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通讯与电讯 > 电信网间结算标准将出台专题 > 正文

分析:网间结算不可脱离国情 聚焦五大焦点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0月12日 09:55 通信信息报

  导读:中国电信业有其特殊的国情,制订网间结算不可能脱离这个现实国情,要以科学的发展观看互联互通的网间结算,既要考虑市场经济规律,更要顾及中国电信业的历史。依据长期增量成本核算是方向,但在当前中国电信业的具体国情下,它完全适用的条件还不充分。

  本报记者 沈加军

  近段时间以来,业界关注最大的热点恐怕就是网间结算了,围绕电信业这个棘手问题的各种探讨和争论充斥媒体。有人说,互联互通网间结算已经是没有新闻的新闻了,每次网间结算被提起,总会语惊四座,但很快又会归于沉寂,留下的只是出于各种目的的非理性的互相攻击和一片媒体跟风炒作后的无奈,而真正解决问题的声音往往被莫名其妙的忽视了。面对这样的尴尬局面,业界真正需要的是以科学的发展观去切实地解决网间结算的各种问题。而最首要是科学地看待网间结算的几个焦点问题。

  焦点之一:双向结算?

  很多报道认为,现行的网间结算体系要求单向结算是不公平的,因此呼吁双向结算。这其实是老生常谈,是不了解中国电信业具体国情的跟风炒作而已。

  有报道指出,2003年,中国联通网间结算支出创记录地达到61.9亿元,占公司收入接近10%;中国移动2003年用于网间结算的费用高达128亿元。然而,固网方面,中国电信当期的网间结算收入只收到50亿元,中国网通也只收到20多亿元,前后相差了一百多亿,这难免让人困惑。这一百多亿到底去了哪里?

  在目前的互联互通中,每通话一分钟,固网运营商只得到利润的15%,而移动运营商则可以得到85%,那么,就算移动运营商真的支付了高达180多亿元的网间结算费用,它们从中得到的收益却高达1000多亿,换句话说,也就是固网为其创造了天文数字的收益。就算以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实际得到的70亿元结算收入来反算一下,数字也是极其可观的。这样算来,移动运营商从网间互联互通中赚到的远远大于其所付出的结算费用。

  目前,中国电信本地网间结算费仅为0.06元/分钟(合0.723美分/分钟),远低于日本的2.37美分/分钟和美国的1.57美分/分钟。这种低费率不仅不能反映主导固网运营商的网络价值,而且也背离了网络成本。同时也不能补偿提供互联互通服务的成本,致使固网运营商蒙受巨大的利益损失。早就有数据表明,实现互联互通后,各电信运营企业的网络价值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中国电信的网络价值提高了1.7倍,中国移动提高了10倍,中国联通提高了126倍。

  对固网运营商来说,6分钱的结算费实际上等于是买个负担,而且,现在连这6分钱固网运营商也不是都可以按时得到,这样的网间结算没有利益共享,怎来合作,只会是一种畸形的市场经济关系。如果双向结算,只会使这种市场关系激化的矛盾更加严重,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变本加厉。我们不能只被表面数据蒙蔽,这样的结果只会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尤为重要的是,中国固网运营商在各方面都正在遭受移动运营商的挤压,发展前景堪忧,固网的劣势越来越明显,虽然小灵通业务态势良好,但仍无法减缓固网业务逐渐萎缩的现实。站在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角度上看,目前也不适宜实现双向结算,否则将影响整个电信业的均衡发展。

  焦点之二:如何界定成本?

