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纷纷持币东游,但别让“区块链”也跑到日本

大佬纷纷持币东游,但别让“区块链”也跑到日本
2018年03月09日 10:36 钛媒体

3月2号,据Bianews报道,数字交易平台“火币网”公号突然改名为“huobicom”,OKEX公众号也被封。

尽管当日晚间OKEX市场部负责人出面回应,称账号被封可能是因为公众号在“3.15”期间被举报,与监管无关,但联想到与之同时陷入异常的火币网,此前有传闻放出,其CEO、COO已被限制出境,公司将迁往海外,这就不免令人浮想联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篇名为《庄家杜均》的文章在业内爆红,引得火币网创始人李林和当事人杜均,急忙撇清关系。想来,火币网即使想走也未必能走得了。

其实,国内对“币圈”的打击早已展开,但是在“币币”交易模式以及“代投私募”等“创新”的冲击下,原有的禁令实际上已经逐渐失效。而这个时候,几大交易所纷纷转移海外市场淘金,是国内市场的钱赚够了吗?还是他们看到了政策倾斜的预兆?

当然只要有币,在国内是不愁没地方交易的。

只是相比对币圈造富神话的狂热,很少人关心国内虚拟货币或区块链大佬,相继转战日本这种高频事件,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日本是不是会成为区块链风口上的猪,只担心能不能像薛蛮子一样在日本买下一套房或是一条街。

大佬东游,日本已成区块链的风水宝地

2017下半年,一个卖房炒币、混迹于币圈的年轻人,摇身一变成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创业者,此时ICO在国内刚刚有了兴起的迹象。只是好景不长,9月份国内监管的“靴子”落下,各大平台交易者疯狂抛售、宛如末日逃亡,而在这之前,他已经将公司暗度陈仓到了日本东京。

刚搬过去时,这位从中国“逃亡”的幸存者,邀请了扎根东京许久的“薛老师”参观办公室,相比这些币圈大拿,此时的他还显得低调无闻。然而进驻东京后不到100天,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位列数字货币富豪榜世界第三,更作为前十名唯一的一位华裔,这些突如其来的光环,令其俨然成了为全世界币圈从业者心中的当红炸子鸡。

日本或许真的是风水好,它成了赵长鹏事业第二春的一个重要转折地。

以前,鉴真东渡传的是盛世大唐的文化,而现在在政策导向下,为趋利避害而东渡成了币圈的一种集体行为。

最先开始的可能是薛蛮子,国内ICO被叫停后不满两个月,薛蛮子开始高调进军日本民宿,其京都民宿众筹项目在雷军投资的多彩投平台上线。随后,他还成立了“蛮子加密货币不动产株式会社”,公开宣布不但接受数字货币在蛮子民宿流通,还将发行蛮子币。

与薛蛮子前后脚在日本建立根据地的,还有DFUND基金创始人赵东以及赵长鹏。赵东被称为国内最知名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商,东渡日本前的1个多月,他就透露,自己要在东京买一栋楼,做区块链创业项目孵化器、大本营,房租只收Token。至于赵长鹏就不用多说了,币安宣称,我国用户在其用户比例中还不到4%,搬走反而是好事。

而作为国内最大交易所之一的火币网,虽然没有确定会不会移居、移居到哪里,但它和日本关系匪浅。去年12月,日本网络金融集团思佰益(SBI Holdings)与火币网结成资本同盟,火币网将获得SBI Virtual Currencies 30%的股权,SBI则会分别购买火币网日本和韩国子公司30%和10%的股权。

实际上,不只是中国币圈频频转向日本市场,被称为“比特币耶稣”的罗杰·韦尔早在 2014 年,就已经放弃了美国国籍,长期居住在日本东京。

虚拟货币流通或区块链项目投资,确实没有国界阻隔,但核心人物纷纷转移日本,失去的恐怕不单单是一些税收。

割国内的韭菜,然后把钱放到日本

日本之所以成为币圈或链圈的天堂,在于两点,一是合法性,这比变相、变种、变着法地偷换概念强太多。另一点是零收费制度已到位,竞争也趋向于零成本甚至负成本。从这可以看出,日本在以一种极为包容态度迎接区块链。

但相应地,转移到日本的交易所或区块链项目,也必须承担日本高昂的税收,或者可以反过来讲,这正是从我国所流失的。

据彭博社报道,日本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将按照其年度税务申报文件上的信息上交15%至55%的利润,如果投资者在数字货币投资中的年收益,超够4000万日元(约合36.5万美元),那么超出部分就将适用55%的最高累进税率。这将会给日本带来多少税收呢?

