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圆桌论坛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29日 16:30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圆桌论坛
圆桌论坛

  新浪科技讯 8月29日,展讯通信有限公司 (Nasdaq: SPRD) 于2007年在中国上海举办“2007展讯技术论坛”,这是展讯近期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后举办的首届IC及通信产业盛会。

  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了我们国家手机业的一些很重要的专家,有的甚至是属于开山鼻祖式的人物,我们一会可以介绍到,因为什么呢?手机终端我讲的这个终端实际上应该说是一个广义的,就是所有跟终端相关的,比如芯片,上游下游几个环节里面,都归到终端这一类的,那么对于我们即将到来的TD-SCDMA的商用,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准备,才能保证我们商用可以顺利的实施,TD论坛正好下一个星期也有这样的活动,也谈终端,为什么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迫切性,系统相对来讲我们不是特别的担心了,终端这一块,的确他有方方面面的问题需要我们来考虑,方方面面的问题需要我们找出一个解决的办法,所以今天我们请的专家,就谈一谈,就他们个人的体会,看看能不能把脉,找出药方出来,下面就三个方面的话题,我们进行这样一个对话,第一个我们先看一看,回顾一下历史,我们国产的终端,厂商,行业,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发展,到03年、04年,03年达到一个高峰,后面就又再往下走,那么我现在想,请我们的专家先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中国的手机出了什么问题,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能支撑的结果。找到这样一个问题的症结以后我们再谈下一步,我们如何面对下一轮的机遇,TD加上3G,我们这一轮怎么面对,怎么使得我们国产的手机,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以及为我们以后的发展创造一个技术的积累和支撑,最后我们还想回顾到我们今天展讯公司,展讯公司作为一个平台,芯片平台的公司,如何在下一轮的手机浪潮当中,能够站好位,使得可以顺应我们国产手机在利用3G的机遇,发展壮大,到最后真正可以达到我们想达到的目标。我们现在先谈第一点,就是我们过去手机行业,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经过几年的上升以后,又不能支撑这样一种状况,我们先请宫总发表意见。

  宫正军:其实

国产手机应该讲发展了10年了,我觉得国产手机发展历程应该很清楚的告诉大家,这个行业的投机者,结果就是按偷鸡不成拾把米,其实应该讲,从97年开始,国产手机开始介入这个市场,到01年第一批,论坛应该对外直播的一些话不好讲,所以公司的名字就不讲了,案例可以共享,今天讨论的问题不是看谁的笑话,行业不论是他不是存活于这个行业,至少为民族产业的崛起做过贡献,从这个话题习希望可以引导到TD行业以什么心态做事,97年开始第一批黑马,到01年倒下,02年群马并起,03年集体跳水,这个产业按照他的心理在运行,但是投机心理没有变,所以导致这样的结果,国产手机很多是单腿跳,光有技术不行,光有市场也不行,他必须是技术支撑产业一个互动的过程,第二批倒下的就是比设计公司加渠道商的合作模式,又摧毁了一匹,这个背景的起落过程中是技术和市场的平衡,我今天看荣总也来了,06-07年,天宇应该是这个行业发展最快的,在国产手机下滑的过程当中,他不露声色的起来了,最好的把握就是在市场和技术的平衡方面做得比较好,所以我想10年下来,在表面上看,是企业的起起落落,但是从行业底层来看就是市场跟技术平衡的把握程度,如果以投机心态做,很多人在市场好的时候不会投入做研发,产品好的时候,他不会化力气做市场,只有两个平衡把握好,中国的手机产业才能有健康的发展模式。

  王静:宫总很简略的把问题的关键地方找出来了,我们看看有没有其他嘉宾发表意见。

  罗忠生:宫总是我的老师,宫总

中兴通讯做手机的时候我做系统,宫总离开中兴的时候我做手机,一直想向宫总学习,我赞同他的观念,我感受非常深刻,当时我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做三年半以后,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什么变化?我更多的考虑到应用,而不是说当时更多的考虑技术,技术能不能实现,技术难度,发展方向怎么样?现在更多的考虑应用,我们可以看到,这几年的手机的发展历史,我在05年10月份,我看了北京展以后,包括在在05年的嘎纳以后,我一直有一个观念,从05年开始,整个手机产业没有新的亮点来吸引整个业务的发展,03年是黑白屏的彩屏,05年是从没有音乐到MP3,但是可以看到,从05年北京展一直往下走,整个来看,没有新的业务支撑大家,这个时候大家靠ID,靠UA靠屏,我认为这是就是宫总所说的抓住消费者的发展方向,我的衣服我的屏,但是有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屏可以支撑多长时间,在美的东西,看太多了,你认为就不会很美了,没有实在的内容,我认为中国的TD跟大家制造另外一个平面,就是技术平面业务平面,使得你的外观加上实体,两者有机的结合,才有可能发展,这就是中国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是不是像大家所说的中国手机厂家的机会,我还是有不同的观点,这个题目两年以前也在讨论过。

