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图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李极冰发言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1日 19:25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李极冰发言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李极冰21日TD-SCDMA年会发言

  2月21日,TD-SCDMA产业经济年会在北京召开,新浪独家发布会议内容。本次大会由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支持,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集团)主办,TD-SCDMA产业联盟协办,中国计算机报社承办。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李极冰发言全文

  大家早上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应中国计算机报的邀请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对TD-SCDMA提升中国竞争能力的一点思考,希望和大家一起交流这方面的问题。

  首先我非常感谢中国计算机报的邀请,今天在座有很多领导包括陈司长、邓院长,还有大唐和TD-SCDMA产业联盟秘书长,还有刚才的李院长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这一次邀请。

  下面大概讲一下自己的一些体会,现在对TD-SCDMA商用战略大概应该从哪些方面思考这些问题,所以我演讲的题目是《在扁平化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下对TD-SCDMA商用战略的思考》。人类在20世纪经历三次战争,一战、二战和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三次战争有什么体会,在1945年后60年间有一个基本的事实,无论理论科学领域还是应用技术领域美国始终占据着无人可以挑战的超级地位,今天美国继续主导全球经济发展,现在全球45到46万亿经济总值当中美国占1/4,这主导作用来自四方面的效益,第一是企业的效益、第二是政府的效益、第三是教育的效益、第四方面非常重要的是对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基础设施的效益。这四方面的效益造成美国在今天继续引导全球的经济地位。

  美国是怎么提升它的经济竞争能力,在经济上反映的就是生产率,在美国二战到现在60年过程中,大概可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45年到1974年,在这阶段生产率每年提升3%,之后进入第二阶段,后30年看到这样一种现象,生产率增长是低速增长,这给我们看到一个基本的事实,在后30年是生产率逐渐的递增,包括美国经济学家还是全球经济学家,甚至包括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主席也是,没想到美国经济机器发展这么快,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在这后面又带来什么样的思考。美国在进入冷战期间在50年代有三个大的措施,第一个大的措施在1950年美国国会成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1957年成立国家航空航天局,1958年美国国会成立国防部高科技局。

  在上个世纪最后十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种重大的变化尽量浓缩起来是四件事情,第一件是1989年11月9号柏林墙倒塌,第二个1992年Intel网的民用化,1995年浏览器商用,1998年以印度为代表的国家进入美国重大的软件市场,突破80到100亿美元总量的规模,所以是全球开始国际化再分工的格局,这种变化的结果就是在今天看到整个世界变为一个更扁平化的世界,整个世界成了一个大的市场,而且在这个大市场当中,资源开始了一次重新的分配。

  在扁平化世界中每一个国家在思考怎么样提升自己经济竞争能力,国与国之间竞争能力最终体现在彼此之间的战略创新能力的提升,这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在扁平化世界当中一个国家提升自己战略创新能力有四项重要驱动因素,我个人总结一下,第一点是要有企业家的精神,勇于尝试,勇于创新,甚至勇于牺牲的精神、第二是创造性的破坏,对既成的事实不满足的,这些技术还可以使用的时候还会用新的东西把旧的东西破坏掉。第三个是多元思维的交流,在这过程中碰撞出火花、第四个多元文化的交融。这四点非常重要的,在我们国家里提倡的就是形成一个大的产业环境,因此对TD-SCDMA在中国下一步的发展,它的生存和发展实际上也需要有这四种精神,我曾经和一些朋友反复谈过,美国在做互联网的时候,造成整个.COM股市的崩盘,虽然给股市造成很大的破坏,但是今天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今天在美国起着很重要的四家大公司他们这些人都是从哪来,第一家Intel,一个是匈牙利来的,第二个GOOGLE创始人是俄国人,第三个雅虎是中国人做的,创新能力是基于多元文化多元思维的交流,创造性精神和企业价值精神,在这四个基础上诞生了一个国家提升自己经济能力和创新能力。

  在扁平化世界当中,国与国的竞争,表现为彼此之间战略创新能力竞争,一个国家提升自己战略创新能力所面临最重要的阻碍因素是什么?一个国家缺少创新能力,有三种阻碍,一种是教育体制阻碍,第二是资本市场的阻碍,第三是国家体制的阻碍,这都是对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阻碍,教育能力就不多说了,我们今后要提倡的包括对TD-SCDMA这种概念,还有这种学习应该是什么样的东西,中国和美国和西方很多时候在教育体制上是不同的,西方是更注重的教育是想象和创意,中国的教育制度,因为我自己在大学也做教授,很多时候我们教育是知识注入型的,这种教育制度对人的创新能力和国家创新能力实际上不利的。第二个现象资本市场的阻碍,现在很多公司在做到一定程度以后,很快去上市但是这有一个博弈的关系,只要一个公司一上市以后,上市公司对公司自主能力的提升是负面的,上市以后做重大决策要满足上市股东短期利益的追求,在这种短期利益的追求下,对国家长期发展和国家储备是不足的,所以一个国家要想提升自己的战略创新能力,包括要想提高TD-SCDMA创新能力,这时候要尽量减少资本市场对它的阻碍,希望通过资本市场的资本注入而提升一个企业和一个国家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战略创新能力,这基本上在今天看来是一种神话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资金注入是政府的形式而不是资本市场。第三个是国家体制的障碍。

