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田溯宁启航宽带之旅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20日 00:55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冯大刚 周璐 北京报道

  流传已久的田溯宁去职传言终于尘埃落定。5月16日晚11点,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田溯宁辞去中国网通CEO,只保留公司副董事长及董事会企业治理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转而投身于自己筹建的“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的管理和运营,田的CEO职务由原中国网通COO左迅生接任。

  本报调查了解到,2005年田溯宁刚刚提出自己筹建基金的想法时,网通内部高层领导们也曾经不理解田的举动,也没有批准田的辞职申请。但最终,田溯宁还是说服了国资委等上级领导与投资人。

  大网通岁月

  2004年11月,中国网通成功上市,CEO田溯宁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呢?2004年底,在清华大学演讲时,田溯宁第一次公开坦陈自己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上市后田总就很少露面了,去年底集团发文,左迅生任集团代理总裁负责运营。”一位不愿具名的网通员工透露。

  在绝大多数中国公司里,CEO(总裁)似乎天经地义负责所有事情的最后“画圈”,但田溯宁认为他的工作重心应该放在与投资人沟通等战略层面上。于是,他把大部分内部管理工作授权给公司的管理团队,自己去跟潜在投资人、战略合作伙伴谈生意。

  2005年1月,网通宣布以10亿美元收购香港电讯盈科两成股权,双方达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随后,田溯宁进入电盈董事会担任副主席。2005年6月,西班牙电信公司Telefonica以2.4亿欧元收购了中国网通2.99%的股权,并在之后将持股比例提高到了近10%。在这一系列国有企业“走出去”的经典事件中,田溯宁起了主导作用。网通也因此成为中国四大运营商中最富国际色彩的一个。

  之后,田溯宁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了企业家的责任、互联网的发展,他曾表示,目前网通面临的很多问题与其他运营商、其他国有企业面临的问题相似,许多问题并不是替换某个人、某种体制就可以改变的,需要时间自然解决。

  “1999年我进网通时,感觉这个新创立的公司挺有朝气,员工都很认同企业的文化和外企型的灵活管理模式,当时大部分的员工都在外企工作过。”一位不愿具名的网通集团中层对记者表示。

  “2002年中国电信体制改革,网通(控股)与中国电信北方10省、吉通公司组建成为新的网通集团,人称“大网通”。我感觉融合后网通许多方面似有官办企业的痕迹,一些国企的通病也时有呈现。比如,小网通(网通控股)从前强调的是流程管理,而集团则是强调用文件、规章制度去管理,机关的痕迹很重。直到现在,我们内部仍然称部门经理为处长。”上述网通集团中层对本报表示。

  宽带梦想

  知情人士透露,最初网通集团党组书记兼上市公司董事长张春江并不同意田溯宁辞去CEO一职,国资委有关领导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在与国资委、集团党组的沟通中,田溯宁多次表明心迹。在他向网通集团党组递交的筹建基金的沟通信中,其中第一条原因就是自己的宽带理想。田溯宁说,宽带是自己的挚爱和理想,在他看来,通过亚信、网通等公司的多年建设,中国宽带最初的建设高潮已经到来,当前产业已经到了呼唤应用的阶段。在这个阶段,组建一家宽带投资基金将比待在网通更能为宽带发展出力。

  田辞去网通管理层职务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保证“中国宽带产业基金”以独立身份运作。该基金介绍说,如果基金得以运作,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在内的所有电信运营商都可能是基金的合作伙伴,而田兼任网通CEO无疑会引起其他运营商开展合作的顾虑。

  这种猜测并非毫无依据。每年春节之前,六大运营商的高管会有一次聚会。在这种聚会上,田溯宁若以网通CEO的身份与其他运营商的高管谈与宽带产业基金的合作,其效果可想而知——任何人都会表示出对田溯宁身兼两职的顾虑。最终,在基金公司成立之前,在宽带理想和大型国企CEO之间,田溯宁需要做出一个选择。

  田溯宁离任CEO之后,中国网通董事长张春江表示:田溯宁“在担任本公司首席执行官期间,带领中国网通在竞争激烈的电信市场中稳步发展,完成重组改制并成功于海外上市,为本集团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田溯宁终于可以没有牵绊地开始自己的新宽带战争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投资人为自己提供的每一美元都发挥出最佳价值。

  前景可期

  当初和田溯宁共同创办亚信集团的丁健,也选择淡出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投身风险投资。“做风投,是站在价值链的最顶端,对产业有最全面、深刻的把握,对企业的定位、执行力、目标能看得更清楚”,但现在仍任亚信集团董事长的丁健表示,“做风投能为自己的企业寻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更多的机会,帮助企业更好地成长,是双赢。”

  2006年3月30日,电讯盈科披露,该公司将向“中国宽带产业基金”(CBC)投资5000万美元。该基金公司由田溯宁掌控,基金总额约2亿至3亿美元(约15.56亿至23.34亿港元),设立期限为10年。这是迄今为止对田溯宁新事业最准确完整的描述,除此之外对CBC的猜测均不被官方承认。本报调查得知,关于基金的投资人名单及其投资金额,除了来自网通集团的3000万美元,新闻集团、中信资本、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WPP集团也是可能重金投资CBC的主角。

  这家基金尚未公布自己的主要业务,但在5月17日公布田溯宁去向的时候,他的联系人对本报介绍了其三大投资主题:服务于投资者的需求,如帮助企业实现“走出去”和“引进来”战略,帮助电信、高科技和互联网企业的重组以及投资宽带行业内的创业公司。

  所谓“服务于投资者的需求”,明显切合了基金最重要的两大投资者网通、电盈的需要——这意味着,田溯宁离职后,仍将继续充当两大集团之间的桥梁角色,帮助网通“走出去”接触国际资本,帮助电盈“引进来”进入其最渴望的内地市场。

  但网通和电盈并不是田溯宁服务的全部对象。和其他基金一样,CBC也是一家管理不受投资人操控的独立基金,甚至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这些网通的竞争者也可能成为该基金的合作者。惟一不同的是,田溯宁目前仍兼任中国网通与电讯盈科两家公司的副董事长,他创立亚信和长期的电信运营商高层经历使他成为连接运营商、设备商、国际资本、创业企业、政府监管部门的最佳人选,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电信圈子里,这样的信任感弥足珍贵。

  “有线和无线宽带事业,我认为是非常有前景的,也是我很关注的领域,”丁健说,“在未来,我和田总应该还会有合作。”

  在田溯宁白底绿字的新名片上无法找到他的新职务,能够确认的消息只有“中国宽带产业基金”的办公地点仍在网通总部所在地的金融街国企大厦。七年后,田溯宁将再次从这个他无比熟悉的地方出发,继续自己的宽带之旅。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