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2006世界电信展专题 > 正文

中兴、上贝及烽火高层谈下一代网络建设(多图)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2月05日 14:49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中兴、上贝及烽火高层谈下一代网络建设(多图)
自左向右依次为:辛鹏骏、吕卫平、胡浩、刘永春、黄达斌。(图片来源:通信产业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12月4日-8日,新浪科技与《通信产业报》独家合作,在世界电信展现场举办“圆桌论坛”,“圆桌论坛”是去年北京通信展期间《通信产业报》与新浪科技合作推出的主题性访谈栏目,访谈将根据不同主题邀请企业高管对话。

  访谈时间:12月4日下午

  访谈嘉宾:中兴通讯网络事业部副总经理 黄达斌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互联网事业部总工程师 刘永春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互联网事业部 副总裁 胡浩

  烽火科技副总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吕卫平

  主持人:《通信产业报》总编辑辛鹏骏

  以下为访谈实录:

  辛鹏骏:非常高兴今天我们在ITU电信展的时候,邀请了我们的一些厂商老总来讨论我们的下一代的网络建设,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嘉宾,他们是中兴通讯网络事业部副总经理黄达斌先生,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互联网事业部副总裁胡浩先生,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互联网事业部总工程师刘永春先生,还有烽火科技副总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吕卫平先生,谈到这个话题我想大家都非常关注,因为大家在展会上看到的很多的展示,我们今天讨论满足中国市场需求的下一代的网络建设,首先我说在这样的转型的阶段下,下一代的网络建设它的最大的需求是什么?黄总请。

  黄达斌:我个人的理解,应该说所有的运营商,其他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传统的趋于饱和,我们同时也看到移动运营商也在面临压力。所以大家在寻求转型,所以我们说转型是中国的信息转型。我们认为中国信息转型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是题目的内容和业务,是综合信息化,第二个是提供中国信息的多样化。就是让中国的消费者用中国的手段获得中国的信息。现在各个运营商都在做下一代网络,因为IP的发展使得综合化得到可能。中国电信也好、网通也好、移动也好。都在做这个。所以目前各大运营商都在做软交换。但是随着网络的成熟,最后的核心网会引进IMS网。但是这个网的引进要趋于现状。

  吕卫平:这个话题比较大,但是大家都经常在谈,实际上是这样的,现在不管是谈转型也好还是谈什么,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新、老的业务模式,咱们运营商这一块碰到了问题。目前整个固定电话加移动已经7个多亿了。我们互联网的用户现在好象是1.3亿了。这个之间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有电话的人但是还没有上互联网人的空间非常大,所以我们整个行业的运营商的发展来看,他再做电话的时候很难,只能发展农村的用户,但是农村的用户有一个问题就是,频率高不起来,所以有一个压力。必须要转型,所以另外大家都在发展互联网,互联网不容易盈利。所以整个的IP网怎么样去建设呢?我觉得过去的IP网更多是局域网,不是可运营的网,但是运营商要把这个IP网做大。要去做一种运营的IP网这个是全方位的挑战。像现在的IP技术,我们现在提出运营级的很多,过去的一套网络的技术,刚才谈了是一套局域网,它的保护都没所谓,现在一做大,必须要考虑这些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思考、跟进。我想这个是大家都必须要关注的问题。再一个,你要发展出了电话之外的互联网,必须面临一个业务的问题。互联网发展了在这个上面要跑很多东西,这一块大家都作谈从核心网到终端网的东西。这一块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目前远远不够。需要我们业界的努力。

  胡浩:我引用一个朋友的话——目前我们面临的现状是要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问题。我们电信行业的生产力是无穷的,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实际上我们电信的生产力远远超过市场的需求,我们从三个方面看市场需求,一个是传统的业务,包括语音和传统的数据业务,这些业务增长放慢但还稳中有升。第二方面是互联网的业务。但是互联网生产关系的问题出在哪儿?就是互联网目前没有很好管理和控制手段,造成大量网络资源的浪费,但是并没有给网络带来好的收益。第三类业务比如3G、IPTV,这些早在其他的国家、欧洲、日本和美国都已经成为明星业务了,但在中国目前这些新的业务由于一些政策的因素,它的生产关系也没有分化出来。所以整个的电信行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现状是在生产力方面我们完全可以和世界接轨,因为我们全球最先进的技术和网络,但是无论是传统业务和互联网业务,都某种程度上存在着生产关系的问题。我认为我们电信行业转型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生产关系的问题。

  辛鹏骏:我想回到这个话题,我们实际上是在传统的电信发展过来的。我们今天遇到IP,我想刘博士是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互联网事业部的总工程师,我想问,IP技术前景如何?

