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专家激辩免费WAP专题 > 正文

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文字实录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1日 17:34 新浪科技

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文字实录
图为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现场

  4月21日下午1:30,由新浪科技、通信世界杂志及SP论坛联合主办的“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在理想国际大厦19层举行。

  以下为讨论会实录:

  主题: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

  地点:国际理想大厦新浪总部19层1会议室

  时间:2006年4月21日下午1:30

  主持人:各位嘉宾,大家好,欢迎大家今天光临我们新浪参加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研讨会,我想今天的内容主题大家都非常清楚,我们主要讨论免费WAP网站商业模式。最近一段时间这一话题是相当的火热,我先引用一点数字给大家抛砖引玉。根据相关的调查数据,现在免费的WAP网站站点已经达到了51000家,其中拥有独立域名的站点1100家,通过建站系统建立的非独立域名的站点大概在四万家左右。另外一个统计,就是在中国移动的流量中,有相关的WAP网站,根据他们的统计就是独立WAP流量目前已经占到总流量的93%,剩下来的就是中国移动的,只有7%,所以在座的从事独立WAP网站的人士还是不少的,说明你们对移动梦网的冲击应该说还是非常明显的。

  当然,我们今天不是专门讨论和中国移动的关系,我们今天主要讨论的是WAP网站到底应该怎么生存?因为最近通信世界的社长总编项立刚先生发表了一篇观点,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我看在座的很多,有像项方伟,都发表了很多通过博客等各种形式展示了自己的观点,今天新浪组织这个会,研讨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由项老师的文章先发起的,所以先请项老师谈谈。

  项立刚:站着说话不腰疼,过来的时候,很多人说肯定会吵架,其实我不觉得,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因为我也要做这个事情,我要是做这个事情,我就有一个想法,我要做这个事情,我们怎么做?我们怎么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理念,在这样的情况下把这个事情做好。我们经常说一句话,叫男怕干错行,女怕嫁错郎,你到这个行业,这个行业的理念、各个方面都有问题,你就很难发展,这个行业就没有前途,到这个行业前途发展的空间非常好、非常大,这个行业就有机会,我们就可以做得更好。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一个全新的行业,虽然以前很多人做了,但是这个行业没有充分发展,是我们正要发展起来的时候,这时候就存在一个定位规则的问题。规则定的好,我们这个行业就有很大的空间,规则定得不好,我们累死了,可能我们也赚不到钱,我想在座的极少数人、大多数人做这个事情不是说有雷锋,不是有很美好的想法,而是想到赚钱,这是一个商业行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牵扯到一个,这个行业要定一个什么样的理念,定一个什么样的规则。这个事情对我们中国人特别需要,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大家说说,现在我们中国人在欧洲,不受欢迎,为什么?人家举例子说卖皮鞋,西班牙卖皮鞋20欧元一双。我们的企业,我们生产的产品,你要卖18块钱一双是不行的。

  欧洲人它的游戏规则,所以它的工厂的工人是有福利保障的,随便开除工人是不可以随便开除的,各方面有保障的。中国的浙江老板来说,说一双鞋6欧元,最后的结果是整个的市场规则被破坏了。所以,人家烧你的鞋,没有人同情你,因为你是不顾规则的。我们凭什么一双鞋6欧元?靠压榨我们的工人,他们没有任何的社会保障,一天干20几个小时。所以我们定一个新的行业,形成一个规则,形成共识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时候为谁?是为了我们自己。这是我为什么要说这个事情。

  第二,我为什么说基本上从我的观点来说,我反对免费这个基本的理念,为什么?免费大部分基本理念是从互联网上来,互联网10年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什么样的模式呢?基本上免费靠互联网吸引人。第一,互联网今年是取得了很好的发展,是我们社会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今天我们和新浪网举办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价值的,毫不怀疑。但是互联网是否达到了今天的高度,还是在这个行业内该做的东西呢?我认为没有。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自己做媒体,互联网从所有的媒体载体中目前为止最好的。我们说电视,电视开始做的时候是广播加电影,但是电视很快发现了广播加电影是不行的,电视就做了很多适合电视的东西,发展的情况非常好,速度发展非常快,这是电视整个行业的情况。但是互联网一直在这方面没有做好,虽然我们有很多的互联网服务,这个我也承认,是有发展的。我们看看网站是怎么做新闻的,大部分的新闻是把传统媒体拿上来。互联网的新闻应该是多媒体的,应该是有互动的,这些没有做到。为什么?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们互联网该拿到的收入没有拿到。电视为什么不同呢?电视就不一样了,在欧洲电视是收电视税的,收电视税把这个税的钱首先拿给国有的电视公司,让他们来发展,然后整个欧洲发展,欧洲的电视是靠广告吗?不是。中国的电视怎么发展起来的?中国电视的发展是国家的组成部分,

