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小SP抢钱五年一朝垂死 无线公司自曝内幕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15日 13:19  财经时报

  李国训

  谈及几年前的一段往事,成都的廖锋(化名)唏嘘不已。

  “2003年夏天,一个省网SP的朋友约我出来喝茶,他想把一部分股份卖给我,要价100万元。”廖锋很庆幸当时没有下手,因为从2004年开始,国内的SP行业就开始江河日下。尤其在最近中移动新一轮监管铁政出台之后,SP行业更是风声鹤唳,哀鸿遍野。

  “就像是一场梦,到了梦醒的时候。”廖锋如此形容SP行业五年来的命运。目前四川本地100多家SP公司中,已有半数公司面临死亡边缘。“我朋友最近就收购了一家省网SP,费用仅为10万元,更多想转手的SP还找不到买家。”

  而在距离成都400公里的重庆,大量SP也同样在经历生死煎熬。《财经时报》获悉,目前在重庆市通信管理局登记注册的SP有150家左右,但与2004年前的辉煌时期相比,这些SP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已经停业或转行。

  这两个城市只是国内整个SP行业的一个缩影。

  五年一个轮回,这个从2001年诞生起就被称为“抢钱行业”的风光生意,在经历了三四年短暂的辉煌后,如今已冷落到再无新人问津。而数以万计的SP从业人员,也注定了在这次悲剧轮回中遭遇种种阵痛。

  “抢钱行业”的早期

  廖锋最早接触SP行业是在2002年年底。当时他在四川某知名网站接手SP相关业务。他很惊讶地发现,SP行业居然是个不需要任何门槛,也没多少技术含量,轻易就能抢钱的暴利行业。

  “2004年以前,只要你拉上2到3个人,再加上1万元的投资,你就可以申请开家SP公司。”廖锋回忆说,“当时只要是个公司,只要你跟中移动说做什么,就可以拿到合同,就可以赚个几百万。”

  最早成为SP公司的大多是各地知名网站。随后,以前从事声讯台、寻呼台的投机者也嗅到了商机,纷纷转行杀入这个行业。

  “这三批人是早期SP的基本组成部分。”廖锋说,SP目前最普遍的IVR业务和短信业务不过是声讯台、传呼台业务在手机平台上的复制。

  中移动当时酝酿打造的梦网平台,为这些谋图暴利的投机者们提供了绝好的机会。由于中移动缺乏内容和资源,因此它对SP来者不拒,开出的分成比例也相当诱人,仅为15:85。更令投机者们欣喜若狂的是,利用早期梦网平台存在技术以及管理方面的巨大缺陷,SP完全可以私下给用户下扣费单。

  “不用通过中移动,甚至也不需要发信息,就可以直接从用户手机号码中扣钱。那时的SP确实是在抢钱、偷钱。”廖锋说。

  当时,一家刚刚成立的SP的普遍做法是,先通过渠道找到几万个手机号码,再逐一发送用户看不见的空白信息,一旦用户没有察觉,扣费往往就成功了。按照每月30元的最高扣费,这家新SP完全可以实现每月数百万元的惊人业绩。

  为了应对由此导致的大量用户投诉,SP被迫采取更为“保险”的扣费手段。“有的公司会把投诉过的用户列入黑名单,对没有投诉过的用户进行扣费;还有的公司会随机选择扣费,这种做法也比较隐秘。”廖锋说。

  第一次“严打”

  从2002年开始,国内SP数量开始成倍数激增。到2004年,与国内各大运营商签约的SP数量已突破9000家。

  但在这时,游戏规则开始改变了。随着“抢钱”之风愈演愈烈,用户投诉越来越多,中移动开始掀起SP行业的第一次“严打”。

  该年6月开始,中移动连续颁布了禁止短信代收费,统一MISC平台,清理短信沉默用户等一系列“铁血”政策。一时间,几乎所有SP都遭遇重创,中小SP更是危机四伏。

  一个具有颇能说明问题的故事是,上海知名SP美通无线在短短3个月,利用各种“非常手段”冲刺到每月1000万元的业绩。

  该年9月,中移动对其进行处罚,清理掉了100万的沉默用户,导致美通无线被迫裁员,从此一蹶不振。

  同时,SP的准入门槛也在不断提高。信产部2004年出台的一个文件规定:SP必须获得信息产业部颁发的跨省经营牌照,才能在全国开展业务;申请跨省业务的SP注册资本不得少于1000万元,申请省网的SP注册资本不得少于100万元。

  然而,这一切依然没有根治少数SP们抢钱的恶习。不少SP利用新旧平台交接的机会,恶意将用户群的范围无限扩充。“比如只有2万用户的SP,把自己的用户群改成了50万,这样它依然可以向这50万用户进行扣费。”廖锋解释说。

  为了避免被运营商处罚,这些SP开始将更多精力和财力用于维持于运营商的关系。“比如做群发的SP,一般会找运营商的客户部门的领导关照,让他们压着投诉不向集团上报,另外他们还要和数据部门打好关系,不然在业务接入方面就可能存在麻烦。”

  廖锋向《财经时报》透露,从2004年开始被淘汰的SP,大多是因为得不到运营商的“照顾”。

  “运营商在整治SP的制度层面已经相当完备,但它没法控制其地方分公司、负责平台运营的相关公司与SP之间的勾结行为。”廖锋认为,这是违规行为屡治不绝的根本原因。

  垂死挣扎

  2003年,现任广州市久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邓裕强也在广东开创了一家SP公司,2004年,他觉察到SP前途黯淡,便将SP公司转手卖出。

  “当时我们月收入有数十万元,在全省排名在百名左右。要在现在,这样的规模可以挤到前20名。”邓裕强感慨说,中小SP的收入从2004年已经出现明显的下降趋势了。

  运营商不断调低分成比例,进一步压缩SP的盈利空间。

  《财经时报》获悉,目前中移动除了与少数大SP维持15:85的分成外,与其他中小SP的分成比例已改为3:7或5:5两种,某些由中移动参与的SP业务甚至出现7:3的分成比例。

  “政策越来越严,运营商掐得越来越死,抢钱的难度越来越高,业务成本越来越大。做SP已基本没有暴利可言了。”廖风预测说,“到年底的时候,国内近一半的中小SP会被淘汰出局。”

  廖风的依据是,目前四川省百余家SP中,月收入低于2万元的数量就多达50家,占了四川SP总数的47%以上。这些SP基本处于亏损状态。

  “SP最少有5~6个员工,按每人月工资1500元的最低标准算,仅工资开支及税收就有1万元。另外加上服务器、房租等运营费用,一个SP每月的开支至少在三四万元。”廖风说,即使SP的月收入在3万~4万元,也基本不赚钱。

  今年7月中移动连番整治措施的出台,更是进一步恶化了这些SP的经营状况。“SP拿钱的周期一般是三个月,也就是说到10月的时候,这些SP才会知道拿到的收入有多少。”廖风断言说,那个时候,这些SP才会真正考虑退出这个行业。

  但依然有很多SP公司不愿相信,一个“日进斗金”的暴利行业竟然会这样走向尾声。有人在幻想严打之后会出现新的春天,也有人在幻想3G的新商机,也有人在叫嚣着给中移动施压。

  “但是,这些小SP连传统铃声的版权门槛都跨不过,他们还能期待什么呢?”廖风苦笑说,这只是一个垂死的行业。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