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营里的区块链经济

难民营里的区块链经济
2018年04月16日 08:17 猎云网

【猎云网】4月16日报道(编译:田小雪)

编者注:本文作者Russ Juskalian是一位自由撰稿人,来自德国慕尼黑,今年二月去了世界第二大难民营——位于约旦的扎泰里(Zaatari)。

本人主人公名为Bassam,来自叙利亚德拉(Daraa)。每个月,他都要推着购物车去逛一趟杂货店。这家店叫Tazweed超市,专卖袋装大米、新鲜蔬菜和其他主食,位于半干旱约旦草原上一处容纳7.5万人的难民营周围,距叙利亚边境6.5英里。

在逛完超市结账的时候,Bassam既没有使用现金,也没有使用信用卡,而是直接抬头看向了一个黑盒子中的摄像头。随后,收银机屏幕上就出现了Bassam实时眨眼的脸部图像。也就是说,他直接借助眼睛支付技术和世界粮食署的区块链项目完成了购物结账,然后回到了扎泰里难民营。

虽然Bassam自己可能还不太懂,但其实他去逛超市以及最后付款的过程,以及所享受的其他类似人道主义援助,已经使用到了现阶段全球最为炙手可热的区块链技术。收银机器在扫完他的虹膜之后,就能够直接在联合国数据库中确认他的身份,同时在联合国粮食署的以太坊区块链中确认其家庭账户,无需打开钱包就能完成付款。

世界粮食署的这一区块链项目,于去年年初正式启动,专门帮助世界粮食署向生活在约旦的10多万叙利亚难民提供食物援助。按照计划,到今年年底,该项目将会覆盖生活在约旦的所有难民,数量在50万左右。如果这一项目取得完全成功,那到最后将会加快联合国其他机构采用区块链技术开展人道主义援助项目的速度。

其实,采用区块链技术开展人道主义援助项目的初衷,就是想要节约成本支出。平均看来,世界粮食署可以为全世界范围内大约8000万人提供食物援助。但自2009年以来,该组织的援助方式,已经从以往的直接发放食物,变为发放资金补助。因为这样一来,不仅能为更多难民解决吃饭问题,还能帮助改善当地的经济状况,提高整个援助过程中的透明程度。

但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环节的办事效率,得不到保证。那就是,落实与当地银行之间的合作。去年,世界粮食署共计拿出了超过13亿美元的资金用于该地区的难民援助,占据组织援助资金总额的30%。可事实上,在资金转账的过程中,交易费用和其他费用相当高。要知道,这些费用如果能够省下来,也是能够起到很大作用的。而根据早期项目数据显示,在区块链技术的帮助之下,整个过程中的额外费用支出大概能够节约98%。

而且,按照世界粮食署财务官,即此次项目计划领导人Houman Haddad的设想,这一区块链项目所起到的作用,可不只是节约成本支出这么简单。它还将能解决人道主义援助过程中的一大核心问题:对于那些没有稳定工作收入和安全生活保障,以及没有经政府认证的身份文件和银行账户的人,究竟应该如何为他们提供援助,将他们纳入正规的金融体系和法律体系?

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信息证明

Haddad希望未来有一天,Bassam在走出扎泰里难民营的时候,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数字钱包,记录他在政府部门中的身份信息以及在难民营中的所有交易活动。除此之外,还能让他轻松使用自己的金融账户。这些账户,均通过区块链技术与宏观身份系统相连接,彼此之间也是相连接的。

有了这样一种钱包,Bassam在走出难民营之后,就能够更加容易地融入世界经济。比如说,在找到工作之后,他能够向公司老板提供一种给自己发放工资的有效渠道;再比如说,能够让主流银行看到自己的信用活动记录。更重要的是,能够让边境机构或移民机构更加快速便捷地核实自己的身份,包括联合国和约旦政府等。

这样一种身份记录,或许可以储存在手机上,能够让像Bassam这样的人随身携带自己的电子数据信息,从叙利亚到约旦甚至到全世界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而且,这些信息都是通过在线形式实现加密储存的。那些叙利亚难民可以借助这样一个系统,重新拿回自己在逃难过程中丢失的法律身份文件和资产。再加上,目前扎泰里难民营中的大多数人,都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智能手机。

