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对话 中国TD-SCDMA产业之路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4月24日 16:57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对话 中国TD-SCDMA产业之路

图为:对话:中国TD-SCDMA产业之路。(骆磊 摄)

  新浪科技讯 2007年4月24-25日,“2007无线通信应用(国际)研讨会(第四届)”在北京举办。本次研讨会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主办,通信产业报社承办。

  图为:对话:中国TD-SCDMA产业之路。(骆磊 摄)

  以下为对话全文:

  尖峰对话:

  中国TD-SCDMA产业之路

  主持人陈昊飞:采取这个环节,是因为上面产业链可以由相互对话的交流,另外可以给台上台下交流时间。在台上除了设备厂商还有LG钱总代表终端厂商,还有学院代表,还有爱立信中国研发总院的徐斌。

  安俊霖:谢谢陈秘书长,大家好我是来自重邮信科安俊霖,重邮信科在电信行业是老兵,从1998年和大唐提标准,然后到我们有2微米芯片,把芯片量产化,我们是TD的参与者和推进者,我们非常高兴和前辈们在一起探讨TD发展的趋势。

  主持人陈昊飞:重庆以前聂院长,现在是聂董事长,从合作和对产业贡献有很长时间,最近有什么新的动向?

  安俊霖:最近有几个满大的动作,2月份信科前身是重邮信科,现在成立了集团公司,把三级研究院独立出来,从总公司剥离以后成立专门TD技术公司,这样加速TD产业化。第二个我们现在一些产品正在积极寻找合作伙伴进行量产,也参与了中国移动最近的招标活动。第三个芯片后续研发也提上新的议事日程,会在下一版芯片加入HSDPA。

  主持人陈昊飞:中国移动招标开始,包括手机终端陆续有一些企业拿到TD手机的认可,在这样大环境下对于重邮的策略,或者触动性压力方面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安俊霖:没错,对我们压力满大,之前把更多精力放在研发方面,现在聂院长过来以后,要求向市场化做更多转变,最近我们积极寻找合作伙伴,关于平台的厂商或者应用软件的厂商都在积极开拓。如果有机会可以跟业务厂商合作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陈昊飞:今天可能很多没有涉及太多关于终端的讨论,我们有机会问问LG的钱总,因为前一阵LG终端效果不错,钱总对LG终端有什么看法?

  钱国梁:各位好,我来自LG研发中心,关于TD产业情况,LG作为外资企业在TD做了很大投入,我们研发中心2005年进行TD-SCDMA手机开发,也和国内TD-SCDMA芯片厂家密切合作,从2005年第一款手机参加测试,到现在第一款三模手机,我们做了TD-SCDMA/WCDMA/GSM。2006年LG参加了信息产业部组织的规模网络试验,从一开始实验室的试验到外场的试验。从TD-SCDMA技术角度进步非常快,从手机的稳定性、方便性、可靠性感觉有非常大的提高。今年一开始进行TD-SCDMA试商用手机的开发,准备参加中国移动为主导的大规模商用网络试验,最近我们也一直和中国移动运营商密切沟通交流,关于手机业务的定制、应用。最近LG在TD-SCDMA/GSM双模手机进展比较快,自动漫游、自动切换的技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主持人陈昊飞:现在从终端和芯片厂家相互之间发展关系来看,你觉得两方面的配合是不是比较无缝,或者终端等芯片还是芯片已经要等着手机呢?

  钱国梁:从最近2、3年TD产业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不是常规的发展模式。一般一个产业系统基本上准备好,然后芯片、终端,整个下来3-5年时间。作为TD来讲,采用了并行形式,系统、终端、芯片同时做,这样各个方面的配合非常重要,可能在国外WCDMA和CDMA2000发展可能没有这样的情况。比如一个新的系统做,终端做芯片也跟进,系统厂家提供很多联合实验室,系统工程师、芯片、终端的工程师都在一起做,通过并行方式减少,减少试商用时间,加快成熟。从目前整个情况来看,系统基本上可以了,商用的角度来看,芯片和终端还要进一步加强,加快进步。

  主持人陈昊飞:我们知道移动建网,设备采购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马上是建网,估计10、11月份可能进行终端采购,您从时间段来看有没有一个展望?可能设备已经或多或少准备好了,芯片和终端还需要进程,这6个月对两方面非常重要,还是觉得时间是不是足够?

