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电信业用户逼近饱和之忧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9月18日 09:00  南方都市报

  电话用户数高速增长的黄金时代,是不是即将过去?

  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在参加达沃斯夏季峰会时预测,“如果以中国目前13亿的人口规模为基数,中国国内手机用户数在达到八亿时将接近饱和。”―――目前国内移动电话用户数已经突破5亿,按照每月新增600万用户数的增长速度计算,4年之后,国内手机用户即将基本饱和。

  一边是可发展的手机用户资源日渐稀缺;另一方面则是固网运营商没有移动牌照干着急。中国电信某负责人透露,今年广东省的固定电话用户数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减少”,“日子很难,产业政策还不明朗。我们只能在努力中等待,,在等待中努力”。

  就怕时不我待。当移动用户被牢牢把控握在移动和联通手中时,留给电信和网通发展移动用户的空间已然逼仄;

电信重组一再拖延,移动升、固话降的“零和游戏(一方所赢正是另一方所输,游戏的总成绩永远为零)”。还在继续,奥运会后发放的那张3G牌照,能不能拯救中国电信和网通?

  用户数“天花板”几可触摸

  日前在天津举行的“第四届国家信息化发展论坛”上,信息产业部副部长苟仲文表示,目前我国电话用户总数已接近9亿户,固定电话网和移动电话网规模继续保持世界第一位。在全国9亿户电话用户中,包括固定电话用户3.72亿户,移动电话用户5.09亿户。另外,中国互联网用户也达到1.6亿户。

  按此计算,全国电话普及率已经达到70%,国内不少一线城市的电话普及率更是超过100%―――截至去年12月,上海全市的电话用户总数达2721.8万户,电话普及率为每百人153部,达到世界发达国家水平。而北京、广州等城市的电话普及率也都超过100%,电信市场容量日趋饱和已成为我国电信市场无法规避的现实。

  “电话用户的增长速度,已经比前些年有所放慢”。水清木华电信总监沈子信指出,我国电话用户数从四亿开始,每增长一亿,均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但从七亿到八亿的增长,用了一年零两个月时间,而从去年8月电话用户突破8亿,到现在接近9亿,也花了一年多时间,增长脚步较前些年略放缓。去年移动新增用户有一半来自于农村。”

  “移动市场虽然获得很大的发展,但很大程度上是移动对固网的替代效应所致,是在固网‘两上升三下降’的前提下增长的。”业内人士指出,所谓“两上升三下降”,即是“固话用户离网率上升;零次数呼叫用户数上升,因为许多家庭用户只用固话接电话;固话业务量增长速度迅速下降;住宅电话数量下降;ARPU下降。”有消息称,某省在去年内累计发展了近2000万移动用户,但在冲抵拆机数后,净增了不到400万。

  固网运营商步入“减量减收”

  “固网运营商是电信管制下的畸形产物。很明显,无线和宽带是现在的两大趋势,但是监管部门就是用牌照压制固网运营商做移动业务。”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博士谭炎明指出,固网运营商的发展遭遇到空前的危机,开始从“增量不增收”转向“减量减收”―――2006年,中国网通已经首次出现了全年用户负增长的尴尬局面。

  这种情况还在延续。今年前7个月,固定电话用户新增495.8万户,月均增加70.8万户;移动电话用户增长4748.2万户,月均增678.3万户,为固定电话用户增长数的近10倍。而7月份当月,固话用户仅新增9.6万户。其中中国网通为负增长,流失固定电话用户近6万;而移动电话用户新增691.6万户,为固话新增用户数的72倍。

  “今年前7个月每月本地电话用户净增长较去年每月平均净增长低,主要因市场竞争加剧,特别是因为移动运营商推出了被叫免费通话套餐。”中国电信方面如是解释增长乏力的原因。

  中国网通首席执行官左迅生在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亦表示,自今年手机资费调低及有步骤地实施手机单向收费以来,网通的固定电话及“小灵通”业务颇感压力。上半年网通本地电话通话量同比下降7.4%,固网通话收入跌8%。网通本以为今年一季度会有牌照下发的消息,但现在已是三季度,仍要等待。