中央电视台那个楼是国家盖的,不是我们自己盖的。这个含义,要把互联网免费的东西完全搬过来,这个还有发展的空间,是不够的。

  刚才我问吕老师,我们在下面交流,我们对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错误的判断,这个错误的判断是什么?以为广告可以拯救互联网,就是说在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模式是我们提供免费的内容你们就来,聚集人气,然后就做广告,这是很大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样,我靠广告度日的,我在这个圈子里是数一数二的,通信行业是中国很好的行业,这些企业是他们出的钱做广告的。广告是好做的吗?中国到底有多少广告?有了互联网,我们的广告量就增长了,有了无线增值业务,以后我们做手机的内容,我们的广告量会增长吗?如果广告量不增长,我们还做吗?现在这个盘子到底有多大?不知道。吕老师说广告占GDP的1%,我不能认同,我跟孙晋(音),全部把平面媒体、广播、互联网把各种传媒加起来,可能超过过500亿,500亿是什么?是华为的一年的收入。我们要做一个东西,我们这个东西就这么做?

  所以,我是想,我并不认为说我们现在做一些东西,用的是免费的办法,用一些东西吸引人来,这是错误的。就像我开的餐馆,大吃特吃不收钱,没问题,过三天怎么办?打八折。不能说来了以后永远是免费。我说免费这个道理是什么呢?说我们这些行业这些人,我们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到底我们的收入会在什么地方?什么能够给我们带来收入,还是会带来很大的空间?我们怎么把它用好。我给大家举个例子,电子邮件的商业价值是不是很高?比短信肯定要高很多,我们这些人正常处理业务肯定是电子邮件,除了有一部分是企业电子邮件,很多人用的是公共电子邮件。举个例子,我每天收到500封邮件,有490封是垃圾邮件,我需要有人帮我去屏蔽、帮去杀毒,帮助我去处理,我一个月掏10块钱行吗?不是说我们掏不出这个钱,最后的情况是什么?这个东西是免费的……。把我们所有的这些免费的理念传给我们自己,我们都不免费,然后把整个的理念传给我们的客户,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是我们会没有体制,然后我们的这些东西本来把我们的收入做高,但是做不起来。所以从这个里面来说,我希望我们说免费是只一个理念,是我们共同的大家感觉到,不能把免费的理念传给我们的用户。让我们的用户觉得这里面的都是免费的。在这里面,可能很多事情是需要细化市场,不同的东西要不同的分类的。不多说了,然后再这里再说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在这个领域牵扯到可能很多人很敏感,一说就觉得我是中国移动的代言人是代表移动说话,说实话我不是代表移动说话,在某种情况下,我可能跟大家情况是一样的。如果假如不免费,未来我们的产品这些定价,运营商收费我们没办法,服务的部分应该由我们自己来承担。我提供的信息很少,但是信息的价值很高,我这个信息是提供大众的,价格就很低。不应该弄成一个包,然后运营商定价,然后很下工夫,就没法再做,细化的东西我们专业人士没有办法做。我想就是这样一个基本的情况。

  在这里面,我希望最好能够有更多的运营商,我们在这里面通过它取得比较好的定位,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做了一个业务,最好能够介入进来,有谁来进行选择?说运营商就有这个选择权。我觉得这个事情不行,运营商并不了解业务,做网络、做业务平台不错,但是不能够他自己来选择,很多运营商不能这样做,你说这个问题很好,他说不好,然后觉得你不应该。这个我要自己决定,然后市场上去不行,我自己认了。这个东西不能让运营商决定。

  然后说一下管制,我们大家想一想,我们现在一说到管制的问题,我们很多人很敏感,或者很多人很反感,中国移动在做管制,弄得我们很不喜欢。第一我同意,确实是管制。第二这个东西怎么来的?想一想我们最早的中国移动做移动梦网是什么?我提供平台、我收费,你们怎么干跟我没关系。做完了以后是什么呢?我说实话,咱们大家就是宽频,做完以后,大量的投诉,国家的有关部门就说把移动梦网给换掉。这个时候移动网怎么办?我不做管制可能就关掉了。事实上我对管制的理解,第一我还是想,我们在这个行业做,我们得受管制,说我们不受管制,我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有这样的东西。第二,管制不应该由运营商管制,应该由国家部门来管制,运营商肯定是想多赚你们的钱,只要你们没被打击,不被清除出去,他愿意这么干,运营商不想把你们弄出去,他们没兴趣做。

  对运营商来说,运营商一定要认清自己的地位,运营商做了以后大家都知道,信息卡做不了这种。它的体制、它的思路、它的办法不行,运营商不应该做内容服务,运营商在什么?在于通道、网络体系、平台。这些东西做好了,可能对我们的行业发展就会有价值。我说的比较多了,我不占用大家的时间。