  钱国梁:总的来说时间非常紧张,最近中国移动和各个厂家做了交流,几个终端规范定下来,给我们6个月的时间还是非常紧张的,这需要我们和芯片密切配合,也要加班加点往前赶。从系统的角度能够尽快提供实际网络环境进行验证。总的来讲从LG公司确保10月份可以提供运营商商用手机。

  主持人陈昊飞:另外一位嘉宾来自爱立信高级系统工程师徐斌,前两天在海南碰巧你们总裁,你们总裁明确讲要参与TD的态度,现在爱立信在这方面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或行动?

  徐斌:爱立信对TD研发背景比较强,我们是基于WCDMA成熟平台上开发的,所以我们起步相对较晚但我们起步很快,现在我们功能和性能跟业界保持一致的水平。我们从测试的结果来看整体的功能性挺好,从未来发展,从最近完成中国移动的招标,爱立信积极参与整个TD的事情,未来开发肯定也会积极投入,包括我们也积极参与提出TD标准的企业活动。

  主持人陈昊飞:你有感觉到有一些变化?

  徐斌:公司对TD越来越重视,包括开发的标准等方面都全面重视TD这一块。

  主持人陈昊飞:因为大家讨论一个新技术或新东西的时候,从我个人理解对于设备商而言如果看其他网络建设,一般一期网络建设,设备厂商赚不赚钱无所谓,因为看重的是后面的,因为一开始用一个之后,相对来说比较倾向延续用这个。你觉得从纯粹研发上面来说,你们一期研发份额多大,如果用其他人的东西,你们二期、三期是不是有一些技术方面的考虑?

  徐斌:从技术角度来说,只要这东西做得好还是有市场前途的,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一开始投入不是很大,我们现在要把产品做好。爱立信在技术、市场各方面都是有很多的经验,未来的市场是不用担心的。

  主持人陈昊飞:你觉得在技术方面是不是有一些难度和时间的投入?

  徐斌:这没有很大的瓶颈,现在各个厂家测试都比较充分,市场的变化很难说,跟2G以前的市场形势不一样,因为现在接口开放的,不是第一家进入之后其他就不能进入了,关键还是看你的质量和成本,各方面的优势比较。

  主持人陈昊飞:下面听听大唐有什么看法?

  姜幺武:大唐跟TD关系比较密切,我们也感觉承受着一定的压力,这不是一个大问题,我是上海大唐这边,我们分工负责终端的,我们做终端的整体方案,方案很早以前就开始做,我们考虑的问题也比较多,我今天主要介绍一个平台,我们从2004年考虑终端和业务的关系,做终端企业不会仅仅关注终端,要关注业务,尤其在3G市场。这方面我们做了很长期的准备,包括我们建了这样一个社区。我们觉得业务的繁荣不是大的企业或运营商做的事情,中小企业是最活跃的一个部分,这些方面软件厂商通过和我们合作了解到非常活跃的,包括以色列的很多公司都进来,但国内还比较缺乏,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大的产业环境之后,应该主动培育这方面的工作,这是我们想要做的一个事情。

  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就是移动的招标工作,工作完了之后我们做很多跟业务相关的事情,包括全面分析移动的规范和产品之间的比对,找出一些差距来分析,这些都在紧锣密鼓的做。刚刚说在加班加点的做,他们是终端厂商我们是方案提供商,钱总意思压力会传到终端厂商,但机会是难得的,压力应该可以克服的。

  主持人陈昊飞:你还是提到一些应用,主要提到Arena我记得Arena是去年香港展上发布的,现在Arena到底怎样的?这一段时间做Arena,你发现困难在哪里?

