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手机设计公司利润率跳水洗牌 目光转向海外市场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9日 02:27  第一财经日报

  孙燕飚

  将国内市场厮杀成一片红海后,手机设计公司逐渐将目光转向海外市场的蓝海

  “海外市场的拓展要求整个公司的运营机制从研发管理、质量控制、交付周期上面都进行调整。”张剑平说

  昔日的手机设计行业的标杆——中电赛龙倒了,在王晓(化名)眼里这是一个必然。

  但王晓没有想到,会来得这样快。这仅仅距离中电赛龙失去飞利浦手机这个最大客户的时间还不到9个月。王晓是去年10月深圳赛龙大裁员中的“牺牲者”,现在希姆通和龙旗两家国内有名的手机设计公司的大门都已向他敞开,但他还在犹豫,因为竞争激烈,手机设计方案越来越难卖了。

  “2007年,手机设计行业的利润率将下降到5.1%以下,在上下游企业的挤压之下,手机设计公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水清木华手机分析师沈子信指出,到2008年,手机设计行业的利润水平也不会高于3%,行业大洗牌正在进行中。

  根据水清木华的数据显示,在2003年手机设计行业暴利时期,行业平均利润率高达70%;到2004年,手机设计公司的盈利模式,从原先的方案买断模式转变成方案出货提成模式,行业利润率下降到35%;随着手机技术成熟,技术门槛下降,到2006年,手机设计行业平均利润率已经下降到15%,如今这一数字到今年再次大幅下滑到5.1%以下。

  中电赛龙之困

  回忆起在中电赛龙曾经舒适的日子,王晓觉得就像梦一样。

  成立于1999年的中电赛龙,差不多算是中国最早的手机设计公司,因为时逢中国手机市场的第一次爆发性增长,在2000年、2001年,中电赛龙立刻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其间先后在中国、美国、法国和加拿大设立了大型移动通信手机研发中心。2001年并购了法国飞利浦研发中心,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和行业的标杆。

  辉煌时期,飞利浦、

阿尔卡特、联想、康佳、TCL和夏新等国内外大品牌都是中电赛龙的客户。2005年开始,随着国内手机业寒冬来临,阿尔卡特等国外品牌相继退出手机市场,中电赛龙也开始走下坡路。

  “尽管这样,公司中层的月薪仍然是4万~5万元。”王晓认为,整个公司体制都弥漫着一种奢侈味道。

  去年10月,飞利浦手机易手深圳桑菲后,中电赛龙失去了其最大的雇主,尽管采取了大幅裁员收缩等紧急手段,但仍然难于挽回败局,今年初开始,深圳赛龙和上海赛龙相继倒闭和易手,随后中电赛龙也因自身资金链的问题,遭遇众多债主逼债,而且还接不到大的手机设计订单。2007年7月,中电赛龙正式宣布倒闭。

  “中电赛龙的运营成本太高,而且封闭保守,没有适应手机产业的转变。”一位熟悉中电赛龙业内资深人士指出,随着行业利润不断下滑,中电赛龙原来那种单纯卖手机方案的操作模式已经被淘汰。

  自身实力最重要

  “以联发科(MTK)等芯片厂家提供的方案越来越完整,基本已经取代了手机设计公司。”华禹通讯公司一位高层透露。不仅仅是MTK,包括德州仪器、飞利浦、英飞凌等所有的手机芯片厂家,已经把手机设计公司曾经承担的一大部分任务都做了。

  据了解,目前MTK的销售模式是将芯片与手机开发所需的软件平台乃至第三方软件捆绑销售,而这种模式,实际上是等于上游芯片企业吃掉了下游设计公司的一块业务,使得手机产业链更加扁平化。

  联发科深圳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在销售芯片产品时,会向客户提供一些参考设计方案,客户根据参考设计方案很容易就可以将手机生产出来。但如果客户要想手机做得好,并且有自己的特色,光依靠参考方案是不行的,因为参考方案都同时销售给很多客户。这也是导致目前一些杂牌或无牌手机同质化的主要原因。

  “手机设计公司倒闭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研发实力不够。”该负责人说。

  手机设计全智达公司总经理李明指出,绝大部分小型的设计公司都缺乏自主创新,他们依靠从大的手机公司,或者其他大型手机设计公司翻抄一些手机方案销售给客户,一旦上游向下游挤压,这些设计公司就很难有生存的空间。

  寻求海外新商机

  “现在大家都转型,与市场绑定更紧。” 达成无限总裁文晖认为。达成无限现在的做法就是,绑定一些新兴手机品牌,成为手机品牌一部分,共同出击市场。

  据了解,逐渐转身成为手机品牌厂商已经是众多手机设计公司的主流方向。一些手机设计公司要不自己去拿牌,要不借机收购一些已经拿到

手机牌照企业,自己卖手机。包括希姆通、龙旗都已经拿到手机牌照,这些让业界看来,手机设计公司转型品牌厂家似乎成为定局。

  “这是一个误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希姆通不会自己去卖手机。”张剑平表示,希姆通拿手机牌照纯粹是一个偶然,由于公司投入TD-SCDMA终端研发,而TD手机又是双模手机,按照信产部的有关规定,希姆通必须要拿到手机牌照才能研发TD手机。对于手机牌照的事情,龙旗公司副总裁邹平松的说法与张剑平基本相同。

  希姆通的做法是将手机设计、原材料采购到产品集成和生产等等手机

供应链的前端等环节全部打通,品牌厂家几乎只要加装外壳就可以出成品了。

  “从客户定义产品到性能稳定的产品出来,我们两个半月的时间就够了。” 张剑平说,这种速度包括国际手机大厂都做不到,一般国际大厂自己设计的手机,成品周期都需要6个月的时间。

  将国内市场厮杀成一片红海后,手机设计公司巨头逐渐将目光转向海外市场的蓝海。

  “海外市场是手机设计行业的新契机。”希姆通总经理张剑平透露,海外市场是移动运营商的天下,虽然定制的需求很多,但销量一般都比较大。

  据悉,昨日上午,匆匆从上海飞抵深圳的张剑平,此行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与MTK的高层沟通。“海外市场的拓展不只是一个营销行为,整个公司的运营机制从研发管理、质量控制、交付周期上面都需要进行调整,是整个公司运作能力的提升。”张剑平说。

  据了解,由于海外市场情况比较复杂,希姆通不得不选择多种合作模式进入当地市场。除了提供手机设计方案、整机、主板给合作伙伴之外,甚至帮助巴西的合作伙伴建生产线,到印度培训售后支持团队等等。

  “国内市场已经饱和。”龙旗公司副总裁邹平松表示,现在南美、印度等新兴市场正处于手机爆发性增长阶段,而欧洲也正在推广3G标准,这些市场都充满机会。目前龙旗也调配了相当一部分人力和物力来开拓海外市场。

  一位熟悉德信无线的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德信无线60%业务来自国际大厂,但由于运营商定制已经成为大趋势,所以德信无线也加大对海外运营商的投入。

  不过,对于3G,特别是国内的TD-SCDMA标准,这些手机设计巨头基本都认为,这是对未来的一种投入,暂时还很难看到效益。因此目前,业务的重点还是应该放2G制式上。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