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中国通信业发展高层论坛专题 > 正文

图文:台湾中华电信原董事长毛治国演讲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08日 09:14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图文:台湾中华电信原董事长毛治国演讲
图为:台湾中华电信原董事长毛治国(新浪科技 未央/摄)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新浪科技讯 7月7日-8日,中国通信业发展高层论坛2005年会在北京召开,这也是本年度中国电信业级别最高的一次高管会议,新浪科技对会议进行全程的独家现场直播。

  以下为台湾中华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台湾交通大学讲座教授毛治国讲话全文,他演讲的题目是《电信发展值得注意的几个趋势》。

  毛治国:

  非常谢谢周秘书长,首先在这边要向主办单位表达敬意,会议办得非常地成功,在提出报告以前,也跟各位再补充一下我个人的背景,我除了曾经担任过中华电信董事长之外,在之前,在台湾我在交通部里面担任过司长,负责电信政策的制定和电信行业的监管这方面的业务,目前虽然离开政府公共部门的工作,持续对电信产业的发展算是观察者。昨天一天聆听,中国大陆相关企业领导人的演讲,可以讲学习到很多,了解到整个大陆在这方面产业发展的现况,同时也发现,在会议中大家共同关注的一些议题,像电信政策行业的监督,产业企业转型,供应链价值链再造,可持续发展等等这些议题,其实这目前已经是全球性共同关注的议题。虽然在不同的国家里面,这些议题的内涵可能不一样,可是在范畴上大家所关切都是相同的范畴,今天给大家准备的资料,正好是这方面的议题,正好涵盖这些资料观察的心得,相关的资料根据在其它国际场合曾经发表过的一些内容汇总起来,我发现甚至不需要做太多的更动,其实很适合在这里提出来向各位请教。

  首先我们可以看几个趋势。归纳来讲,甚至我们夸张一点讲,有一个风暴正在形成,在我们电信产业里面。比如说PSTN电话业务,PSTN是贝尔发明电话以后所建立起来电信王国,以PSTN为核心的王国,事实上在很多国家变成濒临绝种的动物,很多的新科技,整个市场,整个技术都在压缩它的空间,甚至在有些国家,像英国,他们都已经准备在2006年开始,2008年甚至在2010年之前,对PSTN整个慢慢要全面把它退下舞台。像移动这一块,在90年代的末期,它可以讲是明星,但是也是因为成长非常快速,到了二十一世纪,语音服务方面可以讲在很多的国家面临饱和,市场普及率穿插率的饱和,乃至于应收的饱和,ARPU都在纷纷下降。

  无线技术可以讲来势凶凶,在今天很难说它究竟是泡沫还是真正的明星,针对传统的技术来讲,它是破坏性的创新,哈佛大学有一个教授写了一本书叫《破坏性创新》,因为它的成本比较低,长期来看带宽也不见得很少,对于固网,乃至于移动技术都有相当大的挑战性。

  对于行业监管当局,我们也发现全球大概都在十字路口上,究竟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大家也都在摸索有关的方向。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有一个结构性的变革,可能也正在发生。所谓融合谈了很久,但是我们认为今后谈融合这个议题越来越真实,固网、移动、无线技术,甚至于广播乃至于咨询服务方面,可能很快都需要面临真正的整合,像我们昨天听到IBM、思科,他们都在共同谈这些问题。我们也看到,整个的产业结构过去习惯于发执照也好、管制也好都是固网管固网,移动管移动,增值服务管增值服务,都是属于垂直的分工,我们现在看到趋势上来讲,这种监管结构,整个产业的结构有从垂直变成水平的发展,这个趋势非常地清楚,我们对这一点有进一步的说明,这是我们可以看得到形成中的一些变革和改变。

