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上海数字电视遭用户投诉 整体平移启动延缓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9日 14:25 IT时代周刊

  走出一条创新道路的上海有线,眼下却饱受“上海特色”之累

  《IT时代周刊》记者/王琦玲(发自上海)

  一封普通市民的投诉信,让原本就迟缓的上海有线数字平移工程雪上加霜!

  家住上海虹口区天星公寓的张化明当初在数字电视推广人员“不装数字电视只能收看6个频道”的“恐吓”下,不情愿地掏钱购买了收看数字电视的机顶盒。随后张先生却发现,所谓“数字电视”的收视质量与先前相比并无明显改观,且操作异常繁琐,于是直呼上当。他于2007年1月初,用一纸诉状将负责数字电视推广的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告到了虹口区区长办公室。

  这起申诉事件的发生,距离上海正式宣布有线数字化整体平移试点启动不足半月,天星公寓正是首批试点小区。

  早在2002年9月28日,上海率先进行数字电视的试运营。4年过去了,有线数字化进程却差强人意——用户不足8万,而偌大的上海拥有400万普通有线电视用户。按照国家广电总局数字电视推进时间表,2008年将普及包括上海在内的主要城市数字电视商用播出。要完成广电总局的任务指标,上海只剩下整体平移一条路了。

  作为非市场化手段的全面平移在国内众多城市都运作得顺风顺水,却在一向推崇创新的上海举步不前。上海行业人士不无忧虑地指出,除了普遍存在的用户质疑,这座大都市有别于其他城市的体制特色才是平移工程最大的掣肘。

  缺乏强有力的核心推动者

  与国内其他城市广电系统内部推行的有线数字化相比,上海面临的情况的确要复杂得多。

  上海广电为开展有线网络的

增值业务(如“有线通”宽带业务),于1998年12月实现了网台分离。其中,以原上海有线电视台网络部为基础,成立了上海有线网络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有线”),由上海信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投”)、上海文广和东方明珠集团共同持股。其中,信投是东方有线的大股东。

  这种早年广电用于开辟宽带业务的做法,初衷是为了与电信在三网融合中争夺资源优势。但恰是网台分离的做法,反而使得上海的数字电视平移缺乏强有力的核心推动者。

  在此情形之下,上海文广的角色尤其值得关注。它是东方有线的股东之一,但它同时作为国内唯一一家获得广电总局IPTV牌照企业,上海文广势必要大力发展IPTV业务。为了与电信保持紧密合作,上海文广专门成立了百视通公司,用于向IPTV提供内容和开展市场推广。

  “无论是文广与电信IPTV合作的百视通,还是与东方有线合作的文广互动传媒,表面上是不同的公司,实际上只是上海文广与2大网络合作的不同接口。但电信的市场化、产业化程度高,参与合作的市场前景更明晰,这会让内容提供商更愿意与电信合作。”上海文广某高层人士说。

  2005年年底,轰动一时的泉州IPTV叫停事件,突出表现了部分城市广电系对于电信IPTV的抵制,此后,IPTV业务在众多城市相继遇阻。由于各地方广电网台一家的局面,形成了对IPTV业务的合力抵制,也使各地有线数字化的推进更加集中明确,这样的情势在上海显然是不存在的。

  “正是由于上海文广在相当长时期内无法实现对东方有线的控股,所以上海文广采取‘两利取其重’的策略,一方面作为有线网络的战略投资者,但是无法主导有线数字电视推广进程,更多的是扮演‘财务投资者’和‘消极投资者’的角色;另一方面,在能够自身起主导作用的业务领域,借助其IPTV牌照之便利,与电信结盟大力推进上海地区的 IPTV开展。”国信投资传媒业首席分析师刘都告诉《IT时代周刊》。

  大都市的大烦恼

  广电系统早就意识到IPTV等业务对于有线数字业务形成的威胁。通过非市场化手段来提前占领市场,不失为有线运营商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然而,广电部门的算盘却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落了空。

  东方明珠集团某高层向《IT时代周刊》透露,国家广电总局最初制定有线数字化策略的一个重要目的,是为了防止未来地面数字电视、卫星电视以及IPTV会进一步蚕食有线电视的市场份额,所以采取先行策略,制定有线数字化推进时间表。

  但一些在中小城市可以轻松推行的措施,在大城市却寸步难移。中小城市人口基数小,采取行政手段整体平移,难度较小,没有大城市繁复的各种业务形态(如IPTV业务、网络视频等等),用户没有那么多选择权。

  反之,大城市由于有线用户基数大,用户需求众多,本身加大了有线数字化平移的难度。而有关部门担心整体平移会引发老百姓不满情绪,所以包括上海和北京在内的国内大城市都采取了完全的市场化手段,而不像其他城市那些借用政策强行推广。

