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iPhone:一场襁褓中的起名官司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25日 16:40 三联生活周刊

  尽管思科在北京时间1月11日,也就是苹果宣布iPhone的第二天就发了份律师函,强调iPhone这个名字归思科所有。但是乔布斯依旧我行我素地念叨着自己的口号,“这世界每天都陆续有一些革命性的产品推出,我们很高兴能参与这种革命工作,当然我们也偶尔能贡献不少革命性产品,譬如1984年那个划时代的Macintosh,2001是第一台iPod,它没有改变人们爱听音乐的习惯,可是它却改变了音乐产业,还有2007年的主角iPhone”。

  “从《福布斯》到《时代》周刊,为什么但凡全球性一点的媒体都狠命地大肆夸奖苹果iPhone呢?”这是一个博客在iPhone公布后的警觉。实际上,苹果在商业和设计领域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其股价和销售额本身。按照苹果用户普遍的说法,电子时代的精英主义情绪始终是苹果的标签,中国用户对于这种感受甚至要更强烈。

  主笔/尚进(发自旧金山)

  手机业门外的野蛮人来了吗?

  2.174亿部,这是摩托罗拉2006年一年内卖出的手机数量,而苹果热销5年的iPod累计销量也不过6000万台。这样的数字对比足够说明问题。苹果要造手机,这个传言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但此后苹果却选择和摩托罗拉合作,共同推出了E1音乐手机,尽管可以直接从苹果网络音乐商店iTurns上买歌,但是512MB的有限内存,加上传统摩托罗拉手机的功能设计,没有热卖似乎完全在预料之中。以至于很多分析师私下都认为摩托罗拉当了苹果的小白鼠,舆论都会认为是摩托罗拉拖累了苹果,然后苹果独自单飞造出来了iPhone,这样的商业思路绝对能博得大多数的同情,谁不愿意看到后继勃发和笨鸟先飞的故事呢?实际上,2005年与摩托罗拉的合作,不仅帮助苹果摸清楚了通讯业内错综复杂的关系,更拉近了自己与北美最大无线网络运营商Cingular之间的关系,这让iPhone此后成为运营商Cingular定制手机铺平了道路。

  尽管在2006年我们遍访了全球手机巨头的高层,针对当时还在保密阶段的苹果iPhone发问,得到了类似的回答。手机巨头们至少口头上根本不害怕苹果,在他们看来,苹果iPhone撑死也就如同苹果Mac电脑一样,仅仅是小众精英们的掌上玩物。可实际情况远非表面上那么平和,韩国首尔、美国芝加哥、英国伦敦,那些云集手机设计精英的设计之都早已经躁动不已,模仿和超越iPhone在2007年1月11日之后,已经成为一颗无声的信号弹。

  iPhone发布当天,苹果的

股票大涨8%,报收于92.57美元,可操盘黑莓手机的RIM股价直接下跌11美元,坚持Palm操作系统的Treo
智能手机
也跌了84美分,就连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股价也跟着下跌了1%以上。布赖恩·伯勒和约翰·希利亚尔那本《门外的野蛮人》又被抬出来,苹果的一款iPhone样品,彻底搅乱了手机业按部就班的格局。与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三星等一长串手机大亨之间的博弈就此开始,好在苹果给iPhone定出了499美元和599美元的高价,杀伤力还不足以威胁到手机巨头的生存根本,可299美元的低价iPhone并不是空头支票,一旦苹果拿出iPod研发和销售的商业杠杆,沉默消费者的心理天平可就未必还能保持平衡了。

  手机操作系统的拉锯战

  “如果没有苹果这块牌子,可能不会有这么多人对iPhone趋之若鹜”,微软的CEO史蒂夫·鲍尔默1月17日在接受《信息周刊》采访时毫不留情地炮轰对手,微软Zune与苹果iPod在数字随身听上的对抗已经毫不遮掩,作为微软操作系统重地的Smartphone,始终被比尔·盖茨视作微软手机战略的重点,可苹果突然闯入,很有可能彻底打乱手机业的生态环境。微软甚至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条件反射性的应对,直接跑到美国商标局给Zune增报商标用途备案,除了传统的多媒体播放器和娱乐设备外,微软毫不掩饰地增报了手机和相关服务的项目,始终卖得不好的Zune播放器,很有可能在2007年变身成为手机,直接与iPhone对打。别忘了微软在IE浏览器、Xbox游戏机、Hotmail邮箱等历史产品上的招数,宁可赔本也要扰乱市场,手握数百亿美元的现金不是含糊的。

  其实真正令微软担心的并不是iPhone手机本身,他们很清楚,苹果一贯强调品质,不会为了市场份额牺牲利润。但是iPhone将苹果的Mac操作系统引入到手机上,这是微软非常不愿意看到的,要知道只有微软可以实现电脑和手机两套操作系统的平台战略,Linux根本不值得一提,分裂和反商业始终让Linux没有杀伤力,可iPhone就不一样了。一旦消费者发生群体性的微软厌倦潮流,苹果Mac电脑和iPhone手机随时可以接着的。

  老牌操作系统Palm日趋退化,Linux只有摩托罗拉一家强推,另一个真正紧张不已的则是诺基亚占大股权的Symbian,作为全球用户量最大的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在欧洲和日本几乎一呼百应。颇为凑巧的是Symbian公司在1月16日正式成立中国公司,其首席执行官奈杰尔·克利福德(Nigel Clifford)在回答苹果iPhone的问题时说,“iPhone仅仅是苹果的一次变化,并不是把电脑操作系统转移到手机上就能成功,Symbian拥有的第三方程序支持是手机领域最多的,作为一款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依旧拥有最多的支持者”。

  一场襁褓中的起名官司

  思科是否不厚道?这是2007年1月最值得商榷的商业话题,在2006年12月抢先发布了旗下Linksys的VoIP解决方案,将iPhone商标牢牢占用上了,苹果的iPhone无疑在一出生就面临起名问题。其实iPhone这个商标早年是属于Infogear公司的,在2000年它被Linksys收购,思科又在2003年买下了Linksys,结果iPhone就这样被转移到了思科手上。按照目前已知的说法,思科确实与苹果关于iPhone商标进行过谈判,苹果似乎不能接受思科开出的授权使用,更倾向买断这个商标,但思科老板钱伯斯可是老狐狸,他很清楚iPhone这个牌子的价值。按照思科高级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马克·切德勒的说法:“明天的iPhone将不再是今天的iPhone。将来家庭电话、手机、工作电话和个人电脑融合所带来的潜力无穷无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非常重视品牌保护的原因所在。”于是苹果的iPhone在刚出生十几个小时后就被送到了加州北部地方法院,一场襁褓中的起名官司就此拉开。

  也有不少独立评论认为,苹果在iPhone名字问题上留了一个后手,内部代号iTV的流媒体

机顶盒在这次正式发布的时候,变成了Apple TV,商标更是简单成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加上两个字母TV。iPhone很有可能在2007年6月正式上市时采用这个招数,一个苹果图标加上一个iPhone的组合名字,完全可以避免侵犯思科商标的麻烦。这让我们想到去年苹果电脑与甲壳虫乐队母公司苹果唱片之间的矛盾,伦敦高等法院直接驳回了苹果唱片对苹果电脑违反双方商标使用协议的指控,保罗·麦卡特尼都拿乔布斯没办法。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