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雍忠玮专栏周5月16日:TD建网顽固预测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16日 10:01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雍忠玮专栏周5月16日:TD建网顽固预测

雍忠玮专栏周5月16日:TD建网顽固预测

  雍忠玮自语:从业已有多年,青山不再人已老,目前供职某专业媒体,清贫度日;虽一直自认平和,但周围兄弟姐妹皆认为属于愤青。

  人生信条: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5月15日-5月19日,新浪科技把一周的时间留给雍忠玮。------编者按

  雍忠玮的博客 原博文

  TD建网顽固预测

  5月16日 星期二

  前一段时间的短评,探讨TD单独建网的不可行性,引来民族主义者的攻击——在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区别上,TD-SCDMA成为最有效的判断题。

  按照前高通中国区总裁雷鸣的说法,老雅各布(艾文•雅各布)给美国劳拉公司(世界主要的卫星制造公司之一)的管理层描述了一个盒子,说那是“标准转换器”,可以将GSM和CDMA标准相互转换,并由此得了2.3亿美元的合约。这种未经求证的、大胆的盒子预想,即使到现在也没有能够成真。而TD-SCDMA(以下称TD)的发展中,将经历同样的问题。

  TD过于弱小

  尽管早在2002年底,我就曾在大唐电信的大楼北边的一个二层办公室里,一对一请教李世鹤教授,但他并没有让我信服:TD能够依靠自己的优势,为中国开启崭新的黄金时代。

  TD能成为国际标准,与其说是技术的胜利,不如说是庞大市场和政府强硬的胜利。WCDMA和CDMA 2000虽然被很好地隐藏,但业界也都明白,WCDMA属于欧洲系、CDMA 2000属于北美系,而曾经野心勃勃的日本系则因为走了弯路才失策。

  业界说TD的好处,总会提到TDD。然而,对TDD的利用,并非只有TD。WCDMA从技术层面看也可以(双工可选FDD/TDD),连宇的LAS-CDMA也可以,关键是谁去用了。

  中国在TD上的动作,并不见得比欧洲人快。西门子当初也正是一头扎进了TD的深水里,才在3G上慢了半拍。但西门子也没有输,这为它和中国在TD上的合作奠定了扎实基础。

  专家学者们在谈及TD时,更多是期待TD能够承载一种希望:中国电信业从来没有强盛过,而TD给了我们一次机会。更确切地说,TD是我们为我们自己争得的一次机会。我们为这种爱国主义中蕴藏的能量激动,但也不应忽略切肤之痛——TD的弱小过于明显,并不是闭上双眼引吭高歌,就感受不到了。

  大部分想为TD喊冤的人都会提到TD的后发优势和后发劣势——但是我们在为TD在摘取有利的论断、而将不利消息归结为“卖国贼的声音”时,是否能够一直闭着眼睛理直气壮呢?

  建立于2002年的联盟拥有8家理事会成员和18家非理事会成员的规模,而且这个产业联盟只拥有中国企业(且不全是电信类企业,例如联想和海尔)。中国的所有电信运营商,不在其中。

  再看GSM协会,已经建立19年、拥有全球超过670个GSM运营商(一定程度代表WCDMA的现有和未来力量),伙伴会员(全球范围的主要制造商和供应商)也已经超过150家。其中拥有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两大运营商;华为科技是该组织伙伴会员。

  CDMA阵营稍弱一些,但建于1993年的CDG(CDMA发展集团)也拥有超过100家的运营商会员,以及大量的外围设备提供商。中国联通位列其中。

  或许有人再次提到TD时间尚短,那么试想一下,今天的TD,在5年之后,能否达到CDMA 1X现今的规模?在10年之后,能否达到GSM现今的规模?

  高通公司在CDMA领域的实力、野心和贪心,有着同等的程度,这一点从它和中国的谈判就可以看出。在其他所有专利拥有者都愿意降价的前提下,高通的强硬导致了整个谈判的崩裂。尽管有关于大唐TD领域的专利拥有比例仅为7.3%的统计并不一定确切,但是大唐TD在技术专利上是否真的能够绕过高通,在没有打官司前业界仍然不清楚。

  对此,应当有清醒的认识。

  要“安排”而非“支持”

  在TD上,我们(包括我自己)容易有民族的激进情绪,甚至想把高通打发回家,但这并不现实。2006年底,中国通信业就要全部开放了,至少在WTO协议上,我们做了如此承诺。

  中国在TD政治上的支持力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了更强劲的显现——那些批评“政策倾斜干涉了市场”的指责,显得无力且可笑。如果美国是完全市场化的,那么它们在第二代移动通信上,就应该真切地执行TDMA技术路线,而不是造就高通;如果欧洲是完全市场化的,那么它们就没必要力挺WCDMA的同时,对CDMA IS-95报以冷面。

