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兰尼克没有输 Uber新任CEO是他的人

2017年09月01日 08:32 界面

微博 微信 空间

添加喜爱

  李潮文

  自从Uber新CEO人选落定之后,大家都在关注他到底是“谁的人”?

  目前看来,他是创始人卡兰尼克(Kalanick)选出来的。此举说明,在和早期投资人基准资本(Benchmark)的斗争中,卡兰尼克并没有失利。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Expedia的CEO达拉(Dara Khosrowshah)是在看到科技网站Recode的报道之后,才知道自己被选中成为Uber的新CEO,随后,他接受了这个邀请。

  在给员工的内部备忘录中,他写到:“我得说,我被吓了一跳,我在Expedia呆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忘了没有在这里的日子是怎样的了,但当我知道我将要迎来很大的改变,并且担任新的角色时,我还是觉得太棒了——你需要走出你的舒适区域,去开发那些都快被你忘记的能力”。

  一场斗争

  至今,大多数人都依然关心那名得到褒贬不一的评价的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是不是就这样从公司被赶了出去?很多人都在猜测新任CEO达拉在卡兰尼克和早期投资者基准资本的斗争中,到底站在哪一边?

  而根据目前各种信息来看,达拉和卡兰尼克关系很亲近。

  就在美国时间8月30日,Uber召开了新CEO落定后的第一次全体会议。美国媒体the information记者Amir Efrati很可能被邀请参与了这次会议,他在Twitter上“全程直播”了这次会议,描写了达拉和卡兰尼克之间的亲昵。

  他说,卡兰尼克开场向大家介绍了达拉,而达拉感谢他,“给了他这样的权利”——看上去像一个权利的交接仪式。

  卡兰尼克也说:“对我来说,给新的 CEO 投下一票是很重要的一个时刻,我非常高兴能把火炬传递给这样一位振奋人心的领导人。”

  达拉说,卡兰尼克和Uber的另一名联合创始人Garrett Camp说服他接受这个职位,而董事会另一名成员Yasir AI Rumayyan在清晨四点半就打电话给他,拷问他关于Uber的利润问题。

  达拉也没忘记董事会里重要的成员基准资本,开玩笑说他们给他了一个下马威,“准备好接受挑战了吗?”

  这名theinformation的记者也试图描写达拉和卡兰尼克的相似之处。达拉在会上说,他是“不讲废话”的信奉者,也是一名“战士”,他打算“和大家一起战斗”,这名记者说,这些言论看上去就像是卡兰尼克。

  而关于卡兰尼克和基准资本之间的斗争,目前来看像是要告一段落了。

  8月份,有媒体公开报道,基准资本准备起诉前CEO卡兰尼克,指责其诈骗、违反受托人义务以及违背合同,并为了获得更多权力而向董事会隐瞒与公司相关问题的关键信息等,并要求将卡兰尼克永远从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驱逐出去。

  基准资本对卡兰尼克的这些指责并不出人意外,无论在谁的口中,卡兰尼克都是这样一名对于权利有极大的掌控欲,并不惜为此作恶的领导者。

  连他自己也公开说,“我意识到一些人形容我是个混蛋。我愿意承认自己不完美,也承认Uber这家公司不完美。而且和每个人一样,我和Uber都做过一些错事。但是在Uber,我们都愿意努力地从错误中学习和成长。”

  但仍然有不少人是卡兰尼克的信徒,他们认为正是卡兰尼克这种特质,才带领Uber野蛮生长成为出行行业的新领袖。

  今年6月,卡兰尼克宣布辞去CEO一职后,立即有上千名Uber员工写联名信,要求卡兰尼克回归,而根据媒体报道,在离职之后,卡兰尼克也私下对人说,“我将会回来的”。

  基准资本看上去想掐灭卡兰尼克回来的机会,所以有了八月份的诉讼,第二天董事会的成员就开始站队,包括投资人Shervin Pishevar、Yucaipa的Ronald Burkle等人,他们要求基准资本离开董事会,并且至少剥离75%的股份转让给其他外部投资者。他们明确提出,“卡兰尼克及联合创始人是带领公司员工取得如此辉煌成绩的主要功臣”。

