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中国电子商务:该不该选择3G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05日 10:48  中国电子商务

  克拉克·邓肯

  BDA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BDA是一家总部设在北京,专注于电信媒体和高科技的专业咨询和研究公司。 BDA网页是www.bdachina.com。

  由于现代数字系统的复杂性,试图创造一个新的“独特”标准和服务在大多数情况下,将脱离现行知识产权,因此新标准完全由一个国家拥有是不可能的。即使是TD-SCDMA,它也面临这一挑战

  克拉克·邓肯@文

  套用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To be or not to be?” 中国正在面临和思考这样一个重要问题:“3G or not 3G?”。争论在谁将获得3G牌照,3G牌照发牌时间和划分区域,什么样技术部署会实现政府官员、分析师、记者、甚至大众多年来心中所想等话题中展开。

  对这些话题的兴趣,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中国拥有4.2亿手机用户,这个数字世界排名第一。而参与新的3G网络建设的资本支出可能会达到数千亿人民币。

  面对这种情况,在90年代末,推出中国新3G标准,TD-SCDMA的构想产生了。TD-SCDMA与先前较具争议性的措施例如WAPI是不同。它是一个在联合国电信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 正式登记的基于其技术竞争对手W-CDMA和CDMA20001X-EVDO等同基础上的合理国际标准。该技术构思十分诱人:如果中国选择TD-SCDMA这种国有且含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那么由此产生的大众化市场将可以节省外国设备供应商和专利持有者近十亿中国版权费的支付。

  中国运营商采购的分散性使外国大设备供应商受益不小。而且,尽管对于国内设备供应商有点晚,他们还是可以平衡国际2G技术如GSM和CDMA规模经济。在国内赢得一些合同之后,中国设备供应商中兴、华为已较成功地获得海外市场部分份额,尤其是亚洲和非洲发展中国家这些在现在有目共睹具有高增长率的市场。

  无论如何,TD-SCDMA仍成为了中国“全国冠军”技术。但是今天采用TD-SCDMA给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问题。第一、中国电信运营商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以及同样具有持牌潜力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将倾向于选择采用已经在其它商业市场采用的技术。对这些公司而言,维护其客户利益和股东的利益(包括中国政府以及公众股东)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采用国内技术的爱国义务。中国设备供应商如中兴、华为宣称支持TD-SCDMA,事实上,他们也积极从事研发、制造这一技术的工作。但将TD-SCDMA加入其目前现有的W-CDMA 和EVDO业务中会增加研发预算,给其与跨国设备供应商竞争施加现实的压力。因此,TD-SCDMA事实上不是保护中国工业,而是给本地供应商提供更多的商业风险。

  这一压力已在最近几个月随着阿尔卡特-朗讯公司以及诺基亚-西门子设备的合并进程而升级。BDA估计,合并后,这些组合各自会有超过250亿美元电信设备销售额,这使大规模的研发预算得以实现。相比之下,华为、中兴2005年的销售收入(实际收入,而不是合同)分别为60亿美元和21亿美元-数字仍很惊人,且包括以人才形式体现的庞大研发承诺,但这仍远远落后于他们新的国际竞争对手。这些设备供应商能承担TD-SCDMA么? 合并后的诺基亚-西门子会更多投入在TD-SCDMA上,还是并后公司新的重点和规则意味着更多TD-SCDMA的投资审查的应用。

  中国不惜一切代价采用TD-SCDMA的需要往往被描述成是“赢-输”的选择。不采用TD-SCDMA,考虑到已经投入的时间和资金,无疑将是一大损失,“胜利”将属于跨国供应商。实际情况是,决定搁置或选择非常有限的TD-SCDMA可能让国内设备供应商和电信运营商受益。让国内供应商集中研发和营销力量在较成熟的3G技术领域,这些公司将实现更多的国际和国内销售。BDA希望看到,一旦3G牌照发出,倘若中国移动不采用任何形式的TD-SCDMA,中国国内设备供应商提供给中国移动的产品份额也可以从今天的不到10%增加到25%甚至更多。在一亿3G商业用户已积极运用W-CDMA或EVDO的手机,且规模经济使手机价格日趋合理的情况下,电信运营商关心的是是否能够不去支出那部分的手机补贴。相比之下, 最终执照发放时间的不甚明确更加剧了TD-SCDMA手机供应商面对需求的不确定性。

  而谈到已建立了“公平竞争”的三个3G技术的竞争方面,实际上,两马已离开出发大门,第三马是早已等候在门前,但没有骑师。因为后者缺乏电信运营商的承诺或客户基础。

  中国3G策略最终的讽刺之处在于,就是 3G 支持的‘移动多媒体’的应用,在现有市场条件下,还不像人们相象的那样受欢迎。当然3G通过有效地利用频谱能够提供更多应用。但迄今的经验表明,最有效的应用是提供廉价语音服务的应用,而非含所谓‘高科技’含量的应用,例如可视电话。

  其实,更有力的创新在先进移动市场,如日本、韩国是诸如移动支付、商业、银行、移动电视/视频的配套应用,在许多情况下,这是并不需要3G的。中国电信运营商非常清楚这一点,如果要在避免过度价格竞争的基础上提供语音服务,3G部署的规模未必需要如一些人预计的那样大,例如重点选择沿海市场,如广东、北京、上海,而不是在全国范围内部署。

  所以如果中国将TD-SCDMA作为 3G优先的技术,问题依旧存在,所谓的“赢”是否真的具有价值?

  中国已正确的明确了将重点从外国直接引入技术转移到技术的研发/创新,而不是制造。,如果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市场,与如华为、中兴、或其他产业中如联想这样的公司一道,这种投资国内企业和企业家的好处将大大被加强。如果重点是要减少“洋”知识产权的依赖,最好的办法就是购买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的持有者,或者促进创新、创造更多的“国内”知识产权。

  其实涉及知识产权方面“洋”或“中”的整个概念就是错误的。一个跨国设备供应商的高层最近对BDA说,现代科技界最适合被视为“布满知识产权的雷区”。由于现代数字系统的复杂性,试图创造一个新的“独特”标准和服务在大多数情况下,将脱离现行知识产权,因此新标准完全由一个国家拥有是不可能的。即使是TD-SCMDA,它也面临这一挑战。比如技术一经采用,由于主要发起者大唐只持有很少(能以数计的最少) 数量的技术专利,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针对设备供应商‘不合理’的许可证收费的潜在可能。简单地说,“由中国制造”并不意味着知识产权本身就是“在中国制造”。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