  当机会放在面前时,中国的通信业如何发展,并不需要外来势力指手画脚。

  然而,即使国内主要运营商都扑在了TD-SCDMA的外场测试上,它们仍然是对WCDMA、CDMA 2000牵肠挂肚,如同酒肉和尚啃着馒头、对山门外的杏花村有着最深沉的想念——利益驱使下,这是有凭有据的恋恋不舍。所有中国境内的运营商都想得到3G牌照,但是又几乎都害怕抽到的那张牌上写着TD-SCDMA,如此尴尬境地,使得运营商多年来在TD上的投入总是杯水车薪。

  有评论说,已如履薄冰的运营商无法再为TD添加新的筹码。这样的说法并不可信,运营商不仅没有履冰,甚至正逍遥坐在专列上:相互竞争的假象,无法掩盖共同垄断的事实;运营商不是没有钱,只是没有投向TD的钱。

  现在外场测试的结果,往往是官员出来说“好、好、好”,媒体在背后则玩命曝料;运营商们身处其中,“虽然不言不语”,感受却是“叫人难忘记”,如此前提下,运营商们自然都不愿意独自上前,受TD一刀之割,“死也要和你在一起。”这成为它们彼此照看时的话语。

  说到底,还是需要国家站出来安排“座位”,这样无论是“中国电信同学”、还是“中国移动同学”,无论它们心里是否愿意,都会出于对老师的敬畏而选择缄默,坐好位置准备上课。有专家担心会有外国公司(例如还是高通)又跑出来说,政府应当尊重市场,让运营商自行选择——那么好吧,请你们自己去翻看一下,当初中国联通建CDMA 95网,是否是因为市场原因呢?

  老观点:单独建网不可行

  TD单独建网,牵涉到的不单纯是技术,而且还有经济、产业、甚至国家与国家的贸易与妥协。单独技术组网可以,单独运营商建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前些天中国联通已经表态,外来资本合作CDMA 2000网络的消息确实——相信大部分了解中国联通的人,也都很清楚为什么联通在中国移动之前(那时还属于中国电信)就建了GSM网,为什么又建了张CDMA网络。中国联通的这一举措,也许还包含了进一步完善“全业务运营商”的概念:通过在2006年迅速发展G网的力道,为自己争取到一张WCDMA的牌照。毕竟是在中国,主管部门不太容易眼睁睁看着中国联通G网有“上升(到WCDMA的)空间”,却真的狠心不给牌照。

  中国联通的C网案例,说明了在动辄上千亿投入的“大规模实战”中,妥协不仅不可避免、甚至无处不在。虽然GSM协会说,希望能够和TD联手,建立一个大的3G模式,但是我们也千万不要当真,这只不过是它们为了打击CDG和高通的策略,欧洲运营商也不会就真的善良到迅速采用TDD频段——它们FDD(WCDMA)如何用满,还没有搞明白呢。

  如何实现“单独组网”的诺言,又确保不让某个运营商单独吞食“单独建网”的苦果呢?——方法总是会比问题多,在TD的未来道路上,这一法则同样成立。

  有关中国电信实业将在香港上市,为TD独立建网。这个消息算是有影子的,问题是有分析师就此指出说,因为中国电信和实业关系不错,所以获取TD-SCDMA牌照,并且租用电信实业的网络。这种说法好像有些站不住脚。按这种推论,中国电信去其他运营商那里融资组网,然后再掏钱买融资来的网络使用权,凭白让其他运营商挣自己的钱。中国电信显然不会愿意干这种“先帮别人养鸡、再买别人鸡蛋”的傻买卖。

  TD的单独组网看似可行,但是成本劣势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将会在下一阶段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有乐观消息说,日本和韩国已经将TD-SCDMA纳入到3G战略中了。

  清醒一点吧,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ITU提出3G是1985年呢,20年过去了,我们不还一样没有用3G?写几行字在纸面上容易,要它们真的建张TD-SCDMA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四大运营商在谁建网这个问题上,宁愿催生出一个新的运营商来,也不愿意自己被包袱。因此,即使为了撑门面,中国也会建一张TD网,但那更多还是为了不伤和气,并且也就建一张网而已。

  这张网络将由几个运营商共同建设、共同使用,也共同亏本。

  当然,这也不完全是必然的结果,至少有两个方法能够解决亏本问题:

  1.将成本转嫁给最终用户,就是我们,写Blog的我,和看Blog的你。

  2.把TD网络当作3G时期解决互联互通问题的工具,而工具是只需要考虑投入多少钱,不用考虑产出多少钱的。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