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思科的地盘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10日 15:55  《环球财经》杂志

  本刊记者 | 叶书利

  谁将成为统一通信市场的领导者、谁能在这个平台获得一个“站票”,谁就赢得了生存与未来。

  在美国硅谷圣何赛,迷雾中的思科总部大楼,此时显得异常平静。窗外虽然烟雾缭绕,但在灯光的映射下,室内却极其明朗。

  时下正处于萌芽阶段的世界统一通信市场,有如旧金山的雾一样令人感到迷雾重重,但在思科人的眼中,未来的一切却早已明朗。

  对于基于网络平台上的统一通信市场,有“网络先生”之称的思科CEO钱伯斯曾豪言:我们从来就没有输过一场比赛。这是一场我们一定要拿下的战斗。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统一通信将引发行业洗牌和催生新生态链条。在新的生态链条中,思科瞄准的目标绝对是一位劳心者,而非劳力者。

  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裁林正刚在接受《环球财经》记者采访时直言,“在这场争夺中,思科将扮演一个平台构建者的角色。”

  资本“砸”出的平台

  思科打造平台的先锋就是资本,并且已经能做到“理念指向哪,资本就砸向哪,道路就将通向哪。”

  近年来,思科资本重磅砸向的目标是统一通信。

  统一通信是一套无形的软件包,安全与存储技术是该软件包的两个车轮。没有他们,这套软件包就不能跑起来。此外,无形的技术体系还得有一个承载的硬件,否则如何将无形的东西变为有形的应用呢?如果将这个比喻为一辆马车,该软件包就是这辆车的整体结构设计和运作机制,安全和存储技术相当于马车中的两匹马,而这个硬件就是后面的马车。

  安全体系对于统一通信平台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在统一通信的融合网络上,企业的语音业务、数据业务甚至企业内部的ERP系统、CRM系统等应用起来更加有效率,但是,这也意味着安全风险更大了。一旦被病毒或黑客攻击,建立于统一通信架构上的整个企业运营将面临瘫痪,为了消除消费者的顾虑,为统一通信平台穿上防弹衣则成了平台构建者的明智之举。

  其实早在2003年年底,思科就推出了NAC计划,即“网络访问控制方案”,主要思路是在一个用户登陆到一个网络之前,他的计算机必须先连接进入一台第三方的机器当中,这台机器由网络管理员所掌控,以确保用户的电脑满足安全规范的要求。如果用户的电脑符合规范要求,他就能够进入网络;反之,用户的网络访问就要受到限制,他只能接入虚拟专用网,在这里,他可以对自己的电脑进行安全设置,直至满足网络安全规范提出的标准。

  按照这个计划,思科已将相关的安全软件植入硬件设备中,成为网络设备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从而将安全软件定位为基础软件,而不是目前市场上增值服务软件的角色,以确保某个局域网或企业网的安全。

  为了推行NAC计划,思科先后收购了企业网络安全软件开发商Perfigo,网络监测和威胁管理设备供应商Protego Networks公司,网络安全系统公司Cybertrust,无线安全厂商Meetinghouse Data Communications,邮件安全厂商IronPort,虚拟个人网络安全公司Twingo Systems等数十个公司。

  作为一个平台,需向各种应用开发服务开放接口,通过应用开放,统一通信平台才能实现价值化转变。因此,需将各种应用技术融合进该平台,存储技术就成了平台必不可少的部分,否则就会存在“肚小装不下”的现象。

  于是,家底雄厚的思科,在收购市场上的大胆出手同样让人惊叹不已。

  3月13日,思科公司收购了私人所有的NeoPath Networks公司,后者是一家提供高性能、高灵活性文件存储器管理解决方案的领袖级厂商。

  光有两匹马和各种语音、视频、数据等技术结合而成的软件包,这辆马车仍缺少一个重要的部分——车厢。

  波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刘济寒向《环球财经》记者分析道:软件是思科统一通信平台很重要的核心技术,如思科的IOS,以及相应的语音、视频、数据等方面的技术。但这些软件最终得靠一个个的硬件来承载他们,从而实现其价值,就如微软的Windows系统需电脑来承载一样。

