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教授谭劲松发言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2日 00:23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教授谭劲松发言

加拿大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教授谭劲松

  2月21日,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在北京召开,新浪独家发布会议内容。本次大会由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支持,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集团)主办,TD-SCDMA产业联盟协办,中国计算机报社承办。

  加拿大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教授谭劲松  

  我们今天经常出现两个词,一个是专利一个是标准,我觉得专利是非常重要的,特别在中国这样的环境,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要想创新确实很难的。而TD-SCDMA这个超出专利的范畴,因为在一个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里,专利也很难给创新之火加油,因为它的利益保证不了,只有形成标准的专利才能真正给创新之火加油,这就是我们今天讨论的TD问题。

  首先讨论一下标准问题,为什么标准重要,今天很多专家讨论标准问题,因为一个标准重要是能创造价值,为什么可以创造价值,第一可以产生网络效应,包括两部分,第一标准可以通过网络效应带来增值,因为高科技产品有两种,一般的产品,就像我们用的相机有不同的制式,索尼和松下的不一样,很多的零件备件不能通用的,但是你买一种产品给你别人用,没有关系只要你质量好品牌好就可以得到价值。因为我们没有知识产权所以大部分钱让国外公司赚到了,在标准很重要的行业,每个用户从商品得到的价值不仅仅跟产品本身有关,而且跟还有多少别人用这个产品有关,这就是标准的价值,比如移动电话是最好的例子。第二有间接网络效应,包括相关产品有多少,还有它可以带来组合的创新,包括影响,最后有一个学习曲线,标准意味着顾客只要投资一次就可以学会,就像键盘一样,大家都知道打字机的键盘,并不是最科学的设计,但是这个标准使用100多年就这么一直沿袭下来,曾经有更好的设计,但是一直没有成为标准,为什么?因为打字机最大的用户是秘书,通过这个建立了核心竞争力,改正标准就把他的优势没有了。进入计算机时代以后这并不是最优秀的标准又被计算机时代用户沿用下来这就是标准的力量。

  另外锁定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但是转换成本很高,加上网络效应,所以这个市场有可能锁定在一个标准以后就很难改变。所以在标准市场主导上竞争有什么特性,如果网络效应可以支撑锁定的效果,所以标准一旦建立起来就很难改变,锁定很有可能在这个技术刚刚诞生就发生。所以在一个标准主导的市场上,一个小的厂商或后来者很可能根本没有办法生存或进去,标准可以创造价值,但是标准也可以创造价值,标准可能减少消费者选择,这引的是福特的一句话,福特带来行业的标准为了把这车,原来是很少部分的富人奢侈品玩具,变成一般人大众都可以支付起的交通工具,必须把它标准化形成这个标准。最后谈到这选择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任何颜色只要是黑色就行。这就是标准的力量,它可以破坏对消费者价值。第二标准会降低创意的速度,在一个标准占主导创新只能在局部的改进,系统性的变化很难了。第三标准可以使垄断的局面得以维持。

  转到TD-SCDMA标准的意义,在这个时代谁掌握了标准谁就掌握了挖掘阿里巴巴宝藏的密码。掌握这个标准就从源头上控制产业的资源整合能力和技术升级的主动权,掌握标准可以使知识产权的持有者最大限度地控制生产成本并且自主地优化产业结构,改善产业链环境,引导产业资源的动态分配。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只有成为标准的知识产权才能带来价值,才能带来可持续的竞争力。只有在掌握标准的情况下才能建立真正可持续竞争力。掌握TD核心技术知识产权我们企业才会参与构造产业链所有环节,前面专家讲到的问题,乃至向业务开发内容服务,都为高科技企业提供前所未有的机会,比如很多专家讲到的,TD标准能否成功决定中国3G时代能否在国际通讯产业上获取与本国市场相应的份额。

  中国的企业面对什么样的竞争环境,有两个最主要的势力主导竞争格局,一个就是国际化,第二就是快速的技术变革和扩散,任何一项新技术出来很快就会成为标准。因此,在这样环境让TD标准让中国的企业能够在过去的格局下建立标准赢得标准大战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支持,如果大家接受这一条,接受标准的重要性,我想结论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这个标准很重要,政府必须支持。

