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专访爱立信中国移动全国业务部CTO侯新利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27日 18:53  新浪科技

  爱立信中国移动全国业务部首席技术官 侯新利

  专访时间:2007年9月25日(14:00—15:00)

  专访地点:北京长城喜来登饭店•二层宴会厅3号

  主持人:

  现在开始,欢迎大家今天下午过来参加我们的专访,今天请来的嘉宾是爱立信中国移动全国业务部的首席技术官侯新利先生,相信在座很多人,刚才也听了刚才论坛的讨论,也听了侯先生讲了爱立信的观点。今天上午有另外一位负责研发的经理也在会上做了演讲。现在先请侯先生跟大家分享一下,爱立信在这个会上带给大会的观点,然后就是提问和回答的时间。

  侯新利:

  谢谢大家今天给我这个机会!

  我想先开场讲一下,最近我们看到国际、国内移动市场的一些趋势和我们怎么应对这些趋势?从国际上来看,移动宽带HSPA在今年真正在腾飞,大家盼到移动数据的发展。我记得从99年就开始盼,从GPRS开始,后来发现技术体现不如预期,后来又寄希望于WCDMA、3G,真正到3G之后发现效果很多。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发现应用对网络带宽的需求比当时增长更快。前年,2005年底的时候,HSDPA已经商用了,商用之后,HSDPA在移动数据增长中起了明显的促进作用。我们在HSDPA的商用上是第一,我们跟几大主要运营商一直都有合作,看看网络里面数据量的增长情况。我们看到HSDPA的商用之后,数据流量有明显的增长,可是让我们感到惊讶,或者说超出我们预期的是HSUPA在去年底,今年初商用之后(很多运营商有一个延迟,去年底我们的产品商用之后,今年初开始做网络建设),到第一季度末,第二季度初,三、四月份开始之后,在大的运营商那里,我们发现在网络移动数据量呈指数增长。在好几个网络里面,我们知道有好几个运营商,数据已经超过语音数据。刚才我在论坛里也有讲,20年中国走过了通信业发展的两步,一个是固网电话从20年前不够普及,到今天很普及,同时移动是从无到有,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移动语音业务在逐渐的取代固网的语音业务,今天早上闻司长也讲到这个事情,其他嘉宾也有提到。中国在这20年一下就走完这两步,接下来会怎么走?不敢说数据一定会取代固网宽带,一定会变成今后数据业务中非常重要的角色,至少会平分秋色。这是发展的趋势,为了应对这样的趋势,我们觉得非常重要的是,一是个终端设备,不只手机,虽然手机的量最大,依然是发展重点,但是像其他类型的移动设备,包括我们的电脑、笔记本这些东西都会成为移动数据设备之一,这方面我们觉得是一个要发展的重点。

  我们是通过一种开放式发展的方式,这种开放既包括爱立信的移动平台开放,也包括与`索尼的合作,在终端方面的进展。在多媒体应用方面,去年国内媒体朋友也都知道了,爱立信进行了重组,多媒体解决方案从我们原来在做网络系统设备事业部里分离出来,成立一个单独的事业部。也就是希望我们从全公司的角度来专注发展多媒体解决方案,以促进整个通信产业的发展。

  成立这个事业部之后,我们不光在鼓吹这样一种信念,事实上也在身体力行来执行这种信念。这种执行也就是从去年到我们花了相当的投资,把一些在多媒体应用方面的具有一些特色的领先的技术,甚至包括市场领先地位的公司进行了并购。大家听到比较多Tandberg公司,Tandberg其实在中国早有业务开展,做的是有关IPTV的业务,做得很不错,这是TV方面。我们自己移动电视解决方案,这两个整合起来,就达到我们所说的基于IMS的应用,也就是IPTV,是交互式、个性化(Interactive, Personalized TV)TV,这是我们对以后的构想。在这方面,我们也采取开放的原则,从去年爱立信跟一些消费电子厂商,包括索尼一起合作,推进形成了Open IPTV Forum,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促进整个产业的发展。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的并购。比如最近我们并购了Drutt,一个做业务提供平台的公司,还包括计费。

  通常大家可能会忽略计费这部分,说这部分跟电信有什么关系呢?传统上都是IT产商来做,过去国内主要是国内厂商来做,其实这不是一个简单的IPTV,真正要把计费系统做好,必须要对通信产业也有所了解。这里的融合所带来的对业务的影响,对计费模式的影响,一方面对网络技术提出要求,另外一方面网络又对计费系统提出要求。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最近正在收购LHS公司,它在业界计费系统非常领先。过去因为几年之前,国内有限制,我的理解是计费系统国内不允许外商进入,所以LHS在中国并没有业务,但它在全球是相当领先的计费厂商。