  我的总结是,我们要有一个清楚的理念传达给我们的消费者,这是第一个,第二我们这个行业我们很多人做这个事情,我们要相互联系起来,我们要有一个共识,有一个规则意识。中国人最不讲规则,我在这个行业见得多了,做彩电,说不能降价,5000块钱,一回头3000了、再一回头2000了。我们通信行业做一个光缆,现在弄的卖光缆跟卖面条一样,特别亏钱。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大家都过不了日子,弄得我们自己过不了日子,我希望是什么呢?我们大家有一个共识,就像以前做电子邮件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新浪要收费,搜狐看了以后也要收费,大家都收费,最后的搜狐的做法是我就不收费,容量还要更大。搜狐叫什么?叫逼死新浪,干死自己。你把新浪逼死,自己也是受害者。我希望大家有一个共识,我们做的服务是有价值的,我们做的服务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就要做到该收多少钱,这里前期有一部分东西提供一些免费的东西,让大家更多的人来感觉,这是没有错的。比如一个旅游网站做旅游信息是要收费,那是瞎扯。我卖的是什么?是服务,我可以定机票、定床位,这些收费就可以。我觉得这就是服务收费的意义,收费的方式是各种各样的,包括我们自己是不是可以积累一些,积累一些收费平台,甚至大家结合起来一起做一个收费平台,如果能做好也可以。我觉得不是什么困难。但是在这里面的所有东西有一个基本的理念是什么?不能说我们不收费,如果都收费我也不能认同。但是我们千万不能给我们未来的用户传达一个概念,以后这种业务都是免费的,以后一收费,大家就开始骂你。他收费,我就不收费,闹到最后大家都收不了费。互联网如果没有业务,包括我们几大网站,我们门户网站能不能顶过这个冬天。我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一定想办法赚到钱,慢慢熬过去。像我做这个杂志,几年前还很小,我咬住牙、顶过去,现在我过得很好,在行业里我混得还挺不错,我希望大伙都能赚到钱,就皆大欢喜了。结果看到你们都赚不到钱,对谁有好处。我觉得我和大部分人的基本理念是一样的,当然在这里面说到一个具体的问题,我们肯定是有分歧,肯定有不同的看法。到此为止。

  主持人:项老师用钱来吸引大家赞同他的观点,但是他根本一点我看大家也都理解,就是规则的问题。WAP网站就是说应该是免费的模式还是收费的模式。项老师的博客上也写了,大概意思是消费习惯非常重要,如果你一旦把消费者培养了免费的消费习惯,将来收费基本上无从谈起,我看他的博客中主要是从互联网的经营模式中总结出来的,大概意思是不能把互联网的那一套拿到移动网领域。对于互联网这一套的话,我想今天来了一位特别有发言权的,就是咱们国家现在还比较有名的著名的互联网分析师吕伯望先生,他原来的名字说句实话大家都很清楚,叫吕伟钢,最近改了叫吕伯望,名字更好听,下面请吕伯望先生发言。

  吕伯望:我确实喜欢这个名字。另外一点我做了一个C2C的调查报告,特别忙。我想很多在座的各位比我更有发言权,我听项老师说了一个基本理念,他的基本理念刚才我们私下讨论的时候已经承认这一点,我和项老师之间存在的基本理念上的不同。

  首先把免费作为互联网的一个原罪,这个事情我不认同,免费这个事情不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才有免费的方式的,免费实际上最早的时候,就是任何一种商业活动都有促销,你到商场买东西,我可以免费送你一个东西,拿回家免费用一用、试一试,这是一种情况。在中国,互联网免费谈得更多的,实际上有时大家指的是Copy的情况,我相信项老师指的免费更主要指的是互联网作为媒体的时候是不是免费。

  项立刚:互联网是这样,一个基本的理念就是免费,促销是收费,然后一段时间内可以促销,刚才我说了,大致上不收钱,基本领域是免费。我觉得这个不能接受,促销我能接受。

  吕伯望:你不同意的是互联网可以几年免费,但是可以几天免费。我先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的股票市场,股票市场最早一个企业之所以能够发行股票,之所以能够有投资者去买它,是因为看中了它每年会给他分红。作为企业上市发行股票的时候,必须跟投资者保证每年给他分红。但是微软从上市那一天,到现在为止20、30年的时间没有分过一次红,那为什么这个概念就变了呢?股票市场就是本来投资者指望得到从公司的分红部分得到回报。但是,假如二级市场已经发达到可以随意地把股票买进买出的话,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股票买卖从中获益,已经不太在乎公司是不是分红的问题了,公司要发展需要资金。以前必须跟投资者分红的情况下,存在一个很大的矛盾,我需要资金,但是我还必须保证分红,我把我的利润首先分给投资者,然后我再向银行借款,这不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吗?所以互联网的免费实际上就是最主要的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一个免费的原因是因为中间有风险投资者介入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有了钱,我可以免费做几年,然后再到我上市之后,我已经摸准到一种盈利方式了,一种收入的方式,慢慢讨论收入问题。

