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气候变暖,越来越多的雌海龟出生了

随着气候变暖,越来越多的雌海龟出生了
2018年01月13日 07:20 好奇心日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的雄性海龟正在逐渐消失。

一项关于性别比例的新研究发现,大堡礁北部出生的未成年绿海龟中有 99% 为雌性。在成年海龟中,雌性海龟占了 87%。这表明,在过去几十年里,海龟性别比例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海龟的性别是由巢穴环境决定的。随着土壤变暖,相比雄性,会有更多雌性海龟孵化出生。如果孵化期间的土壤温度达到了 84.7 华氏度(约合 29.2 摄氏度),那么只能孵出雌性海龟。

这项新研究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上,第一作者迈克尔·詹森(Michael Jensen)说,这一变化表明,气候变化正在对世界上最大的绿海龟种群之一产生显著的影响。

詹森博士是圣地亚哥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海洋生物学家,他说:“我们正在努力弄清楚这个海龟种群是如何受气候变化影响的。”

海龟研究专家、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教授珍妮特·怀尼肯(Jeanette Wyneken)没有参与这项新研究,不过她表示,在此之前就有海龟孵化研究人员注意到性别比例的变化。

不过她说,直到这项研究发表,我们才知道这个变化如此显著,而且在长时间内发生在一个如此庞大的群体中。

怀尼肯博士认为,“这是第一篇揭示这种多代影响的论文”,这种效应影响了少年、青年和成年海龟的性别。

她提到,一只绿海龟需要 35 到 40 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性成熟状态。

“这些海龟的青少年时期会持续非常长的时间,”怀尼肯博士补充道,“我们还不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会在未来几十年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学院(College of Charleston)名誉教授大卫·欧文斯(David Owens)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但他表示,自己多年来一直都想进行这样的研究。他赞扬了研究团队将温度和海龟性别联系在一起的研究方法。据悉,这个研究团队囊括了多个领域的专家。

欧文斯说:“我们之前几乎没有研究过这个课题,这是第一次有人整理出了事情发展过程,将全球气候变化和雌性动物增多联系在一起。”

夏威夷礁石上的绿海龟。研究人员表示,如果澳大利亚的雄性海龟在减少,那么其它地方也会如此。图片版权:David Fleetham/VW PICS/UIG, via Getty Images

他表示,如果澳大利亚的绿海龟发生了这种变化,那么其它地方的海龟以及其它性别由温度决定的动物也可能发生这种变化。

欧文斯说,海龟往往会在几十年前进行孵化的海滩继续下蛋,所以它们无法快速地适应升高的温度。

它们也有可能会在更早的时间下蛋,而不用等到一年中最热的几个星期。不过詹森表示,现在没有证据显示它们这么做过。

坎林·艾伦(Camryn Allen)是这项研究的一名作者,也是夏威夷大学(University of Hawaii)和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海洋和大气联合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她认为,海龟就是“海洋割草机”,保护着珊瑚礁以及养分输送。如果它们消失了,其它依赖同一栖息地的物种也会受到伤害。

艾伦说:“海龟就是晴雨表,它们会告诉我们海洋里面需要我们注意的情况。”

艾伦和詹森都表示,他们并不认为这个问题非常紧迫,因为还存在足够的雄性海龟来保持平衡。现在提出这个问题将会让研究人员有时间去研究更多影响动物生长的因素。

艾伦说,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帮助海龟,比如他们资助了“雷恩岛恢复计划”(Raine Island Recovery Project),用来研究和帮助当地的海龟种群。

2014 年 7 月,这个团队进行了为期 16 天的研究,他们划着船在大堡礁(詹森:“一个神奇的地方”)北部的霍威克群岛(Howick Group of islands)周围进行观察。他们捕获了 411 只觅食的海龟,并且依次进行抽血检测性别激素以及采集皮肤样本提取 DNA。通过基因分析,他们可以确定这些海龟出生在大堡礁的北部还是南部,这两个地方相距大约 1200 英里(约合 1932 公里)。

艾伦认为性别倾斜的原因依旧是一个谜。她说:“我们还不清楚确切的发展机制,不过我们知道它们并不像人类一样拥有性染色体。”

研究表明,出生在更冷的南部的海龟只有 65% 到 69% 是雌性。詹森说,研究人员还不知道理想的比例是什么,或者说雄性和雌性的比例是多少时,才能维持群体的平衡。

他表示,如果没有这项新研究,科学家可能就无法意识到北部的海龟性别倾斜——失去了这个做出改变的机会。

“研究结果让人感到忧虑,”詹森说,“不过,现在我们对情况已有所了解,可以将研究聚焦在正确的问题上,思考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所以我同样对未来充满希望。”

翻译:熊猫译社 孙泰明

题图版权:Auscape/UIG, via Getty Imag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榜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

新浪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