  姜幺武:首先Arena平台是在3G手机里面一个必要的部分,但是又是一个比较新的部分,包括平台的分类、定义内涵这很难定义的,我们一直考虑这个问题,所以这是一个问题。这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包括对平台的定义,在智能手机平台方面,我们感觉到平台的安全性和易用性是最关键的特性,功能特性其实不是非常突出的问题,包括多媒体功能,非常热门的功能,通过一些权威机构的调查,这一块并不是平台本身非常关注的东西。所以技术方面整个产业还没有形成一个共识,所以这是一个难题,但是也是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可以定义什么是智能手机平台,或者手机平台。我们完成这个平台之后怎么产业化这是很大的问题,在产业化上面有了好的技术,不见得能够被别人接受,因为很多时候,尤其是一个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推出来可能会推翻掉一些现成的产品。最明显的,每个终端厂商通过2G积累都有自己终端平台,很难用一个新的平台替换它,或者没有明显优势的时候很难替换这是目前面临比较大的困难。因为做平台最终的出发点是解决业务在终端的互通,这个认识大量的终端厂商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去理解这个平台,只是从终端制造方面,主要考虑终端怎么有更多的功能性的业务,有更好更方便的应用开发功能。这些功能在3G是一个基础,而3G更多是怎么支持创新应用的快速部署,新业务的开发,不同手机之间的互通方面的问题,这其实是3G平台应该关心的,也是每个终端厂商必须关心的。我们可能有点超前,做起来有点困难。

  主持人陈昊飞:本来今天准备请两个跟Arena类似同行的,你怎么比较不同的平台,在最后市场竞争的比较关系?

  姜幺武:对于Symbian如雷贯耳,它是很好的平台,技术理念和Arena是一致的,它的平台更多从业务角度开发的,它的理念是非常好的,它的想法和Arena的差别,更多是终端厂商,或者几个主流厂商的产品,主要服务终端厂商,2G没有太大问题,在3G一定运营商倡导,所以我们跟它在理念方面差异我们希望是运营商主导,终端厂商主要还是方案厂商,不是一个平台厂商,更多做一些技术支持。包括产业也不是大唐一家,大家一起帮助运营商解决终端上的技术问题,这是Symbian之间的差别。我这个平台也要保证互通,所以也存在这个机会。科泰比较熟悉,跟他们接触很多,最近和他们市场总监和总裁都聊了几次,感觉科泰是一个很好的技术,但是怎么解决产业化问题是比较欠缺的,不像大唐有标准,同时又积累,又做方案,所以我们在TD协议站是非常稳定的,这样在产业化中有不可比拟的优势。感觉科泰定位也是在变化之中,所以这中间我们跟它们交流的主题就是怎么找准双方的定位,然后寻找合作的点,这是我们已经探讨几次,我觉得一定有合作的机会,而不是竞争机会。

  提问:您是怎么看待TD-SCDMA业务运用的,不管任何一个应用系统出来之后,必然需要最终用户使用它?

  陈昊飞:我觉得首先不要把TD-SCDMA应用想成一个从无到有的新东西,从最早的模拟信号,到后面的数据信号,到后来GSN到GPRS,从用户和消费者角度来说,不需要知道背后有什么新的东西,也没有说现在哪一个业务为GPRS做的,特例现在采薪之忧GPRS才能实现,你做的应用能不能方便的应用到,这是出发点,彩信可能现在用的人少,不方便,大家发展不起来,这样的应用是不是到了3G时候可以比较自然的延伸过去。

