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运营商折戟网间结算专题 > 正文

固网运营商质疑现行网间结算实施办法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07日 16:06 通信世界

  作者 苗福生

  建立一个健康、有序的电信市场运行机制,使各运营商都按照国家、政府的要求进行有效、有序的竞争,避免和扼制目前电信市场上恶性价格战、网间互联互通不畅等无序竞争行为,除了政府监管部门的行政干预之外,能否也找出一种与汇率、利率、税收等相类似的经济手段进行调控呢?

  一、用经济手段调控市场是国际惯例

  在市场经济运行中,除了价值规律这只看不见的手在调控市场之外,国家、政府通常采用一些必要的经济手段来调控市场秩序,使市场在国家期望的目标范围内运行。比如利用汇率政策,通过各国货币比值的调整,对本国的商品进、出口起着至关重要的鼓励或限制的调控作用;利用利率政策,通过对居民和企业储蓄存款利率的调整,向人们传达存款有利,鼓励多存款,或存款利小、无利,鼓励消费或做其它投资的作用;税收政策,更是国家、政府经济发展政策的指南针和晴雨表,比如进、出口关税直接反映国家对某种商品进、出口是鼓励还是限制;个别商品(如烟草、酒)的特殊税率,直接反映了国家对该商品的生产、消费是鼓励还是限制;个人收入调节税的调整,反映了国家对高收入人群的限制和对低收入人群的保护。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通过上述经济手段反映国家和政府对经济发展的调控意见,有意识地用经济手段引导企业、市场和消费者按照政府的意愿去发展,已经成为驾轻就熟的事情。这种运用经济手段调控市场的做法,远比国家、政府简单地靠行政命令要求企业做什么和不做什么更易于被企业、市场和消费者接受。举例来说,如果国家为了保护民族汽车工业严格禁止从国外进口汽车,既不利于国家在国际市场上的形象,又容易导致部分国内进口商和消费者的不满,如果通过制定适当的进口关税,既可维护国家在国际市场上的形象,又由于增加了进口汽车的关税成本提高了进口汽车在国内市场上的售价,通过进口汽车与国产汽车的价格差,达到既保护了国产汽车工业,满足了部分高消费用户的需求,国家又增加了关税收入,这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远比那种简单地靠行政命令关闭汽车进口的大门等做法要高明和有效。

  二、“网间结算”是调整电信市场秩序的重要经济手段

  在电信市场引入竞争机制之后,除了行政手段之外,我们也应该寻找出一种经济手段以调控电信市场秩序,治理目前令政府监管者头痛的恶性价格战和网间互联互通不畅等难题,这种经济手段是存在的,它就是网间结算。

  1.网间互联是电信运营商经营的基础

  众所周知,电信运营商从事电信经营的基础条件是其各自的通信网络,各电信运营商无论其自身通信网络大小,都必须彼此互联互通方能够进行经营。就目前的电信市场而言,存在着两种形式上的网间互联互通关系:其一是传统通信网络不同运营商之间的网间互联关系,即移动运营商网络与固定运营商网络用户之间、不同固定运营商网络用户之间、不同移动运营商网络用户之间的传统语音通信互联关系;其二是不同运营商之间本地通信网络与IP长途通信网络之间的网间互联关系,其主要表现是:本地基础通信网络(固定电话或移动电话)与另一运营商长途IP通信网络之间的网间互联关系。运营商自身的电信网络是其从事电信经营的基础,其网络内的用户及话务量是其生产的产品或商品,如果这个产品(话务量)要通过与其他运营商网络的交换才能完成,那么他就同其他运营商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商品市场上的商品交换关系,因而也就产生了一个结算费用或价格问题。