  电信结构性问题难解决

  事实上,2004年,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便提出了“转型”的概念,即变“拉电线”为“做服务”。《中国电信三年规划(2006~2008)》清晰勾勒出了王晓初的目标―――3年内非语音业务占到总收入的35%;6年内把此比例提高10%;10年内,中国电信将从传统的基础网络运营商全面转型为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

  “固网业务和移动业务的竞争,即便不能说是马车和火车的竞争,也可以视为广播和电视的竞争―――当年电视发展起来后,广播日渐式微;同样,在移动业务大发展时,中国电信再不尽快成为全业务运营商,前途堪忧。”中国电信内部人士认为,要实现从传统的基础网络运营商到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型,中国电信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移动运营业务的介入。

  该人士称,目前中国电信所做的“号码百事通”和“商务领航”规划,都已把3G上马后的诸多情况考虑进去。“比如号码百事通,不光是利用固定电话查询,而是用互联网、短信等方式共同推进。”

  “中国电信获得移动牌照后怎么办,我们有完整的商业计划。”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曾经颇为神秘地说。但或许让他郁闷的是,有计划却无法实施。而且随着重组时间的后推动,所谓“完整的商业计划”,会不会失去时效而需要重新制订?

  中国网通相关人士指出,为了缓解手机资费改革的压力,中国网通今年上半年推出将固话+宽带+小灵通进行捆绑的“亲情1+”业务,“现在不是希望能发展用户,而是留住用户”。

  而按照中国电信董事长王建宙对手机用户“天花板”的推测,即便固网运营商马上获准经营移动业务,留给它们的市场空间也只有3亿。这看似庞大3亿市场空间中,主要的潜在用户来自ARPU值(用户月均消费额)不高的农村―――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报告称,目前中国移动的农村用户占其总用户的比例仅为20%,农村市场将成为未来移动通信运营商业务增长的重要动力。

  “但是电信运营商进入低收入的农村市场也有很多挑战。由于运营商从每位农村消费者获得平均收入较低,从而抑制了移动网络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摊销成本较高和基础设施相对薄弱都会阻碍运营商开拓低收入市场的计划;同时,农村的现实条件使信用扩张和应收账款回收复杂化;此外,如何防止现有电信基础设施被盗也是难题之一。”业内人士如是分析。

  拆分移动并不可行?

  “现在电信市场完全是一家独大,优势资源越来越向中国一家聚集。但这对中国移动未必是件好事。”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重组中,或许会采用这样的方案,即将中国移动南北拆分为中国移动(南)和中国移动(北),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北)合并成中国电信(新),中国网通和中国移动(南)合并成中国移动(新),中国联通不变。“中国移动上TD-SCDMA,中国联通上CDMA2000,中国电信上WCDMA。三家电信运营商都有一个GSM网络和一个3G网络。手机用户也相差不大。在重组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由于2G网络只覆盖了半个中国,可以相互签署漫游协议,避免建设2G网络浪费国家资金,同时也为中国电信运营商合作打下基础。”

  但电信专家、北京邮电大学博士谭炎明认为,拆分移动并不可行。“看任何一个国家的运营商,都不可能是完全的势均力敌,都只有一家非常强,剩余的通过差异性服务保持合理的市场空间和利润。而且有之前电信南北拆分的失败案例,拆分移动不是个好方案”。

  “虽然目前做得不错,但是我们都有很强的危机感。”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每天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非常正常,但薪水却是在往下降,“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的,就辞职了”。而业内专家指出,在目前的行业格局下,联通、网通、电信基本想的都是“保住份额”,希望3G牌照尽早发放,靠重组的力量改变不利局面,在技术创新上动力不足。“由中国移动一家去承担中国电信业国际化、互联网发展、行业应用拓展的先锋压力,其实并不明智。而移动事实上变成了一个孤独前行的巨人。”

  -数字

  固话用户不断流失

  今年前7个月,固定电话用户新增495.8万户,月均增加70.8万户;移动电话用户增长4748.2万户,月均增678.3万户,为固定电话用户增长数的近10倍。而7月份当月,固话用户仅新增9.6万户。其中中国网通为负增长,流失固定电话用户近6万;而移动电话用户新增691.6万户,为固话新增用户数的72倍。

  “广东电信一直在强调转型”

  广东省电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小锋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今年广东电信发展情况如何?手机单向收费对广东电信的营收有无影响?