  大年初九美国总统在美国发表了国情报告,在整个国情报告中宣布美国将起动一个新的创新竞争机制,在这个机制里面宣布三项具体的措施,现在美国认为全球进入资源再重新分配的状态,在这状态下提出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减免科研税务、第二政府对重点基础领域的投入加倍,不能依靠资本市场,美国资本市场很多,但是政府对重点的基础设施设备要注入、第三对所有的中学要增加7万名从事教育的中学教师。这是美国布什发表国情报告讲的,第二天坐了飞机,陪他坐飞机是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他在空中对他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做这事是玩真的了,不是闹着玩了”。

  这里面看一下一个国家的战略创新能力是如何衡量的,在这里又可以看到TD-SCDMA对于中国来讲今天意味着是一种什么样的机会和现象,第一点是科技的研发投入来衡量、第二个指标是专利获有数量、第三是科技人员数量、第四是科技储备力量、第五科技文献数量,这是衡量一个国家有创新能力五个重要的指标。但是从1999年到今年1月31号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主席格林斯潘在思考一个问题,美国这么大经济机器现在里面有一些看不清的东西,这里面发生了什么问题,在这里看到美国经济从2000年开始经济高速增长,在这高速增长的后面好像有一只手在起着作用,他反复看为什么?大家知道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最近不断提升利息来控制经济过高速增长引起的通货膨胀,在这里很多人跟他说,美国经济现在不是像你想象这样,现在美国经济不是这么好,格林斯潘说不对,美国经济走另外一条道路,比所有人想像都要快,所以我要控制他,所以很多事情是以前没有考虑到的,这里靠略的是什么事情。在最近通过一些研究发现,最近有一些新的思考,美国的经济机器,一个国家的自主创新能力还有两部分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在今天扁平化的世界当中,一个国家的战略创新能力,除了以上的五个指标之外最重要的两个指标,一个对教育培训长期投入,还有对无形资产的投入,对于无形资产的投入,包括电信业界对技术标准的投入,对技术标准长期的研发和开发,在整个全球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这事就是过去格林斯潘反复思考,最后说没有统计进去促进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

  下面看几个数字,从刚才几个指标看一下美国战略创新能力,看一下我们国家做TD-SCDMA对我们有什么建议,美国人口虽然占全球人口6%,但是拥有41%科学技术博士。第二个全球在科技领域获得博士学位的几个重要国家,美国、德国、英国和中国,中国是不断成长过程中,我们现在和美国比也仅仅是美国1/4左右,第二和第三是德国和英国。第三个看一下美国投入研发的费用占GDP的百分比,在这百分比当中看到总投资从1985年到2000年占经济总量的2.5%,不到3%,刚才看到美国经济总量大概是11万到12万亿,如果2.5%,如果12万亿来算大概3千亿美元的总规模。这个数字表达了目前全世界投入研发的费用占GDP最多的10个国家,这里面没有中国,这看出我们国家对TD-SCDMA和电信产业技术研发的投入还是相当低的,有一些人说大唐TD花国家那么多钱,我说这不能这么看,我的看法国家钱花得还少了。

  这是全球专利的数量,这是1985每隔5年的统计,美国占全球专利总量一半,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始终对专利占有全球一半,在过去15年过程中比例数字始终没有变。这是在科技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数,美国和西欧持平的,相当全部亚洲国家的一倍。另外一个数字很重要,美国非常强调科技储备力量,24岁以前就已经获得科学或者综合科学学位的美国人比例,这是非常重要的数字,这被认为一个国家科技能力的储备力量。这个图是最近最新的研究成果,从1995年到2003年生产率,一个国家的竞争能力从哪里产生,我们这里看到一个非常简单的数字,对生产力的提升包括资本投入,资本投入的时候过去很多资本投入对有形资产的投入,现在看到对资本投入分成有形资产投入和无形资产投入,也就是有形资产投入和无形资产投入对于提升一个国家经济竞争能力,具体反映为生产力的提升可以带来等量的贡献,对无形资产的投入和有形资产的投入对一个国家提升经济能力是相同的,在这里可以体会到一个国家的技术标准和一个国家的专利会带来什么样的作用。这还有我刚刚做研究的数值,这是无形资产指数,这里列了全球十个大的公司,现在看一下对于研发的资本投入和有形资本投入的比例,看到红色列出来都是跟电信和IT行业有关的数字,看一下这里面几个数字,一个是GE2000年无形资产指数73.6,2005年上升为100.7,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投入的钱200块钱,100块投入有形资产,100块投入研发和无形资产上。再看一下微软,微软公司在2000年是429到2005年是762,在2005年的时候,无形资产对研发投入的比例和固定资产投入的比例是7.6:1,看一下Intel,是从58.4到88.4也是提升过程,最后看一下IBM是95.6到130,从2000年到2005年这些大的公司都在提升自己对无形资产对技术对标准的投入。