  再看另外一个趋势,全球的固网都是从语音走向数据方面的服务,ADSL是过渡性很重要的发展,PSTN慢慢要淡出舞台,宽频的网络、下一代的网络显然是未来。

  ADSL,前一阵子我请德国银行的朋友做了一些选择性分析,选择一些国家地区在ADSL的发展,这几条我们发现,中华电信、韩国电信、香港电信属于ADSL方面做得比较快的几个地区,像中华电信来讲,我在的时间是2000年年尾到2003年的年头,两年半的时间,中间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把这条红线拉出来,那时候打下的基础,台湾很小,中华电信每个月可以维持四万条新的线在布建。大陆方面ADSL发展很快,要收集一下,将来补充上去。究竟ADSL能撑多久?将来是不是尽快转到光纤去。台湾就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个人的看法ADSL还是有一定的市场,但是主流的市场可能必须要转到光纤。

  昨天事实上也有几位,包括朱部长也有提到,从固网到移动话务量的流失或者应收的流失,我们一般叫FMS,替代,从固定向行动的替代,这方面的替代我注意到其实有两种性质的替代,一种是整个话务量的替代,另外是属于普及率的替代,从这两个角度区分替代的发展。我是把它针对G7这些国家,NIE包括台湾、南韩、香港、新加坡和东南亚国家,所谓四国,分成四个地区分析,G7和NIE相似,它是属于话务量的替代,但是我们也看到在固网的用户方面已经出现下滑的倾向,我们可以看两张图。在固网方面普及率也就是上面的蓝线G7已经饱和,NIE也饱和,甚至开始慢慢有下滑的趋势,以户口为基础的普及率来讲G7是140,每一家人家有1.4条进他们家里,NIE是1.55条线,在台湾差不多是2条线,台湾差不多是1.96左右。应收方面,我们看到红线下面两个图的蓝线,我们可以看到前面是平的,到后段,近两年都开始下滑。这是固网,在移动方面,它的穿透率还在上升,但是已经有趋于平缓的趋势,NIE在90%以上,G7是在70%,应收方面G7成长,NIE这些国家已经开始走平,这是第一组趋势。

  第二组看东南亚国家,普及率跟话务量都在被取代,我们看到这个图,在固网方面它的穿透率已经趋平,甚至已经停在那个地方,要注意的整个以户口为基础大概只有一半的家户有拉固网线,应收是先平,后下滑,所以我们认为这些国家很可能将来固网发展说不定到此为止。在移动方面,它成长非常地快,但是它在以人口为基础的话都小于30%,应收是快速成长的。

  最后是四国,我们发现到它基本上是固网在成长,但是它的话务量在向移动流失,大概是这样的趋势,在固网的比例方面它在成长中平均来讲有60%的住家都已经有固网的电话线,应收已经变平了,移动方面成长很快,以人口为基础是20%,应收方面中国方面成长很快,巴西跟印度已经开始趋缓。

  VOIP拿台湾做一个例子,里面有一个服务叫Taiwan,这是P2P免费下载的服务,在台湾十个月之内实际的用户将近两百万,我认为它一年之内,大概是去年的7月推出的,我认为到今年七月底两百万没有问题,会突破的,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速度。全台湾的固网用户不过1300万,我们有一个非常天真往外拉,中间很多因素不考虑,我们发现台湾1300万用户以这个速度保持成长的话,到2010年大概所有的PSTN都被吃光,会有这样的情形。甚至不要到那一天,说不定中华电信就要考虑要不要PSTN要收掉,因为剩下来20%、30%,可能这些用户都交基本费的用户,20%、30%的用户要维持百分之百的一个网络,可能并不经济,所以很可能这也是英国电信考量这样的趋势,有一个具体的时间表,2006年开始执行把PSTN一整批一整批转换到VOIP的架构上去。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P2P的影响,我看到它的影响一种衡量方式是什么呢?这也是根据美国方面的调查,它是针对有线电视那根线在接取有关上网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三种用途,有P2P的用途,有即时讯息的用途,以及档案下载的用户,我们从它的使用者和消耗掉的频宽或者带宽来讲,25%的P2P的使用者消耗掉90%的频宽,这种情形含义是什么?今天整个频宽和带宽还没有被消耗掉,但是一旦网络上的频宽开始进入饱和状态易货,我们预期到会发生一些什么?就是这些频宽提供者、带宽提供者,他们可能没有意愿再扩建它的频宽,为什么?因为今天来讲,随着P2P的服务,基本上是收不到钱的,它只能收一个频宽的月租费,像台湾ADSL收三百块钱台币四百块台币,所有增加出来的这些话务量基本上收不到钱的,这种情况不会有意愿要继续扩充它的系统,台湾叫永续,这边叫可持续。基本网络建设没有意愿继续扩充网络的话,这个问题怎么办?是不是产业监管者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题目是,我最近在香港的新加坡碰到一些国际资本市场基金管理人,他们提出来一个问题,他们说,现在电信业者都在谈我们要扩充频宽,我们要建光纤网络,特别是针对光纤网络部分。这种投资者的观点就是,要建宽频的光纤网络,基本上是电信业者本身的利益,因为你要来防御你将来市场被人家攻占。问题是,像更高频宽ADSL又滞后,更到频宽的建设,钱投五下去以后什么时候有新增加的应收可以进来,他们认为很悲观,他们认为说,现在大家已经习惯目前这个价格,如果把频宽提高,增加收费,他们认为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市值的困难,投资之后有相当长的时间之后不会有新的应收进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提出,如果为了保障长期利益所做的投资请你不要用我的钱,提出来这种资本从哪里来,从电信业自己的利润里头要挤出来。

