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2006世界电信展专题 > 正文

尖峰对话:UT斯达康CEO吴鹰聊天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2月07日 16:46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尖峰对话:UT斯达康CEO吴鹰聊天实录
UT斯达康CEO吴鹰。(来源:通信世界)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12月4日-8日,第十届世界电信展在中国香港举办,这也是世界电信展第一次在瑞士日内瓦以外的城市举办。新浪科技与《通信世界》在香港电信展现场举行“尖峰对话”系列访谈。

  通信世界社长项立刚与UT斯达康CEO吴鹰尖峰对话实录:

  项立刚:“2006年世界电信展(香港)尖峰对话”陆陆续续要跟很多展会企业领导对话,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吴总过来交流。通信展粗略看了一下,我有一个基本的感觉。前几年说网络、说技术说得非常多,今年有一个非常大的改变,我们说应用说得比较多,说应用平台说得比较多。您是不是有同感?

  吴鹰:对,你这个观察很精辟。以前大家比较强调技术。在电信这个行业特别是IT信息发展以后,很多主管以前以技术为主导的,包括运用商也是这样,所以以前发展很多以技术为驱动,其实最主要要以市场需求为驱动。而且有了技术后,要在技术基础上更好的应用这对应用商才是最重要的,这样才有业务的增长点。如果运营商有比较好的收入增长的话,设备供应商才有比较好的增长,这样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单纯以技术推动的话,没有应用的话,是不足以给运营商带来增长点,这样反而给设备供应商带来了很尴尬的局面,对设备供应商压价很厉害,这样会形成一个负的反馈,没有钱就没有资金投入。斯达康也是这样,我们非常关注整个产业链的推动。

  项立刚:以前我们说通信行业做一个网络跟其他行业没有关系的,做完网络就收钱。电视行业做完网络后一定要有内容生产商才行。可能以后我们通信行业要像电视行业一样,需要有应用生产商一起来做这个事情。刚才我们说到IPTV,我也非常感兴趣。第一,我觉得这是一个发展方向,非常有价值。第二,这里也存在一些瓶颈。当然我们有很多政策方面的问题,我们今天先不谈政策,你认为还有什么重要影响的东西?

  吴鹰:中国政府在政策方面是非常开放的,特别是广电总局,以至于更高的国家领导。在IPTV新媒体上是非常支持的。同时广电总局一年之内发了第三张IPTV牌照。现在瓶颈也不在于没有内容,也不在于没有网络,因为电信和网通网络是非常好的,已经通到各家各户,还有光纤直接入网的。也不在于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上海地区是不同的打包方式40元、60元,50%用户选最贵的包,就是老百姓心理承受能力在那里,只要对他有价值,他愿意花钱。

  你提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瓶颈是在于一些地区的广电系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清楚,他单纯把IPTV看成一个威胁,没有看成是一个机会。现在的有线电视一个月12、13元,上IPTV40多元、60多元,但是他是跟宽频打包的,对广电收入还是增加了,而且增加了许多原来不属于广电的收入,是点对点的广告。IPTV知道每一个用户的使用习惯,针对它做一个配送广告。其实老百姓并不反对看广告,但是他要看对他有兴趣的广告。比如我这个岁数,向我推销小孩尿片,我就没有多少兴趣。如果推销

高尔夫球,我可能就愿意看这些课程。这是有针对性的。分析使用习惯是很简单的,比如我每天看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高尔夫节目,就知道我是一个高尔夫爱好者。我看财经类信息比较多的话,就知道我是一个商界人士,像商界一些书的推介,长江商学院好的CEO课程,对我是有价值的。上海文广在这方面很聪明,充分利用了广电、电信网络优势,发挥自己内容的优势。任何对国家对媒体都是有管理的。各司其职,广电系统有一套这么多年的方式,他对这个管理是有经验的。电信系统说我也可以管,但是他确实有一些经验不如人家。因为你网络做得好,就可以了,节目制作不是你的特长。这方面大家结合起来应该是一个机会。IPTV只是
数字电视
高级,在这方面还是要做一些事情,地方政府要把这个看成是一个好方式,是有人对你买单的方式。

  项立刚:你谈了你理解的一个瓶颈,我谈一个我理解的瓶颈。我看得更加具体。我认为IPTV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用户体验。我举一个例子,我曾经去杭州,运营商给我介绍IPTV怎么好,就可以躺在床上看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个说法很好,但是我尝试了一下就觉得有问题。看不清楚那个菜单,菜单字比较小,我用遥控器要选到我找到的节目,我找到第十集的时候已经很烦了,我想用户体验是不是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