  这是从移动宽带发展的角度,我们公司在做的一些事情。除了这部分之外,我们看到在全球不仅仅是中国,我刚才讲了中国是最大最先进,发展最快的市场。其实新兴市场,包括印度、非洲市场发展都非常快,爱立信在所有的新兴市场,不光是印度,包括在非洲市场我们都有相当建树。对新兴市场,WCDMA或者是HSPA,还是将来式,更关注二代技术的发展。我刚才在大会保守一点讲,爱立信是极少数在GSM上持续做研发的公司。可能这个极少数是极少到一个公司。我们还在不断地发展二代的技术,挖掘它的潜力。

  我刚才在会上提到GSM全IP化 ,这是我们做的一件事情。国内和新兴市场都有能源紧缺的问题,如何来节能?你可以设想一下,全国大概有好几十万个无线基站,为了应对五亿的用户,移动通信网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耗能的大工厂,如何在这个大工厂里节能,然后降低能耗,这是我们连续推出了好几款GSM方面的产品,关注降低能耗。降低能耗是在不影响整个网络的质量,甚至还能对网络的容量、质量提高的前提下,对它的能耗进行降低。所以GSM的发展,我们也在做。今天早上我的同事在他的报告里面,着重谈了HSPA在LTE,包括在4G的发展方面做的一些工作。我要补充一句,GSM我们不光对现有的技术进行继续研究,对GSM下一步如何走全IP化我们也有规划,我们的产品基本上全部都已经商用了。GSM下一步的发展包括像EDGE的演进,以及EDGE演进版的演进,如果到EDGE演进版,这个速率可以达到500K到1M,那时候无线网就可以和今天的固网宽带技术相媲美。前景还是非常诱人的,今天的运营商的投资不会说再过三、五年就浪费了。

  我想开场要讲的就是这些。

  记者:刚才您讲的针对GSM做研发,又提到爱立信也在就EDGE,即GSM的演进版作研发,这两者是否是一回事?在某种程度是重复吗?

  侯新利:

  不是,GSM的研发分两部分,一个是基于现有的GSM,我们怎么样使GSM建网成本降低,运营成本降低,建网成本比如说这个基站要做得小,大家最近都听说了,在北京、上海找一个站址几乎是不可能,如何把它做到让用户感受到很好。你说有一个基站对你的健康有多大危害?手机对你的危害可能比基站对你的危害还要大,如果说有危害,还是心理上的反应,新病还要心药治,现有的技术如何把GSM设备做成对用户和环境友好,这是降低建网的成本。

  还有一个是运营成本,比如降低耗电,我们其实做过一个估算,我是这样来算。以全国目前GSM网,爱立信有40%的市场份额,用爱立信的产品和设备,运营商可以为全国13亿人每人每年节约一度电,一年就是13亿度电,这是一个估算。降低的运营成本非常可观,不光是运营商的运营成本问题,还包括对环境的保护。

  另外一方面,采用新技术对GSM进行改造,比如对它的核心网、传输网进行IP化的改造,这是一部分。EDGE实际上是对无线空口技术进行发展,从GSM到EDGE,到EDGE的演进版,是对空口技术,所以基本集中在无线技术的改进上。GSM技术改造不光是无线网,无线设备和核心网都包括。

  记者:

  刚才提到全新的IPTV理念,即个性化、交互式。不知道目前有没有相关的成熟商用产品推出,在全球的应用情况是怎样的?

  侯新利:

  IPTV商用已经满久了。第一个商用是在荷兰,节目名称叫“我上电视(Me on TV)”,做法是手机有视频摄像功能的话,在荷兰这个案例上大概有这样的权限,作为消费者或记者,遇到重大新闻事件的时候,或者他认为有趣的事情,用手机摄录下来,上传到网络上面去,后端的服务器系统里面去,这个后端服务器系统通过mobileTV 和IPTV整合系统,可以让用户访问这些内容,这是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在荷兰非常受欢迎。我们这个合约已经做了满久了。很成功的案例。

  还有一些处于前沿探索阶段,基于IMS把电视、固定电话、PC、手机等整合起来,这样交互的各方进行文字的交互,语音的通话,以及图像视频信息的共享等等,这种更多是属于演示意义更大于实质商业性的运作。其实三重播放在商用实施上,各国还有一些法律法规的限制。

  记者:

  对IPTV有没有相应的国际标准,或者说还只是一个概念的宣传?

  侯新利:

  国际标准有几个比较大的国际标准化组织在做,一个是ITU,ITU专门有一个叫Focus Group就是专门做IPTV的标准。

  记者:

  您觉得中国市场上IPTV没有发展起来,主要是什么方面的原因呢?