  以前我们小农经济的时候,或者是工业化初期的时候,我要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必须靠自己的资金。就像项老师刚才说的,做一份杂志,靠自己一年一年挣来的钱,再投入才能发展。但是到后面,其实不是互联网时代,最早的IT时代,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风险投资、投资公司这种形式诞生了,就是说我发现什么事情,不能只靠自己的钱,已经有人认同我的理念、我的商业模式向我投资,我就可以一下子做大一些。所以免费这个事情实际上是一种商业模式当中,就是把模式外延扩大化了的。我在想这种免费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有一点像数学上的发现了零一样的重要。以前发现了零或者有了负数的概念,有一个数学家在几百年前在计算当中开始使用了零,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的经济活动当中出现了一种免费的模式,实际上就相当于在数学运算的时候我们把零用起来了。

  有了零以后,这个零应当当做是任何一个数字当中的其中一个选择,就相当于项老师说的价格高低,项老师说价格高低是可以调整的、可以选择的,但是为什么零就不能选择呢?免费就不能选择呢?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会说我做的所有的事情是一辈子免费,除非他要做的是公益性的事情,他肯定指的是我现在的免费是要为未来的更高的盈利平台上的盈利做准备的,我选择零,就只是我的定价当中的一个选择而已。这是互联网的原罪问题。

  项立刚:我插一句,刚才说了微软为什么不分红,但是股票还在上市,因为微软有一个基本的东西,它保持了很高的利润在增长。如果连利润增长都没有的话,它的股票一下子就没有了,不仅是分红的问题,包括刚才您说到,你可以现在免费啊,我是同意的,但是基本理念都是免费的,我们的用户认为这个东西就应该是免费的。就像电子邮件。

  吕伯望:我说一下,首先这个免费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不是绝对的。也就是说,我现在的免费是为了将来最大的盈利,就像微软可以卖钱。Google在三年以前还没有定出搜索概念的时候,为什么还有投资者向它投钱,Google我们外人看来免费的商业模式,它存在着未来收费,而且更大程度上已经集聚了大的用户规模以后,一个更高水平的盈利,免费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第二个问题,项老师提到的对现在的互联网发展水平不太满意,就是互联网1亿多用户和手机的4亿多的用户相比较的问题。互联网收费的话,可能比现在发展得好,这两点我不是太同意项老师的观点,第一个观点是手机发展到4亿和互联网发展到一个亿之间首先是不可比较的,刚才我和项老师在私下探讨的时候也提到过,第一互联网的相接费用比较贵,一般我们的老百姓承受能力还不能达到手机终端承受能力,第二互联网的操控能力不高。第三就是手机这种通讯需求,在我看来用网络需求理论来看,手机的基本层次的需要,首先要满足基本层次的需要才可能满足互联网的需要。

  项立刚:有用更重要,而不是免费最重要。

  舒华英:插一句,首先1亿和4亿,首先搞清楚一个基本的概念,4个亿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是通信消费,互联网基本上是信息消费,可以这么说。通信消费和信息消费的内涵和价值取向、趋向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问题要搞清楚,你们不用争了。

  吕伯望:手机的需求就是我们用的ARPU值来说的话90块钱,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互联网每月的包月就超过90块钱,更不要说网上还有其他的消费。我们不说这个问题了。

  刚才说到互联网不满意,另外,假如互联网一开始发展起来是收费的话,是不是比现在免费的互联网发展模式更好呢?我也不赞同,实际上我们免费化、收费化之间可以对比。收费化,除了股票等等以外,更多的是收费的东西对我们更有用,还是免费的东西有用。

  参会者:免费的东西是自己的东西吗?

  吕伯望:WAP这个东西我了解不多,但我想主要还是像新浪网互联网资讯的…

  参会者:我能够理解,比如我找来的新闻免费提供给用户可以,但是这里面发现,全是别人的东西我拿来以后提供给别人,这是不能接受的。

  吕伯望:我们互联网免费按照项老师你今天的主题,不是说你跟新浪算帐不算帐的问题。

  舒华英:到底互联网,你讲了半天我还没有听清楚,互联网投资回报规律是什么?这个问题要搞清楚,无论你采用促销手段、免费手段这是一个问题,到底我互联网我投资以后,它的回报,我们投资以后必须要取得回报,这是竞争规律。投资回报规律是什么?还有这位先生提到的,在互联网上我们用了很多的信息,这些信息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知识产权如何去定价的问题,这是以前我们没有触动这个问题,如果要触动刚才这个问题,是你自己的知识产权免费还是拿别人的知识产权免费?第三一个问题,我们整个还有数字版权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如果我们回答清楚了以后,我想至于是免费还是赠送还是我有一个基本的费用,足以维持我扩大再生产以后,我采用任何的方式,我想这一个问题会比较清楚。

