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2006无线通信应用国际峰会专题 > 正文

曾剑秋称中国上3G 不能用标准成熟度来衡量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7日 16:56 新浪科技

  4月27日至28日 2006无线通信应用国际峰会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主题为:“打造成熟应用,推动产业升级”。新浪网为特别支持门户网站

  当日下午,新浪科技在论坛现场专访了北京邮电大学与IT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人曾剑秋教授。以下为专访全文:

  主持人:今天很高兴请到了北京邮电大学与IT经济研究中心的主人曾剑秋作客新浪和通信产业报主办的2006无线通信应用国际研讨会,今天我们将就无线通信应用和打造3G成熟应用为主题,对曾剑秋进行一些问题的访谈。下面请曾教授给网友打一个招呼。

  曾剑秋: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曾剑秋在IT方面有很大的研究,第一个问题请曾教授就3G和国家经济的发展做一些分析和谈一下他的看法,因为3G迟迟没有发牌有很多的观点,有的说没有成熟,不适合发牌?

  曾剑秋:谢谢主持人的提问,这个提问是比较大的。我个人认为,3G为什么重要?就是因为关系到国家的

竞争力,我这几年研究竞争能力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国的现在已经成为第四大经济体,超过英国了,而且这只是在没有按照购买力评价来看,我们是第四大经济体,中国是经济大国是勿庸置疑的事情。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一个强国,我个人认为,现在是一个信息经济时代的,如果是一个强国的话,在信息经济时代,应该是一个信息强国,在信息强国当中,我们知道,通信是以信息为基础,所以我们应该成为通信强国,我们也可以视为一个链条,我认为3G是把中国变成通信大国向通信强国转变的一个桥梁。你是从经济和3G的关系来讲的,就是通过这个桥梁搭起来的,中国是一个大国,要成为一个强国,首先成为一个信息大国,然后成为一个通信强国,这个时候需要3G无,3G是搭建我们国家从通信大国到通信强国的一个必由之路。

  主持人:曾教授,如果我们现在上3G牌照是否成熟?

  曾剑秋:在网上我也看到一些观点,比方说有的说TD—SCDMA还没有成熟,商用还不太成熟,我觉得是一个误判。为什么呢?因为一个技术标准,判断它是不是商用成熟,这个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的。或者说没有标准的答案。一个3G技术要商用成熟,一定是要在实践当中逐渐成熟的。所以说这个成熟,我觉得首先要涉及的范围是标准是什么?在误判的情况下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标准的前提下,我觉得是一个误判。所以我个人觉得,如果中国上3G和上TD—SCDMA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是需要实践来检验的。中国要上3G,绝对不是商用成熟不成熟这个标准来衡量,主要是经济发展需要不需要,TD—SCDMA发了3G牌照以后,肯定会成熟起来。

  主持人:刚才你谈到了我们从经济大国,信息大国,成为一个信息强国3G是一个桥梁,你也谈到了TD—SCDMA的发展,你认为TD—SCDMA在通往信息强国的道路上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或者说你如何看待,如果TD—SCDMA作为桥梁的话,有多大的价值和意义?

  曾剑秋:这个议题在今天的大会上我有一个发言,就是有一个公司的数据,这个主要是把WCDMA,和CDMA2000和TD—SCDMA三个标准的专利情况,前两个都没有中国的专利,只有TD—SCDMA它有中国的专利在里面,由这样的简单的判断我们可以看出来,在3G牌照发放里面,中国应该优先考虑TD—SCDMA。第二个方面TD—SCDMA这个标准是中国向国际电联提出来的,而且国际电联已经承认TD—SCDMA是中国提出的3G标准,我认为中国应该推进它,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提出这个标准,不去推进它,不符合逻辑,或者说我们不用TD—SCDMA这个不正常,人家就会不理解,这样对中国政府的信誉也是一个挑战。所以TD—SCDMA它肯定应该在中国3G的战略当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后一点,既然我们TD—SCDMA有我们中国的专利成分在里面,在这个部分我们在看到一个词就是TD—SCDMA具有自主

知识产权的体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中国推进TD—SCDMA我们怎么控制这个标准,在当今信息社会,也有国家是卖标准的,我们有这个标准了,我们为什么不去推进它呢?所以我认为,TD—SCDMA应该成为是通信大国通往通信强国的一个桥梁。

  主持人:曾教授谈的比较具体,今天通信产业报和新浪在一起做这个访谈,围绕的主题就是TD—SCDMA的核心竞争力和3G的应用,就你看来,3G上马以后,哪些业务是比较成熟的,可以应用的?

  曾剑秋:这个业务提了很多,有的说3G有10大业务等等。上3G以后,我们上TD—SCDMA还是WCDMA还是CDMA2000我认为都有一个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因为3G是一个新的概念,这是一个认识,这是一个判断。另外一个方面,这些业务当中,有的说十大业务,3G是一个标准,你要说成熟的业务也好,或者是具有普遍的业务也好,首先还是话音。其他的一些新的业务,比如说流媒体带来的一些业务,包括视频业务,图象的传输等等方面的业务,都是很快速的发展起来的。但是在近几年,刚开始至少处于2.5G或者向3G过渡的阶段,语音业务还是最主要的业务。

  主持人:在国外3G的发展应用也是这些应用吗?

