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国式3G演进:TD软着陆最鼓舞人心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13日 10:29  21世纪经济报道

  整理报道 本报记者 王云辉 李晓艳

  电信运营商年初的一串组合拳,让在3G牌照和电信重组“魔咒”中苦等数年的业界方寸大乱:

  TD牌照未发,建网行动却在奥运十城市全面铺开;

  移动挑头,联通跟进,手机单向收费在遍地开花;

  盛传要分拆的联通,突将C、G两网营销分开,并在全国公开招聘11省副总经理;

  原本死对头的网通、电信,竟然签下一纸南北互不进入的协议……

  毫无疑问,运营商们的连环动作,预示了中国电信业正在酝酿一个巨大的变化。业界揪心的是——这场变革从哪里来,又将走到哪里去?

  重估TD建网成本

  《21世纪》:不久前,中国移动的TD-SCDMA招标已经启动,这意味着政府真如业界所建议,采用了不发牌照的TD软着陆策略?

  陈金桥: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重大进展,尤其对长期奋斗在研发制造战线的市场力量而言。

  表面来看,TD-SCDMA仍然只是在建设扩大规模的预商用实验网。但是,如果这次招标的网络总投资能够超越200亿元的规模,而且在短期之内形成现实,比如说一年之内全部付诸实施,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小规模的实验网络,而达到了大规模商业部署和商业应用的水平。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版3G国际标准正在进行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国内企业保障供给,标准商用事实先行。

  同时,这场革命会非常独特——不但是多标准多制式并行,不但是静悄悄进行,而且是跃进式发展,从一个普及率比较低的市场阶段,一下过渡到同时满足高低层次的市场需求。必须看到,由于中国3G可能需要替代解决2G网络未完成的语音普及任务,未来中国的3G市场的扩展将会在两个市场同时拓展。不但要做高端市场,也不能放弃平民3G路线。如果只想在高端市场突破,中国的3G产业就会面临"安乐死"的命运。

  不过,一个产业要真正强盛有三个最基本的条件,除了内需外,还需要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和自己能够控制的核心技术,以及至少一家龙头企业作为整个产业的核心,产生强大的带动力。目前中国内需市场拉动的规模效应非常突出,而且长期来看它的优势也不会削弱,但我们在另外两个方面都比较弱。

  《21世纪》:如果说TD建网标志着中国的3G已经悄然启动,那么如何评价中国3G现在的投资风险?

  陈金桥:事实上,我们一直高估了在3G网络投资上的市场风险。

  过去涉及网络建设投资时多数采取了“静态模拟核算”的方法,而忽略了几个关键的问题。首先,中国政府完全可以控制3G全国性运营商的牌照数量;第二可以强制、鼓励并引导实施网络资源共享;第三,3G网络投资将会对2G网络扩容投资产生排挤替代效应,如果不上3G就必须扩大2G,所以3G投资的一部分将来自2G扩容投资的转移。

  可以这样来进行模拟测算:按照设备的目前报价,如果覆盖全国300多个地级城市,人口的覆盖达到95%以上,包括室内覆盖,一张3G网络投资需要800亿元左右,这是一张全新的网络。我们如果在2G网络上升级,WCDMA大概利旧可以节省投资15%到20%,CDMA2000可能还更高。同时,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每年2G网络的扩容和维护投资高达五六百亿元,如果建设3G,这部分投资可以大幅缩减,这样算下来,一张网络的最终投资只有一半甚至更低是真正的新增投入——事实上,这些投资还分三年。

  所以,通过控制牌照数量、网络共享、利旧以及2G投资转移,3G的投资风险将远低于大家的想象。

  TD国资重组思路

  《21世纪》:最近有关TD龙头企业大唐的说法特别多,比如国资委可能对其注资,还有可能并入移动,你们怎么看待?

  卢奇骏:目前对大唐进行注资或将大唐并入中国移动,尚缺乏可行性。由于尚未建立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国资委目前还没有手段给大唐注资。当然,鉴于大唐移动的技术研发关系到我国电信业的国际竞争力,在后3G技术乃至4G技术的研发上仍需要国家的大力支持和持续投入。如果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在近期建立,确实有必要优先对大唐移动这样的企业通过资本金注入的方式给予资金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最有实力的运营商中国移动承建TD-SCDMA网,TD-SCDMA的商用化正快速前行,大唐面临的市场环境迅速好转,对外部资金支持的依赖性大大下降,有望凭借自身努力摆脱困境。现在TD-SCDMA的产业化已经启动,订单一来,大唐的效益马上就会好转,今年底肯定扭亏为盈,各方面状况都会好转。如果明年TD-SCDMA持续投资,未来经营状况就不是好转的问题,而是跨越发展成倍扩大了。

  当然,发展速度取决于它在未来通信设备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从首轮竞标情况看,大唐移动的技术优势十分突出,设备性能明显领先,在TD-SCDMA联盟企业中独占鳌头。如果能把这种领先优势保持下去,长期保持30%以上的设备市场份额,发展前景将非常乐观。

  陈金桥:与国内其他设备厂商相比,大唐非常独特。它是由国有的科研事业单位转制的科研型企业,跟别的几家公司相比,机制上没有那么灵活,也比较缺钱。由于这个先天劣势,和其他公司相比,研发和制造能力偏弱,产品线过于单一,虽然掌握了核心的专利技术较多,但技术、专利转化为批量商用的产品的能力较弱,速度较慢。

  在2007年,这个问题将是大唐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否则会给大唐的TD-SCDMA市场份额带来压力。不过,总的来讲,大唐的处境正在逐步改善当中。

  张冬明:中国移动启动对TD-SCDMA设备的采购,对大唐是个好消息。但大唐也面临其他本土厂商的挑战。大唐可以借此机会向其他本土厂商学习,从以研发为导向转为以销售、市场为导向,与对手竞争份额。

  产业链薄弱环节

  《21世纪》:中国的3G已经形成TD先行的局面,这对形成中国本土的3G产业链会有关键作用,你们认为中国本土3G产业链目前最需要提升的是哪个环节?

  史炜:我认为是终端。虽然中国设备厂商的终端研发投入不少,但与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这些国际巨头相比还有差距。

  现在的问题是,即使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网络规模做大了,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但如果终端跟不上,那么利润仍然会在别人手中。

  张冬明:各种网络的技术竞争,最终就体现在终端。最终用户不懂这些技术,会看谁的手机更漂亮,选择的种类更多。截止到2006年第三季度,WCDMA和CDMA EV-DO的终端已经超过八百种,而TD的终端只有几十种。手机的规模效应非常重要,规模越大,终端的价格才会便宜。与WCDMA和CDMA EV-DO相比,TD的规模效应还有差距。

  TD发展的关键在于终端,让更多的大厂商进来,提供更多的产品给用户选择是关键。令人欣喜的是,现在海外终端巨头,像三星和摩托罗拉已经进入这个市场,诺基亚也已经在做准备。

  陈金桥:关于终端,还有些特殊问题不容忽视。在欧洲和北美,3G手机主要是单模终端。但在中国,由于网络复杂,2G/3G将是多标准多制式共存,所以与海外市场不同,中国的3G终端市场将以多模终端和定制终端为主。而且为了最大限度降低消费者的进入门槛,运营商采取定制的方式业务,这是必然的趋势。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