  目前,这个终端就是企业IP电话。

  时下,作为全球最大的企业电话机供应商,思科已在全球销售了将近1200万部IP电话,并且仍以每天1.2万部的数量铺向市场。正是通过将相关统一通信的软件技术集成至IP电话上,思科的统一通信技术从实验室走向了产品化。

  用户只需购买思科的IP电话,就可享受思科的统一通信技术。

  正是如此,IP电话的市场销售量就成了公司统一通信的业绩量化指标之一。

  为了强化IP电话的竞争力,以便拉开与该领域的竞争者亚美亚、北电的距离,2003年3月,思科以1350万美元的股票换购SignalWorks的全部已发行股票,通过股票换股票的方式全面收购IP电话软件公司SignalWorks,以利用SignalWorks公司在IP电话音频上的技术来提高思科IP电话通话质量。

  2005年11月,思科公司出资1525万美元收购了IP电话管理软件公司数码跑道公司的IP PBX管理软件部门。以加强对公司IP电话的统一管理能力。

  IP电话只是统一通信的载体之一,毕竟统一通信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任何终端设备间的互联互通。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从而使思科的统一通信平台能够运行于更多的通信工具上,以实现该平台的最大化价值和抢占统一通信市场的更多领地,移动终端和家庭数字终端则成了思科资本圈定的必争之地。

  2003年3月20日,思科以大约5亿美元股票价值收购Linksys公司。其中Linksys公司是一家家庭网络产品供应商,此举使一向专注于企业市场的思科踏进了家庭网络领域。

  2005年11月18日,思科以69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机顶盒制造商之一科学亚特兰大公司,搭建了一条包括思科统一通信在内的产品进入数字家庭的通道。

  马不停蹄的思科,于2006年10月,再次以3100万美元收购了移动软件厂商Orative公司,顺势将公司统一通信产品拓展至移动终端市场,如手机、PDA、MP3、汽车智能系统等。

  通过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思科碾平了统一通信产品通向家庭数字领域、无线移动终端及企业IP电话市场的道路。

  平台领导策略

  勇者单枪匹马与人拳脚相接;智者坐镇后方,指挥他人。

  这套游戏规则同样适用于商场。

  当世界被“碾”平后,竞争已不再局限于某个国家或局部地区,而是在世界范围内被展开;公司间的竞争已不再以国内公司与非国内公司的形态出现,而是以对全球产业链的控制能力高低来划分;世界范围内的竞争也不再是原始的单独决斗,而是派系型的平台与平台间的巅峰对决。

  最近出版的《平台领导—英特尔、微软和思科如何推动行业创新》一书的作者告诫世人,“未来的竞争不再是个体公司之间的竞赛,而是商业生态系统之间的对抗。单枪匹马的‘孤胆英雄’不再为人们所赏识,联合舰队正成为市场的主流,在未来5-10年内,不善于经营‘平台’的企业、组织甚至个人,必将遭遇严峻的发展困境。”

  平台竞争时代已经来临。

  以航空制造业为例,不管是波音公司,还是空中客车公司,他们都为各自平台设计好了架构、制定了标准和掌握着最核心的技术部分,其余部分则由包围在自身周围的卫星公司提供,从而以联合舰队的生态参与全球市场竞争。但他们分别是各自平台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航空制造业的游戏规则同样适用于全球汽车业。不管是通用汽车、丰田汽车还是福特汽车,本质上,产业链的控制者通用汽车公司、丰田汽车公司及福特汽车公司都是幕后各自平台的构建者和规则的制定者,而冲锋陷阵的公司则是围在他们周围的世界各处的卫星公司。

  《圣经》有云:“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

  作为信息产业下一个制高点的统一通信,虽然仍处于襁褓状态,然而,思科创建自己平台的大幕却早已拉开。

  中宽网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余辉在接受《环球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统一通信领域,思科可能会依靠自身的资本实力、技术和长期积累的管理经验,致力打造一个思科统一通信平台。大家可以在上面进行各种应用的开发,从而共同分割“统一通信”领域这块“大蛋糕”。而思科自己则隐身幕后,以思科平台规则的制定者和秩序的维护者的身份来管理和发展这个平台。