  今天上午的讨论到现在出了什么问题,国家支持企业行业的行为会不会称为一个“黑洞”,因为政府支持过若干个产业比如汽车行业,20多年大量资金投下去,引进消化吸收模仿现在中国汽车行业还是这样子,那大唐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黑洞”,到底这个标准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研究是用复杂网络的方法来分析TD产业联盟或产业链演化的过程,在这里用什么东西分,把几个重要的时间来分,然后把企业间合作分成不同的类型,来构建这样一个产业链第一个阶段,1997年7月到2001年9月,这时候联盟的战略依靠政府和国际电信巨头获得标准的地位,当时成员就是大唐和西门子,首先强调一下这些只是我们初步的结果,因为我们做这个研究希望保持最大程度上的客观性,所以这跟任何企业和政府都没有关系,它有可能不准确,这需要有待后面的研究确认,但是有一条可以肯定就是绝对客观的,成员类型基本上研究机构和国际电信巨头,产业化过程是学术、研究、实验室。从复杂理论的角度来讲,大唐在中间是一个最关键的结点,如果在这时候这一个企业出了什么问题,这个网络马上就垮掉了。第二个阶段联盟的战略就是筹备成立正式联盟,有一些新的公司加入这个联盟,包括在座的中兴集团,成员类型就是国内重量级的企业,也包括开始产业化,组织演化过程就是同行企业的联盟,形成了这么一个网络,大家看起来这个样子。第三个阶段产业联盟的战略联盟扩军,产业链延伸,走向产业化,又一些新的企业加进联盟,成员的类型包括合资,产业演化过程就是组织化的延伸,这样出现了这么一个结果。第四阶段联盟战略打造商业产业的链条,通过合作促进产业化,而且建立更多的合作模式,从成员又有一批新的企业加入进来,类型包括产业链上其他企业,所以从产业演化过程来看是预商用的阶段,结果是更加完整的产业联盟,第五阶段是商业化联盟的发展,联盟战略是加强产业链薄弱环节,而且全力推动TD商业过程,从成员又一批新的企业加入联盟,类型是更多的产业链上的企业,从网络的角度来讲,大唐在这里地位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子,这说明什么?从这里可以看出大唐为建立标准确实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包括还有这个联盟,看一下产业链发展的结构图,从这里看五个阶段,另外TD产业链的主要环节,放在一起最底下已经形成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另外表达方式就是结构图,这是每一个阶段参加联盟的企业,第五个阶段,已经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实际上还有一步,最重要的环节现在缺乏,就是运营商,现在在这个图里把另外两个标准的公司也放进来,看一下3G的格局,已经形成非常清楚的三足鼎立的格局,所以像一些专家讲的,如果已经形成这样的产业链,如果大唐再不做出来,我非常同意高老师讲的话,很难想象别的企业有信心做很高投入的创新尝试。另外一方面,从现在这个网络大唐本身在这个网络中的重要性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重要了,因为联盟中的企业已经比较成熟,不仅仅通过大唐连接了。看一下这里几个指标,描述一下产业链基本特征,一个集聚系数,一个平均路径,还有一个聚合度,还有一个分裂度,分别测量不同的特征,从集聚系数指标来看,WCDMA标准因为发展时间比较长,技术比较成熟,而且国内合作伙伴更加熟悉,根据这标准,成员间合作比较普遍。TD正好在这中间,这验证很多专家对CDMA的一个评价,高通公司我很熟悉的,大家讲的问题都知道,包括它们在中国发展战略,我也提过一些建议。由于他们特征都是以高通为中心,所以其他成员之间联系比较少,所以积聚系数最低的。除了以大唐为核心形成的一级网络以外,在这中间形成若干个二及网络,这样可以说明网络的可靠性比较高了。第二个指标就是平均路径。从结点平均路径来看,TD最短的,可以认为在TD产业链中间企业间信息交流信息交换非常有效的,这也从另一方面验证了有一些专家讲的,也许是同一个文化,而且由于一开始联系,所以中间信息沟通来往应该比较顺的,另外有比较强的外力推动两方面原因形成,所以构造性特点比较强。看第三个指标就是聚合度,这聚合度是非常重要的指标衡量网络的成熟度,从这指标来看,TD是最低的,所以聚合度比较低,这说明什么问题?我们感觉,加入联盟的企业动机都不一样,有一定机会主义的因素,我们猜测加入联盟的企业很可能也是在采取一种观望的态度,对政府将来会支持可能会带来什么商机,但是对这个标准的风险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所有这些原因很可能影响到聚合度,它实际上衡量的是网络的凝聚力,TD不够高。相应来讲第四个标准,就是分裂度,TD最高的,我们解释因为不是市场机制形成的,那意味着通过商用化以后,通过市场的机制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这个现在只能猜测。

