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手机业退出制存难题 专家称应类似黄牌警告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6日 10:52  中国经济时报

  实习生 薛娟

  海尔电器打算不玩手机了。

   在日前发布的公司公告中,海尔电器表示准备将亏损的手机制造业务出售给母公司海尔集团,现正与后者进行协商及讨论,有关方面尚未就此签订协议。

  在公告中,海尔电器并没有公布将手机业务剥离的真正原因。有关业内人士指出,剥离手机业务主要因为该业务表现不佳,影响了海尔电器的业绩。据海尔电器2005年9月公布的中报显示,手机业务营业额在2005年上半年,大幅下跌约51%至8.14亿港元,经营亏损达6570万港元。

  与海尔电器打算不玩手机传闻呼应的是,易观国际在4月13日发布的移动终端年度报告中显示,国产手机市场份额持续下滑,现已跌破30%。

  而在近日召开的“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高峰论坛”上,信息产业部相关官员透露正在建立手机企业退出机制。信产部科技司质量监督处马民称,“现在有核准制,同时也要研究退出机制,经常贴牌或投诉很强烈的相关企业要退出。”

  厂商:态度不一

  去年11月,一则“信产部酝酿手机‘退出机制’,未来3年将有20家国内手机厂商退出市场”的消息,在业界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众多手机厂家对“手机企业退出制”明显采取了一种拒绝的态度。波导股份总经理徐立华认为,酝酿手机退出制实际意义不大。国内手机企业目前日子不好过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正规厂家之间的竞争过于激烈,而是大量贴牌机、“黑手机”和水货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对于非正规厂家,他们的进入本来就没有经过行业主管部门,而即使真有退出机制也无法约束到他们。他认为,问题的重点是要打击业内不规范行为,为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赛迪顾问消费电子咨询事业部分析师张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对实施手机企业退出制表示了肯定,“现在国内有50多张牌照,手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使得一些有实力的手机厂商也很被动。如果实施手机企业退出制,则有利于手机厂家的发展和资源的合理利用,且能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对于某些手机厂商将日子不好过的原因推给黑手机之类,张琰并不完全认同,“国产手机还是要把技术和质量搞上去才能生存。据我所知,去年某手机厂家在铺货时返修率就达到了60%。”

  青岛海信营销有限公司手机推广部总经理姚龙国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施手机企业退出制完全有必要。”他强调主要是因为有些企业拿了牌照不作为,而是采取卖牌照或者给没有牌照的厂家作贴牌,给黑手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扰乱了整个行业的秩序,使得国家牌照核准制失去了意义。

  “贴牌手机在业内太普遍了,现在不是很流行五码机和三码机嘛!”姚龙国透露,有些手机厂家在正规渠道销售的产品也不排除贴牌的可能。

  据了解,“五码机”是指合法的OEM产品,从关税的角度来说,因为“五码机”是逃税的,所以是水货。“三码机”则完全是水货。

  至于哪些企业应该对其实行“退出制”,姚谈了谈自己的看法,“一个是规模特别小的企业,拿了牌照不生产;第二个是通过卖牌照贴牌收费的手机厂家。”

  “以前非法的东西现在好多都合法了。”对于混乱的国内手机市场,姚的语气中多少透着股无奈。

  另一方面,面对国产品牌手机市场份额已跌破30%的严峻形势,长虹手机当家人——原TCL移动总经理在日前却放出豪言:今年年内就会有1-2家国产手机品牌超越摩托罗拉,进入中国手机市场的前三名。

  想进入国内手机前三名的手机厂商不在少数,联想移动便是其中之一。联想移动今年给自己定下了超越三星力争第三的目标。面对外界日盛的国产手机阵营走衰论,一向不问国内手机“绯闻”的联想移动总经理刘志军在联想2006战略发布会上表示,手机厂商如果没有可持续的比较优势,肯定会被市场所淘汰,这个规律不仅存在于国产手机,而是放之世界而皆准。

  “无论从PC还是家电的发展过程来看,国产手机最终肯定会成为国内市场的主流。”在刘志军看来,现在国产手机阵营需要时间和外界的耐心,而非其他。

  也许正因为有总经理刘志军的底气十足,联想移动市场部有关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给出了以下的外交辞令,“是否对手机企业实施退出制,应该按照市场经济规律来调整,高度市场化竞争中会有无形的手来调控。”

  专家:退出制应类似“黄牌警告”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对于国家是否正在研究手机企业退出制,我并不清楚。”

  而在去年,陈金桥对手机企业退出制给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手机生产由‘审批制’转为‘核准制’之后,产能急剧扩张,应当设立一个‘退出机制’,保证产业的健康运行。‘退出机制’是目前我国手机产业存在的政策缺口。如果真的实行‘退出机制’,也应该类似‘黄牌警告’,而并非政府的直接行政干预。”

  对于国家信产部是否正在研究手机企业退出制,刚在“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高峰论坛”上提出要研究退出机制的信产部科技司质量监督处马民,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却转了口风,“现在谈手机企业退出制,其实根本没有实际意义。目前中国的手机行业已经相当成熟,如果企业亏损,自然就会退出市场。”

  这些自己退出市场的企业包括因资金断裂引发危机的中科健、因债务危机引发资金链断裂的熊猫和易美、因工厂被封导致生产停滞的南方高科、因渠道管理混乱导致危机的迪比特以及因市场反应迟钝无奈退市的三菱、松下和东芝。

  “现在的手机企业完全是自生自灭。”马民如是说。

  之前业内对手机企业退出机制的大致设想是,信产部根据市场情况设定行业中最小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和产销率,设定企业合理生存的最低规模,每隔一段时间对手机企业进行评估,如果企业达不到信产部设定的最低规模,将被勒令退出。

  “退不退是企业自己的事儿,手机企业退出制并没有行政上的约束,所以实际根本没有意义。”马民强调。

  去年那场“信产部酝酿手机企业退出制”传闻最后夭折,后国家发改委派人出来辟谣:目前尚未考虑针对国产手机厂商“退出机制”设立规定和政策。对于此次手机企业退出制的再次提起是否又会被否认,马民表示,“去年国家发牌照发得比较厉害。”关于这一问题,赛迪顾问张琰同样解释说,“如果去年提出实行退出制,市场波动会比较大。”

  对于之前提出的“经常贴牌或投诉很强烈的要退出”的发言,马民有点无奈,“到现在其实也没有认定谁,也不好认定。抓住了才好说。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抓住一个,关键是谁去抓啊!”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