  我刚从香山别墅回来,上午有一个电信专家委员会的商业论坛,说是定价,实际上我们讨论的问题很宽泛,我们讨论到12点,这些问题是根本性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中国的互联网业或者中国的电信业进一步发展成信息业的时候,目前面临的这些困惑,上午在开会的时候讨论,今天下午我想来这里听听大家的意见,下一步涉及到不仅是这个,将来通信的信息、整个网络的融合的时候,下一代网络的时候我们到底怎么办?这些问题是我们要深入思考。

  吕伯望:接下去我要说这个模式的问题,就说互联网盈利的模式,实际上我们说到互联网免费指的是互联网媒体这种角色才有免费这个说法。像互联网其他的网络游戏,还有电子商务不太存在免费这一说,淘宝免费是有前提的,未来是要收费的。免费背后有一个,就是靠什么支撑免费的问题。刚才说到风险投资者,他之所以会投资,他不会去投资一个完全免费的模式的,他肯定知道还有一种收入模式,这种收入模式大家应该公认的一点,作为媒体,它免费的背后是要靠广告支撑的。现在项老师说到互联网是最好的媒体,但是很尴尬的我们的广告收入只有50、60人民币的样子。这就说明媒体掌握了特别有质量、广泛的受众,但是没卖出一个好价钱的问题。

  项立刚:为什么没做好?因为没有足够的开支。

  吕伯望:现在我们暂时不看中国的情况,看美国的情况,刚才说到互联网在免费的情况下,是诞生不了一个大公司的。但是我们最早首先看到的是雅虎,雅虎成为互联网第一号大公司,它是完全免费的模式。后来又诞生了一个Google,它又是完全免费的方式。Google公司现在有可能,我们知道IT这个时代,也就是90年代以前,IT这个时代诞生了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就是微软公司(从市值角度和公司的价值角度来看),互联网时代才发展了,也就是Google成立有6、7年的时间,它的市值已经紧逼微软了。首先在国外免费的形式是可行的,免费的背后是认为互联网作为一个媒体存在的话,美国的广告就占了GDP的20%几,中国的数据可能有问题,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发布的数据,2004年就已经超过1000亿了。

  项立刚:广告?

  吕伯望:对。尼尔森调查的时候,2004年的时候其实是2000亿。2000亿的话就相当于中国广告业占了GDP的1%。就是中国国家GDP的人均数字远远没有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但是广告中GDP占的百分比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这就说明中国的企业是相当爱投广告的,用户也是相当相信广告的,这个广告才能成长得这么大。一个很自然的逻辑关系,既然中国广告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既然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媒体,为什么我们的媒体,互联网媒体为什么就不能用传统的方式、作为一个传统媒体做竞争的时候为什么就拿不到更大的广告份额呢?我想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逻辑关系。

  其他我简单讲一下我们一个电子邮件的方式,电子邮电为什么免费?确实我们用了一种很有价值的通讯工具,一般情况下,我们讲寄信要贴邮票一样,我们电子邮件也不应该付费。但是电子邮件作为一种有效的市场推广手段,已经被互联网大大小小的企业用为一个获得用户、维持用户的重要的促销手段。我们这个工具如果被企业用做促销手段的时候,企业是不会向用户收费的,背后有这么一个情况在这里。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消费习惯的问题,就是我们用户的互联网免费就导致我们养成了一个不缴费的习惯,实际上不是因为互联网免费,是因为中国的版权淡薄的问题。实际上是我们版权的问题才导致我们不愿意在互联网上付费。

  中国互联网还存在着很多方面在支付困难的问题,在国外我在华尔街日报看早期的文章,我点击一下,2美元,当时就可以看到,一种IC卡支付。中国没有小额支付的办法,中国移动本来是能够很好的给我们提供小额支付的手段的,但是中国移动在2003、2004年的时候就取消了代收费的形式。使得我们作为互联网用户更难在网上付费购买了。

  我的意思是,互联网可能从消费习惯来说,消费的时候我们怎么支付它,这个还是更重要的问题。我就先说这么多。

  主持人:我是想多留一点时间给大家互动一下,接下来每位发言的嘉宾时间一定要控制在10-15分钟。刚刚两位专家谈的我感觉一个是对互联网理解非常深刻了。一个是常年在通信领域泡的,所以可能长期以来以前两个完全割裂的领域,现在因为3G的融合理念越来越强了,所以互联网模式和电信模式交割在一起。我接下来想请我们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教授曾剑秋先生请他来谈一谈对于WAP网站的看法。这个道理很简单,就是您作为通信业的专家,您肯定对这方面也相当深刻的体会。