  王静:我们下面讲应该怎么走。

  宫正军:怎么样把技术和市场做好平衡,怎么抓住这个亮点,中兴通讯跟展讯做了战略合作关系,这个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点。

  陈大同:我投入到手机行业是从展讯成立开始,但是在之前也关注中国的手机行业,当时看到前面有几个公司,前面是完全是总技术研发的录用,到美国办了一些设计公司,但是这一批公司最后都没有起来,而且许多都没有做得太好,反而01、02年的时候,以市场销售为主的公司,从韩国买了许多设计的公司起来了,当时对我是很大的惊讶,为什么做技术的起不来,做设计的起来了,最后发现市场是第一位的,首先要抓住市场,才有技术的发展的地位,你要是连市场都不能掌握,你的技术是不行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04年的时候看,当时02、03年欢欣鼓舞,都起来了,这么多客户,都起来了,而且做得不错,到04年的时候,品牌厂商几乎全面亏损,除了联想以外,当时一看,怎么起的这么快,又掉的这么快,后来发现原因确实像宫总说的一样,后面没有一个技术的支撑,光是一条腿跳,光是市场跳的话,是跳不长的,所以今天中午跟宫总吃饭的时候谈话,实际上要想成功,应该是以把技术来扎根于本土市场上,这是一个平衡的技术发展模式,所以后来就想到,展讯在这个里面应该起到什么作用?我们当时考虑过,当然也看到,国内的品牌都在亏损的时候,我们就想,我们有没有可能做成TI跟诺基亚的模式,深入合作的模式,从品牌的角度上面,而且从双方合作的模式,如果是众多品牌厂商,可以跟展讯起到TI的作用,捆绑在一块合作开发,深入的做下去应该是一个长久的发展之道,这是我们当时想的,但是实际上后来的一段时间,最后有一段时间内,发展并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后来展讯是靠着整体解决方案做的,实际上还是有一点偏移,没有形成一个有机的产业链跟深层次的合作,所以刚才罗总讲的我深有体会,从05年下半年以来,手机大家比的全是衣裳,内容都差不多,大家同质化很严重,大家披的衣服谁的好看,成了时装业了,长久来看,也不是一条正确的健康发展之路,最后的取胜,还是靠着心灵美,咱们要结婚以后,看的还是这件事情,所以怎么利用TD机会,怎么发展新的模式的合作,而且双方互惠的合作,发展成差异化,怎么长久的发展,而且两条腿平衡发展的模式,实际上是我们面临的挑战。

  王静:的确这样,要谈前几年的教训,实际上大家共识一致,一条腿走路,比较有一点急功近利式的做法,下一步我们3G机遇就在前面,3G以应用吸引客户,我们手机产业链,有手机厂商,手机厂商更靠近应用这一层,芯片厂商靠近技术这一层,我们下面以什么合作模式,是向以前的那种,还是更好的平台让手机厂商回应市场的需求,使心灵更赋予变化,不光是外头的衣服漂亮,里面手机的质量也可以很好,我们下面应该怎么做?

  易中军:我起头讲竞争,今天中午从宫总那里学到不少,我不禁回想手机产业已经进入困难,退出困难,我听前辈讲前几年的历史,世界上面的巨头,手机的前4大,已经占的份额是全世界的80%,是这样子,第一大38%,第二大现在不是摩托罗拉已经是三星了。芯片也是这样子,如果把前面几大合起来就是80%,剩下20多家分享4%,这个说明专业比较深化,分工的时候,怎么合作呢?这个也不难,全世界都这么做了,诺基亚怎么做呢?深层的合作,而且是及早的合作,中兴通讯跟展讯已经很早就合作了,我们也一直跟展讯说,你们要走3G,我们的65纳米,我们的80E更适合你,我们希望把做出来的工艺请他们适用,技术上的分工已经形成了,及早的合作是扎根技术,没有一家可以大包大揽,把前面的平台后面的平台都做完的。

