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HSDPA发展战略咨询会专题 > 正文

图文:上海邮电设计院3G设计研究院许锐演讲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11日 20:15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上海邮电设计院3G设计研究院许锐演讲
上海邮电设计院3G设计研究院的许锐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新浪科技讯 12月10日,由中国通信学会主办的第二届HSPA技术发展战略高层咨询会在北京召开。

  下面是上海邮电设计院3G设计研究院的许锐做的“HSPA阶段无线网络部署的难点思考”报告!

  许锐:各位嘉宾下午好!我希望跟各位专家讨论一下从设计方面来看我们对HSPA的一些考虑和看法。我昨天在写这个报告的时候,就在想因为我跟大家的身份不一样,这里大部分都是运营商和设备商,我跟各位打交道的机会都很多,为什么我们的看法和我们关心的东西不同呢,还是从我们的工作大概的范畴和我们关心的内容来谈起,然后讨论一下,因为我在从事3G工作的时候积累了一些关于部署方面认为的难点和一些解决办法和问题留给其他的专家来考虑和解答的。

  首先,整个网络建设和设计的流程,大家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从可行性规划到研究到初步设计到示功图设计一直到验收,除了验收我们可能只是配合其他从规划开始都可以参与,当然竞争是另一回事,总归是某一个设计单位来完成的,一般谈判是在初步设计和施工图设计之前,因为3G牌照没有发,所以只能做一些可行性规划,这阶段讲网络的架构怎样,建网的规模有多大,以及投资有多少,这部分在完成以前应该有一个规模,所以说也是个核心的环节,在初步设计中还涉及到一个选型的问题,比如我这个制式一定是应该选定的,不会到初步设计的时候再选择制式。

  还有就是我们设计行业在建设中会关注哪些部分,应该说是各专业内容组织、与他专业、设计商、政府社会等的交互、相关构造整体设计方案,形成设计视角。我们有从终端到无线接入到核心网到支撑系统再到网管和业务平台,和有对电源的要求,剩下就是土建、铁塔、空调有一些配套,这些东西很琐碎,比如说每一个新的技术制式研发出来了,有可能都会反应到实践上面,从我们工程经验商来说这也是个非常大的瓶颈,除了大家讲用户有什么样的更高速的需求之外,其实真正在公共建设中是个很大的瓶颈,也是运营商投资最多的地方。

  最后对设计单位来说是有经济和财务分析到单项的,首先作为上市公司的财务指标也是需要满足的,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社会的效应。如果我们有什么观点的话,我们在做网络部署的方面,是我从专业的内容组织和其他组织,运营商、设备商以及政府整体方案中形成我们的设计视角。每一个新的技术引起的时候我们这些系统的方案、实现的方式都会产生扰动,

  HSPA是怎样的呢?我主要是讲无线子系统部分,有几块我认为是难点的地方跟大家探讨一下。首先大家看一下这是整个UTRAN的几部分内容,Node B,RNC和OMC-R,说话站点规模,主要是网络质量和建设投资的要素,也是设计前期的主要命题。我提到的第一个难点就是说,建设的方针策略,这应该是一个大网,在建之前现在很可能都不是由哪个省公司或者地市能够从某一个区域的角度来决定的,我想是从整个集团公司有一个统一的定位,比如目标市场是怎样定位的,然后UP值的用户,和开发应用的,还有发展步骤,发展步骤决定了你建设的步伐,以及你分期投资部署的预限,这根本就是围绕一个指标,我们感觉到现在一个难点就是说,因为未来的格局是不定的,我们做这些市场估算的时候不能考虑哪几家运营商是合并起来的,所以说这个预计是比较被动的,这就表现在,就是说对将来的可靠性,比如说是100万还是200万用户,这样用户群的规模和争夺到的用户数都会不同,做这些前期工作可靠性比较低,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运营商自己也会有这样的矛盾。这些导致跟对手斜坡和自身立足的折中。还有经济数据“测不准”,这个也有个相对论的,企业在不同的网络之间,步入数据的城域网之间,可能连运营商自己也不能满足你的预期,严格来说是很难来定出一个确切的数据的,这也是对你的结果造成的不确定性。

  接下来我有了大的策略后,我要发展成一个3G运营商,以后无线网的目标就是根据这个策略来的,比如是哪种速率连续覆盖业务达到百分之多少的覆盖率,各个区域怎么搞的、业务容量等等,指标的制订是服务的重要性的保障,现在基本上没有听到中国的运营商会放弃这个全覆盖率,只是先期布局小一点,如果有弱势存在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我们一定要全覆盖吗?这一点上,尤其是HSUPA上了以后我觉得还有其他的群体可以考虑做室内层覆盖,这也是个策略,终端也是个问题,就是说用户会带着很多终端跑来跑去,我国的移 动运营商比起国外来说不能算很多,但是我们客户对QOS的习惯已经要求比较高了,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怎样协调?怎么对客户宣传是比较合适的?