也就是说,Bassam不管是想要移民去德国,还是想要重回自己在叙利亚的家,都将会非常方便。他不仅能证明自己的教育经历,还能证明与子女之间的亲属关系,甚至还能顺利拿到贷款做点生意。因为在大多数国家,没有身份信息就无法拥有银行账户。而没有银行账户,就无法找到住的地方,也无法找到一份有法律保障的工作。

如果在Bassam逃离德拉老家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一种身份系统,那或许他现在就不用住在扎泰里难民营了,而是可以直接成为约旦公民,顺利找到住所和工作。即便叙利亚取消了他的护照,或者记录他教育经历的学校遭到炸毁,但他曾经注册过的身份信息记录,是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的,能够让他顺利寻求其他国家的帮助,并且安顿下来。

针对这个问题,现阶段已经有不少组织在努力尝试。芬兰有一家名为MONI的区块链初创企业,自2015年以来就与芬兰移民局达成合作,以区块链数字身份号码为基础,为本国所有难民提供一张预付万事达卡。他们甚至不需要特地用护照去开办芬兰国内的银行账户,直接用MONI提供的账户就可以领取政府发放的各类福利补助。除此之外,该系统还能够让难民从认识自己和信任自己的人手上拿到贷款,帮助他们创建最为基本的信用活动记录,从而方便以后顺利拿到金额稍大的机构性贷款。

另外,现阶段,埃森哲和微软这类公司,也在与非营利组织进行合作,联手落实了一项名为ID2020的计划,旨在帮助达成联合国为全球民众提供受法律保障身份信息的目标。首先,第一批目标人群,就是缺少由官方组织出具身份证明文件的人,数量在11亿左右。

在这些身份信息系统当中,最为核心的概念就是“自我主权身份”。该术语由美国知名科技工作者Christopher Allen于2016年推广开来,当时他罗列出了个人数字身份证明所必备的几项条件和原则。具体说来,身份信息首先必须要便于携带,其次不能依赖于特定的当局机构。因而,在这样的要求之下,区块链自然而然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Allen介绍说,区块链可以说是这些身份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因为它们能够解决之前所无法解决的问题。通过在区块链中加密储存识别码,使用者能够将认证系统与自己的个人信息分离开来,从而保护自己的数据隐私。再有,与传统身份记录系统相比,基于区块链的身份信息系统安全性更高,因为它们直接跳过了第三方中间机构。一来更加方便大家的使用,二来能够避免遭到一些突发事故的影响,不像集中化记录储存系统那么脆弱。

总之,到最后,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系统:能够让用户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信息,并且能够掌握对相关电子钱包的完全控制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我们今天随纸质文件携带的那种一样。具体说来,电子钱包中包含用户的姓名、出生日期,以及第三方验证等。所谓第三方验证,主要就是指官方证明,比如政府签发的出生证明等。这种钱包内嵌在芯片当中,用于信用卡、钥匙链或手机。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一些机构,提供了这样一种电子钱包。

Haddad表示,只要选对了能够发挥作用的技术,那么区块链身份信息系统的使用范围,就可以超出现有的驾照和护照。比如说,涵盖年龄在21岁以上的用户;再比如说,涵盖拥有美国国籍的用户。或许,它能够帮助难民证明自己的专业知识背景以及家庭亲属关系。

控制权掌握在谁手上?

不过,想要实现这样一种规划和愿景,还是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

Haddad发起这一区块链项目,最开始是想针对那些生活在约旦难民营中的叙利亚家庭,帮助他们创建属于自己的区块链账户。这样一来,他们就不用等上好几天才能从当地银行手中拿到联合国发放的资金补助,也不用与那些银行共享自己的个人数据信息。毕竟银行员工的素质参差不齐,可能会有人不遵守职业道德,窃取或误用自己的数据信息。

同时,有了区块链技术之后,世界粮食署就不用再提前把所有资金补助发放下去,而是能够看到难民接收补助之后的所有购买记录,随后自行通过当地货币向相关商店付款。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按照以往的惯例,有超过30%的联合国经费补助,都会由于贪污无法直接发放到难民手中。