  张森旺:我是夏新的,我个人因为毕业以来有一直在通信行业做十几年的技术,这一次自从做TD研发以来,第一次感觉我们离核心技术这么近了,国内的手机产业,起起落落,核心的原因在哪里?我认为原因很复杂,其中有一条,到目前为止,在通信行业核心技术掌握的比较少,从我们终端厂家来讲一直做应用的技术,应用核心技术的能力,但是因为核心技术都是国外公司掌握的,实际上现在我们技术要去应用他,离他还是有一段的距离,为什么我们有的时候,有过辉煌,但是更多的时候,可能还是处于比较困难的时期,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从技术层面讲,应该可以说,我们离核心技术,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那么今天我比较高兴,因为TD,因为我们有了展讯这样的公司,我们第一次在逼近核心技术,或者我们自己已经掌握了拥有了一部分的核心技术,当然TD,我觉得还是任重而道远,但是机会给我们非常好的,TD如果做成功了,我们第一次可以跟国外的企业,跟核心企业,技术的拥有者站在一个起跑线上,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完成的做到,如何把握TD的机会,我们可以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一起去在比较公平的情况下,竞争,就是我们从芯片企业,展讯也好,还有终端企业,还有今天在座的各行各业,做支持的也好,做软件服务的也好,我们可以在一起,还是需要比较明确的分工,大家努力做好自己的一部分工作,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想我们将来也可以比较长久的辉煌。一点点观点跟大家分享。

  王静:中午吃饭的时候,关于如何分工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讨论的结论就是还是应该有明确的分工,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这一块做好,但是要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对方发挥,这个方面,我今天听罗总讲的很有启发,我们是不是请罗总在西细化一下。

  罗忠生:我把我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请大家指正,现在大家对于TD终端非常关注,我个人认为,TD终端在目前的阶段一直到年底到明年必须抓住三个方面的重点,特别重要的是前面两个,第一个是稳定,如果一个终端不稳定,这个终端也没有用,就是一个废物,第二个就是比较多的吸引人的东西,但是交互上面要做得非常好,就是用户体验做的非常好,我认为第三点才是一个漂亮的外衣,这个跟2G时代不一样,中国目前的2G时代的手机全是漂亮的外衣获取人,漂亮的外衣只是一个方面,但是如果说没有核心的东西,没有好的应用,你在3G时代肯定失败,这个也是我们在讨论的,现在W-CDMA手机,在国外30多个国家出货,多少个运营商给我们提供不同的需求,他的需求非常有意义,国外的做W-CDMA提供的需求是非常有意义,是30多个国家提出的。最后一点,我认为,3G的定义就是定义成,利用3G的带宽,承载平台,通过业务整合,通过提供一个比较好的UA交互,使用户体验变好的数据业务为主的3G。我认为这就是3G,当然大家的理解不同,回头看,我们再来看TD,我个人认为,一个厂家一个手机厂家,想进入TD,我给一个建议,你最少准备500个人的开发队伍,500个人开发队伍,我是以中兴的标准,因为我的队伍已经超过这个,别人也许效率比我高,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的队伍?因为这两年,中国的手机厂家不管什么厂家,因为展讯因为MPK提供解决方案,使得手机的设计非常的简单,使得大家以外衣获得别人,这种模式已经使得我们很多手机厂家习惯性依赖性的设计了,我只要改一个外衣就可以了,就完成了,但是TD不能这样做。我们看W,W这一块我认为,有人做到了,高通做到了,他的业务全部包装捆绑在一起。但是在中国的3G,在中国的TD,有哪一个厂家可以跟QUOROM相比,我们可以客观的来看这一点,展讯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公司,成长的很大,但是不管是展讯,还是TI还是ADI,跟QUOROM的整合能力还是有区别的。这种情况下,没有把TD整合的情况下,就需要共同整合,很多人觉得做TD就是OEMOK了,这个非常明显,我觉得有些厂家,就是拿OEM讲故事,这会害了TD行业,平台厂家做平台解决问题,稳定不要死机,耗电小,手机厂家解决业务,我的WAP上HTTP网,等等要做的非常的细致。我们500人就投入这个方面的业务,我们还没有做其他的业务。但是即使这样的方式我们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解决性能问题,我认为很难,我跟另外同事一起负责W手机,但是我们05年出货的时候,我们有40多个同事,在伦敦做了半年多,就是要不断的测试,要把平台稳定现在非常难,3G的性能发挥出来非常难,所以我要呼吁这样的思路,不要认为TD行业,可以马上成功,没有三年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必须要踏踏实实投入进去,踏踏实实把业务移植,跟平台厂家分工,才有可能让运营商非常放心的使用这个网络,我们一定要给我们的运营商不管以后运营商谁得到,你必须给他一个好的可用的,让用户满意的,将心比心,你也是运营商,你也会这样想,我认为是这样子,我今天要重点表达这个观点,在技术和市场的平衡上要做好,否则中国的厂商,在3G获得很大的比较,又变成一句口号,可以看到,芯片厂家,比如展讯,有其他厂家在利用3GTD的机会已经有很大的发展,他们抓住了机会,我们手机厂家是不是也要抓住机会。