  这次宣布达拉担任新CEO的消息是在美国时间傍晚,由科技媒体Recode最先爆出,甚至先于达拉本人获知此消息。

  在此之前,最终确定的人选都是HP企业业务的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而这正是基准资本所中意的人选,梅格也公开与卡兰尼克对立,在接受CEO职位之前,她就提出,要确保她将来的工作不被卡兰尼克控制,在董事会要有更大权利。而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一直到周日的午餐时间,董事会都是倾向于选择梅格的”。但是,在最后一刻董事会改变了主意,放弃了梅格。

  建立正规公司的挑战

  就在今天,达拉开始了他在Uber的新征程。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达拉持有 Expedia 公司价值 1.84 亿美元的未授予股票期权,离开Expedia意味着要失去这部分收入,而Uber 董事会很可能给出了价值超过 2 亿美元的邀约。

  而在昨天的会议上,达拉公开宣布了Uber上市的粗略时间安排——预计在 18 至 36 个月时间内上市,也就是说最早会在 2019 年。他说,这项上市计划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时间日程也不固定。

  这是包括卡兰尼克在内所有Uber人关心的事情,在被迫离开Uber的CEO一职时卡兰尼克就被人看到前往华尔街会面投行高管,外界猜测他是为Uber的上市事宜在做咨询。

  实际上这也是卡兰尼克为了挽救人心所做的改变,要知道,就在2016年时,他明确说过,Uber的上市会尽可能地晚。

  就像媒体多次报道过的,自今年以来,Uber遭遇了重重危机,无论是高管还是中层员工,都在大量离职,the information的信源显示, “我们失去了几十个我们不应该失去的员工”。如果能够成功上市,这毫无疑问将极大的激励士气。

  达拉看上去从某种程度上能够延续卡兰尼克的强势的策略,他从 2005 年接掌 Expedia 公司,将这家在线旅游公司变成了一家市值 230 亿美元的大公司。

  但毫无疑问,达拉会是一名比卡兰尼克更成熟的大公司管理者——如果联想到今年3月卡兰尼克在Uber车上和司机的争执,达拉在公司内获得很高的支持。在著名的对企业、企业主打分的 Glassdoor 网站上,达拉的支持率达到 94%。

  达拉可能带来另一个意外的好处:帮助Uber解决和谷歌的纠纷——3月份,Alphabet将Uber及其收购的新公司Otto告上法庭,指控其无人驾驶项目的一位前工程师供职于谷歌期间,曾私自下载了1.4万份机密文件,其中包含谷歌自动驾驶的核心技术——激光雷达技术。

  有媒体分析指出,由于过去Expedia是谷歌重要的广告客户,这也意味达拉和谷歌之间的关系很亲近,这很有可能帮Uber走出诉讼的泥潭。

  但还是有很多问题摆在达拉的面前。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目前Uber内部在人事管理上面临着很大争论,这种争论简单来说就是:延续过去卡兰尼克那种“人治”——极力奖励优秀员工?还是奉行成熟大公司的薪酬福利框架,让人们在待遇上更为平等?

  在Uber出现管理危机之后,Uber的人事主管Liane Hornse极力推行后者,包括消除在同等级别员工之间的惊人的待遇差别,以及取消对顶尖表现员工发放数额巨大的奖金等。这种新政遭到多名高层的反对,这些人包括AI实验室主管、工程主管、数据和增长主管等人。当然,这种福利的取消直接影响他们现有和可能性的收益。

  在今年夏天卡兰尼克离职后,Uber内部这种人事政策的矛盾达到一个顶峰,当时一些员工要离开,而一些管理层希望以经济上的刺激和补偿让这这些人留下,这和Liane主张的政策相冲突。

  Uber此前的这种政策很大程度上源于卡兰尼克是一个完全的自由市场主义的信奉者,他相信表现优异的人应该被大力奖赏。在硅谷,谷歌一直以来也是奉行这一策略,这也是谷歌能够吸引大量人才的原因。

  但在Uber出现一系列危机之后,尤其是女员工被爆遭遇上司性骚扰后,建立一种更平等透明的考核和管理制度的呼声在Uber公司里响起。由于这名被爆性骚扰的上司是一名表现出色的员工,Uber人事方面一直庇护这名行为不轨的印籍高管。但如果真正推行这种改革,毫无疑问会冲击一直以来Uber信奉的公司文化还有高层的利益。

  看上去,Uber未来的新政和改革的路不会好走。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