  邓小锋:单向收费对固网运营商影响比较大,现在小灵通和固定电话用户都有一定程度的减少。但是宽带业务的前景非常好:今年8月,广东电信的宽带用户数已经突破了500万。往年广东电信都是以每年新增100万左右的宽带用户数在增长,今年会有150-160万新增用户。所以在网络的扩容上,我们也花费了很多的人力和财力,去适应这种需求。

  南都:现在我们都会提到一个“天花板”的问题,就是固定电话用户接近饱和,那广东电信的新增市场在哪里?

  邓小锋:在经过长年的高速发展之后,我们现在确实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所以广东电信一直在强调转型,发挥自己更多创新的潜能。

  比如“我的e家”、“商务领航”,都是配合“转型”衍生的一些新的业务。商务领航,就是针对中小企业资金、人力不足的情况,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帮助企业快速实现信息化,提升他们的办公系统。广东电信在推的“完美酒店”计划,在广东发展了400多家酒店,25000多间客房,速度非常快。

  “我的e家”也是今年主推的业务之一,在省内推进的效果非常好。可以透露一下,和“我的e家”主要针对城市家庭用户不同,我们接下来会推出“信息田园”这样一个针对农村市场家庭用户的打包的信息服务,也是融合了电话、宽带等一系列应用的整套服务。

  南都:“信息田园”的资费会不会和城市家庭的资费标准有所区分,在带宽上会是同样的标准么?

  邓小锋:“信息田园”的资费肯定是根据农村市场来定制的,原则上说,肯定会比城市家庭用户便宜一些。至于其他的信息,等到正式发布的时候会有详细的介绍,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太多信息。

  南都:今年年中业绩报告会上,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反复强调3G牌照的发放问题,除了呼吁和等待,电信企业在现阶段还能做些什么呢?

  邓小锋:今年我国电信行业的发展跟去年相比,明显特点是竞争的不平衡性在进一步加剧,竞争的有效性在进一步减弱,而市场格局的失衡主要不是企业本身原因造成的,更多是产业政策的相关问题,目前移动运营商和固网运营商差异越来越大。中国电信总部也呼吁过多次,但是还要继续等待。

  南方都市报:现在广东有没有WCDMA的试验网?

  邓小锋:我们严格按照国家政策和信产部的要求,没有在做任何其他3G标准的试验网建设。

  专题策划熊浩

  专题撰写汪瑾

  实习生吴蔚诗

  旁边报道:

  记者日前从消息人士处获悉一重组新方案―――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合并,中国移动则与中国网通合并,未来形成“双寡头垄断”的格局。

中国铁通则将专网经营,回归铁路运输生产指挥系统。

  “这一方案动作比拆分联通简单得多。属于‘一强+一弱’的组合,得到了很多专家的认同。”消息人士称,该方案已经上报,但最终的重组方案要到明年第三季度才会清晰。

  “从做大做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角度,出现了一个新的可能:中国移动吸收合并中国网通,中国电信吸收合并中国联通。其操作简单,也符合做大做强国企的要求。此方案由于只是简单的管理权划拨,因此不需要通过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股东大会,甚至不需要各运营商高管提前知道。”万方咨询电信总监付亮同时指出,该方案的问题也非常明显,就是只有两家运营商,不利于形成有效竞争局面。

  早先市场一直猜测,中国联通将出售CDMA网络给中国电信,并与中国网通合并以获得3G牌照。据称,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就收购C网的谈判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但双方在售价上还未谈拢。

  业内传联通C网的售价约为1100亿人民币。但中国联通董事会秘书劳建华认为,这个估价值得怀疑,他不相信中国电信能拿出这么多钱购买C网。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管理利器 ·新浪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