  根据这个研究我们提出一些建议,第一从企业层面,在3G产业中,相关企业结成了多个联盟,中国的国情决定了3G三大标准将共存,而TD标准已经形成完整并且相当稳定的产业链,使成员企业的风险大大降低,并且具备独立组网的能力。及时加入TD联盟可能为企业带来先入优势,企业如何选择联盟,如何介入,如果分工协作,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和核心竞争力,这成为企业面临的战略决策。

  从产业层面,通过分析我国3G演进模式,初步结果表明产业链上各利益相关者的协调和稳定合作对TD标准发展意义重大,电信产业既是基础性产业又是前导性新兴电信产业的发展水平和规模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经济的运行质量。3G延伸了传统电信产业链,产业分工更加细化和差异化。

  从国家层面TD标准已经超出个别企业甚至行业的范畴代表的是国家的利益,实际上虽然大唐在这个产业链演化的过程中,在标准形成的过程中做了很大的工作,根据大唐本身所拥有的专利比例来讲,自己获得的回报很可能跟付出根本不成比例的,这一点同时验证了上午一些专家的观点,对于涉及行业标准的问题,它的效益是外溢的,必须通过国家政策支持,所以从3G整个产业来讲,中国政府应该明确表示支持这个标准,采用适当的方式为它营造一个比较好的产业环境,制定合理的政策推进TD发展,提高产业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以及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这样通过市场机制来夺回市场。

  几个具体的想法,第一,扫清知识产权的障碍,研究3G知识产权以及专利分布的情况,掌握国内企业拥有的3G知识产权,避免重蹈在DVD,数码相机以及类似企业犯的错误。

  第二借鉴国际通行的做法,政府应该明确表态中国第三代移动通信优先使用TD-SCDMA的标准。这样增强国内外制造商、运营商以及社会包括消费者信心,为加快TD-SCDMA产业化创造良好环境。

  第三应该大力推动TD-SCDMA标准的产业化,使TD标准尽可能在国内实现广泛应用,我们需要协调各方面资源加大对TD产业链投入,在必要情况下,应该设立TD-SCDMA国家基金,这样在政策调控,资金,产业配套方面给予标准足够的支持。

  第四应该积极制定有利于TD-SCDMA发展的相关政策,对参与系统研发和生产的企业,以及采用这个标准运营的运营商采用优惠政策,比如资费折旧税收,我们希望提出一些问题讨论,并不限于这些,这样通过鼓励运营商采用TD-SCDMA标准,最终完成网络的搭建。

  第五适当的时候启动3G市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牌照发放的时间对我国制造企业和国外企业竞争的格局影响很大,而且影响到3G以及后3G时代移动通信产业的战略地位。

  第六政府应该引导企业实行专利技术共享,降低产业进入门槛,通过公用技术开发,有效推动互联互通,推动企业的配套产业链并进,缩短产业化周期,政府应该提供资金的支持。

  第七借鉴国外发展的历程,包括日本通产省在协调日本发展协调的经历中,TD-SCDMA的格局可以考虑到对外提供适当的保护,特别在初期。对内维持合理竞争的格局,比如可以考虑除了给比较大的运营商,类似中国移动牌照以外,通过市场机制让它可能在两种标准下同时运作,同时给其他运营商,比如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牌照,这样避免一家独大形成垄断的格局。这样采取对外保护对内竞争的格局。

  这些就是我的一些初步想法,感谢大家,也感谢组委会,谢谢!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