  曾剑秋:的确有很深刻的体会。因为我看今天来的嘉宾很多,我在5分钟之内把我个人的观点表述完。因为今天项总先发了言,我想要表述的观点是什么?我认为不仅是互联网网页还是我们移动信息网页还是我们通信业,我个人认为不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赚钱的行业,过去是说一个暴利的产业或者行业,将来我想会朝着一个微利的行业或者是合理的利润水平的行业发展。所以这是我今天要表现的主题的观点,围绕这个问题,我要讲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今天这个问题要从历史上看。光局限于一个WAP,光局限很简单的互联网业,可能面比较窄。为什么从历史上看呢?我们的互联网业或者是WAP的发展,可以说是在通信技术方面发展起来的。我们可以说100年前通信业的发展,历史很多了,我只讲一个事件,我们通信业在电信当中为什么会提出普遍服务的问题,普遍服务问题的提出,实际上是要使通信手段,要让每一个人都要有平等的权利,有平等的机会,都能用得起。所以从普遍服务这个概念,大家可能都有所了解,从历史层面看,这个产业从100年前发展起来的时候,当时就面临这个问题,我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能服务。从历史角度看,通信业是一个全球产业的基础。后来这个行业在100年前大家达成一个共识,我们要实现普遍服务。

  虽然我们今天是从“钱”开始,大家都有很大的兴趣赚钱,但是我个人觉得从历史的角度看,从100年前发展到现在,我们要为人民服务这样一个概念,不是这样赚钱。当然钱是要赚的。这是从历史的角度看,要看看我们互联网业,这个互联网业是做什么?从历史上看,也是免费的,这是模式不是我们创造的,所以带着第二个想法看。

  不仅要从历史的观点看,还要从世界的观点看。刚才也讲到了,互联网业实际上不是新浪采取风险投资的模式,我们这种模式是从国外搬进来的,现在这种模式,未来怎么样?要有世界的眼光,全球的发展趋势会怎么样,或者说要把眼光放得更开阔一些。在去年,我曾经和一个电信国外的专家进行PK、进行讨论,讨论什么样的问题呢?就是讨论通信业现在在全球的发展,因为这位国际电联的发展资本委员会的主席,而且是英联邦电信协会的主席,他已经走过世界上大部分国家,见多识广。我就和他探讨这个问题,最后实际上我们达成共识,也就是跟今天的免费有关系,就是2010年左右,全球的话音业务就是服务业,免费的。实际上这就反映了一种趋势,刚才我也讲了,通信业本身的发展,无线通信的发展。为什么说全球的话音业务要免费呢?但是我想,全球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从我们最早,比较早90年代的时候,我们讲的大西洋光缆,这个通信不要钱,所以过去我们打长途电话和本地电话,觉得打长途电话花很多钱是应该的,打国际电话更应该贵。但是出了大西洋光缆,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打一个电话,无论是国内的、国际的电话成本是一样的,成本也是非常低的。从通讯技术和全国的发展看,我们理解话音业务将来的免费是有道理的。可能和全球的IT技术的发展都有关系。如果WAP免费问题和要钱的问题来看可能比较窄,这是我个人讲的第二个方面,这里面从全球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企业转型的问题,我们曾经原来信息产业部的吴部长到我们学校参加校庆,就跟他探讨过这个问题,如果2010年已经到了,我们的话音业务不要钱了,我们现在的企业怎么生存下去。现在已经2006年了,就这么几年的时间,不要钱了,这个了不得,现在中国移动等等各个企业都靠这个赚钱,所以现在来看,全球的很多企业都在转型,顺着这个转型,现在的通讯产业都向传统的服务产业,向信息服务提供商来转型,这个转型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不是局限于以前的话音业务,要向信息服务提供商,包括一些WAP等等一些方面转变。所以这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点,我想说,我们既要看到历史的、全球的、国际的,更重要的是从现实的来看,很现实的看我想我觉得关于免费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观点我觉得是很值得探讨的。我读过我们老项发的文章,他的观点我也看了,也有骂老项的,说是移动的托儿。我想是这样的,其实一个事物,它的存在合理不合理不是由规律决定的,它最终比如产业的上的东西是由市场认可的,企业对于我们这个业务是免费的还是不免费的,这个有企业自身的利益。我这个企业能不能存在下去。基于前面的两个观点,基于现实的角度我有两个判断,实际上我们国家的通信市场也好、互联网市场也好,还是兴起的一些业务,包括WAP业务也好,我认为还处在一个不太规范的时代、还处于一个无序竞争的时代,从无序竞争向有序竞争过渡的阶段,这是我的想法和判断。在这样判断的情况下,我们一刀切恐怕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觉得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很怕,包括我们项老在内,我们都希望免费。但是WAP不要钱的过程中,又出现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前面讲到的,通过广告来支持收入,这部分移动运营企业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投诉比较高,我们也做了一些基本的分析,05年投诉,中国消协的投诉02、03、04、05对于基本的业务投诉在下降,在增值业务包括我们的短信、WAP这一块的投诉是呈直线上升的趋势。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规范SP,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都是能够理解的,我觉得从不太规范的时期到逐渐规范的过程中,我个人觉得是这样,一个产品,比如我们提供一个WAP的链接,企业逐渐过渡也不是完全免费的,我想现在也不能说这是一个免费的(在过去来讲),刚开始大家不会用,大家会逐渐逐渐用这个。所以,我个人认为,在这样一个时期,我主张因企业不同的阶段,针对我们现在的现实来决定它是不是应该是免费还是不免费的。