  第二个难点我谈一下业务模型的复杂化和不确定性,说话我们觉得业务需求难以明确。今天上午一位专家也讲到了,就是说市场的需求不容易把握,用户有什么样的喜好和推出什么样的品牌,即使你推出这个品牌究竟有多大的量不能把握。因为我们现在虽然在海外有很多商用的网络,包括我国的设备商也卖了不少设备,但当它饱和的时候没有用户行为来给你借鉴的。但是运营商的习惯也有所不同。随着个性化服务不断的提高,比如短信。地域上、时间上网络不能动态做优化,这些就决定了对哪些会有影响,比如无线资源开销的控制,就相当于你没有一个目标。大家都说CDMA要提前做部署,一次规划分期实施,现在很难预测到3、5年一直不变,一步步做出来那时候的格局是怎样,从技术上来说,是很明了的,但是从整网部署上说,就成为比较困难的问题,还有分组域的影响。

  对业务这块我们了解不多,只是提出一些不成熟的意见,只是寻找一个参照,要和业务开发联系起来,再有,揣摩用户的做法和公司的宏观运营策略是相关的。是不是要这样做?准则是什么?一个是获益的准则性,这样的资费值不值得?也就是说,尽管我们新的技术可以上下行达到多少速率,但要有运营商有新高技术的这种心理准备。我们每个运营商的用户都不一样,用户和业务是要差异化的。

  后面我谈一下无线站点部署,不能解决很清楚的问题我列了一下过程,通过分析到处于预测环境适配的,最后验证一下你的目标。从短暂能力的考察看,有一个通用的流程,我们认为一个合理的流程理论分析非常清楚,怎么分析上行负载?达到什么情况下什么是上行?达到什么情况是下行?这些都需要准确的算清楚。但是,一般来说,不可能上下行都达到最大,也涉及到双向承载的合理性,实际上会有很多不确定的环节,导致能力的考查方式并不合适,也会有一点隐患,随着有更先进的技术引进的时候这些弊病就会显现。

  指标参数是根据不同的环境而不同的,再有采用的模型都是要求经过校正的。也有一些测试和经验表明,如果一个城市哪怕分了五类,这样造出的模型对你也许并不合适,对一个城市有上千个站的时候把这些东西作为规划的工具用,产生的误差就会很大。而且现在各个行业之间客观的来看,有效性置疑也有,所以,我们也推荐朴实的原则,毕竟从全国来说不全是密集地区。像典型的特征,像农村的地方,个性环境之的重要地点,要一站一校,要参照校正,经验设站、以优化为主。接下来在负载合算里又回到模型上,从应用层来说,3GPP规定四类业务,假设我像左边的一些平台开出来,根据不同的承载特性,最后会转化成承载的类型。再去从每个承载里的比例看每个承载的负载。

  我们知道前面的业务是很难预测的很准,因为业务量如果超越预期的预算,包括在做预算、负载合算的数字难以保证是真的。对指标用的不统一的话会影响到后面的工作。常用的处理是确定上行负载为负50%,即多数情况下是强制为下行首选系统。

  另外,从下行负载合算上,也是有它的不确定性,也有不少问题在探讨,比如坎贝尔、加权等方法,我们也考虑并发的负责状态下,下行负载还是缺乏合理的理论。

  另外,上午也有专家提到关于HSDPA这部分动态资源的分配,动态也很好,可以充分利用资源,最大的问题是数据是多少?毕竟是依据剩余的资源来分给你,这涉及到整个站点有多大整个规模有多少。另外,HSDPA数据信道和R99/R4网络,这些的分工应该怎么做?怎么规划这些东西?如果说只是因为单纯下行的业务量预计不足的话,我们的载频比原来预料需要提前准备。

  我这里有个小小的例子,当你HSDPA的业务量用户会承载比较大的业务量,这跟前面讲的那些都是等效的,我们现在很多密集市区的站距已经是很近了,还有研究TD-SCDMA的近来距离的隐患,这个还要等最终用户上来以后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定论来。

  动态分配当然是动态分配的,我必须在固定好的业务最大局限下已经按这个方案部署好了,不可能动态的调整站距,所以说这是有这样一个极限的。还有初期经过紧急扩容的危险,运营商都希望快速的部署网络,那么建网的量不要太大,可能这样会有紧急扩容的危险。还有 独立和共享载频的再认,这个跟我们刚才所共享的资源和HSDPA是有关系的。多样化的覆盖手段必不可少,但这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只是一个新状况。

