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正文

短信的力量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3月07日 09:26 中华工商时报

  □唐学鹏

  在大年三十那一天,最为壮观的是我的手机

  在大年三十那一天,最为壮观的是我的手机。从上午一直到凌晨,短信的收发密集如雨,我的拇指与手机键的触及数数以千计。我是一个情商特别高的人,我手机上储存着的
朋友我都发了祝福的短信,要知道他们大约有一百多人,我的祝福精巧而富有爱心,我想接受到我短信的朋友一定都感受到了我的爱。另外,我的手机也接受到了一些不在手机名单上的朋友的短信,对于这些稍微疏远一点的朋友,我自然也是非常富有爱心地在第一时间就回复了,我祝福他们,祝福他们的祖国风调雨顺,祝福他们家庭美满或者单身有趣,祝福他们不可思议地迅速发财和私生活混乱而精彩。

  我是一个胸怀广阔包容万物的人,交友不慎在所难免,我误交了一些损友,他们让我体会到黑暗的存在和光明的微弱。他们经常会给我发一些应该严肃批判的短信,内容非常不健康,我看了之后脸都红了,替他们害臊。但是我又不好跟他们翻脸,因为这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我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精神就包含捍卫别人庸俗和低级的义务,给予芸芸众生庸俗的权利。如果一味要求别人像我一样高尚和富有爱心,那不可避免地走向精神独裁的通向奴役之路。自由主义大师哈耶克和柏林都表达过同样的警告和担忧。

  但是他们的短信又不能不回复。我经常在一声叹息中回敬他们,用另外一些内容不健康的短信回复他们。我知道这很不好,我经历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才狠下心来把短信发出去,然后我体会到与他们达成趣味媾和的心境悲凉以及感受到他们庸俗的快感。

  引申出来,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比如说一个原本怀朴抱素的君子,不能直抒胸臆表达自己那美人香草的情操,

  不能直接拿“美”对抗世风和流俗。否则,效果适得其反,反而摊上了假正经和伪君子的名声。所以必须迂回,正确的路径是,先大谈自己是如何的不堪,卑微恶心的社会风气自己也沾上了,在奠定自己是“小人”的基础上,再讲出一点不那么“小人”的事情,给别人一点惊喜,让人觉得你够意思,有原则,很诚实,“小人”得可爱。于是你那“不小人”的地方也显得非常可信。于是,可信与可爱于是得到了统一。这叫“伪小人路线”,从人性很低的地方出发,用很迂回的技巧完成,退三进五。它的反面是“伪君子路线”,做作的路线。

  不扯淡了,回到短信事件上。在大年三十这天我就接受到了几个这样非常不健康的短信,大过年的,我心情特别好,我宽恕了他们,我难得地隐忍不发,我没有和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当我接到最后一个猥琐的短信,这个短信太猥琐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浑噩的小眼睛,我终于产生了回敬的念头。尽管之后,我久久地克制着这个念头,可是,这个念头太强大太疯狂了,我的理智的防线决堤了。我随机地挑选了此前别人发来的几个猥琐的短信之一回复过去。我关闭了自己善良的情绪按了发送键,在一刹那,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适度报复有理有节的短信发出之后,如泥牛入海,长久不见反应。我有些疑惑,因为依照那个损友的性格,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迅速反击的,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蹊跷的是,没有后续的报复信息。

  我的疑惑在累积。疑惑也在慢慢忘却。

  就在我认为不会再有什么新的进展发生的时候。突然,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一个我刚认识不久还不算太熟的广东本地土著企业家给我发来了信息。因为我年后要有事找他,所以我把他的手机号码输入了手机,以备未来之

  需。他的短信很简单,只有6个字符,汉字只有3个:你是谁。汉字后面倒很吓人,紧跟着3个“?”号,意味深长,力透机幕。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分量的短信。

  我感到奇怪,因为此前我给他发了新年祝福信息,他也回了信息,他回的信息很简单,只有4个字:祝新年好。企业老总都是很牛的,倨傲的,也是气度排他的,一般采访完毕之后都不太会继续理睬小记者。这4个字已经让我知足了。