  最近在全球又提出一个新的概念,这概念就是当冷战结束以后现在全球进入到一种以互联网为特征新的资源竞争环境,现在使全世界进入静战,就是静静的战争,就是在扁平化的世界格局下,基于战略创新能力的资源争夺战,这种资源竞争的核心点就是对知识产权对标准对技术的争夺。

  刚才是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个人研究的体会,现在国家对于一个技术标准和无形资产投入用什么方法考虑。第二部分对TD-SCDMA商用战略的思考,主要讲讲个人的一些体会,TD商用战略方案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市场机制方案,一部分是网络运营方案,在这部分首先要探讨一个前提条件,我认为最重要的,政府要决定三个问题,一个是市场准入政策,一个市场竞争政策,还有对TD运营定位。在第二步对可能方案讨论,市场机制讨论和运营讨论,第三是利弊分析,考虑市场体制、经济、和竞争问题,最后是TD整体的商业战略方案这是整体的逻辑图,所以个人觉得对TD商用战略定位要包括这两部分,不能仅仅从网络技术也不能仅仅从市场竞争角度来研究。

  TD商用战略和国家整体战略中存在四个大的关系,这说明了TD下一步每一步定位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考虑,第一个是TD-SCDMA商业战略和国家整体战略的定位关系,第二个TD-SCDMA商用战略和国家发展战略之间的定位关系,第三个TD-SCDMA商用战略定位的时候和国家信息化的关系,第四个TD-SCDMA商用战略和国家产业战略的定位关系,从国家整体战略导国家发展战略,国家信息化战略,国家产业化战略,每一次TD-SCDMA应该有一个比较清醒的定位,在定位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些冲突和矛盾怎么解决。

  第一个是国家发展战略之间的关系,现在国家对电信产业的定位包括四个部分,这四部分一个实现电信普遍服务,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第二是促进市场有效竞争,第三个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地四是国有资产增值保值,这是国家产业核心力,但是四个关系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彼此是发生冲突的。所以TD-SCDMA商用战略方案在某一个阶段可能和国家发展战略某些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可能在某一个阶段和我们发展具体某一个目标发生冲突,这时候应该怎么思考定位非常重要,这需要政策制定人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国家发展战略是多目标体系组成的,在不同时段有不同重点,在今天TD应该和国家最主要的目标结合在一起。

  第二是TD和国家信息化之间的关系,这主要讲两方面,一个是TD与国家信息化之间业务相关性,第一是满足国家升级信息平台的要求,第二是加速其它产业的信息化进程,第二个是TD与国家信息化之间的一致性。

  第三部分是TD-SCDMA商业战略与国家产业战略之间的关系,怎么样通过TD的牌照颁发和TD商用开发形成电信市场有效的竞争格局,这里面需要智慧,处理好TD商用战略和国家产业战略之间的协调关系。

  最后很简单的两点建议,第一点在全球加速扁平化的政治经济格局下,整个对TD-SCDMA提升中国经济竞争能力的研究要放在对两个重要比例的研究上,在这基础上,国家要制定一个发展TD-SCDMA战略,一个是1:1,一个20:1,1:1从2000年开始最新的研究发现,也是困扰格林斯潘长期不能解决的问题,对有形资产投入以及无形资产比如TD-SCDMA这样标准的投入,最后对于提升国家的竞争能力带来的贡献是1:1,过去认为对无形资产的投入不会像对有形资产投入创造价值一样,现在认为已经是不对的,现在已经有很多事实证明了,而且提出了1:1理论。第二个是20:1是什么概念?就是刚才谈到10家庭达到公司数据的时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从2000年到2005年看到全球最大十家公司,它的整个资本性投入的时候比例分配关系,21块钱有一块钱投入既有的设备厂房固定资产中,20块投入到对无形资产和标准技术的研发过程中,这是十大公司在过去五年当中一个新的趋势,这个比例是非常惊人的,完全超出以前的想象,无形资产对技术标准的研发投入和对有形资产投入是20:1的关系,这个数字大大超出我们以前的想象。

  第二个建议建立TD-SCDMA战略价值评估体系,对TD-SCDMA经济价值进行科学整体评估,防止在TD-SCDMA发展过程中以战术体系评估战略体系的价值,以传统的运营价值体系评估TD全球战略价值最后导致决策失误和影响今后政策的一致性,因为科学的对TD-SCDMA经济竞争能力的评估应该包括五个部分,第一个是技术经济价值评估体系,和运营经济价值评估体系,第三个对产业价值经济评估体系、第四个国民经济价值评估体系,第五个战略经济评估体系,这些都是我们从来没有碰到的挑战,也是我们今后最重要关注要点,这是我今天介绍的主要内容谢谢大家。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