日本政府认为,对个人投资者和企业征收的资本利得税,估计有望达到1万亿日元(约合92亿美元)。而且根据预测,加密货币今年将为日本贡献0.3%的国内生产总值。这是什么概念?我国整个互联网的经济规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最高值是6.9%,虽然两者基数不同,但加密货币对日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虚拟货币交易所并不是所有的都像币安一样,核心用户不在国内,至今转移到日本的交易所或各类区块链投资,肯定不乏国人的参与。所以说,一边收割中国的韭菜,一边还得交钱给日本吗?

虽然地大物博的我国可能看不上这些钱,但损失的恐怕不止这些。

比如,前几日柳传志吐槽在美国拉个群都不行,一个法国小伙哭诉回国之后没有移动支付的痛苦,得到了马化腾的神回复,这都说明移动支付和社交产品给网民带来的生活便利。现在我们还没享受尽“无现金社会”带来的赞誉,日本已经开始搭建比特币支付的全民化场景,这可能要比支付宝、微信支付更为便捷。

随即而来,比特币结算系统有可能给很多公司带来新的生机。

但最关键的还是人才和经验。现在对区块链的普遍共识是,除了加密货币,如果区块链的商业化真的出现杀手级应用,那区块链的普及就会想像互联网改变世界一样“摧枯拉朽”。可随着行业大拿逐渐集中到日本,若是这个“万众瞩目”的应用最先始于日本,届时日本可能不再是一副工业帝国晚期的颓败景象。

当然,不能排除国内区块链投资者去日本,是收割了日本的韭菜,但从业者不乏想干实事的人。

比如在跨境支付方面最为激进的Ripple,早在2016年就和日本SBI集团的金融服务业务部门,联合创立了一家新公司。而且最近日本银行联盟将发布一款名为“MoneyTap”的手机app,其应用的就是Ripple的区块链技术。或许日本对区块链的布局比想象的更早。

20多年前,要说我国会成为互联网商业和技术的中心,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相信,现在自然也没人会相信日本会成为价值互联网的中心。

日本的“区块链救国”算盘能否成功?

蔡文胜认为,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

日本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bitFlyer的创始人加納裕三,也曾说:“你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处在泡沫中。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处于严重的泡沫中,但直到它破裂了我们才意识到这一点。”

从这来看,对于区块链的泡沫,双方的态度其实异曲同工。尤其是对日本来讲,其工业精神所代表的商业神话,在近几年逐渐走下了“神坛”,如果目前要说哪项技术或哪次风潮,能为日本注入新的活力,估计也只有区块链了。

而且相比国内区块链的泡沫往往建立在个人财富流动上,宏观上,日本从区块链或加密货币所得的利益更为实际。比如,日本为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计划在10年内将其无现金结算的比例提高到40%。但日本人传统上偏好现金,这次借助加密货币席卷的趋势和金钱效应的刺激,或许能推动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被逐渐接受。

不过日本传统企业或巨头涌入区块链的盛况,比之我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是几大交易所,背后就站着三菱、电通、日本第一生命保险公司、NTT等各行各业的财团。近期日本最大的消息服务公司Line、电商巨头乐天集团及日本公用事业公司等,都传出了插手区块链的确切消息。

正如很多人对我国区块链现状所控诉的一样,日本短时间内涌现出过多的流通加密货币或是区块链项目,难免要为此承担风险。

更何况,作为亟需注入鲜血的日本制造业,实际上区块链技术或许“爱莫能助”。因为借助区块链打造与供应商、合作伙伴、工厂、客户的新型合作关系,似乎比变革金融体系还要远,所以日本区块链市场上的玩家,主要还是银行、金融集团。

日本抓住了各国加紧监管的空隙,以开放的姿态迎合区块链,大佬纷纷持币东游,但别让“区块链”也跑到日本。

【钛媒体作者介绍:作者链准,公众号链准准(zhuncomcn)】

区块链日本加密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

新浪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