  陈大同:这个话题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怎么样是一个机遇,能不能抓住这个机遇,做TD的厂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这几年真累压力真大,每一个参与这个行业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一个事情要想成都非常难,能否抓住机遇,任何机遇都同时是一个危机你做得好就变成机遇,你做不好就变成危机了,所以我们要探讨怎么样把他真正做成一个机遇,对于芯片厂商也好,对于终端厂商也好都是一样,TD发展到这几年,现在越来越感到,我们现在非常累,还是技术上的事情,如何做的稳定,通过基本的测试,可以达到目标,但是也感觉,TD将来机遇能否抓住,能否成功,越来越不是靠技术,技术的稳定性,只要给时间都可以解决,但是成败有可能是由于大家的合作模式,是以什么形式做,能不能给出一个非常丰富的应用,能不能吸引老百姓,可能是这个方面决定成败,所以引入刚才罗总说的话题,以什么模式才能真正促进发展,现在有两个比较极端的模式,一个极端的模式,在2.5G上面的模式,完全帮你做好,后面什么都不用做,这是一种,另外还有一种极端的模式,是在TD当中,比如厂家,T3G的模式,他光做TD这一点,其他所有的包括双模,其他业务都有三星来做,这又是一种模式,现在看起来,这两种极端模式可能都不是最合适的,根据目前的情况,对展讯也是很大的问题,大家怎么着才能给客户提供出更好的服务,另外一个,服务并不见得是你都帮他做,才是对客户好,而是在许多时候,你做你的事,客户做他的事,没准更好,中午吃饭的时候,宫总谈了一段经历,我听了很有感触,宫总创办过一个设计公司,后来他离开那一家公司,他看到了如果设计公司这样做下去是把工程师毁了,工程师是在浪费青春,因为工程师只会换衣裳,他没有自己的开发,也没有自己的开发的空间,也不会做开发,也激励不起来自己的技术,这样的公司,很难长久的在竞争当中站住脚,所以后来我们展讯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什么是对于客户最好的考虑,是帮助客户发展自己的研发能力,积累他自己的技术,然后帮助客户发展他根本的东西,才是增强客户本身的内在的竞争力,这样的话,最后才能形成深入的产业链深入的合作,才能形成诺基亚跟TI深层次的合作,展讯也在探讨,在TD当中如何划分,也在跟客户探讨,另外,当中还有一个差别,短期内如何做,当客户还没有各方面的能力的时候我怎么做,我长期应该怎么做,我怎么逐渐的让客户愿意做更多的事,这希望我们可以跟客户一块探讨的路。

