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瑞银:3G推迟发牌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1日 03:14  第一财经日报

  沈娟

  一个新技术标准的成熟要经过5个阶段,第一是标准化,第二是实验室的测试和外场测试,第三是产业化,第四是大规模的商用,第五是证实商用运营能赚钱

  面对迟迟未发3G牌照的中国电信市场,瑞银2007年初作出了3G牌照推迟发放和由此导致的3G初期投资将大幅缩减94%的预测。1月30日,在瑞银大中华区研讨会上,瑞银证券亚洲有限公司董事、电信行业分析师王进琎对中国电信行业2007年的情况作出了详尽的分析。

  在王进琎看来,中国电信市场在未来五年内仍将是一个以大众市场为主的、价格敏感度相当高和以语音为主的市场,因此除了3G牌照发放会延迟,行业重组如果要发生的话,也会继续推迟到今年年底,甚至于明年上半年。

  在这一背景下,王进琎认为,2007年中国电信行业的竞争格局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沿着他们既有的战略、政策积极推行,小灵通2007年会出现净增用户数继续大幅度下降。

  3G推迟发牌

  对资本市场影响各不同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3G牌照的推迟发放对行业有怎样的影响?

  王进琎:我觉得,一方面现在国家表现出对TD的支持态度没有改变,而且在不断加强;同时,我认为国家还是以一种比较谨慎、实用的态度来看待3G。在TD没有得出非常有把握的结论之前,3G不敢冒进。

  另外,我认为,现在中国移动通信市场没有很强烈的3G需求。目前需求还是主要以语音为主,我们看到所谓的数据应用也是一种低带宽的,就是在2.5G等网络上都可以满足一些增值业务;从全球范围来看,也没有一个很成功的3G案例。

  所以我觉得,中国这个判断还是相当准确的,中国3G牌照的发放一再延迟,我觉得也是保证行业健康地发展。

  《第一财经日报》:你认为3G牌照的推迟发放对资本市场的3G板块有什么影响?

  王进琎:我认为这个应该分开考虑。

  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说,总体他们是欢迎的,应该是好消息。因为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在市场的需求不明朗的情况下贸然推进3G,这可能会损伤投资者的利益。

  当然运营商里面分不同的情况,可能对于目前的移动运营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是好消息。而对于想进入移动市场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并不完全是这样,因为3G牌照发放对它们股价是催化剂,投资者已经翘首以待了很长时间。

  对于相关的产业,比如说设备厂商也要分开来看。因为我认为,中国3G投资资本开支肯定是比大家想象的要低,但是2G的资本开支或者2.5G的肯定比大家想象的高;同时我们看到,中国的用户增长非常强劲,这样的话,运营商必须要在2G和2.5G上扩容。

  我们发现,2G资本开支增长受益较大的是一些国际厂商,就是现在给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做2G网络的,比如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等;国内厂商中,像华为、中兴可能有受益,因为他们在农村市场扩容中可以取得一定收益。

  重组方案万变不离其宗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中国电信行业重组有怎样的预测?

  王进琎:关于重组,过去3年市场上传闻的版本非常多,我自己的判断是,如果真做重组的话,可能要分拆中国联通。

  为什么这么讲呢,从国家决策的角度考虑重组,无非考虑的是少发牌照、少建3G网络;第二是希望解决联通现在双网运行的困惑;第三是帮助固网运营商进入移动市场。基于这几点,分拆联通应该是最合理的一个选择。

  但是分拆联通也有不利的方面。在实际操作方面,两个网络的分拆、人员的分拆,还有可能的人员和电信的合并等,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讲这是有难度的。所以联通是否分拆是一个利弊的平衡。

  我觉得还有另外一套方案,或许是可以考虑的——就是说网通和电信做一张移动网络,联通维持现在的这个格局,但是内部分网运营,只有这样才可以提高联通的运营效率。CDMA网络可以拿出来作为一个引入国际资本的试点;联通作为一个控股公司反过来再更好地把自己的精力放在做GSM网络上面,这个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

  《第一财经日报》:你对联通两网运营怎么看?您认为这对联通分拆和运营商重组有直接影响吗?

  王进琎:我从跟联通管理层最近的交流中了解到,他们想把两网分开也考虑很长时间了,可能也在行业重组的谣言前就有这种想法。我觉得他们把G网和C网首先在营销方面分开,不管是分销渠道还是品牌的建立,这样都更有效率,能够提高内部的经营效率,这是有好处的。

  但是联通两网运营的调整需要一些时间,真正的效果如何需要时间来显现,所以不要期望内部的两网分离一下子就能提升联通的净利润。我觉得说不定由于公司组织上的变化会影响他们短期财务表现,但从长期来看,我是看好的。

  我个人认为不要把它一定解释成为重组作准备,因为重组现在的确是看不清楚的。

  《第一财经日报》:你是否认为,电信行业先重组再发3G牌照?

  王进琎:我认为是这样的。我觉得政府决策有几个因素,依次顺序为,第一是TD的可行性;第二考虑行业重组,以及未来的行业格局,诸如究竟是3家还是4家运营商;第三,如果前两个问题都得到很好的解决,我觉得3G牌照发放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障碍了,牌照也相当清晰了。

  TD发展任重道远

  《第一财经日报》:你觉得目前TD进展如何?

  王进琎:我感觉TD从测试传出来的消息看,现在基本上网络通话这方面问题不大,主要的瓶颈在于手机,还有一个就是说现在手机的大规模的商用。

  我认为一个新技术标准的成熟可能会经过5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标准化,TD被国际电联接受为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就是这个阶段;第二阶段是通过一些实验室的测试和外场测试,这两个阶段可以说TD已经完成了;第三个阶段是产业化;第四个阶段是大规模的商用化,就是商用运营,这不是说在小的几个城市、每个城市几万用户的概念,而是把网络规模从几万户上升到上亿户的概念;第五个阶段是证实商用运营能赚钱,因为运营商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上市公司。

  目前,中国TD已经通过了前两个阶段,而后三个阶段,我认为还是任重而道远,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进一步论证它的可行性。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