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正文

澳洲电讯策划并购布局香港 图谋大陆市场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17日 14:35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冯大刚 北京报道

  仅仅两个月,事情就有了戏剧性的倒转——从今年初直到两个月前,市场传言一直是中国移 动有意“走出去”,收购对象或将是香港电信运营商CSL和新世界移 动(0862.HK,以下简称新移 动)。现在发生的事实却是,这两家不但没有被大陆运营商收购,反而主动进行了合并,开始打起了中国大陆市场的算盘。导演这出戏剧的,正是国际电信巨头澳洲电讯(
Telstra)(CSL为其全资子公司)。

  香港电信并购潮

  当地时间12月8日晚间,香港排名第二、第三的移 动运营商新移 动与CSL在澳洲正式签约合并。双方将合资成立新公司“CSL新世界移 动”,新公司用户数超过了“老超人”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2332.HK),成为香港最大的移 动电信运营商。

  根据双方协议,新移 动电话公司将全部股份注入新公司,同时向新公司支付2.44亿港元,以换取新公司发行的股份。交易完成后,新移 动将拥有新公司CSL新世界移 动23.6%的股权, CSL拥有余下76.4%的股权。新公司共拥有用户260万,占市场份额三分之一强(34%),超过原来用户最多的和记电讯(28%),更远超华润万众(16%)、数码通(13%)和SUNDAY(9%)。

  令人费解的是,合并前新移 动在香港移 动运营商中排名第二,拥有用户约130万,与合并前的CSL相当,但在合并后的新公司中只占不到四分之一的小股,且需向合资公司支付两亿多港币。这是一次“不平等”的交易吗?还是背后另有深意?

  “市场份额与新公司中相互之间的利益并不完全划等号。”澳洲电讯Telstra亚洲总裁兼中国CEO贝裕铭说,关键在于双方用户组成不同——CSL的ARPU值(每用户每月收入)高达340元,是香港六大运营商中最高的,超过其他运营商一倍。协议的出发点是,按照未来给新公司带来的利润分配股权,“由于盈利能力高,CSL被认为可以带来未来76.4%的利润,所以获得相应的股权”。至于新移 动向新公司支付的2.44亿港币,则是为了弥补CSL已经在3G方面做出的投资——新移 动此前并没有获得香港电信管理部门颁发的3G牌照,但在新公司成立后,新移 动将得以分享3G带来的丰厚收益。

  香港

证券市场有观点认为,电信并购潮并不会就此止步。辉立证券董事黄玮杰指出,CSL与新移 动合并后市场竞争不会因此减少,反而会令移 动电信商竞争环境层次提高——由原来小规模电讯商各自竞争,转移至以较大公司规模作竞争,由于数码通在上述合并后顿成为最小规模的一家电信商,故数码通(有3G牌照)未来将有可能被中移 动收购。市场响应了这个说法,数码通的股价在数日内几度急升。

  幕后的“洋老板”

  一直以来,香港电信市场都有两个显著的特性,一是竞争惨烈近乎“割喉”,二是拥有得天独厚的“大陆跳板”地位。所以市场认为,在此次并购潮流背后除了单纯的经济利益,还有针对大陆市场的考虑。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合并幕后还站着“洋老板”澳洲电讯。作为香港最早的移 动电信商,CSL曾是电讯盈科旗下全资子公司。2001年至2002年,李泽楷分两次将CSL全部股权以21.6亿美元高价抛售给澳洲电讯。2005年年初曾有消息称,中移 动有意高价购入CSL,因为一度有消息说,亚洲扩张的失败是导致前任澳洲电讯CEO孜吉·斯威克斯基被解职的重要动因,新CEO将迅速从香港市场抽身而退。

  但事实恰恰与传言相反。新的首席执行官特鲁西约上任四个月后,拿出了一份澳洲电讯的“五年计划”,并别具深意地选择在当天公布了自己上任后的第一宗大并购——香港CSL与新移 动的合并。

  “我相信,新CEO在寻找澳洲之外的机会时会首先选择亚洲,而在亚洲的下一步会选择中国。”澳洲电讯Telstra亚洲总裁兼中国CEO贝裕铭说,证据之一是,在上任后的短短几个月之内,特鲁西约已经来过中国三次,而几乎没去过其他国家。“这也是我‘中国计划’的第一步。”他说。

  “CSL获得的只是香港方面的优势,和黄虽然暂时失去了用户数量的领先,但在大陆市场开拓方面仍然走在前面。”一位和记环球电讯负责中国业务推广的经理对本报评论说。在他看来,无论和黄还是CSL新世界移 动,能否表现良好最终不能看香港市场,而将取决于对大陆市场的把握能力。

  澳洲电讯并不是中国市场上的后来者。早在2002年,澳洲电讯就曾经在中国有过投资,但现在两家合资企业都已关闭。“关闭的原因是不盈利。”贝裕铭说。而不盈利是因为大陆电信政策的限制,这两家合资公司迟迟无法拿到牌照,服务种类被大大限制。“我承认上次的合作太早了,”他说,“但那次合作建立起来的关系,尤其是政府关系很宝贵。”

  现在,这家电信巨头又一次站在中国市场的大门前。作为澳大利亚的“国营企业”,他们仍然保守,但保守中开始出现了变通。熟悉中国市场的人都知道,香港一向得政策风气之先,作为一家香港公司进入大陆,无疑比直接使用澳洲电讯的名字效果要好得多。

  “我可不想赌博,”贝裕铭说,“但我们的确正在做好准备,开始找准伙伴和业务,一旦政策放开,我们就可以马上进入。”相比于上个月西班牙电信注资网通这样的资本合作方式,贝裕铭显然更看好自己“运营顾问+合作伙伴”的定位。“中国运营商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3G的经验,”贝裕铭说,澳洲电讯在中国的机会在于与伙伴共同开发3G,以及帮助国内运营商提高3G运营水平,在许多业务上作为先行者的澳洲电讯已经积累了经验。“不过我们还在看大的形势,比如3G牌照发放给谁、如何发放,还有《电信法》的出台。”

  同样徘徊在中国电信业大门外的,还有韩国的SK、日本的KDDI和法国电信。但值得贝裕铭高兴的事情是,相比上述几家,现在贝裕铭跟中国

信息产业部官员的沟通已经变得更加密切和愉快。作为一家外资电信公司的中国负责人,他已经访问过中国的许多省,并在当地受到了政府主要官员的隆重接待。许多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也对澳洲电讯的五年转型计划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53,000篇。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