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22楼比等电梯快 外卖哥“追时间”的无奈

爬22楼比等电梯快 外卖哥“追时间”的无奈
2017年11月11日 05:37 南方都市报

装备齐全的唐明根准备出发送外卖。

如果用餐高峰期从城市上方俯瞰地面,身着红、黄、蓝等各色统一服装的身影出现在餐饮商户与大街小巷间———这是“追时间的人”外卖骑手。他们骑摩托或驾电动车,车后印有logo的方形保温箱里放着客户的餐食。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订餐用户规模达到2.56亿人。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外卖骑手数量已突破1000万人。从补贴圈地走向比拼用户体验的综合运营能力,外卖江湖进入了发展下半场。其中,送餐速度成为提升用户体验的重要竞争点。

关于外卖骑手们发生交通意外、等电梯急哭等新闻也随之而来,这背后隐藏了外卖平台的不平等用工制度以及低价竞争等问题。外卖员的权益应该如何受到保障,是外卖行业告别野蛮生长的转折点。

“上面派单必须接,没有不接的”

11月的广州一夜入秋,天气逐渐转凉。

早上9点半召集的早会,通常是外卖骑手们一天的开始。对于送餐装备的检查,安全骑行的提醒,前一天送餐出现了什么问题,当天预计有什么特殊情况,都会在早会上进行。

早会结束后,唐明根打开APP开始接单,“上面派单必须接,没有不接的。”美团外卖自营平台要求员工无条件接单,每天有3次转单机会,配送范围控制在3公里以内。

“平台支付我们底薪保证资金,我们无条件接单保证效率也没错。”作为广州南越宫站的“接单王”,27岁的唐明根曾创下站里今年连续几个月接单量第一的纪录。最多的一个月,他完成了1200多单外卖的配送。1年多以来,月薪都在6000元以上。

“远不怕,就怕难送。”对于外卖员而言,交通路况、天气条件、电梯门禁等,每个变量都影响着抵达的速度。

医院和写字楼的送餐,是唐明根觉得最难的送餐地址。等电梯队伍太长,坐电梯耗时久,有时还要绕一大圈去地下停车场乘坐货梯。1月,一条视频在网上流传,疑因送外卖超时,外卖小哥手提外卖着急得在电梯里面边跺脚边哭。

这种临近送达时间的情况下,唐明根往往选择爬楼梯,最高一次爬上了22楼,“这比坐电梯快,送完后下来发现电梯门口还排着长队。”

5分钟20人逆行

10分钟8人闯红灯

三年前,外卖领域成为风口,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不约而同地开启了声势浩大、旷日持久的价格战,曾经三大平台全国日订单量约达2000万单。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烧钱补贴用户的路已行不通,拼服务成为每家平台的重要着力点。

在一些订餐A PP中,外卖骑手的个人页面标注着送餐总里程、准时率及平均配送时长,还显示着准时送达、货品保存完好、骑手服务好、送货快、配送慢等多项标签。

外卖送餐交通伤亡事故,成为外卖平台提升用户体验的代价之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发生伤亡交通事故共76起。

激烈竞争的外卖平台及简单粗暴的盈利模式,为外卖小哥按下了“加速键”。在众包配送平台点我达兼职1年多的外卖员王昊向南都记者表示,平台强制性派单机制及安排的配送时间不合理,“骑手如果拒单即被扣费,超时2分钟便会扣费2元,有时候20分钟要走3公里,商家出餐太慢就会超时。”

11月8日午间,南都记者在广州越秀区中山五路看到,10分钟内有8名外卖车辆过马路时闯红灯行驶。9日午间,广州市天河区百脑汇前西南-东北走向的车道上充斥着来往不绝的外卖车辆,5分钟内有47名外卖员在机动车道里穿行,20名外卖员在两个车道上逆向行驶。

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外卖平台分为自营和众包两种形式,自营的规章制度比较健全,骑手有两三千元的底薪和五险,平台配送系统更为智能。在饿了么自营平台,转单没有限制,送不过来可以改单。对于骑手们超时送餐的处罚规定,自营平台也相对宽松。

但一些众包的外卖配送平台,管理相对粗放,外卖骑手属于兼职,流动性较大,因此只能以看来简单粗暴的超时或差评就罚款来倒逼外卖员的工作效率,这成为了骑手们忽略安全隐患的关键因素。

“没有不违反交通规则的,如果只剩几分钟,在不超过两公里的路段肯定会选择逆行。”王昊表示对于骑手们而言,受制于平台各种处罚规定,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往往只能自认倒霉。与自营平台为骑手购买保险不同,点我达平台要求骑手自愿购买当天人身意外险,1天1元,只确保“骑手在且仅在点我达平台接单、配送过程中”。

兼职劳动合同“甩锅”

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

点我达平台与骑手们签订的兼职劳动合同显示,第7条规定“乙方明确本人非甲方合作方的员工,与甲方合作方不存在劳动、雇佣或其他劳务关系”,并要求“乙方不得向劳动及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劳动争议仲裁机构或法院提起要求甲方合作方承担劳动法律关系用人单位责任的各项要求”。

对此,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常清向南都记者表示,该合同违反了《合同法》与《劳动法》的相关规定。

“《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劳动法》第十八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劳动合同无效。”王常清称,该合同排除了乙方主要权利和甲方主要义务。

尽管庞大的互联网订餐市场和中国O 2O企业发展都建立在无数外卖员的肩扛手提之上,对于今后的生活,骑手们却没有过多考虑。撞车身亡、等电梯急哭等新闻的影响抵不住揾食之需,在他们眼中,这仍是时代新需求给予的难得机会。

采写/摄影:

南都见习记者 张雅婷

(受访者王昊系化名)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评论排行

科学探索

苹果汇

众测

来电聊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