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解密发改委手机生产核准制专题 > 正文

手机产业面临过热风险 核准制加速行业洗牌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26日 09:50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杨阳 北京报道

  靠租借牌照牟利的企业正遭遇着生死考验——原本合作愉快的老客户中有一些公司正相继筹划自己进行生产。例如曾经与天时达合作的金立手机,现在已经有了通过核准的十足把握。

  像中电、天时达这样的手机企业并不在少数,他们正和奥克斯这样希望得到生产许可的企业一起掂量着发改委公布核准手机生产资格的条件——它能决定有多少资本才可以“玩”手机生意,有多少企业将可以自己生产手机,有多少老客户还必须继续依靠租借牌照赚“快”钱。这意味着,租借费在一定程度上将不再可靠。下一步,要么自己靠品牌打江山争市场,要么坐等被市场淘汰。

  2月19日,发改委的网站上登出了关于印发《移 动通信系统及终端投资项目核准的若干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规定》)及附件,对申请投资移 动通信系统及终端生产项目的核准列出了明确的条件。

  这一消息让正在手机制造门外徘徊的企业心情复杂。但被高额利润吸引的十多家企业仍执着地立刻递交了申请书。

  《规定》中明确提出:“申请移 动通信系统投资项目的项目申报单位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申请移 动通信终端投资项目的项目申报单位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申请移 动通信终端投资项目的单位应建立研发中心,具有完善的开发平台和研究环境,具备完整的整机、单元电路硬件设计能力,基于芯片组和协议栈的软件开发能力,结构外观设计能力。”

  此外,记者获悉,“有自己的生产线”、“至少80万台的稳定销量”则是没有写入《规定》的隐性条件。

  “变相”审批制?

  从《规定》的条件来看,抬高门槛似乎是隐藏在“核准制”之后的一个重要原则。要满足这些条件势必需要有巨大资本投入。“一条进口手机生产线的成本大约在3000万元人民币,国内多从美国、欧洲进口。”天时达营销副总裁吴裕揭告诉本报记者,“一般的小企业是没有这样的实力的。”

  “如果按每年至少80万台的产量计算,至少需要3亿到5亿人民币的投入。”奥克斯集团通讯事业部全国市场总监李晓龙告诉记者,奥克斯在手机上投资的10多亿元人民币中80%都是用于生产线等基本建设——政府设定这一条的目的就在于希望借此杜绝做投机生意的企业搅局。

  另外两个条件,“每年至少80万台销量”的条件无疑是对品牌知名度以及品牌运营能力的要求,有自己的研发则是对企业后劲的考察。

  但是,并不是有了生产线、销量和研发队伍就一定能通过政府有关部门的“核准”——有关部门似乎并不情愿将手机生产的“审批制”转为“核准制”。

  “发改委仍然有很多地方可以控制手机生产企业的准入,例如延长等待时间。”易观国际电信分析师韩小冰告诉本报记者,“尽管‘核准制’实行后将再也没有‘手机生产牌照’这个说法,但要想通过发改委的核准,企业生产出手机后还需要拿样机到政府有关部门进入产品报批程序,申请入网证、做入网测试、做3C认证、进行质量审查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副院长电信研究中心负责人赵忠秀也认为,引起业界一阵兴奋的核准制取代审批制,更像一个从“没有理由就可以说‘不’”向“有理由才能说‘不’”的转变。

  “政府是在变相控制行业的准入。现在有一个问题是,这个行业的门槛应该由谁来定?”赵忠秀表示,政府或有关部门应该制定有关产品安全等方面的指标,至于一个企业是否进入一个行业,应该由市场来调节。

  “手机属于消费类产品,有调查显示,平均大约18个月换一次手机,需求很旺盛。但是任何行业的产能都应该大于需求,我个人认为有40%到50%的产能闲置都还在正常范围内。当然政府是希望有多少需求就有多少产能,这就是计划经济的思路——要控制企业进入。”赵说。

  而另一个问题是,审核制所设的门槛能否成为“门槛”?

  赵忠秀认为,手机生产不是科技含量很高的行业,没有什么科技壁垒,核心技术都在国外企业手中掌握着,国内是组装式生产,很多有资金的企业都可以投资进行,而且中国的投资很多都是社会资源,他们可以负赢不负亏——如果投资失败,一般来讲多半亏的都是银行。

  “审批制转为核准制后,仍旧会有相当一批不负责的企业涌入,赚一笔就走。”赵说。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投资所前所长、现投资协会副会长张汉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重点提醒国有企业的投资人要做好可行性调研,如果预期无法盈利,就不要盲目上项目。

  “现在只是发改委发了《通知》,具体的审批时间和审批流程信产部还没有公布,审批制到底对行业有多大影响现在还很难说清。”计世资讯电信分析师郭畅表示。

  风险预警

  但是,尽管很多企业即将加入到生产手机的行列中来,却会面临着比政策限制更难啃的“骨头”——经营风险。

  首先是来自上游供应商的因素。去年曾经发生过百万像素手机正热时却出现了配件供应危机——摄像头的供应量有限,部分企业根本拿不到货。由于这些关键部件的供货商大部分是日韩企业,不是国内企业能解决的问题。

  “今年130万像素的手机估计还会受到上游供应商的限制。”吴裕揭告诉记者,现在很被看好的能播放MP3的娱乐手机就面临着存储器的短缺,“如果不是因为元器件的短缺,天时达原本每月可以生产15万部娱乐手机,但是现在只能生产10万部。”