  归纳起来讲,我们看到一个情景是什么呢?在这些不同的新的电信科技之间,让我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寓言,这里面产是谁?PSTN,螳螂是移动,黄雀是谁,黄雀很可能是无线,后面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电信监管者,在我看来有这样一个局面。从两个角度,一是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看今后面临的挑战是什么,中间可能的出路是什么?另一方面,我们也从业者的角度看一看它的挑战和出路是什么?对政府这边,我认为有几个基本的议题。第一个议题是针对刚刚讲的不同的技术,在整个布建和资源投入方面我们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政策,针对固网、移动、无线乃至数位化的广播来讲,我们的政策是什么。另外发照方面,我们基本上想办法刺激竞争,这仍然是最重要的底线,可是在刺激竞争前提之下,我们也要非常注意,会不会发照发太多,造成过度的竞争。第二,资源重复投入,资源的浪费,比如说像国际间在讨论,针对中国大陆第三代移动为例,大家想会发几张照,一般人认为发国三张会浪费,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情况。在有的国家已经有这样的情形,像台北高雄市政府自发性用邀请民间投资的方式在布建整个市区范围之内的无线网络,这部分是在电信监管范畴之外,固网对移动来讲的市场,对各方面都是冲击,但是目前国际间好像对这一块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政策,我认为将来非处理不可,有人叫私有的网络或者叫市政府所拥有的网络,我们怎么处理它?

  另外在管制政策方面,像昨天也有几位信息产业部领导人提到,过去全球都一样,我们的电信管制都是以美国为模式,对象都是PSTN的既有业者,所谓有不对称的管制,不对称的管制之下,因为新技术的出现,不管它都要死掉,还要继续用以前的方式管它吗?这里边变成很多的反省,对不同的新技术出现,我们究竟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管呢?我相信这个在全球各国都是很重要的问题,我们政策上怎么样鼓励这种竞争,不要大家都去占频宽提供业者的便宜,都在上面做没本生意,没本生意做多的话,下面的基础平台没人投入的话,整个产业发展就完蛋了,这是我们要永远思考的问题。基本的挑战在今天可以讲,我们怎么样根据今天有限的知识,我们去创造一个可以维持永续经营的电信产业,不光是对电信的执照和电信的服务业。

  我们可以有一些思考的方向,第一,2010年之后,大概属于平台层次的技术大概主要就是三个,固网移动和无线,对这三个有一个假设,不同的国家、地区,他们可能最后布建出来的网络的组成可能是不一样的。这三块,它实际最后的投入比重可能不一样,即便我们刚刚的分析,我们只是针对固网跟移动来做分析,我们如果再加一块,我们预见一下未来的无线的可能发展,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有这样三个层次,这三个层次,今天这一块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差别,长期来讲,属于这里面范畴的国家和地区会上下移动的,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从成本面来讲,左边的低右边的高,非常地清楚,从功能上来讲,可能到最后大家慢慢接近趋于差不多,从带宽等各方面来讲,当然还是有差别的,不过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可以讲是可以互通的,在价值诉求或者政策的目标上,对于像东南亚国家来讲,USO普及业务的达成,基本业务的普及化是基本的技术,对于有些国家来讲,USO基本语音已经不是一个议题的时候,重点会放在无所不在,会放在移动性和比较尖端、前端的宽频和服务上面。

