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分析:运营商高层换将有何影响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8日 19:51  通信信息报

  在重组前夕,四大运营商高管互调,虽然不是重组启动的信号,但是能对重组前电信市场严重失衡的状态起到缓冲作用。这不一定是决定这次高管互调的国资委的决策初衷,但客观的效果可能如此

  -特约评论员 王纯

  十天前,涉及中电信、中网通、中移动、中联通的三位高管互调。过了六天之后,中网通也宣布,总经理助理、执行董事苗建华调往中联通任职。这是中国电信运营商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的第二次高管换将,引起了业界种种猜想,这是不是重组启动的信号?

  在中国电信业界讨论、期待重组已久,但重组一直未见踪影的时刻,猜想是很自然的。如果说,这与重组有关,过了这十天,想来会有另一些端倪,然而还是静悄悄。无论如何,从客观效果上的预测分析,中国电信业高管互换是对重组前失衡状态的一种缓冲。

  一、看看前一次高管互换前后的情况。

  2002年5月,原中国电信南北拆分,电信运营形成中电信、中网通、中移动、中联通、中铁通竞争格局。两年多之后的2004年末,中国电信业的四大运营商的高管互相交叉调整,都是第一把手,中网通还与信息产业部互换了领导人。

  与这一次的高管互调相比,人数多、级别高、力度大,在业界产生了很大的反响。那一次的调整互换后,各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趋于理性。中电信与中移动有了资源进一步合作的战略合作协议。中电信在深刻分析固网语音需求变化和通信信息需求出现的新趋势之后,提出从传统的电信网络运营商向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战略转型。

  2003年,上述四家的业务收入份额分别为30.7%、16.5%、38.0%、14.75%,2004年,分别为29.65%、16.24%、40.03%、14.06%。那时,虽然业务收入的市场份额有向中移动集中的端倪,但是,业界还没有运营市场出现失衡的判断。

  2005年之后,尽管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更趋理性,但是市场失衡却愈演愈烈。中移动乘着电信通信语音需求移动化之势,在它有很大利润空间的支撑下,以强大的营销成本和优秀的品牌策划,在电信运营市场上独领风骚。而两个固网运营商之间,虽然减少了许多非理性的竞争恶性事件,但南北互相进入却是市场竞争的热点。这时,中电信老总对北方电信的发展和与南方网通的合作有了新的理解。

  2005年,上述四家的业务收入份额分别为28.62%、16.35%、41.40%、13.64%,到了2006年,四家的业务收入份额分别为27.2%、15.1%、44.8%、12.9,市场向中移动集中的趋势已十分突出。如果从业务收入增量的市场份额来看,则更加明显。

  从2004年到2006年的三年间,在四家运营商业务收入总增量中,中国电信的业务收入增量所占比重从22.14%降到18.55%,再降到15.3%;中国网通从14.36%降到4.8%;中国联通则是从9.21%降到6.71%;而这期间就唯独中移动一家从54.3%上升到54.6%,2006年更上升到73.1%。

  固网运营商在分业经营的刚性门槛监管下,传统语音市场已无力雄风再起。都为大型国有企业,再竞争下去,是国有资产流失,是资源严重浪费。于是2007年3月有了那个“君子协定”。这也可以看作是高层互换后,整个产业竞争理性思考在市场发展态势严重失衡时的延续。

  二、这一次高管互换,是在电信业重组呼之欲出但又迟迟未揭开面纱的时侯,业界便将此次换将与重组联系起来,猜想与重组有关。

  据有关媒体报道,中电信与中联通都否认有关之说,也有一些机构则分析换将与重组没有关系。

  与上一次的高管互调相比,此次互调的是集团的副总兼纪检组长,比公布黄文林、张晨霜、李建国分别调任的消息隔了六天才公布的中网通调任中联通的苗建华,也曾在邮电部和信息产业部任监察室主任。

  前一段,在省一级地方党委新一届人选中,纪委书记大都是“引进”的。这是中央为了进一步加强纪检工作的组织措施。此次四大电信运营商的纪检书记等的互调,想来国资委也有此层用意。

  除此之外,值的关注的还有,在电信运营业重组已成定局,但方案未决,最佳时期未到的时侯,来个高管互调,可谓一石多鸟。

  一是在市场已经严重失衡,而能够给失衡以解决方案的重组还不能到来的情况下,高管互调会带来对严重失衡状态的一种缓冲。无论是谁,都是希望中国电信业能科学、健康地发展。

  尽管来的不是第一把手,但在各自的决策层都有了来自竞争对手阵营中曾参与决策的高管,便有了一种换位思考,多了一种理解,也多了一些决策参考的新依据。这样,在四大电信运营商决策层面的多个理性的无型互动,便能产生对严重失衡状态的缓冲作用。

  二是市场已经严重失衡,重组又是迟早的事,在对重组后的新一轮竞争的思考中,由于又多了一个思维维度,也许会多有一些启发与反思。

  三是重组在即,来了个新的纪检书记,加强了纪律,也许也会减少不久就要进行的重组改革的振荡,从这个层面说,这次高管互调又与重组有关。

  三、总之,这次在中国电信运营业不久之后就要进行重组的前夕,四大运营商高管互调,虽然不是重组启动的信号,但是能对重组前电信运营市场严重失衡状态将会起到缓冲作用。

  这可能并不是研究、决定这次高管互调的国资委的决策初衷,但客观的效果可能会是如此。

  现在,电信运营市场的失衡越来越严重,中电信、中网通固定语音业务经营面临困境,分业经营的紧箍咒又捆住了向移动业务领域进军的手脚,而新的信息服务产品正处于市场导入期,还没形成规模。

  而被业界重组主流方案广泛认定为将被拆分的中联通,可谓进退两难,五味杂陈;对于现在踌躇满志的中移动来说,因其占有移动通信需求相对旺盛的“天时”,以及它比起中联通又有先前从原中国电信剥离出来但也传承下来的“人和”,再加上中移动有专攻GSM的“地利”,因而在中国电信运营市场上,一路过五关、斩六将。

  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是不是也有一个相对于下一论真正意义竞争的“居安思危”。

  也许今后电信运营市场形成科学、有效、公平、公正的竞争格局之后,象这种高层互调的行政手段会更少些,将会更多地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