  成本尤其是长期增量成本是当前探讨网间结算问题时被提及频率最高的词了。当然,作为解决互联互通网间结算的通行标准,按长期增量成本来结算是最科学的方式。然而,这个经济学上无懈可击的理论对当前的中国电信业真的已经具备了完全适用的条件了吗?也许不尽然。

  事实上,中国电信业有其特殊性,在移动通信业发展之初,为了扶持移动通信快速发展,国家给予移动运营商强大的政策支持,而相应地将其本应承担的企业负担全部甩给了固网运营商,这为两大移动运营商迅速起飞和成功上市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直到现在,固网仍然承担着远大于移动运营商的企业历史成本和社会成本。目前,中国移动共有员工11万,中国联通有4万,加起来不过20万人。但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现有正式员工分别30万和20万,加上退休和其他人员总职工人数超过100万。这样沉重的负担是中国电信业在分拆重组时遗留下来的问题,加之固网运营商主要承担了电信业普遍服务的重担,这样的历史成本和社会成本是中国电信业的具体国情决定的。

  因而,抛开这些历史问题不讲,只以长期增量成本作为网间结算的基础,那就难怪有人说这是不懂中国电信业具体情况的书生之见了。当然,在专家提出的新网间结算体系构想中也考虑到了电信业历史成本的问题,但其所占的比重明显与事实相背离,很难客观地反映实际问题。

  电信业成本本身就是模糊成本,具体成本很难真正计算清楚,各个历史阶段成本和电信业务的网间结算成本都很难准确核定。电信业成本到底该怎么算,恐怕连运营企业自己都搞不清楚。电信业模糊成本决定了网间结算不可能完全以成本为基础,世界上也没有完全科学的成本核算,何况现在网间结算的各方面数据都是有运营商自行提供,运营商提供的数据也未必可靠。这都决定了中国网间结算必须结合中国国情,如果按长期增量成本计算,其实是劫贫济富,也只会继续行政拆分的遗患,在不公平基础上造成新的更大的不公平。

  说到底,为了扶持移动通信,在电信业分拆中已经将很多“包袱”不公平的甩给了固网运营商。如今,移动通信强大了,却要跟固网在市场竞争中实现公平,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这样只会继续牺牲固网成就移动,电信业就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也将严重阻碍我们建设电信强国的构想。而且,电信业是一个特殊的公共行业,公共行业必须要平衡企业经济利益与社会福利之间的关系,如果完全基于成本,社会福利就有可能受损。

  焦点之三:小灵通的结算问题

  在当前的各种争论中,小灵通的地位被很多人怀疑,俨然成了困扰网间结算顺利解决的“元凶”。其实,这本来就不是问题,众所周知,小灵通始终只是市话的延伸和补充,它是以本地网组网,并没有单独组网的能力。小灵通与固话信号很难拆开,它根本不是移动电话。虽然具有移动性,但局限性非常明显。早在2002年,信息产业部就将小灵通定义为“固定电话的延伸和补充”。因此,无论是网间结算还是短信互联,小灵通都应该作为固定电话的一种与移动电话进行结算计费。

  有报道认为,小灵通的大发展得益于移动运营商,是移动运营商在为小灵通买单,因而对移动运营商极度不公平。可稍稍对中国电信业的历史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发展小灵通对固网运营商来说实在是无奈之举,固网业务面对先进移动通信的迅速发展和强大竞争而日渐萎缩,不发展就等于等死。而且,小灵通业务之所以获得快速发展,其实是满足了很多固定电话用户的现实需求,其获得快速发展实际上是将固定电话原来的一部分存量市场的业务转移到了小灵通业务上。数据显示,自电信业最新一次分拆后,中国电信的市场份额已经从33%下降到了29%,中国移动的市场份额却从35%上升到了37%。可见,小灵通的大发展根本没有抢占移动运营商的市场空间。而且,小灵通尽管发展很快,仍然无力延缓固定电话业务下滑的颓势。

  小灵通说到底始终只是移动的市话,不能简单地只以功能来划分业务。如果否定了小灵通是基于固网的市话,那不仅对运营商不公平,更为重要的是对小灵通用户不公平。小灵通结算问题因为不能单就小灵通谈小灵通,固话网与移动网间的结算也不仅仅只是小灵通业务与移动网的结算,有关小灵通结算的问题应着眼于整个固网,用科学发展观统筹,确保固网和整个电信业的均衡发展。

  焦点之四:互联互通网间结算与普遍服务如何兼顾?