  如果我们把国内目前六大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网通、铁通、卫通)都比作在同一市场上经营的商人,其各自经营的商品就是由本网产生、需要通过与异网交换,或者是从异网产生、通过异网的放行,输入到自身的IP长途网完成的话务量。从纯粹商品交换的角度看,这种商品(话务量)的交换应该是一种市场经济中的商品交换行为。六大商人(运营商)应该通过商品市场上的讨价还价,最终寻求到一个最佳交换价格以完成其商品的交换,因为只有在交换价格上达成一定程度的妥协和谅解,完成这种商品(话务量)的交换,才能使大家都得到一定的利益。这种商品(话务量)如果不能实现交换,它就不能最终实现销售价值,也就不会给销售方或购买方带来任何利益(仅就网间话务量交换而言,不涉及运营商在网内与用户之间的另一种服务交换关系)。但事实的情况是,这六大商人(运营商)在商品交换过程当中的讨价还价的主导地位已经被国家、政府武断地剥夺了,不论你是否愿意,不论你的利益是否得到了合理补偿,你的商品只能也必须按照国家规定的价格出售。这就是我们今天电信市场商品(网间话务量)交换关系的现实。或者说,有电信商品(网间话务量)和电信商人(电信运营商),就应该存在电信商品交换关系,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电信商人无权对其商品的交换价格进行讨价还价,电信市场上的商品交换完全是国家强制下的强买强卖——必须按国家规定的价格卖出或买入,既不允许不卖也不允许不买,否则就是违反互联互通,就要受到处罚。

  2.网间结算价格过低是恶性价格战和互联互通不畅的经济根源

  目前每分钟0.06元的网间结算价格(不论传统通话还是IP通话)都是1999年制定的,当时移动通信、IP通信都还处于萌芽、起步期,此价格更多是反映了国家对移动通信、IP通信的倾斜,由于当时的固定运营商还相当强大,因此固定运营商对此价格还没有过多的不良反应,而随着移动通信、IP通信的高速发展和对固定传统业务的分流,主导固定运营商对此结算价格不合理的反应日益强烈,在多次向国家相关部门反映不果的情况下,主导运营商不得已采取在网间设置互联障碍的办法以维护自身的利益。设置网间互联故障的,主要是主导运营商,因为过低的网间结算价格使其利益受损;实施价格战的主要是新进入运营商,因为过低的网间结算价格使其有较大的降价空间,新进入运营商的心态是反正这些话务量原来也不是我的,得点是点。目前电信市场上的两大顽症——恶性价格战和网间互联互通不畅,究其实质,都是由于网间结算价格过低造成的。

  比如IP长话,国家规定的传统长话价格为0.70元/分钟,IP长话为0.30元/分钟,即便算上每分钟加收的市话费(前3分钟0.20元,以后每分钟0.10元),IP长话的总价格也不过在0.36元/分钟至0.40元/分钟之间,仅为传统长话的51%~57%,已经便宜了许多,而实际上市场上的IP卡销售价格只为国家规定IP价格的25%左右,即0.30×25%=0.07元左右。每分钟IP长话主导运营商直接损失0.70元,通过网间结算(或加收的市话费)能够得到的间接补偿仅为0.06元~0.10元,是其损失总额的10%,主导运营商还要承担庞大的基础网络的维护工作。很难设想主导运营商不会对这种过低的网间结算价格产生不满,于是通过在网间互联互通上制造故障,限制IP业务的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恶性价格战的另一个因素是移动通信资费价格逐渐逼近甚至低于固定电话,在

信息产业部下发的治理恶性价格战的文件中,移动通信资费不准低于固定电话资费是其重点治理的对象之一,但由于目前较低的结算价格,使移动通信资费越降越低,个别地方已经实现了大面积、整个城市的单向收费,有的地方移动通信资费已经降到0.10元/分钟。

  3.调整网间结算价格直接影响运营商的市场价格制定和利益分配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IP长话的网间结算价格不是现行的0.06元/分钟,而是0.15~0.20元/分钟,那么IP运营商就无法将其销售价格降到结算价格之下,即只能在结算价格0.15~0.20元/分钟之上范围内适度浮动。因为IP运营商无论怎样促销,也不会傻到每分钟向用户只收0.10元,却要倒贴0.05元向主导运营商结算0.15元。

  如果IP长话的结算价格能够从目前的0.06元/分钟上调到0.15~0.20元/分钟的范围,那么主导运营商从IP长话业务发展中得到的补偿就可能是现行的1倍甚至2倍,主导运营商由于经济利益得到了适度补偿,可能就不至于对IP长话业务像今天这样仇视和反感,也就不太可能做出人为设置网间互联互通故障而出现网间互联互通不畅的问题。

  同样,如果固定运营商与移动运营商之间的网间结算价格由0.06元/分钟提高到0.15~0.20元/分钟,那么移动用户每分钟的发话通话费用也就不可能降到结算价格之下,即必须高于结算价格0.15~0.20元/分钟以上。

