行欧盟手机漫游费(欧盟内的跨国漫游)上限政策的运营商给以曝光。欧盟此前要求运营商必须在7月30日最后限期前落实漫游费上限规定。“在这个工作日结束前,未公布新资费政策的运营商将被视为违反欧盟法律。”欧盟电信专员雷丁说。据悉,当时未贯彻新政策的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法国及比利时等多国运营商受到了欧盟的批评,并被勒令强制执行。

  根据欧盟新法律,手机在27个成员国境内漫游时,拨打每分钟最高收费0.49欧元,接听每分钟最高0.24欧元。这一收费标准在未来3年内还将进一步降低,到2009年,欧盟成员国手机用户漫游拨打电话资费上限将降为每分钟0.42欧元,而漫游接听上限将降为每分钟0.19欧元。现在看来,我国的跨国漫游费远高于欧盟,而人均国民收入仅相当于欧盟的1/20。

  有专家认为,漫游费暴利源于垄断,而且是政策保护的结果。信产部仅想降低漫游资费而不是取消就是很好的证明。有了政府的变相支持,运营商自然不愿自动放弃口中的这块“肥肉”。

  以T-Mobile为例,它是德国最大的移动通信服务供应商,它于6月1日起将手机境外通话费下调30%。沃达丰在德国的分公司也宣布了在今年4月前将手机境外通话费下调40%。德国另一移动服务供应商O2降幅最大,境外通话费下调60%。

  其实,它们也不愿下调越境漫游费,并拿股民将受损来说事。因为欧盟早取消了国内漫游费,利润已经很低。不过,这些移动巨头们最终还是在欧盟和各自政府的压力下,作出了让步。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