  另一方面要考虑整个结构性的改变已经在形成中,过去我们可以讲,固网是固网的管理,移动是移动的管理,增值服务是增值服务的管理,这都是一个垂直管制的架构,但是无线跟广播等等进来以后,垂直的界限就模糊掉了,所以我们看到水平的融合,垂直的分工这样一个架构。在欧洲其实走得最早,它的电信法最近又做修正,将来要再发照的话,它发的照是平台执照,不管你用的是固网技术,用的行动、移动技术还是用无线技术,甚至要把广播纳进来,它的执照也可以容纳得了,所以给一个新的名词电子通信平台,平台执照、应用执照、网络应用执照、内容执照,将来发照走这条路,所以这个趋势来看,几乎可以讲,今天很多国家,很多的电信业者有单一业务的业者,我们认为从这个趋势来看,单一业者整合变成一个全业务业者,大概这个方向是跑不要的,不然的话,将来整个服务提供就会遭遇到额外不必要的跨组织之间的一些障碍和壁垒。

  像英国电信,最近提出二十一世纪网络的远景,它看到无接缝的融合,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一个终端设备,一个门号,一个切入接点,一个留言信箱,一部电话薄,要这个服务,只要单站服务就可以取得所有的不同服务,一张帐单,一个融合的网络,这是它看到的目标,它认为这个目标要在2010年之后达成。欧洲在这方面走得比较快,它已经在实现所谓水平的架构。从产业方面来讲,我们看到问题新的ARPU从哪里来,这是最基本的问题,因为饱和的市场,过度的竞争使ARPU都下降了,将来的问题是语音之后怎么办?昨天我们也听到大家共同在提的一个问题就是价值链的再造产业链的再造,我们需要用一个更成熟的眼光更复杂的眼光看看整个产业发展基本的架构是什么东西,有很多新的学习曲线要发展起来。价值服务是非常文化导向的,每一个市场有自己的特性,没有办法抄袭别的国家直接移植自己的国家来,直接的挑战怎样用今天有限的知识设想完全不知未来的应用是什么,对这一点常常有人说,让我预测未来的市场很容易,我可以让你看到一个看法,但是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这个看法是错的,因为这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因为今天的知识有限,将来的服务形态有很多可能是超过我们今天的想象。我个人的看法Cyberspace,我认为咨询通信技术重新创造生活口间是什么,这个空间我们认为它是由四个组成Cyberspace,居家空间、工作空间、休闲空间以及移动的空间,重点每一个不同的空间需要的咨询内容服务部一样,不同的内容和服务所需要的平台不一样,我们可以把ICT的技术应用在车上,我们有一个很热闹的领域叫智能运输,你来研究怎样把无线通信技术移动的通信技术装到车上去,怎样发展成一个服务和产业。

  在语音时代以后,事实上要强调,大家常常讲价值链,价值链是线性的,事实上从一般策略或者战略规划的角度,我们有时候会引用钻石的结构,它包括平台,包括终端设备,包括服务应用业者,包括内容来源,这样构成生态系统的核心,再以它跟市场见面,它又是来自于Cyberspace四个空间,不同的空间需要不同的服务,不同的服务需要不同的平台,像3G讲终端设备光讲平台不过的,必须要考虑服务器在什么地方,这可能都不是你自己可以发展的,这里重点是什么?共生演化,其他几个部门不走起来,光一个部门走在前面没用,发展不起来的。

  最后来讲还是回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由猎人决定谁死谁活,真正的挑战是这个猎人怎样创造一个所谓可持续发展,可以永续经营的产业环境的路,创造这样一个整体的环境。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