  互联互通是普遍服务原则下的一种制度选择,因此,所有电信运营商都有义务与其他电信运营商进行互联互通,从而让不同网络的电话用户都能够相互通信。因此,运营商必须向本网用户提供互联互通以保证电信普遍服务的实施。然而,当前的互联互通网间结算存在严重的利益不对称。固网运营商仍然承担了互联互通的大部分成本,然而互联互通所产生的大部分收入却由起他运营商分享。事实上,互联互通不仅是固网运营商的职责,所有运营商都应提供和保障互联互通的义务和责任。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固网运营商是在没有得到相应的经济利益的前提之下,承担了互联互通的主要责任和成本。

  而监管部门“先通后及其余”的政策,往往使电信企业在互联互通中难以签订有效合同,以至互联互通中网间费用拖欠现象相当严重。这样就使固网运营商在网间结算的利润分配中处于劣势,不仅要为移动运营商垫付互联互通的网络成本,还使自己在竞争中陷入不利的境地,眼睁睁地看着对手利用低成本的接入费用分流走大量话务量。无法实现利益共享,自然也就无法在市场层面实现有效合作,结果就是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越通越亏,长此下去,互联互通的困难只会越来越大,实现普遍服务也将面临威胁。尽管信息产业部今年开始实行分片包干的办法推进普遍服务,但事实上,固网运营商在缺乏合理的补偿机制的困境下仍然主力承担了绝大部分的任务。

  相反地,移动运营商却从现在的结算体系中大大得利,它们充分利用公平接入的优惠大打“价格牌”。所以,要将互联互通作为普遍服务原则下的一项业务来经营,其网间结算必须把利益和成本摆清楚,摆平衡,合理地分摊成本与收入。而现在的情况是成本每人50%,而收入是固网只拿到15%,移动运营商却拿了85%,这样不平衡的状况不可能带来顺畅的市场关系,也就难以保证普遍服务的顺利推进。

  焦点之五:网间结算如何破题?

  争论越多,似乎网间结算就愈发扑朔迷离,仿佛一团乱麻。而各方唇枪舌剑却全如隔靴搔痒,没有根本性的破题思考,难道互联互通网间结算真的只能这样反复胶着,无法有效解决吗?

  其实,各个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各种问题其实都集中折射出我国电信业面临的典型困境。互联互通网间结算长期难以解决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建立电信业公平有效和有序的竞争格局,各个运营商没有成为相对独立的市场竞争主体,从而使得各种非理性市场经济关系的经营行为大行其道,扭曲了市场经济关系,滋生了各种各样的复杂问题。

  所以,尽快构建公平有效的市场竞争格局是摆在监管部门面前的现实问题,当然,电信业毕竟不同于其他行业,为了有效实现普遍服务,电信企业都有义务彼此互联互通,实现社会通信福利的不断增长。但是,其中的经济利益关系必须理顺,否则,只会反过来削弱社会通信福利。这是考验监管智慧的难题,毕竟“先通再及其余”的行政命令与我们着力打造的市场经济格格不入,这也无法在根本上解决问题,更难以提高监管部门灵活驾御市场的行政能力。

  因此,电信业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必须是理顺市场利益格局,构筑真正公平的市场竞争关系。而要实现公平,推行全业务运营就显得尤其迫切,只有实行全业务运营,才能真正平衡各种利益纠结,实现整个电信业的均衡可持续发展。

  总之,中国电信业有其特殊的国情,制订网间结算不可能脱离这个现实国情,要以科学的发展观看互联互通的网间结算,要从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解决问题,既要考虑市场经济规律,更要顾及中国电信业的历史。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网间结算新闻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阿拉法特逝世
中华小姐环球大赛
2004珠海国际航空展
第六届孙子兵法研讨会
有影响力企业领袖评选
2004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高峰亲子鉴定风波
加息后如何买房还贷
楼虫帮您买楼支招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