  激活中国生态链

  与Windows平台一样,没有应用开发商的配合,思科的统一通信平台本身也发挥不出任何价值,它须与各种应用开发商构成一个价值共同体,以使该平台在社会各个方面发挥其价值。

  北京邮电大学经管学院教授、信息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曾剑秋博士向《环球财经》记者介绍,像Windows平台、思科统一通信平台等系统,与以往单纯竞争的产业链条不同,这是一个竞合的生态链条,这种生态链条有二个特点:第一,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链条。链条上,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不是我把你吃掉。当然,优胜劣汰还是会存在的,如扮演某个角色的厂商无法满足该链条的需要,很快就会被该链条淘汰。

  第二,该链条是有活力、不断变化、螺旋式上升发展的。在该链条中,可能因某个部分的突变或发展,会使整个产业链上升一个层次。所以整个链条上每个环节都得赶上,因此,要在该链条上生存,要求会比现在更高。你上不来,别人就上来了。相反,该链条上,如果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如公司破产,就会对整个链条上的企业产生负面影响。所以,既有正效应,也有负效应,因此,生态价值链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共荣共败可能会成为该链条上的一大特点。

  作为该平台的构建者,思科的用心可谓良苦。

  为了帮助他的各种应用开发合作伙伴们,轻松地创建、部署基于思科统一通信平台标准上的种种应用产品和服务,以壮大平台力量。2006年6月,思科收购了开发工具公司Metreos和Audium。通过此举,思科的各位合作伙伴们就可以根据各种应用需要,基于思科平台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

  如在思科中国总部采访时,《环球财经》记者发现,思科的合作伙伴根据餐饮服务需要,在思科统一通信平台上开发出餐饮自动服务系统。如果某个餐馆装有思科的IP电话,消费者通过该IP电话就可以了解该餐馆的各种服务项目、价格,还可通过该系统自动点餐、付账,此外,如果需要,消费者还可以在上面享受互联网服务,如打电话、发传真、发电子邮件等。

  在竞争中,为了提高平台的影响力和作战能力,作为该平台的领导者,思科得想办法使更多优秀的合作伙伴包围在自己周围,共同推动生态链向前发展。

  为了达此目的,思科利用风险投资频频出招。

  2006年12月,思科向由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组建的电信服务性企业,中国通信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注资5000万美元,为公司的统一通信生态链结盟了一位重要的合作伙伴。

  在战略投资上,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也部分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思科是该基金的有限合伙人。

  2005年8月,该基金投资铭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思科正式牵手铭万。

  铭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IT培训、中小企业信息化服务的公司。

  “软银看上铭万的原因有二:一是思科看重铭万手中的中小企业客户资源。其次,许多IT产品是通过渠道,代理的方式推销出去的,但有些带有一定的技术或知识含量和启蒙性质的IT产品是不能这样销售的,如统一通信产品,这些产品如果没有售前或售后的培训,是做不到的。铭万公司有非常强大的培训能力,可以向企业进行思科硬件和软件的培训,帮助企业了解这类产品。”铭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冀光向《环球财经》记者直言。

  通过这种天女散花式的投资策略,思科不断地向自己的平台注入新的血液。

  除了自身的技术研发、收购、投资外,构建平台的另一手段就是战略联盟。

  目前,思科已与IBM、中兴、神州数码等公司结成战略联盟,以利用IBM、中兴及神州数码在软件和服务上的各自优势来壮大思科统一通信平台的实力。此外,思科还与西门子等终端厂商联姻,以推动思科平台向各个终端领域渗透。

  无规矩不成方圆。为了促进该生态链的最优化,领导者的思科在选择合作伙伴和管理平台时有着一套严格的程序。

  “我们选择合作伙伴的过程是很严格的,选择和批准的标准是全球统一的。最重要的标准就是他在技术方面的投入,他们能否有适当的资源,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扮演好一个角色。”