  王静:谢谢,还有没有其他的意见。

  宫正军:关于TD我也做了很多年了,也配合中国的移 动,各个点的测试,也都参加了,TD目前,我觉得比较麻烦的事情,这个里面还是有很多投机的心理在起作用,这个里面是最要命的,我做手机这么多年,从刚刚开始跟日本公司打交道,跟欧洲共识打交道,展讯的崛起,展讯芯片我一直是最重视的拥护者,我觉得当时,最早跟日本人谈的产品引进,日本人给中国输入产品已经很难了,我们要改变东西都不可能,当我发展了三年以后,我们跟欧洲公司谈在芯片里面做一些改进也不可能,当时信息产业部带队,到美国谈,把中文的输入的功能加入芯片里面都不可能,不可能为中国市场专门定制什么东西,当然他们在中国市场也不成功,他不原以为中国市场做任何变化的公司,我相信他即使再大,他能做到哪一天也不知道,藐视客户的做法,不论公司大和小都活不下去,目前展讯芯片的崛起,对中国的产业应该是一个强心剂,在TD方面,产业已经具备良好的基础,但是TD毕竟是让消费者喜欢的东西,不是我们有了技术并不一定能够成功,有技术而失败的公司也有很多,展讯有了一个很好的市场切入点,在TD方面,包括中兴通讯,因为我在中兴通讯做了手机做了6年,中兴通讯在国际市场上,在中国来讲,出口量目前是最大的,但是中国市场上,中兴的手机很少,那么TD在中国市场环境下诞生的产品,我觉得可能最危险的地方还是在技术的市场化,中国的市场跟世界市场有什么差别?中国人就喜欢日新月异的变化,国际上的订单,中兴可以一年出口1千万CDMA,但是中国市场完全不可能,中国TD面临的问题,就是对中国消费者的理解和把握,如果说中兴通讯加展讯成功的可能性还比较小,还需要更加开放的平台,让更多的人介入TD手机,但是即便是花衣服,不要看不起花衣服,中国人就喜欢这个东西,当然第三代手机从一二级城市开始,但是他还是要重视,但毕竟是中国的消费者,中国政府的态度,对行业也是强有力的支持,但是政府作后台的支撑方面,为了使更多的行业宏观指导上面花工夫,另外一个,产业联盟这几年,真的为TD的推动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基本上是在后台层面,产业层面,在市场化方面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因为第三代通信,我第三代拿到什么东西,如果第三代通信,包括前面所有的TD手机,我都在跟市场一线提供的手机,没有一个能够在使用效果,消电效果,音响方面跟2G比较的,所以他有一个完善的过程,不能封闭,大家觉得TD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但是也是很大的风险,很多人为了这个机会忽视的风险,本来是中国的企业,本来就很弱小,还不开放心态,这样肯定不行,像中兴展讯这样有势力的公司也要团结起来,才能推动3G的发展。所以我想在手机客户化市场化方面,政府所做的的工作,目前可能还是局限于标准和基站,对中国移 动施加压力,我相信施加在的的压力,消费者买回产品以后,不断死机,耗电,这样也是很危险的,所以目前开放跟市场技术同步,这是非常重要的。

  王静:非常感谢宫总,的确一针见血,我们手机厂商主要是国内厂商为主,我们大题目没有解好的话,对于TD来讲,没准就是很大的危机,所以TD前一段时间,我们都说政府很支持,厂家很努力,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但是下面要做商用,走向市场的话,真正的用户,用户接受变成最大的问题,用户不接受,政府再推也没有用,所以现在TD手机,这个问题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我们今天还是很高兴有这样一个专家可以提供这样的解决办法,现在回到展讯,展讯我今天听了一天,我听到吴总讲展讯的核心技术,用户的导向等等,这已经不光给人一个印象,不仅是一个芯片公司讲技术了,完全是一个很正规的,非常有实力的公司往前踏踏实实规划他的下一步,这是展讯的领导现在都很冷静,都在看到下一步需要怎么样往前走,我们是不是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就是为展讯提一点建议,展讯的机会在哪里?展讯要规避的风险,又在什么地方?

  我们简单的谈一谈,我们大概有5分钟的时间。

  易中军:我是希望展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作为中国第一大的通信的设计公司,他有两个做法,第一个是有机成长。另一个是购并。展讯已经上市了,已经显示了很好的实力跟团队,可以帮助国内已经从南到北,大大小小的,3G或者通信有关的小公司,3、4个人50个人的小团队,以展讯为平台,把这些公司整合成在展讯平台下中国最大的芯片设计公司。

  张森旺:我祝愿展讯作为中国确确实实最有代表性的基带芯片厂家,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取得更好的成功,我也觉得展讯团队非常优秀,也非常能吃苦,这也是我们沟通很长时间,所以我觉得有这样好的团队,带领这样一个团队,我们还对于他的发展,非常有信心。

  武松如:大家好,我是武松如,刚才很多前辈都在提出他们的见解,我看在场,我应该是最年轻的,我可能也是唯一的华侨,所以我不敢说太多,既然麦克风给我,我大概发表一下我的见解,刚才我我觉得各位都谈得很认真,很严肃,在TD这边的导向,和发展的机会,当然我是非常同意诸位的见解,可能()作为中国比较清楚的是一个蓝牙的公司,我借此机会从另外一个方向,看TD,我们公司对TD的看法,我们觉得TD在中国肯定是一个非常有机会,非常有进展的标准,再加上,国家的扶持,以我的角度看,TD肯定不是最新的3G,比如说刚才罗总,诸位也说过,比如说中兴的制造商,已经做了很多的W-CDMA3G方面,TD跟其他的商机,在某个角度上差不多是一样的,能够提供一个非常宽的环境,我刚才说道怎么分工,怎么添加新的应用,使得TD成功,我的浅见就是我觉得应用,然后再加上其他外围的,比如说连接器或者说多媒体的导向,也能够帮助到TD,刚才展讯的武平也说过,3G的结合,比如说今天看一个手机,到底他是一个手机,还是一个照相机,还是一个MP3,还是甚至于GPS,或者是免费的电话,我觉得这些如果在TD的平台上,再加上各个层面从运营商,到终端的制造商,到芯片的