  侯新利:

  我觉得首先是法律法规的问题。

  记者:

  就是说政府对这个标准的限制?

  侯新利:

  这大概是公开的秘密,信产部、广电局对这件事情会有不同的解释。我个人觉得,IPTV怎样做我很难讲。我个人有一个看法,在移动网络里来讲,当初把这个词儿给用坏了。作为移动运营商来讲,我所做的事情是把一个内容,通过点对点,或者点对多点,或者通过广播的方式发送出去,今天做短信的广播,没有人有意见。但是我传播的表现形式从文字变成了视频信号的时候,就有问题了?手机报发送也没有人讲不可以,其实我觉得原因是要把视频信号的发送叫做电视,叫TV,TV事实上如果要读法律文件的话,是一个非常有规则的商业行为,不是完全开放的。

  记者:

  您怎么看Wimax申请成为ITU IMT2000标准之一,成功概率有多大?

  侯新利:

  我们的看法是这样的,任何一个技术只要有它自己的先进性,都至少应该有一个公平的机会,所以WiMAX向ITU申请,把自己变成3G技术之一的时候,尽管我们对WiMAX作为一个技术有自己的一个考量,但是在ITU这样一个标准化组织的框架下,WiMAX技术也依然应该有一个公平的机会,这个公平的机会是指什么呢?WiMAX应该和其他所有当初3G技术,讨论所有3G候选技术的时候,通过同样的流程,来对它进行同样的评估,如果评估的结果证明WiMAX合适或者不合适,都要接受这样一个结论。我们不能说因为它是WiMAX,我们公司就有其他的考量,就没有这样一个公平的机会。

  我们也反对,因为你有WiMAX,或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偏好,就可以不通过既定的流程,就直接变成3G技术,这个我们也反对。我们认为,任何一个技术都应该有一个公平、公正、平等的机会。

  记者:

  全球最大的CDMA运营商Verizon Wireless,刚刚决定它下一步演进路线走LTE的路线,我这儿有一个困惑,它刚刚花了60亿美元升级了EV-DO的A版本,但是没有选择C版本软件,它再走LTE的路线代价是不是很大?技术方式是不是可行的?

  侯新利:

  我认为技术问题可以解决,关键是这个问题必须是一个正确的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是明智之举。如果你看全球的趋势,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GSM和 WCDMA的发展非常快。Verizon Wireless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离开CDMA路线转到GSM LTE路线上,如果要去比技术的优劣,你们可以各自请十个专家坐在这儿讨论十年也讨论不出结果来,这里面是一个经济的杠杆作用,我们叫规模经济,它在做决定。有时候做技术会觉得很悲哀,就是我的技术很先进,但是市场却做了另外一种选择,这和技术的先进与否没有关系,对今天的技术来讲,还是市场能够决定这个技术或者是不用,或者是过一段时间再用。

  记者:

  您的职务是中国移动全国业务部首席技术官,您可能经常跟中国的运营商,比如跟中国移动接触的非常多,现在爱立信一直在GSM这个领域,包括在未来的演进的路线上,一直专心在做。这种路线有没有运营商的色彩在里面?

  侯新利:

  事实上这种推动,以爱立信来讲,我们希望尽可能做到市场的导向。不是有没有运营商的色彩,基本上是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运营商,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才会做。不只是中国的运营商,其实在新兴市场上,中国移动才刚刚走出国门,在巴基斯坦,香港算我们自己的一部分,所以就不作数。其实还有其他的运营商,比如大家知道Vodafone在印度,发展非常快,在南非MPN,他的业务不局限在南非,包括其他大的国际运营商,他们在新兴市场上,凡是在新兴市场上有想有所作为的人,都对GSM发展有所关注。

  记者:

  刚才您提到GSM和WCDMA发展非常快,我们也知道爱立信是WCDMA的领跑者,在中国这个市场上,在诺基亚和西门子,还有阿尔卡特朗讯合并以后,他们肯定会抢掉一定的市场份额,会使爱立信的竞争压力加大,在中国TD要扩大,WCDMA肯定会有缩水。对此爱立信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措施,或者是战略考虑?

  侯新利:

  我们的战略是根据市场的分析,而不是看我们的竞争对手怎么做而决定,更多是看市场怎么发展。你刚才提到几家大的合并,对我们来讲远期是一个挑战,近期事实上是一个机会。至少我们不用把我们的精力放在公司内部的重组,人员的调配上,我们可以专心致志把我们的精力用来做市场,满足客户的需求。

  记者:

  第一,你刚才提到HSPA出现之后,运营商网络数据流量呈指数增长,网络对这个数据增长做好准备了吗?