  林正刚接着说,“对于这个平台中各个合作伙伴的角色,我们有明确的规定。我们将整个市场分割成五块,每一块市场中,我们和合作伙伴各自扮演的角色定位是很清晰的。如中国的十几个大用户,绝对是由我们带队。我们会根据合作伙伴们能做的事情去分配他们的角色,最后把关的还是我们。但我们可以保证,在这个生态链中,他们具备足够生存的空间。”

  在这样的一个动态生态链中,对每个环节中的企业管理层来说,根据整个平台的发展步伐来调整自己是极其重要的。

  在香港创业并上市的威发系统有限公司是思科的金牌合作伙伴。对于这一点,在接受《环球财经》记者采访时,公司CEO陈锡强颇有感受:“我们的目标就是能够跟思科等大的厂家保持一致。我们与思科等合作伙伴会定期或不定期地进行沟通。我们的管理团队不会将视野只局限在中国。我们每年会到美国等其他地方去了解市场和合作伙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我们有什么可以去配合的,同时也告诉他们,我们在做什么和想什么。”

  巨头瓜分世界

  2006年以来,世界各大IT或电信业的巨头不约而同地齐聚统一通信市场。

  2006年3月,思科在全球首次推出了统一通信概念。4个月后的7月25日,在“思科统一通信高峰会”上,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裁林正刚正式将“统一通信”引入中国市场。

  几乎在同时,2006年7月19日,微软与北电携手推出统一通信战略,推动企业用户的通信和IT融合。

  目前,除思科、微软、北电外,亚美亚(Avaya)、IBM、惠普、阿尔卡特-朗讯公司等纷纷将未来战略重点投向了统一通信。

  市场导演企业转型,这是商界不变的真理。

  目前全球个人消费市场的增长率远远大于企业市场。赛迪的数据显示,2006年企业市场的增长率仅为百分之十几到二十,但个人消费市场达到100%的增长。

  作为企业掌舵人,应该站在世界的角度看待公司,而不是站在公司的角度看待世界。

  很显然,思科CEO钱伯斯就属于前者。

  “在市场转变之即,思科必须考虑未来如何走的问题,以兼顾两个市场。后来,钱伯斯提出了统一通信概念。思科之所以提出统一通信的理念,主要是在寻找公司新的战略发展方向,继而甩掉其竞争对手。以引导行业发展,达到屹立于领导者的地位而不倒。”赛迪顾问通信产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杨凯对《环球财经》记者如是分析。

  当然,面对同样的市场转型,各大IT及电信巨头做出了一样的反馈:以各自原有的平台为原点,向统一通信拓展和延伸,以抢夺下一波信息产业的制高点和话语权。

  思科利用自身的硬件优势,如IP电话及路由器、交换机等,将相关软件、服务集成至企业IP电话上,从视频角度切入统一通信。如思科最新的产品网真会议解决方案即是明证。

  IBM在协同软件方面颇具强势,因此,其策略就是从协同软件的方面跨入统一通信。如其产品LutousSametime7.5。

  惠普在业界素以服务著称,所以,惠普以服务为基础进入统一通信便顺理成章,如公司最新的产品Halo。

  2006年4月,为了顺应统一通信的融合趋势而“结婚”的阿尔卡特-朗讯公司,以细分市场的作战策略对付统一通信潮流。

  亚美亚以自身在软件应用方面的专注能力,其在统一通信领域的火力点主要投向应用层面。

  而思科目前在统一通信领域面对的最大竞争对手无疑就是微软,而未来的战略对手却是Google。

  伴随IT业的重心由PC转向网络,本来与思科的业务井水不犯河水的微软,搭乘统一通信快车顺势进入一个共同的地盘。

  时下,在统一通信领域,思科的强项在于硬件,并基于这个优势逐步“软化”,其统一通信的概念也更像是一个平台,可以与不同的终端和应用软件做集成;而微软则利用自身原有的Windows平台,从企业和桌面应用软件上发力,加速自身软件的网络化,其优势是上层的应用,在与硬件的集成能力上欠缺说服力;Google发挥自己在网络软件上的强势,顺应拓展地盘,但同样缺少硬件支持。