  智商奇高的我突然在随后的时刻感到不安,毛骨悚然地感到不妥,有点不对劲。一定是出了令人难堪的问题。我快速查找手机里“已发信息”栏。在我的目光接触到字幕的那一瞬间,我英俊的脸部稍微有点扭曲变形,我的脸红了。我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把带有自卫性质的猥琐的短信误发给了这位土著企业家,我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这位朴实的企业家那富有广东特色的面部特征,勾勒出他看到我的短信时怪诞而愤怒的表情。这位企业家的姓名和损友特别接近,姓是相同,名里有一个字是相同的。我在痛苦和颤抖中把我的攻击对象弄错了。这个可怜的广东老板无法按捺他的好奇心,也许还有自尊心。

  这个我随机挑选的猥琐短信,怎么说呢,的确有一点怪怪的不同寻常,里面的元素很多,包含着巫术,迷信,时间限制,寓言式的报复,独裁式的预期和男人的大忌等等。短信的内容我实在不好意思写,不得不说,这个短信里面蕴藏着一种力量。我,在呆若木鸡后还魂的那一刻,体察到了文字的力量,诅咒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人不得不侧目凛然,让人不能忽略,不能被伤害后一笑而过。

  这种力量还在延续。当我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不予理睬作为策略时。土著企业家的短信接二连三地:“你到底是谁?”“你是谁?你是做什么的?我认识你吗?”

  我的头大了。大过年的我的头大了。

  真给面子!从草率的4个字“祝新年好”到连珠般的短信侦察。土著企业家显然把我的短信和号码以及我的个人资料真实身份当做一件大事,大年三十的一件大事。这让我如坐针毡,心情恍惚。我确信他不知道我的身份,虽然我递给他名片,但是显然,没有一个企业家会把一面之缘的小记者放在心上,会把记者的手机记录下来。

  我也想过主动澄清一下,比如发一个短信过去,说自己短信发错了。但转念一想,这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许我继续装聋作哑,土著企业家就会内心说服自己这是一个跟自己不相干的短信,是一个陌生人发错了的短信。如果我澄清的话,无疑向他表示:这是一个他见过的人给他发的短信。即使是误会,也给他造成不好的印象,认为我是一个志趣低下的人。天可怜见,其实我是一个语言清洁主义者,最厌恶语言暴力。我是有证据的,我的语言词典太典雅干净了,导致了现如今的写作异常艰难。

  就在我下定决心,将“不理会”战术进行到底,更可怕的事发生了,他竟然开始拨打我的手机。真是太过分了。我平生所学的脏话在我喉间翻腾。大过年的,他这样还让不让人过年?我看着我的手机发愣,一狠心,还是没有接。大约过了几分钟,一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号码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我还是不敢接。但是我又怕误事。因为可能是别人打来的。我连滚带爬地下了楼,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插入IC卡照这个号码打过去。电话那头一个一听就知道是粤语口音的家伙接的,他用极其晦涩的普通话问我是谁,虽然我猜中了几分,但一股求证的意识涌了上来,我大着胆子问他是谁,他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说你打我电话还问我是谁。我说刚才有人打我电话。电话那头突然提高了音调,语气仓促地让人联想到这句话如同一口痰喷射而出,字与字之间的音节区分几乎已被抹杀,语词已经隐去,情绪更加毕露,他几乎吼了一声你究竟是谁,是谁。势若疯虎。

  我几乎本能地砸断了电话,没什么好解释的。我清楚,我把这位著名企业家碰伤了。伤感的无线电波把企业家碰伤了。我在电话亭前站立了一会儿。深圳的道路从未像现在这样冷清而宽广。街道上很少有人也很少有车。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是妈妈打过来的,她叫我过来吃年夜饭。我们一家人在外面酒楼里订了一桌。

  在我与家人会合之前,我气定神闲地给我的那个损友发了一个短信,我仔细检查确认发送对象准确无误之后将那个诅咒的短信发给他了。整个过程就像发射火箭一样的仔细。只不过短信末尾增加了“祝新年好”4个字———土著企业家的第一个短信的4个字。仅仅几秒钟,他就快速地反唇相讥,短信很简单:我同情你。

  我知道他是另外一个意思,他在绕着弯子骂我。但是,应该同情我。我还是准备在节后找这个土著企业家谈事,还是尽可能地不要让他知道我就是发短信的人。我相信这些一定能实现,这些卑微的愿望一定能实现。

  《万科写作社区》(7H1)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彩 信 专 题
双响炮
诠释爱情经典漫画
东方美女
迷人风情性感姿态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