  这里我列了一些主流的设备商的进展,就不多谈了。接下来,我再谈一点关于站点选择的问题,现在不只是在上海,很多城市都有,本身建筑密集覆盖的密度就比较大,再有就是站点资源渐进饱和,绿色市容和和谐建设的要求,再也就是争取更理智的政府、社会支持环境,多运营者共建的可行性再论证,节约化设备部署的课题,或有室外型基站等解决方案的探讨。像国外的大型基站放在露天或者楼顶在中国用的还很少,在香港有很多这样的基站是用吊车吊上去的,国内如果放在地面上其有个安全性的问题,近几年宣传比较多的是分布式基站的问题,从接口协议上还是较开放接口用OPEN这种名字描述的比较多,现在CPRI接口是不是任何设备商和基站都能接起来呢?但它还是主要解决部署困难。从CPRI来讲,它是以爱立信为代表的,它基本上是2代里唯一提供CPRI接口的厂家。我国像华为做的比较多了,现在基本上很多厂商都可以提供RRU。

  我原来我们考虑在寻址很困难的时候,采用这种手段比较顾虑两点,这就是它的能力最大能到多少,现在据我们了解,基本上每个下去容量单小区4载频,每个RRU40W,这个我觉得你上了网以后还能用几年。还有一个就是中频光纤的部署,有些运营商还考虑是不是可以大规模做CPRI接口的基站的问题。目前厂商还没有办法超过2个RRU这种配置来提供,最好是可以加扇区,还有光缆的资源,这跟运营商尽快占用市场需要比较谨慎,如果一开始也觉得有很多地方找不到站这样装上去马上就可以装起来,到最后一定会有问题。

  最后简单谈一点关于仿真软件的问题,由于软件仿真的可信度问题,电子地图准确度不是百分之百的,再就是如何合理的判断它的结果,一个是自身的结果,如果同类软件的话只有共同的节录就可以了。最好用统一的软件,这样才可比。

  另外,我讲一点其他的部分,我认为前面是让人举棋不定的一块,下面是室内覆盖,一个是和旧分布系统可行性和工程量有多大,还有切换的边界,如果回到业务量的时候预计有多少业务在室内、有多少在室外。再谈一些RNC的问题,我觉得这比两代的性能翻了很多,但因为开始是服务器版本的设备,到底这个版本承载能力多大,我们都知道这个容量的指标不是共同实现的所有指标,每一个指标都是使它最大的情况下的指标,实际上能力多大是需要考虑的,网络的这种倒挂也是需要审视一下的。另外就是3GPP我,基本上在1X的时候已经进入IP的路线,所以我国也有IP的网络,我们做US的时候是不是可以采用同类型的设备,现在也提出像RRUFLAS(音译)这样的方案额很多,那么共享的开销也会很大。

  其有就是OMC-R的问题,一个是设备接口开放,上层网管的统一管理问题,OMC-R统计指标设置尽可能完备、各厂家统一。这可能对网络的评价很有用。

  最后谈一下基站的传输!主要是业务量和传输手段的问题,随着HSDPA的引入,因为我国两代的基础可能还有一行多协议站支持,还有就是传输不同步的问题,有很多厂家像华为也比较超前他们可以有三套的时钟系统。还有一种就是我对纯属不是特别懂,这样对传输和发展有多少影响,是不是对它们的架构也要及早的考虑。

  最后一点,同时作为一个通讯设计者也作为一个用户谈一点,前面专家所说的见解,我也有一些见解,但不是属于特别专业的见解。这个网址是我读书的时候发现的,我经常会浏览这个网站,我想在座各位都和我一样,基本上12点的时候不会睡觉,有几次我上不去,但后来我才意识到,心理突然有一些感动,突然点开就会有全国上网公约等等,其实把网上去了也就没有问题了。你在买手机的时候会在意什么?现在的经历和以前比起来有什么差别吗?像现在我买电子表不会在意它是什么牌子的,随便怎么样都好。这个世界就是一直在向前发展、向前发展,规律终究是规律,我也不希望我们的行业像电子表处于品牌通用的状态,可能有一些东西也需要我们重视起来,比如说前两天我记得国庆的时候曾经到一条新闻,因为天安门的游客很多,这块的游客收到了短信,可能是人多注意安全之类的通知,我想这样也很好的。说西安跑了一个杀人犯通过西安移 动把犯罪分子找到了的例子。我认为单独考量这样的用户需求不是可以换换思路,原来的古诗叫做“行看流水坐看云”,我看可以变变,“我们可以边走边看与”,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