  在标准未明之际,正是战略布局的时候。现在的竞争就是,看谁跑的更快。

  与思科一样,微软与Google等都展开了一系列相关的资本运作和战略联盟。

  微软牵手北电,便是北电与微软两公司为了弥补各自的缺陷而下的一步棋,就如思科与IBM之间的合作一样。

  “作为时下世界IT业市值最高的公司Google,为了消除硬件劣势,未来可能会并购或与相关硬件厂商达成战略联盟。”杨凯认为。

  毫无疑问,统一通信市场制高点的争夺就是一场资本盛宴。技术在这场游戏中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资本才是真正的说话者。

  “目前就判定这场资本混战的结局还为时尚早,但未来全球统一通信市场,一定会形成一个寡头垄断的局面。少数寡头将瓜分全球市场。同时,世界统一通信市场还会形成三大中心:亚洲区、欧洲区及北美区,另外附带几个小的中心,如非洲区、拉美区等,就像目前全球金融中心一样。所以在这种激烈的撕杀之下,只有强者才能生存。”曾剑秋博士向《环球财经》记者分析道。

  补白:“统一通信”

  “在统一通信这个信息平台下,将融合视频、音频、数据及无线技术,从而使用户能够通过尽可能少的服务商,使用尽可能少的终端,来满足自身尽可能多的多媒体需求,最终实现消费者用任何终端、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可以互联互通。”波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刘济寒向《环球财经》记者如此描述统一通信。

  具体而言就是,目前一般家中都会有一个广电网(看电视)、电信网(电话线)、宽带网(互联网),要接受三个不同运营商的服务(视频、语音、数据)。未来,伴随统一通信的发展,只需一根线到你家,如电视线,用你的电视就可实现看电视、上网、打电话、玩游戏等。

  在统一通信的构想中,你只需身边有一个终端设备,如手机,或MP3等,就可全面享受打电话、发短信、发电子邮件、上网、看电视、听歌、拍照、进行语音或视频会议、应用共享等服务。

  伴随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的普及,统一通信将与企业的业务流程进行融合,从而有效地提升企业的客户关系管理、财务管理、内部信息沟通等能力,扫清企业内外部间信息沟通的各种障碍,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和快速反应机制,最终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环球财经》记者的采访中,专家一致认为,在统一通信融合的趋势下,通信与IT的原有产业链条首先将引发大地震。如传统电信运营商内部如何实现固话网与移动网的融合?广电网、互联网及电信网间如何互联?各网络设备提供商及终端设备制造商如手机、MP3、电脑、各种数字家电等如何提供支持统一通信的硬件?各种软件系统开发商如何提供互通的系统软件?各种应用软件开发商如何开发基于统一通信的各种应用软件?新的产业链条中将建立起怎样的生态秩序……

  根据“十一五”规划,到2010年,中国政府将推动所有的大企业、政府相关机构和30%的中国中小企业实现信息化。这些完成了基本信息化的中国企业和政府部门就为统一通信提供了用武之地。

  据专家介绍,统一通信市场将经历融合、标准化、虚拟化和自动化四个发展阶段。也就是说,在统一通信融合大旗下,首先实现各种网络间的融合,如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及无线网间的互联;实现各种通信终端间的互通,如手机、台式机、笔记本电脑、电话、传真、MP3等;实现语音、视频、数据等各种应用上的融合。在融合的基础上,实现统一通信的各个具体技术层面的标准化,从而建立全球各种设备、系统间畅通无阻的信息平台;然后,该统一通信平台与企业的商务流程全面、深入结合,将企业的内外部管理,如物流管理、财务管理、客户关系管理等,业务流程等全面虚拟化建立在统一通信平台之上,并最终使统一通信平台成为企业运转的基础平台。

  IDC(中国)电信研究部研究主管经理鹿强在接受《环球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未来统一通信将深入企业的商务流程和个人的生活中,从而彻底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全球著名专业研究机构Deloitte预计,到2010年,全球统一通信服务与设备市场商机有望突破万亿美元大关。到2008年,全球80%的企业采购通信系统时,将明确要求支持统一通信。

本文导航:
·环球财经封面文章:思科布道中国
·思科的地盘
·中国公司静候审判?
·错失了什么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