  吴鹰:对,但是这个问题不难解决,非常容易解决。这是一个新鲜的事务。对我们设备供应商来说,不能只看技术,要关注应用就在这里。那个菜单、遥控器都是工程师设计的,字小的不得了,我们长春同志就很英明,就说这个字看不清楚。像我们这样年龄也有这个问题。像你说的简单用户体验非常重要。最重要的一点是用户体验。用户体验非常好,很快捷的搜索。但是IPTV如果不推广的话,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这个界面改起来非常简单。最早的包括UT斯达康提供的电子节目单一长条,现在很简单,只有几个,字就大很多。甚至可以用户自己选,我就要大菜单,年轻人小一点没有关系。像我们今天推的一个东西就非常好。我同一个屏幕上可以有九个不同的画面,我看那个有意思就选择来看,比如武侠片,但是也有一个问题,年轻人看小屏幕没有关系,岁数大的人就看不清楚。一个新的事务推广是需要时间,所以UT斯达康在IPTV对我们业务增长贡献来讲,我们也不是希望明年就是一个很大的贡献,我们希望2、3年后有一个贡献。但是目前发展来看,IPTV远远高于当年

小灵通的发展,IPTV现在已经有50多万用户。

  项立刚:我提出一个建议,是不是有时候可以遥控器做在手机里。比如说蓝牙、红外,和IPTV机顶盒联系起来。因为手机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这样联系遥控不知道是否可以?

  吴鹰:我们想过这个事,也做过一些手机控制窗帘开关、电视开关、大屏幕电脑切换,但是不是太习惯。因为现有这个手机毕竟是以打电话为主,他设计是为电话客户。但是我们想能不能把遥控器变成一个电话,现在IPTV可以支持可视电话,一个摄像头才100多元人民币,不可视的时候,普通手机也可以电视机接起来,打过来的时候,遥控器里有一个蓝牙话筒,就直接可以用遥控器接电话了。当然这要看最后做得过程中怎么来做,但是有一些功能是一定要做在手机里。比如说个人化的东西,需要个性化的服务。你像社长出差,你现在在北京固定看很多节目,IPTV以后发展趋势就是每个人都有个人的节目单,但是你到香港可能就没有了。但是手机是跟着你走的,如果你住进酒店,电视屏幕一打开,自动就可以识别项先生,你的北京IPTV菜单已经接过来了,你愿意接受吗?你接受的话,马上财经类的新闻、政经类的新闻、世界之奇、国家地理这些高档项目就出来了,这样的话会人使用。将来电视也要向个性化方面发展。

  项立刚:IPTV可能真是需要经历一个过程,小灵通的时候也是,开始的时候也是很多人说不行,我也怀疑过能不能发展起来。但是事实教育了我们,这个是需要时间去认识。IPTV很可能也是这样。

  吴鹰:对。而且它的应用量不简单比当年小灵通小,还有一些所谓外行的专家到今天还否认对小灵通的怀疑,这一点意义都没有。它已经达到了需要完成的历史使命,给1亿多人带来了通信的工具。现在再有人争这个一定意义都没有。

  项立刚:任何东西都有一个更替的过程。

  吴鹰:IPTV也是同样的道理,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从上海、哈尔滨情况来看,确实很多人很感兴趣,这符合了人的期望。

  项立刚:我还关心一个宽带的问题。我想随着奥运会在中国举办,肯定在中国尤其在北京这样的核心城市会出现一个宽带的发展。我以前跟你谈过这个问题,当时你对FTTV有一个很好的判断,现在也是这样认为吗?

  吴鹰:你到展台上看IPTV是非常好,但是看了HDTV会觉得更好。我1986年就接触过HDTV,当时觉得这个差距太大了,是一种绝对的享受。从带宽的需求来看,高清电视确实需要带宽,现在电信做比较累,而且电话线只有60%左右的线同时提供宽带业务,这就需要光纤到户,光纤到户的问题在于成本太贵,在中国差不多需要8000元人民币,现在基于千兆以太网技术到了后,成本已经大大降低,最新的数据是已经降大120-150美金左右,甚至还要更低,我个人认为这个突破点是1000元人民币以下。运营商愿意投资,2年能把成本收回,他就愿意做。而且宽带上网速度很快,现在上网速度还是相对慢一点,这样做起来,就一定需要光纤到户的需要。日本政府要求到2010年以后所有的通信应用都是基于光纤的,基于铜线的应用就没有了。现在光纤到户每月月租费只有10美金,而电话是15美金。谁还用电话?没人用了。再一个他要求运营商,如果像东京这种地区,任何一个用户要求光纤到户的话,他一定要一个礼拜内接通。所以这种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中国随着用户量增加后,成本不断降下来,也会这样。

  项立刚:新加坡也在推FTTH技术,我觉得这方面是有很大发展空间。我觉得中国只要市场到了一定的量,就像移动通信市场一样,也会大大下降的。

  吴鹰:对。他是由一些技术的特性所决定的,从带宽角度讲,无线是有限的,有线是无限的,因为光纤可以到1G,家里可以几十人看高清电视。将来可能有更多的应用出来,可能有几百个、上千个频道的高清电视。

  项立刚:UT斯达康这么多年,开始做一些技术都是大家觉得比较敏感的,觉得不太容易做,但是你还是抓住了这些技术,同时做强了。我并不太敬佩你能抓住机会,抓住机会还能迅速做大,为什么能这样?

