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厂商签下封口协议 中国3G步入缄默期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22日 09:41  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 曹增光

  本来认为在3G发牌和TD-SCDMA测试方面会有爆料抖出来,结果却是所有的记者扑了个空。在11月15日备受关注的“3G在中国全球峰会”上,一位记者同行抱怨,不论是参与TD-SCDMA测试的各方厂商,还是掌握3G决策权的政府要员,都空前一致地三缄其口,对有关3G的政策和TD-SCDMA放号试用情况采取回避态度。大部分参会者与媒体打起了太极拳。与往届峰会披露一些内幕相比,本届峰会开得平淡如水。

  封口协议

  “中国3G目前已进入高度敏感期,现在乱说话可能会给3G进程造成严重影响。”一位TD-SCDMA联盟企业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记者耳语,这次信产部是下了死命令,所有参与测试的设备商、运营商、终端商都得签“保密”协议,承诺在官方渠道发布消息之前不能透露任何有关网络测试和放号的信息。信产部早提前给所有厂商打了预防针。

  据小道消息称,一些经常在媒体上露面的电信专家也被提前打招呼,更甭提信产部的官员了。在峰会现场,身兼政府层面出席会议职务最高和主管3G标准研发双重身份的信产部科技司司长闻库,自然成为媒体“围攻”的对象。“快了,快了!”闻库在一群记者的围追堵截下,一边疾步向外走去,一边向记者抛出“我用TD-SCDMA手机在办公室打过电话,感觉话音质量跟2G手机一样清晰”等肯定3G技术的话。无疑,在3G大戏即将拉开帷幕的前夜,不仅是有关TD-SCDMA放号的消息,任何有关3G的言谈都变得异常敏感。

  3G峰会恰好赶在TD-SCDMA放号试用后召开,招致外界的普遍关注在情理之中。峰会参与者采取集体缄默的态度也能理解。一位参与TD-SCDMA测试的厂商内部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一些负面消息时不时令TD-SCDMA陷入尴尬,逼迫TD联盟或官方跳出来辟谣。这次索性连正面的消息也不透露了,避免节外生枝。

  3G与4G争议

  在3G政策及牌照被冰封之外,有关3G与4G间的纠葛一直是被广泛争论的话题。而之前北电已经宣布彻底放弃3G,押宝在WiMAX等4G技术研发上。无独有偶,在3G峰会上,信产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曹淑敏透露,摩托罗拉已放弃对3G技术的研究,主攻WiMAX技术。而在中国3G牌照迟迟没有落定的情况下,三星则在韩国以高调姿态推出了4G网络测试。

  中国的电信行业内部开始发出这样的疑问:中国厂商是否应该跳过3G直接上马4G?对此,有专家表示,中国3G正在逐步走向成熟,在与全球技术保持同步的前提下,应该有独立的判断力。因此,中国应该坚持既定的3G演进路线,而不能人云亦云。中国移动首席技术官李默芳在3GSM网络大会上就曾直接否定了“可以跳过3G,直接上马4G”的观点。他指出,技术是线性发展的,但系统是阶梯性发展的。为了开展3G,设备提供商们已经花了一二十年的精力,而4G究竟会采用哪些频率、什么设备,遵循何种标准,还需要花费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解决。

  对于这一争议,设备商可能拥有充分的话语权。中兴通讯一人士告诉记者,在全球领域,WCDMA仍然是运营商关注的焦点,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可圈可点之处颇多。华为在WCDMA方面拥有为数不少的商用合同,而中兴则着眼于重点布点和商用用户拓展。今年8月份以来,华为相继获得西班牙、哥伦比亚订单;中兴通讯也先后公布了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商用进展,其中利比亚WCDMA用户放号已经突破10万,此外,中兴通讯的3G手机已进入欧洲、北美和亚洲发达地区市场,在和黄、英国BT以及意大利、中国台湾等地实现批量供货;华为手机通过OEM也首次进入沃达丰。

  这些都表明,WCDMA仍然处于全球运营商角逐的风口浪尖,而不是像某些人所言已是过时的技术。

  曹淑敏向记者透露,中国的TD-SCDMA正在研发更先进的HSDPA、HSUPA技术,从而逐渐向4G技术演进。同时,中兴、华为在HSDPA和WIMAX技术上均有大量投入,并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二者的HSDPA数据卡在全球已获得了广泛应用,中兴通讯还是中国第一家WiMax论坛成员。

  淡化牌照政策

  “外界对中国3G牌照的发放时间过度关注了,导致中国3G几乎在与时间赛跑。事实上,发牌时间对中国3G来说并不是一条清晰的分水岭。”信息产业部通讯委员会委员吕廷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此前的政府承诺,中国不太可能单独发放或提前发放TD-SCDMA牌照。中国的TD-SCDMA可能会在无牌照的情况下运行一段时间,等商用试用比较成熟或者至少可与另外两个标准相抗衡时再发3G牌照,快则是明年2月份,慢则可能更晚。

  “中国小灵通什么时候发过牌照?但还是做到这么大的市场。”吕廷杰反问。TD-SCDMA完全可以沿袭小灵通的发展路线。目前,从11月初开始的3G放号工作延至中旬才陆续展开,其中保定、厦门、青岛分别放号5000左右,北京的数量是2000左右,上海则暂时按兵不动。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放号还远远没有达到预定的规模,因此,要想拿到试用机,难度比较大。

  “放号的步子完全可以迈大一些。”信产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表示:电信运营商放号当然可以自己定义“友好用户”,比如政府部门、高等院校相关人员,但这种单向的“目标性筛选”排斥了普通消费者的直接感知,未必具有广泛的社会代表性。在青岛、保定和厦门三个网络覆盖完全的城市采取“海选”方式放号更能显示推进TD-SCDMA的积极态度。

  其实,预商用仅仅是国产3G启动的第一步,后续的产业扶持和管制政策必须跟进,否则就会面临很大困难。关于强制异网漫游、结算费用优惠,还有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等,这些都是相当关键的配套措施。而着眼目前,逐步淡化牌照政策,将TD-SCDMA扶上马才是正道。有业内人士如此认为。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