  主持人:刚才发言的三位,其中两位的观点大家也有些明白了,但是曾教授有一定的倾向性,但是没有说的特别直白。

  吕伯望:把曾教授的话延伸一下,他真正说的意思是不仅无线WAP运营商要免费,移动运营商也要朝着免费运营的方式。

  曾剑秋:我想是这样的,我理解的将来的话音业务和WAP的免费的业务,一个是根据企业的情况,另外这是一种趋势,当然并不等于是完全不要钱。如果都不要钱,比如2010年话音业务不要钱,这些企业都活不下去了,只是一种趋势。

  吕伯望:运营商以后也不能决定到底中国的WAP是免费还是不免费,不是运营商说了算。

  主持人:现在我们请传媒界的知名人士来探讨一下,他原来是南方周末的知名记者。在媒体界、传媒界为大家所熟悉的,现在请他谈谈看法。

  迟宇宙:可能我参加这个论坛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写了一篇委婉反驳项老师的一篇文章,挂在新浪传媒上。对技术来说我是不了解,对整个行业非常细的这一块,我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说多了怕露怯。写了一个小故事,有一个村庄,叫羊村,都靠养羊过日子,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我们要发展,要突破,要把养羊业发展扩大,就交把全村的养羊业交给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村长的儿子,买羊和卖羊的生意火了以后,村民们不干了,要打破垄断,村长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要求,让二儿子也介入养羊业,让杨大和杨二竞争,他们卖羊肉,他们发现除了卖羊肉之外,还可以卖点羊杂碎和羊肉泡沫,他们把这个叫增值业务。除了在打下水和骨头的主意之外,他们也将目光盯在羊毛上,他们认为羊毛可以保暖,肯定会有很大的需求,但是市场需要培育,产业需要作大,就默许甚至鼓励村民去搞羊毛生意,做点羊毛垫子、羊毛袜子、羊毛帽子、羊毛毯子之类的东西,一些外国人觉得羊村搞羊毛有前途,把钱投给他们。慢慢规模做的有点大了,大家看到以后可能会赚钱了,杨大和杨二就发了一个关于羊村养羊业的公告,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的专营,以后不再向大家提供羊毛,村民们就怒了。于是他们开始与杨大和杨二展开激烈的争论,还希望村长主持公道,但是村长不发话,而且村长说以民约的形式替他们撑腰。如果杨大和杨二肆无忌惮的下去,肯定不行,更注重的是只顾短期利益,而忽视了村民们的利益,这个市场必然会萎缩,最终影响了杨村的发展。而且现在别的村庄已经开始打破这种垄断局面,羊村人如果丧失这种有利的机遇,他们建议打破杨大和杨二的垄断,给羊村人一个开放的市场环境和公平的市场竞争,以免羊村变成一个笑柄,现在整个羊村都在等着村长。

  我讲这个故事,我想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个人了解到的WAP产业的问题。我不关心免费还是收费,我只站在个人利益的角度和公众利益的角度谈论这个问题。第一,我希望最终的结果是对消费者、对公众是有益的,第二我希望最终的结果是对国家是有益的,而不是针对某几个企业。第三,我希望这个产业最终能做大。第四,也就是我一直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公共资源,不应该为某些、某个企业所垄断。以我个人的判断,我就想把这个话说得明白一点。移动就想做个移动门户,你们就别介入了,什么都是我自己搞。现在村长还在那儿犹豫不决,村民们要上访、要告状、要找媒体。情况很复杂,不知道村长到底在想什么。

  主持人:迟宇宙保持了过去在南方周末的这种风格,我原来也是南方周末的。接下来我们想请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教授舒华英先生来谈谈他的看法。舒教授和曾教授一样在圈内都是非常有名的通信专家,我感觉你们两个应该是既了解运营商又跟信息产业部熟,同时又搞教学和研究,又跟普通消费者连接很紧密,两个人肯定有代表性。先请舒教授给我们展示观点。

