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黑手机之父联发科洽购ADI染指TD 打压本土芯片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24日 09:53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郑迪 北京报道

  7月17日,一则来自台湾岛内的传闻,迅速引爆了整个TD-SCDMA产业联盟。

  据消息人士称,台湾股王联发科(MTK)正在秘密谈判,欲收购美国模拟器件公司(ADI)的TD-SCDMA手机芯片业务,以进入中国大陆3G市场。随后,台湾媒体报道,联发科已证实其TD芯片正在开发中,公司已成立专门机构,不久将推出TD芯片完整产品系列。

  一时间,曾把大陆2G/2.5G手机市场搅得天翻地覆,有"黑手机之父"之称的联发科,似乎一步跨到了TD门前。

  对此收购传闻,联发科和ADI官方皆拒绝评论,而ADI重要战略合作者——大唐移动——的高级副总裁孙玉望则坚决否认。

  据记者多方求证,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近期确在美国洽谈商务,更为凑巧的是,ADI大中华区总裁郑永晖近日也出差美国,同时联发科在北京的子公司联发博动科技的高管也被召回台湾开会。

  遭重邮信科拒绝

  联发科盯上的ADI不容小觑。

  ADI TD芯片的最大客户——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他看到出售传闻后曾询问ADI,得到的答复是:“首批TD手机招标中至少有一半以上是采用ADI的全套芯片,此时卖掉绝不可能!”

  “TD发展至今,一直是具有半官方性质的特殊产业。”大唐移动一位工程师告诉记者,在研发生产TD核心套片的5家厂商中,目前只有与大唐移动合作的ADI是外资企业。

  据了解,TD产业链包括核心套片厂家、协议栈厂家、终端厂家及设计公司、终端测试仪器厂家,前两者的结合是整个产业链中致关重要的环节,同时也一直掌握在中国本土厂商手中。

  据记者了解,在TD产业链的核心套片厂商中,国内主要有凯明、天碁、展讯和重邮信科,国外厂商则是ADI。TD协议栈软件目前只有大唐移动和重邮信科能提供,重邮信科除自用外还将协议栈授权给了展讯,而大唐的协议栈软件则授权给了ADI,凯明和天基则购买大唐的协议栈后自行修改使用。

  “由于中国本土厂商掌握TD终端协议栈以及软件核心技术,以合资的方式投入TD产业也就成为国外通讯厂家通常的做法。”该大唐人士指出,比如凯明背后有国际手机芯片厂家TI(德州仪器)和手机厂家LG、诺基亚和普天;天碁主要有飞利浦、三星、大唐、摩托罗拉在支持;而展讯则主要由华平等风险投资支撑。

  要想进入TD手机芯片市场,关键要获得TD软件和协议栈,大唐移动和重邮信科,联发科必选其一。

  据接近联发科的手机厂商人士透露,联发科早先曾与重邮信科有过接触,当时的想法是把重邮的技术和人马全部买断,这种“一锅端”的想法被断然拒绝。

  之后,联发科转向与大唐移动合作甚密的ADI。根据大唐移动的公开资料显示,ADI目前是大唐最重要的TD芯片提供商之一,也是大唐在TD芯片上的主要合作伙伴。大唐移动一直采用ADI的Blackfin处理器作为开发平台,而ADI TD-SCDMA/GSM双模SoftFone-LCR芯片组的协议栈和软件则由大唐移动提供。

  “ADI芯片+大唐协议栈是目前最成熟的TD终端芯片解决方案,其优势在于综合解决方案整体性能优良。”上述手机厂商人士说,这一点同联发科一直以来的“通吃”路线相吻合。

  大唐手握说话权

  “联发科急于进入TD市场也是形势所迫。”水清木华研究中心电信研究总监沈子信指出,成为大陆最大2G/2.5G手机芯片供应商的联发科看上去风光无限,实际上危机四伏。

  展讯等国内手机基带芯片厂的崛起,使得联发科赖以成名的“多媒体基带一体化芯片和全面解决方案”被不断复制蚕食,而中低端市场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也令得业务规模最大的联发科最受伤。

  看到2G/2.5G 业务在规模与利润上的瓶颈,同时面对TD越来越清晰的威胁,选择进入TD手机市场,成为了联发科的必然之路。事实上,联发科一直在暗中与大唐移动、重邮信科两家TD-SCDMA终端技术关键厂商洽谈合作,并且几经努力加入了TD-SCDMA论坛。

  另一方面,随着联发科、展讯等2005年以后的崛起,ADI成为了市场上最大的受害者。其手机芯片组业务在2005财年和2006财年分别下跌了38%和10%,2006财年该部分收入仅占ADI总收入的9%。如今TD市场一致看好,趁机卖个好价钱,并退出竞争激烈的手机芯片市场,ADI何乐而不为?

  “即便联发科和ADI你情我愿,收购能否实现,大唐还是关键。”一位国内TD芯片企业人士认为,联发科收购的真实意图不是ADI的手机芯片产品而是大唐的授权,手握TD协议栈和软件平台的大唐移动依旧有着主导权。况且TD手机的招标即将开始,如果联发科此时收购ADI TD芯片,很有可能造成市场上供应链的短暂紊乱,这绝对是大唐乃至信产部都不想看到的。

  “不过,目前TD处于关键时期,容不得半点闪失,如果价码合适,联发科和ADI最终达成协议,恐怕大唐移动也不会骤然翻脸。”该TD人士认为。

  该人士还分析,TD潜在的利益即将爆发,大唐移动为此获得了不少资金支持,如果ADI真有意出售,大唐联手本土芯片企业竞购也并非不可能。

  TD产业链福祸难料

  “7月15日,信息产业部颁布了3G移动可视电话行业标准。作为3G标志性业务,可视电话标准的出台,可以看做是3G牌照颁发的序曲。”In-Stat相关电信产业分析师指出,正是TD市场的启动,令多家垂涎TD已久的厂商加紧动作,而收购无疑是各种进入途径中最为便捷的,“如果联发科真的实现收购,TD手机产业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

  一方面,ADI是目前TD手机基带和射频IC解决方案的唯一设备供应商,并握有大唐TD终端协议栈以及软件核心技术授权。同时,ADI的双模SoftFone-LCR芯片组以及大唐移动在此基础上提供的DTivy A2000双模手机解决方案也是目前最成熟的方案。“联发科通过收购可一步跨越TD技术及商业壁垒,成为TD核心套片供应厂。”

  长远来说,联发科的介入对中国TD产业是件好事。这家台湾手机芯片厂商,已经占据了中国大陆2G/2.5G手机市场的7成,其惊人的营销能力,多年的手机芯片研发实力以及作为台湾股王拥有的大量现金,都将带动TD技术的发展。

  然而,业界担心的是,联发科一贯提供芯片组中所有的芯片,其“通吃”的商业模式和能力,将极大压缩本土芯片厂商未来的生存空间。此外,联发科一直被指为“黑手机”的幕后推手,与众多非品牌手机厂之间的暧昧关系也难保将来TD芯片的流向,并造成该市场的混乱和恶性竞争。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