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吴鹰遭UT斯达康解职 小灵通之父黯然出走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13日 16:42  电脑报

  本报特约记者 张艺

  “周六刚刚宣布吴总离职的消息,周日查看公司的通讯录,已经找不到YING的名字了,这些人是不是做的太绝了?”2007年6月2日,UT斯达康中国区总裁吴鹰宣布离职消息后,UT公司内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在UT斯达康内部,YING是大家对吴鹰最亲切的称呼。

  吴鹰走了,UT斯达康就只剩下另外一半了,或许由吴鹰创造的斯达康这一半将随着吴鹰的离去而渐渐远逝。正如一位内部员工在网上留言:“做为一位在UT工作过的老员工,每次公司在危机的时候,只要鹰出来振臂一呼,我们就觉的有了希望,现在鹰走了,我们的心碎了”。

  被逼出走 资本战胜了创始人

  “我将从公司离职,原因是我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与董事会存在分歧。我对董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感到非常遗憾。”吴鹰在离职声明中这样写道,显然,这已经足以表露出吴鹰对UT斯达康的依恋。正如一位接近吴鹰本人的知情人所说,UT斯达康对于他来说就是生命,无论公司处于什么困境,他都会坚持着挺下去的。现在突然宣布离职,只有一个原因:吴鹰是排挤出局的。

  当初在小灵通销售火暴的时候,来自董事会的资本压力不大,因为给股东带来了价值。但紧接着UT斯达康裁员、财报不能按时公布而险些被停牌,公司战略也是摇摆不定。在业绩不佳的情况下,来自资本的力量开始频繁插手公司的经营。

  对于吴鹰的离职,大多数人并不觉得奇怪。“这样的消息已经笼罩UT斯达康一年多了,现在出来只是表明,资本又战胜了创始人。”

  一位UT斯达康的内部员工在网上留言表示,国外的董事会根本不了解中国市场,他们只知道怎么提升股东的价值,怎么把股价给抬上去,甚至雇佣了许多职位很高的财务人员,大把把的花钱,却没有给公司带来业绩,很多中国承担着造血功能的员工心里都愤愤不平。“一些财务人员经常坐飞机都是头等舱,花钱大手大脚,他们哪知道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钱挣得艰辛。”

  斡旋未果 败局的种子早已埋下

  2006年5月11日,UT斯达康宣布,其董事长兼CEO陆弘亮将于2006年12月31日离职,过渡期内将继续担任公司战略顾问,继任者为公司中国区CEO吴鹰。当时吴鹰特别高兴,对扭转UT斯达康的颓势踌躇满志。

  但事隔几个月后,10月11日,UT斯达康宣布将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分析和考虑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同时宣布吴鹰暂时不会接替陆弘亮的CEO一职。而又过两个月,UT又宣布,董事会已经要求陆弘亮继续担任公司总裁、CEO以及董事会成员。

  显然,从那一刻起,吴鹰在UT斯达康的败局就已经埋下了种子,而且董事会已经对吴鹰驾驭公司的能力投了否定票。在这样的局面下,吴鹰只能退而求其次。“其实这半年时间里,吴鹰一直飞来飞去,在与董事会谈判,为中国区独立出去斡旋。”一位公司内部人员如是说,“当时吴鹰提倡的解决方案是,将UT斯达康进行拆分,分成中国和美国两个公司,中国公司主要负责终端和IPTV。但在董事会内部,这一方案没有获得大多数董事会成员的支持。”

  就像任何革命都要面临成败一样,革命是需要代价的。6月2日,吴鹰发布声明:对公司董事会的决策表示遗憾。而这也是吴鹰半年时间里与资本较量的最后终结符。

  痛苦转型 没有了“大胡子”的UT斯达康

  “吴鹰就是UT斯达康的保护神,甚至连他那一脸大胡子,都是公司的资产。”UT斯达康的员工这样说,“其实从去年开始,行业内就开始流传出吴鹰可能离开公司的消息,只不过吴在竭尽全力说服董事会,因为在吴鹰眼里,UT遭遇的困境仅仅是暂时的,而且他有充足的信心带领UT这艘大船驶出迷雾。”

  对于吴鹰的离职,资本市场给出了合理的反馈。在上周五UT斯达康宣布公司战略评估完成,并无出售计划后,吴鹰离职的消息在美国纳斯达克引起了震荡,UT斯达康股价周一大跌10.94%。

  1996年,吴鹰在通信巨头们的集体不看好PHS技术(小灵通)的情况下,果断买断该技术并强势推广,于1998年斥资数千万发展小灵通业务,并最终一炮打响。2000年3月3日,UT斯达康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登陆当天,股价一度高冲到73美元,涨幅达278%,公司市值瞬间膨胀为70多亿美元,被纳市戴上了2000年第一季度10佳公司的桂冠。

  然而近年来,UT斯达康早就已经混乱不堪。公司正在寻找失去小灵通输血后新的业绩支撑点,也一直在不断调整着公司战略。无疑,这种转型是痛苦的,特别是在技术周期不断缩短的通信行业。

  2005年12月,公司宣布全面收缩3G战线,放弃欧洲版本的3G技术,这个决定让UT斯达康十几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儿。

  现在UT斯达康在IPTV业务上的投资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虽然UT斯达康在国内IPTV领域已占有6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在哈尔滨、上海、广州、福州和泉州等地完成了系统规模建设。但IPTV自从诞生时就伴随着的政策风险一直是个巨大的阴影,广电总局与电信、网通运营商在IPTV业务上互不相让。时至今日,IPTV的紧箍咒仍然是紧紧的,运营商更多的是在上海、哈尔滨等地做试点,但几年时间里,广电总局放行的地区寥寥无几。

  就在IPTV、手机两块潜在试验田将要步上正轨的节骨眼上,两个试点的操盘手吴鹰又离职。正如一位人士所言,离开吴鹰的UT斯达康折了一翼。

  折翼的UT斯达康将走向哪里?或许现在看还是一个谜。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频道精选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