  舒华英:这个问题就题目说,因为脱开这个题需要讨论的问题特别多,上午我在讨论双向、单向的问题,包括政府、人大教授、北大的教授还有制造业的一些人才。就这个问题我顺便做一个开场白,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由企业,比如现在大家购进最厉害的移动资费的问题,我也是身受其害的,比如北京的移动资费和大城市的移动资费,是价格很高的。除了联通个别套餐提供单向收费,其他根本没有。联通去年盈利40多亿,上海联通20多亿,北京联通16多亿,加起来这两个地方的联通基本上占了

中国联通盈利的80%以上。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了解到的包括信息产业部都需要参加,但是最终还涉及到香港上市,还有其他很多问题。我说这个问题是一个什么问题?有很多问题从一个侧面来看可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因为这个方案从94、97年的时候这个方案已经被批准了,但是一直没有执行,其中有很多问题都是一个单一的问题。这是我今天顺便说的一个问题。我说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它是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控制的。理论上的讨论和具体操作不一样。下面回到移动信息网的商业模拟问题。

  移动信息网,我刚才已经讲了,作为现在人们社会所需求的,如果假定我们把信息需求也能够拉入到马斯洛最基本的需求的里面,我们对沟通有一个需求,这个需求就是我们传统的电信业。刚才曾老师说了,09年、10年有语音存在等等。原因在于现在的传输它的编辑成本已经接近于技术进步。我们前些年的光缆的长途费用很高,所以区分长途、本地和国际。现在技术的推动,一根光缆下去、一个机器有28机,只要把两个终端机一换的话,它的容量就可以增加10倍、20倍甚至上百倍以上。这是建立在未来打电话可以不要钱。我再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大家都搞网络,现在包括中国电信和网通,他们百分之八十多接近百分之九十的带宽是用在我们的互联网和数字通信上,但是从这个上面的收入,对电信业的收入仅仅是占15%,这是一个悖论,也就是带宽不值钱。我刚才提到了几个公益性的问题,我们也在政策研究,其中一个问题,如果说满足最基本的需求,比如说一条路,这一条路大家都去走,如果说要维修、要维护,谁来维护,这个路谁来交钱,还是每个车需要交养路费,这个是必须要交的钱。作为一个公共通道的问题,谁来维护是一个基本的问题。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

  另一个层面,包括移动也好等等也好,开展互联网WAP的业务,应该进入到根据你自己的信息需求,这个信息这个内容对我有用,对我有价值我愿意付费。我不愿意付费我不掏钱,这就是它的商业模式,必须要根据这个。还有刚才两位提到的几个最基本的概念,是自己的知识产权还是别人的,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送给你,无异于我把曾教授的领带拽下来送给你。第二次把你的外衣、第三次把你的衬衣和裤子脱下来,送给别人。就像网络上出现的很多的乐子,我们信息部很多人写东西,放上去,我取得大家对我的认可。马斯洛需求中的别人对自己的尊重,总是有一种驱动。按照这种观点,保证最基本的通信需求是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包括我们的写信。打电话现在的社会进步也是必须要保证的,到了另外一个层面,更高层面的需求的时候,那就是说同样吃一碗炒饭,我在马路边上也就5块钱,但是要到王府去,大概有120块钱,但是你买的不光是这碗饭,还有环境。WAP这个东西,我们注意标志是移动信息网,信息网和通讯网有根本的区别。信息网当中这些东西,是不是在当前阶段,我讲这个非常有分寸,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我现在没有钱,我满足的是填饱肚子,他们的吕总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马路边上不行,我要到王府去,愿意掏这个钱。对于卖炒饭的,卖2块钱可以,卖200块钱也可以。可是我吃鲍鱼、吃鱼翅,最后送了一碗米饭,但是米饭不要钱,因为它已经从鲍鱼和鱼翅中赚够了。这就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舒华英教授给我们的观点又不一样,但是比较有高度。

  参会者(网络咨询):我觉得今天讨论的是商业模式的问题,在座的我不知道大家多少位是做WAP网站的。刚才一直讨论的是产业发展趋势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问题,大家来这儿就是想赚到钱。刚才我也总结了几点,比较粗浅,简单说一下,希望和大家分享。

  我是做网络咨询的,刚刚入行,有一些不太懂的东西。整个产业来讲,是用简单的村长和羊户那么描述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二来需要明确,WAP网站不是收费和不收费的问题,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首先中国的国情就这样,运营商建设网关大家都懂,谁说了算,大家很清楚。你可以做自己的SP,可以做自己的网站没问题。我们说的首先是一个规则的问题,谁是制定者,不是我们,我们要呼吁,说要免费收费都没有意义。刚才项老师说过,我们可以自己搭一个平台做这个事情,搭起来以后怎么经营这个平台,靠自己收入吗?不可能。后面说的国家管制,搭建起平台怎么管?这个平台不像大家想象的,我们做的WAP平台很简单。

    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文字实录(2)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