  另外一个自然的延伸,很多人在用CDMA Wimax卡,我从两年前用,当时速度非常快,现在觉得有时候速度会慢下来,这一定是以后TD的应用,还是Wimax也可以,包括GPRS的卡市场上也有,但是大家就觉得速度慢。不要去从完全新的东西想应用,初步的,这样一种把以前应用转化过来,更好、更方便的应用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另外有一些新的业务,比如可视电话,一开始用的人可能不有那么多,但是不排除很多用户因为手机上多这样一个功能就买一个新的手机。这对TD-SCDMA推出终端是有利的。

  提问:今天上午寥小罕司长做了知识产权方面很好的介绍,知识产权一方面是利用,一方面是保护,利用这次TD网在韩国启动了一个网络,这涉及到利用问题。同样这也是一个知识产权的保护,在这方面几位专家论坛有没有一些信息分享一下?

  姜幺武:我因为之前做技术的,我完全认可这种观点,技术和知识产权一方面创造一方面去用,包括建Arena我们只专注做平台本身,这之上我们不会做的。知识产权该怎么谈都是第三方和终端厂商之间去谈,我可能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只是关注到应用这一块,TD的核心专利事情有没有太多的信息。

  主持人陈昊飞:很多国内厂商有互享IPR,爱立信不能采育共享IPR是不是有一定的影响?

  徐斌:影响肯定会有,所以现在厂家都积极的加强在IPR方面的工作,知识产权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大到一个国家来说有自身利益的问题,是利用别人的知识产权做生产制造还是生产,从公司的角度肯定希望能够有更多的自主核心东西,因为这涉及最终利益的问题。

  关于TD-SCDMA保护,是国内TD-SCDMA联盟运作这事情,很多核心知识产权在产业联盟的成员手里,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还是在紧锣密鼓的研究当中,可能会比较快的出来。关于应用知识产权方面,这一块可能运营商对这个研究比较多,另外关于数字版权保护的东西,因为在3G业务运用当中,尤其一些内容的提供者,内容下载到手机里面,如果是免费的给另外一个人就涉及内容保护,因为内容要付费的,移动运营商研究比较多,手机作为个人消费者的载体,我感觉对内容保护会更好一些,因为是个体消费,通过合理的计费方式,可能通过数字DRM的保护方式能够更好保护内容提供商的运营。

  主持人陈昊飞:专利有点像做蛋糕分蛋糕的事情,目前阶段更重要的是做蛋糕,这个蛋糕还没开始做出来,200亿的蛋糕刚刚开始做,所以大家包括监管人,包括运营商整个产业链更多的关注度是做了多少,其实不能说IPR是双刃剑,它的积极因素是主要的,但是不能避免某些时期不是太恰当的处理IPR问题,会导致影响到蛋糕做大。从我个人观点来看,现在不是积极讨论解决IPR的问题,虽然不积极讨论不是代表没有讨论,而是现在要坚持把这蛋糕做大。当然有负作用,可能给企业心里悬着的感觉,不能因为这个心里悬着的感觉争论不休,丧失把蛋糕做大的机会。去年国际市场的意思,TD往国际推必须要快,因为世界上WCDMA站稳脚跟了,这观念也不完全的,因为中国市场是一个足够大的蛋糕。另外IPR问题最后多多少少还是企业之间的相互之间的行为,企业跟企业之间自由选择IPR,在蛋糕做大的时候这是一个主导,一些企业集团,大唐、中兴华为,最早时候部里通过2500万实现他们之间的操作模式,多多少少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形成的,是不是这个模式要很快推广看来,目前不要因为这样的考虑来影响到目前把这个事情做好的全局感。

  提问:关于TD-SCDMA在座有芯片提供商、系统提供商包括终端提供商,现在有一种观点TD-SCDMA对3G业务,延续了2G的运营商运营模式,这模式不是很灵活,强调运营商对产业链主导,也许在座各位配合运营商做构建系统的时候都是按照运营商的需求,按照运营商主导架构构建的。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未来无线通信应该基于比较开放的,类似于互联网的模式,这两种模式到底对将来3G业务构建有什么样的影响?