  第二,数据量的指数增长跟业务收入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成关系?

  侯新利:

  技术上很多运营商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因为数据量增长这么快真的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大家感到压力比较大的是基本上是在传输,比如说从基站到RNC,再到核心网这一段backhaul transmission,传输上可能并不是所有的运营商都准备好了。不过这个问题还好,比较简单,比较容易解决,所以基本上不会成为一个瓶颈。你提的这个问题很好,业务是不是成比例增长呢?

  这部分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看财务报表。因为大部分的商用的HSPA业务是捆绑起来的数据,有一些是不限量的使用,有点儿像ADSL包月,有一些限量,因为量非常大,也到不了那个极限。但是,确确实实是从固网ADSL那里抢占了一部分市场。我前两天跟台湾爱立信的同事聊天,我就问他台湾几大运营商HSPA商用之后是不是很成功? 远传电信最近启动了爱立信IMS网络,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其实是用户都来争先恐后买这个新的业务,但是他们有点儿担心,因为最后一站的传输问题没有解决。所以事实证明新业务还是很受欢迎的,我想真正看到业务收入的变化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等运营商的财报出来才能看出来整体效果是怎么样的。

  记者:

  刚才提到关于数据量的增长,不知道能不能有一个统计?这些数据流量主要来自于哪个业务,比如说音乐或者是视频业务?

  侯新利:

  不知道,我们只是知道与PC的数据卡为主,但是一到PC上,它是在下载音乐阿,还是干什么,目前这样的分析还没有。

  记者:

  特别是我们关注HSUPA这个数据量的增长可能出乎意料,这个跟传统下载量的业务不同,可能是上行的数据,这些数据量的流量是来自哪儿的业务?

  侯新利:

  我们可以想象到的是,因为国内没有,我们也没有用到。我们跟瑞典的同事聊,你们用的最多的是什么?下行作为商务人士用的比较多的是在他旅行的时候,跟公司、邮件、服务器同步,这既是下行也是上行,因为他有时候他自己发很大的电子邮件出去。我想以后可能跟互联网的效果一样,互联网现在最火的业务,包括B to B,或者博客,或者是视频上传什么的,这种由个人产生的内容,首先要上传上去,才能下载,这部分业务恐怕是主导。目前移动的个人产生内容,目前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统计,实际上我们了解在互联网上,上传的内容居多的是什么呢?高尚的人士可能会说这种东西特别无聊,比如说视频是什么样的视频?都是搞笑的视频比较居多,下载量很大,其实正经视频好象倒反映平平,这是我们对互联网的了解是这样的状况。相信这可能是人的本质,这个东西本来是用来消遣的,真正做正经事就到办公室去了。

  记者:

  我还有一个关于纯技术的问题。3G演进的过程事实上非常的快,运营商在考虑建网和升级的步骤上,有一个怎么样的建议?

  侯新利:

  我今天试图也在讲演进,在新技术出现的时候,我们新技术如何应用下来,一定要考虑演进的需求。在标准化组织里里面,大的国际会议上,我们一谈到演进的时候,总是有人带有色眼光,说你们是不是不愿意或者不希望技术进步。其实,完全不是这样。只是现在技术更新换代非常快,其实也未必是非常成功的技术。这么快,如果每当听到网络上或者报上有一个新名词我们都跟着它跳,那这个世界就会乱套了。包括你讲3G的演进,HSPA,它快不快?快。其实想一想,也好长时间了,3G引进从2000年的时候开始引进,01年开始比较多的运营商开始引进,到现在也已经六年了,基本上移动更新换代也就是五到十年,十年是大的换代,五年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这是一方面,我觉得也没有特别快。

  比如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有几十万的基站,这样的话不可能一朝一夕把它换掉。所以技术本身如何来演进?其实在所有的新技术,爱立信都会非常关注。LTE这些如何跟现有的技术进行兼容?它可以共生共存,也就是说这种技术建网初的引入是渐进式的,不是革命式的。全国这么大,这么多基站,你也不可能一晚上把所有的基站全部换掉,所以这些不同的技术如何能够共存?相互之间,基站与基站相互之间不要有干扰,或者干扰可以被排除,手机上适用很多技术,这些都是我们特别关注的重点。我们基本上对革命性的技术,我们说还是愿意引进的。比如说从GSM到WCDMA,再到OFDM based LTE等等,我们是引领这个潮流,但是我们希望做这个技术标准、技术产品的时候,要考虑到实际在建网当中演进的过程。使它能够与现有的网络和技术共存,这个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

  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光临。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