  市场化手段却没有带来满意的市场业绩。自2006年9月上海电信正式开展IPTV业务以来,不断修改入户门槛。通过捆绑资费鼓励宽带用户接入IPTV,在推广IPTV业务同时增加宽带接入率,提高用户的忠诚度。

  2006年9月1日,上海电信IPTV正式放号。短短3月内,其用户已经超过6万户,直逼已经运作了4年的有线数字用户。

  与电信IPTV积极而富于章法的市场推广进行比较,有线数字化的市场推进相形见绌。早就对240万用户完成双向网改造的东方有线,市场反应缓慢,至今仍旧开展的是单纯的付费数字电视业务,唯一在天星公寓开展的交互式业务还仅仅处于实验阶段。

  势单力薄的东方有线已经深刻意识到来自对手的压力,然而数字平移,需要解决的最棘手问题是强大的资金缺口,倚赖政府支持成为最有力的手段。据悉,全市范围的数字电视整体平移方案已送交市政府,方案就放在市长的抽屉里,投资规模将由政府定夺。

  “这是一个申请政府投资高达数十亿的项目,由于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政府将会十分慎重。从初步反馈看,政府认为数字电视平移是一个商业计划,最终是以赢利为目的,它不是一个公益计划,并不应该申请政府的投资。”一位知情人士说。

  有了上海房地产业发展的前车之鉴,政府的投入变得格外慎重。在调查中《IT时代周刊》了解到,上海有线数字化平移实际上经历过数次申报,但每次都闹得不欢而散。

  与中小城市相比,上海等大城市的政府机构的条块分割过于细致。有线数字化平移涉及内容集成运营商、网络运营商和机顶盒厂商等,所以会涉及市委宣传部、市信息委、市科委等部门,在各部门对投资和利益回报等问题上,常常会出现分歧,尽管每次都有不少相关负责人从中协调,但是每次讨论都是无果而终。

  在中小城市相对容易解决的问题,到了大城市就搁了浅,恰逢上海有线网络与电视台分而制之,又再次加大了沟通的难度。

  在有线数字化的实际推进过程中,经常会出现有线网络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之间相互推诿的局面,有线网络运营商常常抱怨没有好的内容,内容提供商常责怪缺乏有力的市场推广。

  眼下,距离全市整体平移方案提交政府已有1个月,全市范围内的数字电视全面转换并没有如当初所言,在1个月内正式启动。

  竞争,促使新生

  与其他城市不同,上海的数字化平移经历了漫长的市场化推进。尽管为上海特殊的市场形势所累,但是,在更完全的市场竞争体制下,也同时暴露出有线运营商在市场推进策略和力度上的弱势。

  早在1999年,上海就把有线(HFC)网双向改造列为市政府一号工程,但它当初只是为市信息港工程提供理想的高速宽带平台,开展宽带“有线通”业务。双向网的优势,并没有被早期开展有线数字电视业务所认识和利用。

  直至有了IPTV业务更为广泛的试应用,交互式业务才为上海网络运营商所深刻认知,作为东方有线副总裁,刘九评在2006年明确表示“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只有华山一条路,一定要开展互动业务”。

  与国内的市场形势不同,国外数字电视市场鼓励竞争,鼓励多种形式并存,IPTV、有线数字电视、地面数字电视、卫星数字电视,只有在竞争中才能检验出更合理的商业模式。

  如果没有合理的竞争,一味采取行政手段,实现数字平移,仍然无法避讳未来可能到来的市场竞争。地面数字电视标准将在2007年8月正式实施,卫星数字电视标准也有望在未来两年出台,有线数字电视势必会迎来更多的竞争者,没有强有力的应用,用户流失的局面迟早会发生。

  刘九评向《IT时代周刊》表示,数字电视的发展主要还是用户的一些消费习惯、接受习惯、还有个性化的需求得到满足,因此产业链中最主要的是业务形态,包括今后的业务模式。

  正因为有了IPTV,广电系统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有线网双向改造,得以开展更符合用户需求的业务。上海整体平移试点启动中,东方有线开始以“有线IPTV”来宣传新的交互式业务。因为竞争,催生符合用户需求的业务,也刺激了市场推广的力度。

  通过竞争,也发觉了广电系统与电信行业的差距,感受到来自电信业从战略思维到实际业务的巨大压力,也使广电内部从机制到管理方式的改革开始变得势在必行。

  上海数字电视整体转换一再延缓,源于其特殊的产业环境,上海数字电视产业未来的发展,也得益于特殊的产业环境,因为只有更充分的竞争,才能重新打造更成熟的产业链条,促使产业内部更积极的变革。   

    相关报道:

    上海数字电视整体平移即将启动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4,67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