开发商,能够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让各个不同的上游下游的团队都可以展现个别处差异处,我相信这样子才是能够扶持起一个比较健康的标准的环境。而这样子也能够在某个程度避免,功能大家都是一样的话,到最后大家要竞争的就是一样东西,大家都很清楚,就是价格,所以导致了现在很多企业支撑不下去,因为他没有办法展现差异处,价格又拼不过人家所以我觉得大家都应该有差异化,大的制造商,大的运营商有他们生存的空间,小的中的也有他们的空间,对展讯我们的看法就是,终于等到今天了,在国外很多TA、甚至于台湾的MPK,甚至于ST,飞利浦,他们都已经有了手机的芯片,手机或者多媒体的芯片,虽然我是一个华侨,但是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我们都是很期望,可以开始看到中国可以站的到世界舞台的芯片,可以在市场上国际上竞争,这个也是我一直所讲的,一直在市场上讲的,怎么样从中国制造到达一个中国创造的阶段。我觉得展讯平台的开始,也是我们开始能够建造机会的开始。

  宫正军:对展讯的建议,跟展讯的人的合作有7、8年了,跟展讯公司合作有2-3年,展讯千万不要把美国模式搬到中国来,展讯很多东西越来越大,很多东西越来越流程化,对于手机行业来讲,公司小,按美国那一套流程,做芯片要按照美国那一套流程,但是芯片高市场化过程还需要商务流程创新,因为你们对于市场的理解,我相信,比消费者比我们在市场一线的人可能还欠缺一点,当然我对于芯片的理解,跟你们相比差一点,但是你们想象的芯片推出来的功能,不一定是消费者需要的功能,所以你们要聚焦,尤其第三代通信,你朝前迈一步,公司的人翻10翻,你没有那么多人,而且公司实力跟不上,所以展讯聚焦核心业务,另外更多的开放外围开发平台,让其他公司能早一点介入,比美国的开发公司早先介入一点就好了,另外内部流程尽量的简化。

  赵应诚:我最后给一个祝愿,祝愿展讯可以向上午短片征服雪山的运动员一样,在新的发展进程中,能够集中精力,尽快的更快更好的征服,TD-SCDMA新的高峰谢谢。

  陈大同:刚才听了许多朋友对展讯的建议,实际上,其中还包括了对于展讯的期望,所以我们确实觉得担子非常重,而且我们确实应该,必须要改进自己,要把我们自己做好,刚才说到的使命是这样的,我们前面6年,做的都是一件事情,就是如何把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可以上市,但是公司上市之后,马上又想,我们下边该怎么做?公司的下一步应该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公司在一个月前的使命,还完全不是这个,这个使命是我们三周之前公司高层,讨论了两天讨论出来的东西,所以这是我们现在上市之后,路怎么走,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确实像刚才所说的,部门越来越大的公司,而且立足于中国市场的公司,怎么来保持当年的效率,保持当年的激情,不断的保持创新的能力,跟合作伙伴发展越来越深的关系,这个确实是对于我们的一大挑战,公司的规模一大,很多流程会复杂,这时通病,但是我们如何能够改进,来保持我们的优良传统,改进自己的不足,还有一点如何把眼光放远,不是光看到今年做到1亿美元什么的,必须看到3-5年之后,我们在世界整个全球的行业当中是什么角色,这是我们现在的必修课,我们考虑的很多,我们希望大家,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各方面的客户专家,不但在今天,今天我们已经收获很多,我们希望以后,不要看到我们各种问题,就提出来,我们一定不断的改进自己,来不负朋友对我们的期望值,谢谢大家。

  王静: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展讯走到今天,现有的成就来自于2G,我们展讯的未来取决于3G,所以再次祝愿展讯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城市营销百家谈>>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携手新浪共创辉煌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