不过,从早期测试结果来看,这一区块链援助项目在巴基斯坦的落实情况,并不是很理想。一方面,交易速度太慢。另一方面,交易费用太高。因此,通过研究调查,Haddad发现导致这种现象出现的问题之一,就是采用了公共的以太坊区块链。而目前在约旦运作顺畅的区块链援助项目,使用的是拿到管理许可的私有以太坊区块链。

在公共区块链中,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到网络中去,也可以验证所进行的交易。虽然这种系统能够帮助降低篡改交易或伪造交易的概率,但与此同时交易费用也会相应提高。但如果换成是拿到管理许可的私有区块链,那么起管理作用的中心机构就能够直接决定参与交易者的身份和资格。

对于Haddad及其团队而言,这种拿到管理许可的私有区块链有一大好处,那就是可以帮助他们更加快速地处理交易,同时降低交易成本。但它也有一个不足,那就是自世界粮食署对加入者进行控制之后,该区块链就有了改写交易历史记录的权利。

当然,对于Bassam和扎泰里难民营中的其他人来说,公共区块链和私有区块链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Bassam介绍说,在当下这一区块链项目实施之前,他就已经尝试过用虹膜扫描来购物付款。只不过,当时负责具体购物交易结算的,还是实体银行。再往前,他购物结账时使用的是一种收银机能刷的卡。但有时旧卡不能用之后,需要等上几个星期的时间才能拿到新卡。总之,无论与之前的哪一种付款方式相比,现在的系统都要好用很多。

Haddad解释道:“截至目前,这一项目可以说是取得了较大成功。不仅降低了成本支出,还降低了难民数据外泄的风险。与此同时,还帮助世界粮食署掌握了更多的控制权和灵活性,能够更好地尽到自己人道主义援助的责任义务。按照现在的条件配置,就算我们在前一天晚上接到电话说是要多来2万难民,也能毫不费力地在第二天早晨做好一切准备安顿他们。要知道,如果还是按照旧有方式来安置的话,至少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而且必须具备相关的纸质文件。”

但由于现在这一区块链项目使用的是拿到管理许可的小型区块链,所以项目范围和影响也就相应缩小了。而这也成了不少人批判这一项目的原因所在,说它只是一个噱头,世界粮食署完全可以继续使用传统的数据库,既省事又高效。对于这一点,Haddad也承认即便没有区块链,现在所有的一切确实也可以照做,但如果最终目标是要为大家提供数字身份信息的话,那接受援助的难民最好还是要拥有和控制自己的数据信息。

此外,还有人批评说,在人道主义援助这一领域,区块链技术太过前卫了。而且,柏林非营利组织Engine Room的研究员Zara Rahman表示,在弱势群体身上尝试使用新兴技术,存在一定的道德风险。毕竟对于逃难的人来说,大范围收集身份信息和生物特征指标,向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区块链技术落地,任重而道远

最后,对于这一区块链项目或类似系统来说,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辛苦收集来的数字身份信息,究竟是控制在难民自己手上,还是成为企业或政府借以控制民众的手段。

区块链身份初创企业Everid首席执行官Bob Reid表示,在接下来几年的时间中,这一问题应该会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所在。

因此,在联合国和世界粮食署这类组织做好准备,向其他机构开始部分系统并且将数据控制权交到Bassam这类援助受益人手中之前,区块链都将不会发挥出自己真正的作用,也无法完全实现其发展潜能。毕竟在现阶段,援助受益人在这件事上所拥有的话语权少之又少。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这一区块链项目可以按照Haddad的设想拓展开来,那就能够收获较为显著的成效。举个例子,世界粮食署或许可以向其他机构提供自己的技术,比如基本会计系统、追踪食物支出款项、查询教育经历等等。也就是说,如果外部非营利组织也能够进入这样一个区块链网络,那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就会更像公共区块链,从而就能够充分发挥出分散化以及降低网络被黑风险的优势。

当然,考虑到扎泰里难民营的现实状况,目前世界粮食署的这一区块链项目想要实现普及,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目前,除了仅有两家接受该项目支付方式的杂货店,还有无数公开买卖的黑店。从食物到洗衣机再到旧自行车,这些黑店基本上什么都卖。所以,现实情况比较复杂。

AD:进击?融合 猎云网&AI星球2018年度人工智能产业峰会 将于4月17号在深圳大中华希尔顿酒店举行。这里有最深度的思考,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以及最酷的黑科技展示,精彩不容错过。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