  上述分析足以说明,恶性价格战和互联互通不畅问题难以解决的经济根源是网间结算价格过低,所谓“心病还用心药医”,如果国家真正想治理恶性价格战和互联互通不畅,上调结算价格要比反复下文件和动用“司法”处罚要更有效得多。

  三、网间结算价格的调整反映国家的行业发展政策,可以将其视为国家电信产业政策的“税收调节”杠杆,不一定必须与网间运营成本挂钩

  据了解,国家、政府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网间结算价格对各电信运营商自身利益、对电信行业发展的重要作用,已经组织了专门班子研究网间结算价格调整问题。研究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参照国际上的惯例,进行所谓网间运营成本之类的繁琐测算。由于运营成本测算太复杂和各运营商之间意见难以统一,国家迟迟难以决断。笔者以为,网间结算价格的调整也许没必要过分地拘泥于所谓的建设成本测算,也没必要过分地拘泥于国外的模式和征求运营商意见,其理由有如下几点。

  1.由于电信技术的发展、产品更新换代的加速,同一电信产品,如交换机,5年前的价格同今天可能已经发生了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变化,简单地靠财务账面成本计算可能永远说不清楚。

  2.同国外电信运营商都是私有资本不同,中国的电信运营商都是国有控股或国有独资企业,其投资主体是国家,也许没有必要过多地拘泥于哪个运营商资本投入的多少。

  3.结算价格更多的应反映国家对某项业务发展的政策倾斜度,1999年制定0.06元结算价格的时候,并没有进行认真的成本测算,不也还是执行到今天没有改变?!

  4.如果能够把网间结算价格定位于国家对电信产业政策的反映,主要反映的是国家的保护、扶持还是限制某一种电信业务的经济杠杆,也就没有必要过多的因运营商的意见不统一而不做决断。

  笔者认为,根据我国目前的几大电信运营商都是国有控股或国有独资的现实,对网间结算价格的调整或许国家只需重点考虑一个因素,即国家现阶段对电信行业的发展政策,或者换一个说法,把网间结算价格当作电信市场的国家税收政策杠杆来使用。比如,以现行网间结算价格为基础,调高结算价格,是对固定运营商的保护和扶持,对移动运营商的限制;是对基础运营商的保护和扶持,对IP运营商的限制。上调的幅度越高,保护、支持或限制的力度就越大;反之则相反。而且,由于语音通信结算同IP通信结算反映的是不同的网间结算关系,完全没有必要两个结算价格一致或同步调整,即语音通信结算可以是每分钟0.10元,而IP通信则可以定为每分钟0.15元;或先进行IP结算价格上调,后进行语音结算价格调整等。如果说,由于前几年移动通信的弱势地位,国家应该通过网间结算对移动通信给予适度倾斜以支持它的发展,那么今天,随着通信技术的高速发展,移动通信取代固定电话已经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和技术发展趋势,移动通信已经不论用户数量还是收入规模均已跃升为行业老大,今天电信市场的现实同当年制定结算价格时相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国家完全应该通过适度调高网间结算价格对固定运营商给予一定的倾斜,从而延缓固话衰亡的进程,给予固定运营商转型、调整的机会。就IP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而言,由于IP运营商的业务发展是对基础运营商传统业务的蚕食和分流,且国家已经认为由于IP长话上的竞争过度而变成了恶性价格战,因而国家就应该适度调高IP长话结算价格,减少IP运营商降价的空间,对基础运营商的利益给予足够的保护。基础运营商看到IP业务对自身的利益有了适度的补偿,也就不会继续铤而走险置国家法规而不顾,用设置网间互联互通障碍的方法来维护自身利益了。

  总之,不管人们是否承认,不管国家、政府是否意识到,网间结算价格在电信市场上起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可抗拒的国家对电信行业发展政策的指示和经济杠杆作用(只要这个价格不是由运营商自行讨价还价确定,而是由政府强制规定),因此更应该积极主动地认识并利用它。充分认识到网间结算价格的调整对电信市场的发展、对电信市场运行秩序的调节作用,自觉地利用这种经济调节作用,使其能够反映国家、政府真实的发展指导意向,这样无疑会对电信市场的理性发展和有序竞争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