  刘永春:刚才讲到IP技术的转型,其实就是IP业务的转型。IP业务转型是IP转型的前提。谈到业务转型,刚才胡总也谈到很多增产不增收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些赚钱的网站并没有支付给电信公司任何费用。IP转型的目的实际上是要从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还要从政策上、资费上、从业务服务水平等方面解决,但是技术上要先走一步。就是必须要建立一个具有竞争能力和控制能力的IP网。不是说我有IP网就行了,你的IP网越建越大,你的草根经济越发展。所以我们必须要强调每个用户的精确管理和控制,来使得你对这些网络有所了解。我希望的流量能很顺畅,我不希望流量会在一定条件下把它限制。比如,美国的公路有两个轮子的车上路。为什么呢?是为了节省油。今天我们也要有一个这样的方式来控制网络,而不是说我不允许顾客来,但是我会在“GOOGLE”等等网站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允许我从“GOOGLE”的身上分一羹。从IP技术上讲今天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我们的IPTV就是三重播放的网络架构来提供的。

  胡浩:中国电信现在提出的口号非常重要,就是规模化经济要向精细化管理发展。所以必须要质量可保障、业务可区分、用户可识别。以前我们是粗放式经营,现在要科学化管理了。

  辛鹏骏:大家谈了关于很多商业模式的东西。如果说我们建设IP网络可能需要去解决非常核心的问题,就是刚才也谈到,如果两个轮驾车的路也可以用。我们现在P2P大量占用了运营商的网,但是却不能给它带来收益。比如EMAIL那么重要,但是确是免费的。所以我说传统的IP发展和传统的电信在交融。所以电信和IP网出现之后,我想对互联网业有影响。有一次我听一次讲座,有一个人再讲怎么样利用P2P的模式来构建我的商业模式。所以我想新的P2P网会要求新的企业在网络的要求和网络管理和商业模式的设置有限制。

  胡浩:我们看到很多的差异化。

  辛鹏骏:讲到精细化管理,我想听听黄总的想法。

  黄达斌:应该说整个IP业务的领域和电信网确实是完全不同的世界。电信网是封闭,IP网是开放,任意点都可以介入,从现在情况看,英特尔的发展在这么短的时间还是发展非常厉害的,但是这两个网的商业模式完全不一样。所以现在随着网络的成熟,这两个领域在不断往一块合拢。所以现在我们要想怎么样把P2P控制,怎么样把流量控制下来。但是这个可能难度比较大,因为P2P对解放生产力是很有帮助的,如果你一味想控制它,我想是比较难的。这个为什么上面融合以后,这个转型对电信运营商而言,这个非常重要。我们很少听说新浪转型,Internet service转型。我们现在听到的就是电信运营商要转型,因为他受到的挑战,他最核心的价值和来源,它的收益的方式正在受VoiP的冲击。所以我们要通过另外增值的服务来发展,来提升网络的价值。面对这个趋势,运营商的日子难过,设备供应商的日子更难过。因为我们大量的设备是服务于运营商的,它们有一分的困难,我们就有十分的困难,所以我们也再想,我们下一步的出路在哪里?我们感觉如果仅靠卖设备很难再往前走。基于客户需求定制化的业务及应用和多媒体业务的解决方案是我们下一步发展的重点,我们也要转型,如果不转型的话,我们用传统的观点应对这个世界的话,我们也没有出路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创新需求。

  胡浩:黄总讲我特别有感触,我想拿电信行业和民航业发展相比较。现在实际上电信业有点像机场,我们是建了基础设施,在上面跑的航空公司都是像新浪、搜狐这些公司,机场向航空公司收取费用,正是航空公司的发展带动了机场的发展。但是电信这样的“机场”每年也需要大量的投入来进行维护,怎么样来做才能使我们和他们“航空公司”之间互惠互利呢?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辛鹏骏:今天上午和铁通的老总谈了,他也讲了一个新网络的建设,他也提出来,他们要差异化运营,我想IP技术的发展会不会让运营商在承载网上进行一些差异化的运营更成为可能,所以目前差异化的运营涉及哪些业务?需要完成哪些策略?

  刘永春:总的来看,现在的固网运营商有三条发展的道路:一个是扩大圈地面积,也就是扩大覆盖面和接触面,增加新的用户,增加新的投资;第二是固网运营商自己发展一些新的业务体验;第三个就是要形成价值链,把现在本来应该支付给固网运营的钱收回来。讲到增值服务,就是运营商也要明白自己不能做所有的事情。实际上运行商的网络转型也有这个问题。网络转型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把自己的业务做好了,相当于我要作IPTV和NGN。特别是NGN,你为什么做NGN?是想节约些费用,就是面向节约资源的网络转型。另一个是面向打造价值的转型。我们国内大部分是围绕第一条的转型,这样的转型运行商只是把业务更好承载在这个网络上,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和这些草根经济做配合。这个方面在国际上现在有很大的争论,反对的声音很多,就是两个阶层的互联网。换句话说,就是现在的互联网已经不动它了,做普通的服务,再打造一个精确到每一个用户、每一个业务的非常精确的新的IP网。这个遭到IP协议的缔造者的坚决反对,他说这个是从法律阶层上讲不是提供很好的服务。但是从运营商的角度讲,我跟你做嫁衣了,我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们中国也有要做两个阶层的运营网的趋势。