  吴鹰:从小灵通来讲,根本性一点就是市场的需求。老百姓非常需要这个东西,市场需求在那里,老百姓是什么呢?最终用户是什么呢?是我们的客户的客户。我们客户是电信运营商。我们把这一点认清后,不管什么样反对力量,重点还是在市场。市场的力量是最大的,而且中国政府也是很开放的,现在强调三个代表也好、和谐社会也好,其实强调就是最广大群众的利益。将来IPTV也是一样。即使现在某些地方广电不解,最后还是会理解的。因为老百姓需求在这里。走别人的还不如走我的,这样还能收到很多收入,而且自己的价值也能体现出来。而唯一有可能受到冲击是现在有线电视网运营商,但是有线电视网可以跟合作,为什么要反对这个呢?从国家角度来讲,一个技术的进步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提高。北京解放之前有很多黄包车、三轮车,我不能说为了保护这些人的利益,而不发展小汽车?他可以学习驾照做这些。现在三轮车夫还有一些观光性质的,也可以继续做这个。所以从技术进步这个角度来讲,国家也会支持这方面。

  项立刚:近几年UT斯达康产品范围是很宽的,事实上有一段时间是挺痛苦的事。一方面不想强调自己就是做小灵通,但是又不能说不做小灵通。华为这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要经历转折、取舍,要经历想把所有东西都做了,又要集中力量,集中力量的情况又要把视角展开。你觉得是一个收的过程还是一个放的过程?过程中怎么把握?

  吴鹰:这个问题很好。我们确实有一段时间是迷茫的,我们借助小灵通非常短的时间迅速扩大,20亿美元、30亿美元,从营业额上进入了世界十大运营商的范围,但是我们基础是相差很远,我们是小马拉大车,我们知道永远不能靠小灵通吃饭。我们4、5年前就在看新的增长点。我们还是会在小灵通方面做,因为我们要对1亿多用户负责。现在数据模式、分组模式,还有很多联系的地方,我们应该专注才能把事情做好,特别是专注了一个非常有相当难度的行业,比如IPTV,这是非常难做的,要把广电和电信都能协调好,这是非常难做的。IPTV是最好的应用,大家有共同的利益,我们觉得一定要专注,这还是一个专注的过程,还没有扩散。现在我们这种规模,我们可以承受2、3个点左右的专注,而不能过多。因为只做一个,也有风险。我们也不够大。所以像IPTV、手机这方面,我们还会专注去做。同时继续支持小灵通。我相信IPTV3、5年后一定会是固定电话运营商最主要的方向。

  项立刚: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就是做文化。而做一个企业领导人,他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企业的命运。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何为贵、任正非,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在经历很困难的时候,因为他是一个强有力的人,最后迎来了光明。你自己评价一下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我也知道UT斯达康现在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时候,是一个挺难的时候,在这个时段,你是怎么带着企业去发展?

  吴鹰:我们一个是创新,一个是锲而不舍。公司也不是靠我一个做起来的。像任总他个人是非常强大,而我们是一个好的团队做起来。UT斯达康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小公司,我们不能依靠像其他公司一样大量投入,一定要靠一些跟别人不同,我们蓝海战术来创造一个新的战场。我们在有线接入网上也跟华为等三家竞争,竞争非常激烈。IPTV也是靠我们一个创新机制做起来的。再一个我们看准目标后锲而不舍做下去,相信能做好。我带领我的团队是经历过非常艰难困苦的环境和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有些地方还不好说。我们经受过考验的团队,也经历过淘汰一些人,中国有这么大市场,我们现在资金、技术和市场占有率和运营商紧密合作的关系,以及中国政府对我们的支持关怀,都跟原来不可同日而语。我们相信完全可以做到的。UT斯达康中国的运营今年已经有根本的转变了,已经实现了全面大规模的中国的运营。

  项立刚:吴总,其实还有很多想问,但是因为时间原因,也只能到此为止。

  吴鹰:每次跟项社长聊天都是一个非常开心,你接触的人比较广,而我们自己还是主要看自己一个企业、一个行业,对我们来讲也需要专注来做。希望有机会我们多做一些交流。

  项立刚:谢谢。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