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社区黑网吧现象解读:公益网吧的生存困境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1月16日 17:06 天极yesky
佚名 

  当媒体披露南京市下关区阅江楼街道商埠街社区居委会,利用社会捐助来的电脑以“电子阅览室”为名开办收费黑网吧的新闻之后,批判性报道接踵迩来,有从道德上非议居委会缺德的、有从权力角度论证其涉嫌权力寻租的、还有建议加大黑网吧执法机关力度等,但这些论述笔者认为都没有谈到问题的实质,社区黑网吧突显的实质是公益网吧的生存困境。

  该居委会钱主任面对媒体称,当时筹建电子阅览室时,电脑都是社会捐献的,后来街道又出资11万元,购买网线等相关设施,并聘用管理人员,“当时筹建是出于公益目的,方便社区居民和学生在假期查阅资料”。但随后钱主任又表示,社区缺少资金来源,于是便想通过经营手段回笼、筹集一些资金。这段话描述出以下几条信息:

  1、社区网吧设立的初衷与存在根据是提供社区公益上网服务,并非为了市场竞争性赢利;

  2、针对的群体是社区居民和学生,即具有一定的区域性与限制性;

  3、社区网吧的投资、成本初期均来自社会捐助与街道办集资,后续持续维护更新资金无法解决。

  正是因为后续资金的无法解决,该社区居委会才不得不针对其消费群体收费,从而背离公益初衷。这其中的转变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公益网吧制度设置与理念宣传的尴尬无奈。一两年前,成都锦官驿社区建立的中小学生专用网吧和长沙“绿色网吧”运营不久或被迫纷纷关闭或探索收费的实践也从侧面印证了公益网吧生命力的欠缺。

  无独有偶,不久前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社区中的公益性互联网上网服务设施,应当对未成年人免费或者优惠开放,为未成年人提供安全、健康的上网服务。”这样的规定无疑是首此通过立法对公益网吧的法律地位给予确认,明确了公益网吧执法不再按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执行,但由于没有对公益网吧的设立、运做模式、人员配置、收费方式、管理部门、违法禁令等细节进行规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上网与禁止未成年人进商业性网吧之间的矛盾,而且似乎立法者也并未察觉到公益网吧在理论与实践中都存在的软肋。

  公益网吧软肋之一:内容匮乏

  目前全国各地公益网吧建立目的在于杜绝18岁以下的青少年私入网吧沉迷于

网络游戏、网上聊天等,为青少年营造一个健康的网络学习环境。因此,在公益网吧中青少年所能获得的恐怕就只有除了查询资料还是查询资料,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的网络服务了,即使有游戏,也是属于那种没吸引力的垃圾游戏。试想,这样的上网场所对于希望在课余时间放松心情、放飞思绪的青少年来说,能有多大的吸引力呢?会有多少学生愿意从一个“围城”(学校的课堂)进入另一个“围城”(新的网络课堂)呢?

  谁会喜欢一个被人为限制或过滤过的非真实互联网呢?

  公益网吧软肋之二:生存不易

  公益网吧的收费往往低于普通的网吧,按照修订后的法律,可是“免费或者优惠开放”,然而在整个网吧行业已经无法单纯靠收取机时费赢利,新多元化赢利模式还没被发现或者成功运作的现今,公益网吧又靠什么来维持运营?既然是公益,非赢利性公共产品,那就必然需要政府资金支持,那么仅按照一家100台电脑的、50万元投入资金来计算,要在全国范围内所有社区普及的话,将会是一笔非常庞大的开支,势必给政府财政造成不小的负担。因此,在这种庞大的资金压力下,公益网吧的生命力和普及性又何在呢?可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惶论拯救未成年人?

  除此之外,既然公益网吧资源有限,那由如何兼顾人数众多的青少年尤其是广大农村的青少年对网络求知的渴望?如何才能保证公益网吧资源利用与分配的公平性,从而不会再次拉开新的

信息化鸿沟?这些都是摆在公益网吧面前急需解决的难题。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