  钱国梁:从终端角度来讲,目前终端分两个市场,一种直接面向消费者市场,一种运营商定制的市场。从这几年发展来看,运营商定制市场做得越来越大,今年占30%的份额,所以运营商提供业务定制规范、要求,终端厂家按照运营商的要求定制手机直接销售给运营商,由运营商来帮他做。对于终端厂家的好处来讲,客户如果能够快速理解想法,能够快速提供手机,对市场份额的占有率是非常有好处的,因为这样免去通过分销渠道做手机销售的渠道成本。至于这种开放市场和运营商市场各有各的特点,对终端厂商两个渠道都要做,不会只锁定运营商定制的市场,因为消费者爱好个性化需求越来越高,所以两方面都会综合考虑。

  主持人陈昊飞:是不是爱立信放弃做Wimax。

  徐斌:这是公司的态度问题,Wimax目前不是重点。

  主持人陈昊飞:现在运营商通过做基采可以比较快的拿到比较大的市场份额,所以这可能不是取决于产业链每一个环节自己的意愿,而是取决于谁是产业链里,或行业里面最大的最有实力的点,只要这个不发生变化,我想很多东西都没有那么容易变化。

  提问:今天主题是TD产业之路,我们知道这是我们国家的标准我们主推没有问题,还有两个标准在中国发展道路是怎样的呢?

  徐斌:现在很明显的重点,爱立信对于三个标准投入最多的还是WCDMA方面和HSPDA方面,因为WCDMA全球市场份额,爱立信在WCDMA在全球成熟度等方面都是比较领先的。

  安俊霖:因为今天更多的讨论是TD的产业化之路,所以我考虑更多的是自主知识产权应该怎么做。实际上按照我们意愿,因为重邮信科为了TD项目成立的,我们更愿意看到TD就是3G,3G就是TD,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

  钱国梁:我们三种手机制式都会做,在目前3G牌照是悬而未决的问题,谁也不能决定是哪个,肯定都要做,我们看到TD-SCDMA非常大的潜在机会,所以投入非常大来做这个事情。

  姜幺武:一个健康市场应该是需求驱动的,不能完全是利益驱动的,所以说到这三个标准首先考虑存在很多的利益,利益是一方面,更多的是需求驱动的,也许将来有一天这三个标准会进一步融合,会变成4G等,目前在国内开展TD网络是一个起步,但是移动通信整个的发展应该是持续的。

  提问:今天谈论的是3G,但是据我们所知,无论国内国外重点实验室现在已经在研究4G了,作为TD系统来说,无论今后的商用还是以后的升级,有什么看法?

  钱国梁:关于TD后续演进路线非常明确的,从目前TD兼双模到HSTPA,HSUPA到IGE这和其他两个标准演进方向是一致的。

  姜幺武:3G是追赶突破的过程,有了3G以后再往后发展,和国际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不仅在HSDPA有产品推出来了,在B3G包括以后更远的研究方面,国内企业都深入做了,而且大唐方面也投入很多力量在研究,这方面我们和国外差距是没有的。

  陈昊飞:其实实验室和通信运营是两类概念,TD论坛2000年成立,中国提出TD作为3G标准有很长的时间,所以实验室和真正运用还是非常大的差别。

  安俊霖:从实验室里面一个技术能出来需要满长的时间,重邮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努力,除了主攻TD3G这一块,我们也向4G做了一些准备,也和国外大学共同研究这方面的东西,从3G到4G应该是很平滑的过渡,而且3G有非常强的生命周期。

  徐斌:TDD在标准方面并不是很明确,这可能和FDD标准相比弱一些。这在未来几年发展不是很有利的地方,因为你的标准都是产业链厂家投入来做,这样前途才是光明的。

  主持人陈昊飞:谢谢大家,谢谢四位嘉宾!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