  胡浩:现在的很多运营商都是在两个网差异化运营,新的网承载新的业务。

  刘永春:这两个网络转型的趋势目前每个运营商采用的步骤不一样,有的是面向为了节省成本,或者是围绕我自己的IPTV业务做这些。但其实你的IPTV不管怎么样都是做不过“GOOGLE”这些的,你如何去竞争?

  胡浩:其实现在你的网再优化、再减少成本,但很多比如阻波和数据支持等问题,原来的老网是解决不了,所以必须要有第二代网来解决。

  刘永春:这个不仅是在国内,在国外也是这样的。有一些公司事实上也在做一个是精细控制的传输网络,对于能够付给我更高价值的用户我可以提供更高的服务。我们在广东电信也做过实验,一旦你登录我的网站,只要答应给我多付钱,我就可以保证你的网带更宽。利用这样的一张网,我就可以跟网商说,如果用这个网,你需要支付我一点费用。但是目前中国在这个方面的还是刚刚起步。

  吕卫平:这个问题我稍微有一点别的想法,咱们在谈论网络转型的时候。因为现在确实我们运营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为过去的通讯实际上是提供了一个马路的概念,就是我不管内容的。现在整个的通信模式已经是人机、甚至是机—机对话了,所以我永远就是一个卖马路的人。所以说通信和交通有点相似。我现在非常赞成怎么样把这个马路修得可控,这个是非常有必要做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运营商不要永远把自己限制为一个“卖马路”的角色,应该做延伸。你要真正去做这个事,你只有作了这个事,你才知道我的带宽,所以这个东西,现阶段可以和ICP合作,为了也不派出你自己成为最大的ICP商。现在从通信服务商变成信息服务商。我认为通信是人—人,信息我认为是机—机。这一点都得兼顾。

  刘永春:现在做NGN为什么增加一些新的东西要代替传统的电话。在做这个的时候要好的网络,其实可以想远一点,我为什么不能提供更好的网络给运营商,收取一些费用呢?

  辛鹏骏:我想问一下黄总,在中兴,在IP网络方面有没有什么经验给大家介绍一下?

  黄达斌:这个方面的IP非常多,在国内我举两个典型的例子,第一中国电信的长途网全是PMS交换机的。中兴是一个战略转型的先行了,我们从去年开始给中国电信一个新的网络,是一个专的IP网,可以提供NGN的IP服务。这个经过一年的运作,现在已经完全结束了。这个为大面积的NGN的网络部署提供的经验。第二个方面我想谈中国电信做的网络智能化,中国电信这么多年的发展,它的网络设备参差不齐,还有它的老设备、有技术、存储空间的限制,很多的业务很难开展,比如消费者要求把每个月的消费详单打出来,这么简单,中国电信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是他不可能为了实现这个把全部的网络都换掉。所以我们要NGN的网络可以把这些东西解决掉。比如我们的上海电信、广州电信、湖北、重庆等。随着PS的本身的技术在不断发展,也使得NGN的业务更家商务化了。现在IP在大家努力下,IP越来越可管理和可控制了。我认为下一步其实NGN在国内不断规模在扩张,以及它的运作不断成熟,因为NGN本身不是目的,他提供多媒体的业务才是目的。如果运营商做NGN仅仅把它作成一TV肯定是没有前途的,所以必须融合在一起。我在IP的平台上我可以提供可视通讯和会议电视,可以上网,甚至可以炒股,甚至可以通过它可以买电影票,到超市里面采购,这个的因此才能IP真正的成熟。IP网络的完善使得这种真正的用途成为可能,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中国电信做IP业务真正的目的可在,关键是我在使用这个网络能不能给用户的服务上是不是得到提升。所以下一步觉得在中国的固网里面,用户对于多媒体业务的需求我相信会不断被激发出来,这个也是相辅相成的过程。多媒体需求的不断被激发也会导致网络的不断更新。比如视频的监控和对全球业务的监控。我觉得会走向一个良性循环,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固网运营商最大的发展方向。这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