  这种存储器尽管只占手机成本的5%左右,却是由台湾、韩国和日本在供应。

  其次,还有规模风险。国内企业销量不够大,一般备货不多,难以形成规模优势。

  “库存风险是最严重的。”吴裕揭表示,“现在基本上是手机厂家做库存,商家做销售。有半个月的库存是正常的,比较好的能控制在一个月以下,但是目前相当多的企业都已经积压了两个月的库存。”

  发改委显然很担心放开准入门槛后的中国手机行业会成为一个腥风血雨的战场,于是用心良苦地在其网站上披露信息,希望借此提醒想要进入的企业目前手机制造业的高风险性。

  根据发改委披露的数据,2004年国内手机产能达到3亿部以上(产量为2.4亿部),拟新上手机生产项目的企业更是超过了40家,若加上现有产能,国内手机产能将超过5亿部,约为全球需求量的80%以上。发改委强调,市场将无法接受这样巨大的产能规模(预计实际开工率仅能保持在50%左右),这将造成供求关系严重失衡,不可避免地导致过度竞争,增大移 动通信产业发展的风险。现在相当一部分手机生产企业出现亏损或处于亏损的边缘。

  但是,计世资讯电信分析师郭畅提出了不同观点,他认为即便核准制实施后也不会有40多家都上新项目,而且不可能立刻形成生产能力。

  “根据推算,铁定要进入手机制造业的是明基、奥克斯、华为创维、金立、金正等十多家企业,它们的总体产能加起来也就占行业总产能的10%,不会对市场形成绝对冲击。”郭畅说,“新进入企业肯定会走品牌路线,华东、华南——这些企业的根据地,竞争肯定会很惨烈。10多家新加入的企业中会有一半在做品牌和做代工之间徘徊不定。”

  行业洗牌

  尽管核准制后企业可能仍需繁杂的手续和长时间的等待,但“核准制”毕竟使更多企业进入手机制造业的机会大大提高,终将有更多具备实力的公司进入到这个市场中来。

  这意味着,原本已经竞争激烈的手机“蛋糕”将有更多参与者分食:国外品牌和已经占据相当市场份额的国产手机会在此后两三年里遭遇到更多品牌的狙击;对于拟将通过审核的公司来讲,将在早已供大于求的市场中、在固有格局下艰难扩大份额,等待他们的是对渠道、品牌的高层次建设要求和随时出局的命运;而像奥克斯这样的企业,如果挥金10亿元人民币但最终仍不能通过审核,那么除了巨额投入打了水漂儿之外,也与至少还有20%利润空间的手机生意无缘。

  “在没有牌照的手机品牌里,可以说金立做得最大——2004年内销150万台,出口30万台,今年我们力争内销超200万台,外销超100万台,要成为国内前五名。”首批获准生产手机的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立荣说:“竞争的企业多了,2005年到2006年手机行业将会出现一次大洗牌。”

  奥克斯的李晓龙也表示:“核准制会给手机行业带来巨大影响。取消审批制后,原来靠租牌照生存的企业将会有大批倒闭,估计会有50%左右的企业面临被淘汰,当然还会有一大批优秀企业涌现,这对民族企业有好处。”

  易观国际的统计数据显示,2004年,我国手机市场整体规模已经达到7330万部,其中GSM手机市场规模为6307万部,CDMA手机市场规模为1023万部。未来终端市场将继续平稳增长。目前中国的终端普及率只有25%,移 动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还不充分,潜在用户市场前景广阔,伴随技术的发展,尤其是3G技术的成熟和应用,2005年至2008年,将会有大量的移 动用户更换他们的终端——中国的移 动终端市场远没有饱和,预计2007年有望突破1亿部。

  韩晓冰预测,2004年国内移 动终端厂商份额显著下降,未来一年20%的国内厂商将被淘汰出局,构建联合品牌将成为短期内拯救国内厂商的重要策略。

  生存之道

  作为新入者的华为,得到生产许可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在法国戛纳举行的3G峰会上推出了中国第一款WCDMA手机。显然,华为就是希望以3G为突破口,在产业升级过程中争取重新划分市场格局的机会。

  但是眼前,企业则必须在产品层面上下功夫,寻找生存空间。

  “只有采取差异化竞争。”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表示,“金立最先推出的是声控手机和IP手机。声控手机让很多开车的人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呼叫号码,只要说出号码,手机就会自动识别进行拨号,而IP手机则将17951等IP号码集成在手机中,只要拨打长途,手机就自动先拨IP号码,节省费用又方便,这是作为一个后来者——金立开发的打入市场的两款标志性产品,将金立顺利带入了市场。”

  这样的手机毛利率维持在20%左右,远远高于国内一些打价格战的同行。而金立的出口地也主要定在欧洲,避开了利润趋薄、低价手机充斥的东南亚。

  但毕竟金立没有摩托罗拉诺基亚,甚至没有华为这样的品牌知名度,因此知名度建设和渠道把握成了另一个课题。

  “金立去年已经委托公司在央视购买了从2005年5月到年底大约1.026个亿的时间。2003年和2004年央视广告手机的标王都是熊猫,2005年是金立。”长安广告副总经理周廷睿表示,“他们还有一个比较有效的策略就是吸纳渠道商为股东——目前,全国七八个省的大经销商已经是金立的股东了。”

  尽管手机制造仍然有可观的利润,尽管这个领域正是四方注目的焦点,尽管它穿着科技的外衣,但它仍旧脱不掉中国作为世界生产基地的无奈:欧洲蓝领工人的月工资是1280美元,中国的熟练工人也就700-800元人民币——中国企业所赚取的利润中大部分仍然来源于人工差价,这仍旧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审批制新闻 全部手机新闻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春意融融
绿色春天身临其境
水蓝幸福
水蓝幸福海洋爱情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