  曾剑秋:我在英国呆过,我在香港也用过3G手机,在刚开始还是刚开始的业务,首先还是打电话,只不过在打电话的时候质量更加好一点。如果说上3G以后只是为了话音业务,就没有什么意义。上3G关键是其他的一些业务,比如利用流媒体业务带动起来的一些其他的业务,包括视频业务,包括传输图片这个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就你的观察来看,现在我们在互联网上兴起的业务模式,会不会照搬到手机的3G时代。

  曾剑秋:有一些业务有可能。比方说上次在新浪网讨论的无线WAP的问题,当时在讨论的时候,有的专家不赞成收费。实际上我个人倾向于多样化,就是这个市场觉得可以,你觉得免费就可以免费,企业觉得免费就免费。实际就是由市场来决定,3G上马了以后,会取代一些业务,包括打电话。我觉得在互联网上一些商用模式,逐步的应用到3G当中是可以的,比方说利用互联网的经验,互联网刚开始像新浪就是风险投资,在开始起步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怀疑它存在的理由,都认为这是商业模式做出来的,但是看我们的新浪网,在国内门户网站当中发展的也是非常快,新浪已经盈利了,而且越来越多,这些都是好事情,我们为新浪走出一条成功的商业模式而感到高兴。所以我个人认为,3G的业务起来以后,有可能运用到互联网的一些模式应用到3G当中。

  主持人:曾教授,今天我们还围绕TD—SCDMA,这个标准是我们一直很关心的,因为它是我们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您认为TD—SCDMA在核心的竞争力与WCDMA、CDMA哪些方面占有优势?

  曾剑秋:我觉得从技术方面看,频谱应用比较高,这是比较特别的一方面,我今天演讲的时候也包括这方面,我自己也研究过3G,研究过几个标准的比较,我们做过一个研究项目,就是对3个标准做过技术方面的研究和市场的调查。的确TD—SCDMA在频谱方面有很多的优势,所以我概括了六个方面,频谱利用有效,支持多种接口,业务需求灵活、兼容传统系统、单位成本低廉、系统性能稳定就是比较顺口的六个方面,这是TD—SCDMA技术方面的发展有自己的特点。另外还有一些方面,就是我今天讲的,还有产能,还有TD—SCDMA在实现HSDPA也有一些新的进展,也就是说TD—SCDMA完全能够运用我们现在这种3.5G的一些要求,就是HSDPA这样的一些技术。

  主持人:TD—SCDMA现在有这么多的技术,有这么多研发整合的优势,3G时代国家肯定会在TD—SCDMA给予一定的支持,在3G时代我们要建设TD—SCDMA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只是看到这些技术上,我们要把这个标准建成事实上的标准我们需要做哪些努力?

  曾剑秋:目前3G牌照发放,有两个大的方面,一个是政策,因为3G牌照的发放和TD—SCDMA是不是商用研究已经有很多年了,我们从二十一世纪每年都在说3G,但是实际上我们都在期盼。我的个人的观点就是3G的产业政策要做好,从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对未来移动通信市场运用3G的政策对我们的产业的推动。

  第二,这些标准在推进过程中都需要实践来检验,我不大赞成三个标准中TD—SCDMA是不太适合于商用。因为对任何企业来说,我们上3G以后,三个标准都需要在实践过程中逐步成熟,所以在推进过程中最主要的是检验,尽快的通过实施,各个产业链上的企业一起通过实践把这个推动起来,让这些标准在实践中成熟起来。需要实践当中产业链各个层次的各个部门一起来推进。

  主持人:我们真正到3G时代,TD—SCDMA在市场竞争当中的核心竞争力有待于实践。

  曾剑秋:一个是研发,一个是产能,另外一个就是出现一个新技术不断的融合。就是在使用TD—SCDMA当中如何出现一些新技术。

  主持人:现在有一些专家提出TD—SCDMA先发牌照,有助于TD—SCDMA在市场竞争当中的处于优势的定位。

  曾剑秋:首先我不知道TD—SCDMA是不是优先给发牌照。我觉得3G牌照的发放首先从国家产业层面上去进行评估,去掌握合适的时机。我觉得国家对人民币的调整尺度的把握是比较准的,3G牌照的发放我觉得是一样的,类似人民币调整一样,要掌握时机。是不是要先发,发放给某个企业,这个是不重要的。将来发放结论肯定是国家像人民币调整一样是一个决策过程,所以我觉得争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没有从很高的层面去理解这个。如果从企业的层面上很难理解牌照的发放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我个人了解的情况看,我们国家会站在很高的层面上做出非常明智的决断。

  主持人:TD—SCDMA在3G时代的应用和发展,包括核心的专利方面,刚才曾教授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也提到,我们TD—SCDMA里面有别人的技术,而别人的标准里面没有我们的技术,就是专利方面您是如何看待的?

  曾剑秋:我在今天有一个发言,有一个数据,就是三个标准在专利情况的一个数据,我认为可信度是比较高的。我们只有在TD—SCDMA才有专利,而且份额并不是特别高,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如果中国在WCDMA和CDMA2000都占有专利,占有很高的专利这是不正常的。这是我的一个判断,我们通信技术,特别是当代的通信技术,跟国外比起来还有差距,还是要学习国外的技术。我们在发展中,不要忘记一点,我们在通信技术方面我们是一个大国,但是还不是强国,在通信专利方面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自主创新,所以这是一个正常的方面。反过来说,在TD—SCDMA里面我们有专利,在网上说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标准,这个是很高兴的事情,正是由于这一点,将来中国推动把握3G标准都会提供帮助,所以就是从这样的基本数据出发,我们也要推进TD—SCDMA。

  主持人:谢谢曾教授。

  曾剑秋:谢谢。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