  辛鹏骏:要不要给我们解释一下国外一些比较标杆性的运营商在建设下一代网络的情况。

  胡浩:我首先看看全球移动的运营商市场,在今年的第三季度我们公司和全球三大主流移动运营商签署框架,帮助他们实现全面的网络转型,包括中国移动。这样主要是为了能够面对目前现在全网向IP演进,如基于IP的一张网的承载差异化。我们跟欧洲最大的移动运营商合作主要是把它原有分离的网络整合成一张IMS的网络。在中国移动的合作是为其在13个省的网络进行全面的改造,使它具备承载移动的话音、信令等。我们再看固网络的运营商,他们固网络的转型口号在两年前就开始了,我们最早是在两年前和美国的SBC合作,帮他实现了全网的端到端的高速工程的项目,主要是为了实现光纤到户。陆续地又和

澳大利亚合作。因为固网运行商的压力非常大,如果不寻求新的业务发展方向的话,它的业务收入将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固网运营商在两年以前就开始全面转型了。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和65个国家的150个运营商在一起合作,其中包括移动运营商也包括固网运营商,我们的网络转型的项目遍及了国内26个省。

  辛鹏骏:刚才谈到国内的,也谈到国外的网络建设经验和趋势。固网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像其他的一些新一代的网络。我想对这个转型当中新一代的IP网的建设我想请吕总代表我们今天做一个建议,我们国内的运营商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

  吕卫平:代表不敢说,我不能说提建议,我说两条,之所以要谈转型,是大家的温饱快要不能解决了,必须要转型,那么在这个转型的时候,新技术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咱们作为运营商的建设部门,IP网确实要考虑整个承载网的安全问题和质量问题。好在现在已经有这个技术了。你光层面如果断了,没关系,也电保护。现在在我们以数据通讯为主的角度,要运用一些新的技术。包括有运用级的网,怎么样以分组承载业务为90%以上的说法。它的电层面的。再一个是光层面的,现在运营商也很关注这个问题,我们的移动啊,现在也有这些技术。再一个就是说从里面跑的业务来说,应该区别业务。因为IP根子上还是说有一些毛病的,怎么样把这些毛病解决?慢慢就靠区分业务来做。

  胡浩:我想补充一点,除了网络设备本身的功能以外,全能全网的概念是很重要的,如何能够取得现在的网络设备能够实现集中化管理又不影响业务开放呢?集中化管理的好处是可以使得很多网络化的管理非常有效,但是一个缺点是延伸到省里的时候又如何实现集中化的管理呢?另一个问题是用户的自我管理。我发现国外的用户的自我管理看着很重。如果你能让你的用户自我管理做好,你的效率也提高了,现在这个方面也有一些很好的平台。

  辛鹏骏:我想3—4年一度的电信展是对我们对3—4年业界努力的检阅,也是一个未来发展的风向标,各位都是我们的业界的专家,各位能不能用一句话,来说在这次展会上给我们的启示。

  黄达斌:应该说今年的展会上很多的概念在历届都看不到,好象没有太多非常新的技术,就像FMC也都有了,但是有一点感觉很深刻,在今天的电信的网络里面FMC等已经成为了商业的可能了。以前谈了很多年了,但是在商业化方面没有大的发展。但是我感觉这个时机已经来临了,并且它对宽带的提升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包括各种方式的技术已经慢慢趋于成熟化了,这个是我自己感受很深的,其他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刘永春:这次展览比较大的感受是这几年运营商以最饱满的热情参展,这个意味着他们在开放自己的同时,也希望利用这个平台做一个交流,所以我们的展览也是围绕他们来做,要解决他们的最大的困惑——为什么IP转型之后的网络就比原来好一点?能帮我赚钱?我们要有一个展示的平台来告诉运行商为什么。所以我想这次展览最大的感受是运营商跟厂家的互动非常频繁,这一点对未来的发展非常有帮助。像我们马上要和移动、网通做很多的交流在这个会上,也就是这个意思。

  辛鹏骏:胡总,请您谈一谈展会给我们的启示。

  胡浩:我想谈一点,中国的电信业从最早的程控交换机时代发展到今天也有30多年了,真正的大发展从88年开始到现在的18年, 18年的发展和磨炼,我们今天到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就像人活到30多岁要反思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一样,中国的电信也正处于在这个阶段,只要我们积极创新,会迎来电信发展的美好明天。

  吕卫平:我感觉这次展会新的技术确实不多,但是我感觉由于竞争造成的开放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厂家和运营商的交流确实非常多。另外我想中国上3G最后一次最大的展会,也许啊,猜测,所以大家关注的的TD的状况。再一个就是可运营的新的技术,我想应该是一个亮点,最后一个是光纤到家,还有一个专门的摊位,可以更充分的展示。

  黄达斌:我认为此次展会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商用化。

  辛鹏骏:我们也非常感谢我们的嘉宾来参加这个圆桌会,我们每年都会邀请一些专家到我们北京谈论电信发展的趋势,我们今天的内容直接会在通信产业网、新浪网、赛迪网发布。最后感谢中兴黄总、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刘总、胡总,烽火科技集团的吕总的光临。谢谢!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