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叫停共享单车投放,为何没有反对的声音?

2017年09月14日 11:01 品途网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自8月份在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禁止共享单车新增车辆投放之后,已经有12个一二线城市宣布暂停在城市的公共空间投放新增车辆。

继直播后,共享经济又成为互联网一大风口,而且共享单车已经成为新型共享经济的代表。在一二线城市的大街小巷共享单车随处可见,一时之间风靡全城,骑共享单车出行也成了一种潮流。但随着一二线城市在上半年的快速增长,城市空间也遇到了瓶颈期。于是,发展一日千里的共享单车似乎一夜之间来了个“紧急刹车”。

如今,共享单车在众多一二线城市已经被监管,整个共享单车行业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洗牌期。那么,共享单车在未来是告别数量以新形式取胜,还是转战几乎呈空白状态的三四线城市呢?

共享单车到底有多疯狂

自2016年年底以来,共享单车在国内突然火爆起来,似乎一夜之间风靡一二线城市。目前,市场上共享单车已经超过30个品牌。由于空间的限制,上海、广州、杭州等多个一二线城市对共享单车的投放开始叫停。

根据交通运输数据部显示,截止2017年7月份,全国共有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将近70家,共享单车累计投放数量超过1600万辆。其中,广州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超过80万,上海市共享单车数量超过100万,深圳共享单车数量也达到89万。

单从共享单车的数量来看已经很庞大,但是实际投放数量可能好远远高于统计数据。据调查,全国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的饱和数量是2000万辆左右,但上半年的增长超乎想象已经突破这一数据。而共享单车出现之后,20%到30%的短距离出行都考共享单车完成,代替了之前的黑出租、摩的等交通方式。

尽管共享单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交通状况,但是城市空间对共享但车的数量容纳已经超负荷,在有限的道路空间若继续加大共享单车的数量,将会适得其反出现交通秩序等问题。于是,共享单车的竞争未来在一二线城市可能会告别数量竞争的方式,而这将可能会造成一部分小型共享单车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

过去两个月悟空单车和3Vbike相继宣布停运之后,町町单车也倒闭跑路了。市场上代表阿里和腾讯的两大巨头ofo和摩拜单车,在争夺市场份额这一方面除了投放数量的竞争还是没能挣脱红包、免费骑车等一系列“烧钱大战”。在多个城市叫停共享单车的投放之后,共享单车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如今,在城市空间的制约下,共享单车的监管也会越来越规范,或许接下来的竞争将由数量转化为精细化的运营,与前段时间被监管的滴滴走上同样的道路。而共享单车的监管与滴滴却不同,监管滴滴的规定出台之后引发众多争议,而共享单车的监管却被大众所接受,甚至还出现一片叫好声。

为何监管共享单车会赢得多数人支持?

自从共享单车被监管后,鲜少有听到反对的声音。作为共享经济的新型代表,为何叫停共享单车的投放会叫好声一片?

首先,共享单车市场已是红海一片,监管叫停共享单车的投放是对其野蛮扩张的减速。

以近日刚刚叫停的深圳为例,共享单车投入超过89万,而根据去年年底深圳公布的常住人口数据为1190万人,其中新生儿约有21万,60岁以上老人约120 万,加上12岁以下的儿童约100万。减去这些不能骑共享单车的人口,还剩不到1000万,平均十几个人使用一辆共享单车。而除掉时间差异,深圳的共享单车数量已经足够,无需高速增长。

因此,共享单车在一二线城市早已不是蓝海,单靠投放数量竞争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饱和状态。作为共享经济新形式的代表,共享单车正面临成长路上一次重大决择,而本次监管或将结束共享单车的狂飙竞速,进入洗牌期。

其次,共享单车靠投放数量扩张市场份额的方式已经结束,难以靠押金盈利。

此前,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统计,全国共享单车投放量接近1600万辆,摩拜和ofo两家就占据八成。如此多的市场份额,必然离不开摩拜和ofo数十亿美金的融资,相比之下其他中小型共享单车企业就没有那么幸运,融资仍然停留在A轮、B轮的阶段。

不过,目前摩拜和ofo还没在市场上形成绝对优势,以小蓝、优拜为代表的中小型共享单车,也开始逐渐崭露头角。但是在众多一二线城市家叫停共享单车投放的情况下,其他中小型共享单车继续扩大规模的希望几乎破灭。如此一来,在一二线城市规模没有上升的空间,靠押金盈利也有了最大限度的制约。

由此可见,共享单车叫停投放被大众所接受,是因为目前共享单车的数量已经满足了群众的使用需求,若果继续盲目扩张将会对交通和市容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就当前情况来看,叫停共享单车数量投放是合理决策,利大于弊。

共享单车哈姆雷特之问:下乡还是出海?

在共享单车疯狂扩张近一年后,遇见了前行单路上的分岔路口。有很多乐观者认为,共享单车在一二线城市已经趋于饱和,但是三四线城市共享单车市场几乎呈空白状态,共享单车完全可以转移市场将目标放至小城市,又或者开拓海外市场。不过,共享单车在两个市场似乎都没有想象中受欢迎 。

一方面,共享单车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才会提高使用频率有助于较快回收成本。反之,在停车方便,交通空间需求并不高的小城市难以回本。不仅如此,靠近郊区的地方容易难以找到共享单车停放地点,运维成本相对较高而且有风险。

目前,共享单车还处在婴儿索取时期,需要依靠融资支撑,仍然存在很多不足处于亏损期,盈利遥遥无期。若将方向单车市场份额的竞争转至小城市,极有可能会出现赢利点不明朗,且运行力量薄弱的现象。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并不是没有尝试在海外扩展市场,只是相较于国内投放要克制的多。到今年8月份为止,ofo已经扩展了新加坡、美国、英国、哈萨克斯坦以及泰国五个海外市场。摩拜也扩展了新加坡、日本、英国和意大利四个海外市场。而小蓝单车却在试水美国市场时,因为舆论攻势以及政府监管的压力,无奈退出美国旧金山市场。

事实上,不论国内外共享单车并不是新鲜事物,早在1965年就已经出现了名为“WitteFietsen”的共享单车,尽管吸引人们骑行,但还是由于车辆损坏、偷窃等现象不得不叫停。直到今天,破坏共享单车的现象仍然存在,且没有找到解决方法。

目前,下乡可能是不少中小型共享单车夹缝生存的唯一途径,奈何小城市对共享单车的需求并不大,此前在三四线城市投放的永安行、酷奇等军备叫停。而出海发展不仅面临资金压力还要考虑市场监管。因此,不论下乡还是出海,前景都不乐观。

总而言之,在洗牌期正面临着“下乡”、“出海”以及“精致化运营”等方向难以抉择的共享单车,似乎要重新考虑将来的发展模式。而未来,谁将能在这一阶段取得优势抢占先机,将运维风险最小化获得盈利,仍有待观察。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